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纯阳武神 >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纯阳照诸天,只怕你不够强!(求订阅)

从上古到近古,两百一十六个纪元,到而今浩瀚星空第三纪元,诸天孕育的纯阳原始残篇经义,该有两百一十八段,此外还有一段是否孕生尚未可知。
谁能瞒过上古与近古诸皇的眼睛,这实在有些不可思议,苏乞年甚至怀疑,是否是师父出手,因为实在推演不出第二种可能。
老神王皱眉,这显然不可能,纯阳原始残篇经义一直处于残缺中,不断孕生,谁能料定汇聚三百段残篇经义,能够令苏乞年触碰到象限之上,当初也就没有必要费尽心思,留下蕴藏逾百段残篇经义的大夏人皇经。
苏乞年深吸一口气,忽然觉察到冥冥之中,似乎有一只隐藏在未知阴影之地的大手,瞒过了所有人的眼睛,这不得不令人心弦紧绷。
转眼间半年过去,距离苏乞年下界整整一年了,距离两大道祖的筛选之日,还有四年。
这半年里,苏乞年一身纯阳气息初始愈发浓烈且纯净,令整片明光竹林都熠熠生辉,纯阳清气积聚,甚至凝成一条璀璨的阳河,穿林而过,青衣少年与石空都快无言了,这种蓬勃的生命气机,别说十个纪元了,怕是数十个纪元都不会有坐化的可能。
然而渐渐的,随着来自两大道祖的二十段残篇经义,也渐渐被残缺的道字符汲取,纯阳道韵交融诸法,五色经文的边界已经彻底模湖,如金似玉的琉璃光辉蔓延,渗透肉身诸天,万道星空不再深邃而幽暗,而是煌煌如白昼,有光耀诸天。
这时,苏乞年一身浓烈的纯阳气息,反而开始敛去,生命气机内蕴,似返璞归真,但身为神话,乃至象限人物,修为愈高,愈是能够感受到一股压迫性的力量,举手投足之间,都能够牵动他们的心神,超脱意识也不例外。
“你该不会……想要触碰象限之上吧?”青衣少年用怀疑的目光打量苏乞年。
“师傅说过,象限之上,并不存在新的领域。”
石空也摇头道,象限领域,已经是一种极其可怕的破限,超脱意识的蜕变,令道与法朝着诸天之外跃迁,开始了初步涉足超脱之路,精气神都已经到达了一种界限之上的极境,生命进化至此,道行想要增长,生命境界已经无法承载,若是压不住,就会被动破境。
所以,到了象限领域之后,这些年来,他们的压制都很不容易,还要维系道行的增长,也是为了积蓄底蕴,这样在生命跃迁之后,就能够采撷到更强的力量,令精气神乘着生命蜕变的升华之力,完成更大的跃迁,从而进一步促使道行勐烈提升,为凝聚唯一神座,筑下最深厚的根基。
但象限之后,就算是青衣少年映照未来,也一无所获,实在看不到前路了,除了跻身至高领域,已经无路可走。
“苏师弟一身纯阳内蕴,生命源根深种,契合诸天路,或许有一线可能。”
虚空道祖的声音响起,这些日子里,两大道祖时不时就来到战天山巅,逗弄咯咯,说是要结一份善缘,也令得老神王频繁走出紫微宫,生怕小徒弟被两个老东西拐跑了。
青衣少年面无表情,走到一边去,这些日子以来,众人也看出来,他与两位道祖,或者说,与时空天堑上的历代道祖间,或许存在一些芥蒂,这芥蒂非是源自其本身,而是源自失落的仙道传承。
“前路如何,尚未可知。”苏乞年摇头道。
搜集纯阳原始残篇经义,他并未隐瞒,也瞒不过两大道祖,时空天堑上无尽岁月以来,不是尝试过这条生命根源的蜕变之路,但并未对走通先天超脱之路滋生太大的助益,但历代道祖也未曾放弃,只能说是诸多尝试之一。
从太古到而今,多少纪元更迭,历代道祖什么道与法没有见识过,苏乞年虽然气象惊人,在象限领域上走得很远,但四百多个纪元过去,时光、虚空两位道祖的记忆中,可与之比肩的,还是有一些的。
毕竟当初,为了走通先天超脱之路,时空天堑上也曾经怀疑过,是否是因为缺乏象限之上的存在,打破想象延伸之地,真正无法无天,但这么多纪元过去,以身试法的象限,有记载的就超过了十指之数,但至今还是一条绝路。
“不过分夸大,也不放过一线可能,”时光道祖道,“苏师弟能够走到这一步,这生命根源母经功不可没,但也有诸多造化之功融为一炉,方有此刻之气象。”
这位时光道祖,按照老神王所言,是超脱境三重天的存在,比肩神王,眼力不是一般的敏锐,往往一言直指要害,洞彻根源,苏乞年能够走到而今这个地步,也很清楚,这世间根本不存在无敌的法,就像是他,冥冥之中感到三百段纯阳原始残篇经义齐聚,或许可以令他涉足象限之上,但这是因为他生命进化到达了眼下的境地,诸法交融,前路种种,暗合纯阳,从而滋生了难言的蜕变。
换而言之,同样的三百段纯阳原始残篇经义,未必能够令青衣少年、石空上窥象限之上,每一个人的生命进化之路,道与法都不尽相同,或许他们需要得到更多的篇章才有可能。
“达到象限之上,就能走通那条先天超脱之路吗?”苏乞年沉吟道。
时光道祖沉默数息,开口道:“或许吧,没有人知道。”
正因为走不通,所以历代道祖,都在进行各种尝试,不断对于过往进行各种超越,矫正生命进化的方向,这该是无尽岁月中,他们永恒的追寻了。
“所以苏师弟,你不必有所顾忌。”时光道祖看他一眼,轻笑道,“时空天堑上,虽然象限也不多,但多得是某一领域打破极限,超出常人想象的存在,我等不怕你超越历代先贤,横压古今,只怕你不够强,不够离谱。”
“道争,并不意味着血腥,混乱,也不意味着杀戮。”虚空道祖接口道。
直到两位道祖离去,青衣少年方才撇撇嘴,道:“说的比唱的好听,这世间从没有绝对的宁静,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即便不是人。”
“他还少说了一句话,”老神王的身影浮现,意味深长道,“守序,并不意味着和平。”
守序,并不意味着和平。
剑九等人露出若有所思之色,至于明轮等几位人族大帝,则神色平静,远古之后,凡间的人族经历了太多苦难,身为族群的上位者,他们经历的纷争与角逐,或许在力量层次上,不及天庭诸位至高神主,但论严酷与血腥,却有过之而无不及。
再仁慈守序者,也会有雷霆手段,有无可奈何,冰冷的秩序,与有情生灵之间,总有隔阂。
半炷香后,紫微宫中。
除了老神王与苏乞年之外,白帝白无释也到了,因为这半年以来,九大人神都被老神王遣动了,无论是交好的,还是过往不对付的诸神,除了四大神界之外,九大人神几乎都走了一趟。
白无释摇摇头,这位唯一真神认真打量苏乞年一眼,象限领域,竟然拥有如此滂沱的生机,几乎直追诸神了,超出了至高生灵的寿元上限,绝不止能够活过十个纪元。
而九大人神无功而返,并未超出苏乞年的意料,诸神就那么多,五大神王无尽岁月里,能搜集的基本上都交换过来了,或许散落在诸神之外的还有,但这半年来,以天庭之力,也一无所获,甚至五方天界,已经有一些消息流传,各大顶尖势力,都开始有人刻意找寻,但还没有结果。
很快,三年过去了。
距离两大道祖的筛选之日,只剩下不到一年光景了,而中天界也比过往热闹了许多,老中青三辈强者齐聚,甚至星空诸强,亦有很多人上界,这种盛景,令诸族不少人都咋舌,时空天堑的诱惑,比想象中还要更大,尤其是近些年来,有关于成神路的一些流言,更多的关于超脱之路的消息,在诸族、天妖、神兽族群中蔓延。
“神权非天授,而是人为缔造。”
“唯有象限成神,才是真正的唯一真神,神王有望。”
“不说那条先天超脱之路能不能走通,至少时空天堑上,拥有无限可能,岁月凝固,永生不死,只是那里远离诸天,诸道不存,到底该如何修行悟道?”
这是当下很多人的心声,就算是不少神榜人物都心动了,尤其是一些活过了数个纪元的老辈至高生灵,几乎都没有犹疑,时空天堑上,或许有他们的羽化涅槃之机。
与此同时,关于纯阳原始残篇,可能有助于时空天堑上走通那条先天超脱之路的流言,也愈演愈烈,甚至诸神间,都为了族中子弟,暗中进行了各种交换。
然而这三年里,除了从诸神手中流传出来的,天庭竟未曾从五方天界寻到一段新的篇章。
“我再走一趟。”紫微宫中,老神王挑眉。
仅剩不到一年了,这种异样,令老神王感到些许不安,若是可能,他想在前往时空天堑之前,为苏乞年凑足三百段纯阳原始残篇经义,也看一看象限之上,到底有什么。(求订阅,求月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