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历史军事 > 铁血小千户 > 0652 容家的罪孽

于是让萧家军的兄弟将那剩下的六口大箱子搬到中军大帐之后,萧文明便和温伯明一道埋头阅读起这一套浸透了六麻子生前心血的书。
因为时间紧迫,这些书萧文明不可能逐字逐句地去读,而只能像读小说那样走马观花草草看过一遍就不错了。
而就是这么一番匆匆的浏览,萧文明依旧看得惊心动魄。
按照书里的记载,那些个官员,平时道貌岸然、人五人六的,可背地里做事的事根本就没法往外说……
有为了夺人家的妻子,就害得人家家破人亡的;有谋图人家的产业,就敢告人家谋反作乱的;还有为了一两样玉器宝贝,就敢动用文字狱这种缺德的玩意儿,搞得人家几辈子前途尽毁的。
与这些混蛋相比,那些个单纯贪赃枉法的,反而显得特别的正派了……
萧文明一本一本地往下翻,翻了大概有二三十本,既是因为劳累又是因为失望,已然剩不下多少气力了,便在中军大帐里摆着的一张行军床上侧躺了下来,手里却还不忘捏了本书躺着看。
温伯明在一旁笑道:“萧兄历尽千辛万苦才将这六箱子书带回来,看来已经很操劳了,就不要跟我在这强撑了,该睡就睡吧!”
萧文明又用力瞪大了眼睛:“辛苦?我才不辛苦呢,你看着《百官行记》记的事情,要多精彩、有多精彩,我正看得起劲,是一点睡意都没有。”
温伯明也感慨道:“诚如萧兄所言,如今这个官场居然污秽到这般地步了……原本我已经答应了老师,来年的科考必然是要在天下士子面前露上一手,金榜题名、为国效力的,可看如今这么个官场,竟然没剩下几个好人,就连我自己都没有自信,真的能以察察之身入此汶汶之世……出淤泥而不染,谈何容易啊!”
温伯明正在侃侃而谈,转眼一看,萧文明却已沉沉睡去了,手里拿着的书,也不知不觉掉在了地上……
待萧文明醒来,天已经黑了,他的中军大帐里被摆上了一只炭盆,又点起了几根蜡烛,而温伯明犹在烛火的光亮之中,一本一本地翻阅着那些《百官行记》。
侍候他的萧家军的兄弟们还算懂事,除了摆上碳盆、蜡烛之外,还煮上了茶水、放上了烤肉,让他们这位温先生帮萧文明办事的时候,也不必干着嘴巴、饿着肚子。
再看那六口箱子,已经被全数打开了,大约这整整一天一夜的时间,温伯明便已将其全部浏览了一遍。
不仅如此,他手边还多了厚厚的一叠纸,纸上用淋漓湿润的墨迹写满了字——如果萧文明没有猜错的话,正是温伯明摘抄出来的那些犯了事的官员和他们的罪行,大约就是要用这份东西来去向卫玉章汇报的。
萧文明看温伯明办事正在用功,不想忽然起来一下把他吓到了,便蹑手蹑脚地爬起身来,一步一挪地向炭盆走去。
没想到温伯明早就发现了萧文明的行动,双目并没有离开面前的书册,口中却说道:“哟,萧兄睡醒了啊?”
萧文明自嘲地摸摸脑袋:“温先生还真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啊!我这动静不算大,居然也被你发觉了。先生这是操劳了一整夜了吧?你倒是该歇歇了。”
温伯明并没有回答萧文明的话,将眼前的《百官行记》又翻了几页,极速地在面前的白纸上写下几行字,这才长舒了口气:“好了,全都弄完了。”
听了这话,萧文明不无好奇地走到了温伯明的身边,抬起几张墨迹未干的纸,惊异地问道:“怎么?温先生只用一天的时间,便已将《百官行记》全都梳理了一遍了吗?”
“谈不上梳理吧。”这时的温伯明倒很谦虚,“不过是略略看过一遍,做一些记录罢了。不过凭着这些记录,也可以向老师交差去了。”
这话在萧文明听来其实并不舒服。
他自己费了那么多的功夫,不惜同康亲王翻脸,才搞来的这一套《百官行记》,自己连看都没看一遍,温伯明就要去交给卫玉章了?
虽然这本是刚才定好的事情,但萧文明依旧不大痛快。
不过想来温伯明是卫玉章老相国的关门弟子,在官场上师生关系往往要比父子关系都要更加亲密和重要,温伯明帮着卫玉章,似乎也合情合理。
因此萧文明也只能感慨:就算是自己同温伯明这样近乎生死之道的关系,想要彻底收服一个人,那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而要维持住一段关系,那就更加难如登天了——特别是像温伯明这种又才能、又有个性的人了……
他还在暗自伤感,温伯明这边却已将节略稍稍整理了一下,亲手封在了一个大纸袋子里,便招呼着萧文明:“萧兄,咱们还是快点进城去老师那边吧!”
“怎么?”萧文明并没有动身却问道,“温先生打算就带这些东西去向卫老相国汇报?那《百官行记》的原件呢?”
“原件当然是要留在咱们自己手里的。这是可以置人于死地的利器,怎么能够随意交出去了?有这份节略在此,师傅那边是交得了差的。”
听了这话萧文明不觉大感舒心。
看来温伯明还是向着自己的,他的师傅卫玉章那边,依旧不过是交差而已,特别是留在“咱们自己手里”那“咱们”两个字,叫得萧文明心里一阵的热火——对啊,是“咱们”,“咱们”是站在一条线上的!
现在萧文明的心情大好,反倒替温伯明考虑起来了:“温先生,现在就要去老相国那里会不会太晚了?”
“不会。”温伯明摇摇头,“现在还不到亥时,老相国是不会就寝休息的。”
古往今来老人睡得都比较早,可卫玉章仍旧每天要工作到半夜,可以说他是为了牢牢把握权力不肯放松,也可以说他是操劳国是,不敢有一日的松懈。
总之,人在江湖固然是身不由己,和人在庙堂也是一样,有时候连睡觉休息的自由都会被剥夺走。
“那就出发吧!”卫玉章这个老人都没有休息,萧文明和温伯明才几岁,怎么好意思偷懒呢?
离开大营之前,萧文明不忘跟戴松打个招呼,让他暂时代理这边的事务,特别是要把篱笆扎得紧紧的——《百官行记》的原件,那可是要了命的玩意儿,不可能让他发生半点意外。
戴松是个办事牢靠的人,现在手下又兵多将广,就连林丹枫和宋星遥两个武林高手也都回来了。
这六大箱子又沉又重的《百官行记》,是绝对没有办法从他的眼皮子底下搬出去的。
要是哪位高手就有这样的本事,那么此人必然神通广大,那么对他而言,恐怕《百官行记》也就一文不值了……
此外萧文明又安排了几十个字写得还算清秀的萧家军的兄弟,让他们立即着手抄写《百官行记》的备份——也不求能够理解其中的内容,也不求能抄写的多么齐整漂亮,就要一个要点:那就是速度够快,越快越好,要尽早抄完一份。
安排妥当,萧文明便同温伯明一道往皇城洛阳而去。
如今这么个情况之下,大半夜的想要进入京城洛阳原本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只是萧文明之前积德行善攒下了人品——今夜守城的御林军的军官恰好认识萧文明……
御花园的宴席里,他就坐在萧文明的隔壁,算是半个熟人了,萧文明明说了是要向相国卫玉章汇报要紧的事物,他便也就没有多为难,亲自命令手下将玄武门的大门打开了一条缝,便让萧文明和温伯明一起进了洛阳城。
进入洛阳城,萧文明的脚头不敢有半点散慢,便直趋卫玉章的相府。
相府位于京城一角,萧文明走去的时候,正好路过了容良如的府邸。
见到这座熟悉的大宅,萧文明忍不住问了温伯明一句:“温先生,容良如在《百官行记》有什么罪行,不知你看到了没有?”
毕竟《百官行记》被康亲王抢走了两箱——也就是四分之一——运气不好的话,容良如的罪证正好在那两箱子当中,萧文明也就看不到了。
不过萧文明运气不算太坏。
只听温伯明悠悠地回答道:“看是看到了,却不是容侍郎自己的罪过,而是他父祖辈犯下的罪行。”
说起来容家不愧是世代官宦人家,并且从来都是读书出身,家教还算不错,《百官行记》里并没有记载他们家贪赃枉法、作奸犯科的情节,记载的却是他们在十余年前那一场新旧党争中的劣迹。
其父祖均在朝中为官,却两头下注——既给了新党许诺,又同旧党交游,把他们容家从来不要把所有的鸡蛋放到一个篮子里的祖训,贯彻到了家。
只可惜他们这种首鼠两端的行为,玩好了那叫一个左右逢源,玩不好那就是里外不是人了,尤其是在当今这位英明的近乎苛刻的皇帝眼中,这种行为是标准的骑墙派,谈不上对当今皇帝有多么忠诚,也谈不上有什么明确的政治主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