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历史军事 > 带着系统闯天龙 > 第三十七章 密谈(下)

法相看了张小凡一眼,继续道:“之后,普智师叔自知必死,但他老人家毕生心愿始终不曾达成,实在难以甘心。便在此刻,他突然萌生了一个、一个……一个异想天开的想法,便是将天音寺至高无上的大梵般若真法传于一位弟子,再让这个小小年纪的少年拜入青云学习青云道法,如此从不相通的佛道两家真法,就可以在同一个人身上同时修习,他老人家的毕生心愿,也就达到了。”


道玄真人听到这里,冷声道:“普智道兄果然厉害,深谋远虑。”看了看张小凡,又道,“看人也是极准的。”却是想到当日张小凡与林惊羽一同上山,大家都看好林惊羽,却没想到普智早就看好了张小凡。


法相苦笑一声,说道:“其实普智师叔以为,林师弟资质太好,若拜入青云门下,必定倍受师门长辈关注,只怕很容易便被看穿,却没想到......”


田不易冷笑一声:“却没想到,老七资质比那林惊羽又好了十倍。”不过虽是冷笑,心中不知怎地,竟还有些暗爽。


法相又道:“普智师叔也因为真心喜欢张师弟心地质朴,所以将千年来从不外传的大梵般若私下传了给张师弟,之后又怕噬血珠若还在自己身上,万一那黑衣人折回,不免落入奸邪之手,遂将噬血珠交于张师弟,让他找个无人知道的悬崖丢弃,只不过......”


张小凡摇了摇头,说道:“只不过普智师父没想到,当年我见他慈眉善目,心中尊敬,把他唯一所遗之物留作了纪念。”


说到这里,张小凡拱了拱手,说道:“掌门师伯,普泓上人,师父,接下来,就由弟子来说吧。”


道玄真人三人点了点头,法相也稍稍退后半步,不再多言。


张小凡看了道玄真人和师父田不易一眼,说道:“弟子自小从草庙村长大,本就对我青云心生向往。况且弟子早就与惊羽商量好,要拜入青云门的。”


张小凡说到这里,道玄真人和田不易都点了点头。


张小凡继续道:“那日见到普智师父与人相斗,重伤垂死。弟子本想上青云求助,可普智师父不让,只是传了弟子法诀,让弟子保守秘密,便回了师门。”


说到这里,虽明知普智早已去世,还是看向法相问道:“普智师父,果真已经圆寂了么?”


法相面色沉痛,点了点头。


张小凡深吸一口气,继续道:“弟子拜入我青云门下之时,尚且年幼,只知普智师父是个好人,便为他保守秘密,直到后来......”


张小凡看了田不易一眼,“后来弟子知道,门派真法,均为各派不传之秘。弟子入得青云之门,便是青云之人,至于大梵般若,弟子好生修习,便算是报答普智师父赏识之恩了。弟子本想,这一生不暴露身怀大梵般若之事,更不传旁人,也就是了。只是那日一时情急,顾不得这许多,方才在众目睽睽之下使了出来。”


普泓上人这时突然开口道:“小施主,你的大梵般若,修到几层了?”


张小凡摸了摸鼻子,说道:“不瞒上人,弟子于


流波山之后,侥幸突破无我境第九层。”


普泓上人双掌合十,颔首微笑,面带慈爱之色。


道玄真人看了普泓上人一眼,又看了看张小凡,面无表情,不知在想些什么。


张小凡对道玄真人拱手说道:“弟子不敢暴露大梵般若和噬血珠,还有另一层缘由,请掌门师伯做主。”


道玄真人道:“有什么话,但说无妨,我青云门千年大派,个把弟子还是护得住的。”


张小凡躬身道:“弟子原也不知,后来才听说我青云门有四大真诀,这‘神剑御雷真诀’便是其中之一。随着弟子修为日渐增长,弟子心中有一个疑惑却越来越深。那日与普智师父相斗的黑衣人,既有七尾蜈蚣这样世间罕有的绝毒之物,又会我青云门的‘神剑御雷真诀’,弟子怕......”


田不易皱了皱眉,道:“你怕什么?”


张小凡突然跪在地上,说道:“弟子斗胆猜测,我青云门之中,已经有人与魔教暗中有了勾结。而且,此人必定修为高强,甚至......位高权重。”


田不易一拍椅子,怒叱道:“胡言乱语!这等话语,也是你一介小辈能说的!”


道玄真人却是皱了皱眉头,摆了摆手,说道:“田师弟,且让他说说看。”


张小凡挺直身子,说道:“多年来,弟子每每于梦中惊醒,回忆当日普智师父与黑衣人一战,越想越觉得疑点颇多。”


张小凡轻咳一声,继续道:“第一,普智师父是天音寺四大神僧之一,修为乃是当世顶尖,寻常人必不敢对他下毒手。就算是以七尾蜈蚣暗算,也需得修为比他差不了多少之人,当世与普智师父修为相差不多之人,恐怕屈指可数。”


“第二,那黑衣人孤身一人,并未看到帮手,却敢在青云山脚下下手,必定是有所依仗。要么对青云山附近非常熟悉,甚至对我青云门各处布置熟悉,要么此人就干脆是我青云门之人。而且此人身怀我青云门四大真诀之一,‘神剑御雷真诀’,这可是我青云不传之秘,怎会轻易被外人习得。”


“第三,我本来还猜测普智师父是从青云山下来,方才法相师兄一说,果然如此。普智师父上青云山,所知之人必然不多,而事先能去抓惊羽给普智师父下套之人,必然对他当日的行踪极其掌握。甚至,普智师父上山下山,黑衣人都有可能亲眼见过。”


“第四,如果那黑衣人是魔教之人,何须黑巾蒙面。而且我当日听普智师父说了一声‘毒血幡’,应该是那黑衣人先伪装魔教中人使用毒血幡,后来见实在奈何不得,方才使出了‘神剑御雷真诀’。”


张小凡说到这里,看了看田不易:“想想当日的情形,那人的‘神剑御雷真诀’,与师父在流波山使出来的,似乎也不相上下。”


田不易哼了一声:“你小子还怀疑我不成?”


张小凡笑了笑,道:“弟子哪儿敢,那人定然不是师父。”心里有句话还没说:光身形上就对不上号。


田不易摆了摆手,道:“你继续吧。”



小凡应了声是,继续道:“第五,弟子却要从动机方面,分析分析这位黑衣人。这,也是弟子所要说的重点。”


“动机?什么动机?”这下连道玄真人的兴趣都给勾起来了,前面张小凡说的四条,思路清晰,条理分明。道玄真人自己顺着这个思路猜测,都已经有所怀疑。若如此还算不得重点,难道还能分析出具体是谁吗?


张小凡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动机。假如此人真的是我青云一位修为高深的前辈,那他为何要得到噬血珠?为何不惜祭炼魔教的毒血幡?甚至,为何与魔教勾结,得到这七尾蜈蚣?他明明可以好好的当我青云的顶梁柱,受万人敬仰,却又为何自甘堕落?”


田不易身子前倾,抓着椅子把手,道:“如你所说,那却是为何?”


张小凡缓缓道:“若说是为了长生,我青云道法冠绝天下,比之魔教邪法更接近长生的追求;若说为了修为强大,那他本就是当世高手,又为何如此急于求成?单纯以人性看来,是什么样的力量能让一个人不惜抛弃自己守护多年的青云,也要堕入魔道?弟子斗胆猜测,或许是因为仇恨?”


“仇恨?我正道中人只与魔教妖人有深仇大恨,哪有别的仇恨可言?”田不易皱眉说道。


“或许不是仇,只是恨,甚至只对一个人或几个人。但最起码,对掌门师伯有恨。”张小凡抬起头,看着道玄真人。


道玄真人此刻不知想到了什么,紧皱眉头,说道:“为何说,一定会对贫道有恨?你且起来说话。”


张小凡道了声“多谢掌门师伯”,站了起来,说道:“我青云门中,与我师父修为相差仿佛的,虽寥寥无几。但高出我师父修为许多的,却只有掌门师伯一人而已。这黑衣人修为如此之高,若他恨别人,大可以七尾蜈蚣直接害他,就算是师父在不察之下,估计也很难幸免。”


普泓上人此时也点了点头,似是表示赞同。


田不易知晓普智大师的修为,连普智大师都未能幸免,自己估计也难讨得好处。想到这里,田不易都有些后怕,身边竟然有这么一个定时炸弹存在,自己却丝毫没有察觉。


等几人消化了一下,张小凡又道:“掌门师伯道德高深,即便是魔教中人应该也是敬畏居多,要说到恨的,应该也没有几个。这个恨,也不一定是师伯直接得罪此人,也可能是因为他人而对师伯心生恨意。”


张小凡忽又转头对田不易道:“既然此人不惜在青云山下,以七尾蜈蚣对付普智师父,那说明此人定对噬血珠志在必得。师父,不知我的噬魂棒,现在却在谁的手中?”


田不易随口道:“在你苍松师伯那里,苍松......”


田不易说到这,忽然整个静室,落针可闻。


方才随着张小凡的分析,在场几人也是在不断思索,但却实在没有想到苍松道人那里去。


如今田不易随口说了出来,道玄真人和田不易都不禁悚然一惊。


除了恨道玄真人这一点,暂时无法确定,但其他的,苍松道人竟然完全符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