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时光匆匆而过。


大竹峰的日子,单调又清苦。张小凡除了每日的功课,也就是与田灵儿打闹的时候,才显得稍微不那么沉闷。连师娘苏茹也整天说,小凡就不像个十一二岁的孩子,简直跟修炼多年的老弟子一般。


一年间,张小凡下山回过草庙村两次,这个世界“张小凡”的父母知道张小凡进了青云门,以后就是高来高去的神仙中人,都很是高兴。此张小凡虽非彼“张小凡”,但毕竟有着血脉联系,个人升级系统奖励的金钱,都拿来给二人买了固本培元的丹药,最起码让二人无病无灾多活几年。


这一年中,张小凡修为的提升,也让师兄们间接吃了不少苦头,师娘苏茹见小弟子争气,对其他几位师兄就更加的恨铁不成钢。


宿主:张小凡


等级:6(40000/80000)


门派:青云门


功法:太极玄清道(玉清境三层:80000/120000)、大梵般若(无我境三层:80000/120000)、北冥神功(凡)、无相诀(凡)


装备:噬魂珠(封印)、龙泉剑(封印)


宠物:无


张小凡破了大竹峰乃至整个青云门几百年来的记录,三个月修成太极玄清道第一层,又三个月修成第二层,如今已接近第三层巅峰。再过两个月,大概就要到玉清境四层了。


田不易嘴上不说,但经常自己一个人偷着乐,没想到当日大家都不愿意要的张小凡,竟是沧海遗珠,怕是比那苍松门下的林惊羽也强上许多。


当然,这消息仅限于大竹峰几人知道,没有外传,不然怕是不知要惊掉多少人的下巴。


离一甲子一次的七脉会武还有四年多的时间,田不易这是暗暗憋着一股劲,准备让张小凡在这一届七脉会武大放异彩,一举扫清前几届大竹峰的不利局面。


如今的张小凡,是由田不易亲自教导。田不易虽然容貌不济,但一身修为着实精深,已然是上清境八层的修为,与那苍松不相伯仲。田不易经验老到,于太极玄清道间接颇深,常令张小凡茅塞顿开;而张小凡偶然的奇思妙想,也经常让田不易眼前一亮,甚至多年不曾进步的修为,近期都有些异动,似乎突破上清境九层也指日可待。


这天晚饭时分,杜必书一如既往地将饭菜端上桌,张小凡也跟着一起忙活。这一年中,张小凡与这位六师兄却比其他几个师兄交流要多。原来这张小凡也是个好口腹之欲的人,经常到厨房帮忙,交流做饭的心得,其实多数时候是张小凡在说,杜必书在听,而大竹峰众人的伙食也因此改善了许多。


众弟子坐好之后,田不易一家三口施施然走了进来。由于张小凡的关系,田灵儿于修行一道也努力了许多,嘴上说是为了维护“师姐”的尊严,不能被小师弟超过去。所以平时除了去后山砍竹来回的路上,缠着张小凡听故事,其他时间则是去太极洞修行。


等田不易坐下,宣布开饭之后,众人开动筷子,大快朵颐。


这时,张小


凡拿胳膊肘碰了碰杜必书,说道:“六师兄,你不是有话要向师父禀告的吗?”


“嗯?”张小凡声音虽小,但此时众人正在吃饭,都听到了。田不易听到自己的小弟子说话,也是放下筷子,看着杜必书与张小凡二人。


杜必书支支吾吾,憋了半天没说出来。


苏茹道:“老六,有什么话就说吧。”


杜必书舒了口气,说道:“师父,师娘,弟子这几日烧菜之时,试着用念力驱动那些锅碗瓢盆......那碗,动了一下。”


张小凡这时点头应道:“师父,师娘,那时我正与六师兄在厨房,我也看到了,碗确实动了。”


“轰”,众人哗然,皆惊喜,坐在他身旁的老五吕大信用力拍着他的肩膀,面上全是笑容。对面的苏茹也是眉开眼笑,笑道:“好小子,想不到你倒争气,什么时候的事?”


杜必书道:“就这几日之事,不过弟子心里没底,所以也就没说。”


田不易微笑道:“是这样的,玉清境四层与三层之间,虽然功效有天壤之别,但初修成却并无什么明显异样。你性子机灵,入门虽迟,想不到倒后来居上。”


众人都笑,纷纷祝贺,其间田灵儿插口道:“六师兄,那你决定了修炼什么法宝没有?”


杜必书呆了一下,道:“没有,我也是刚刚才从师父口里确定了自己修到了第四层,还没来得及想呢。”


苏茹微笑道:“不急,这几日你且慢慢想,不过你师父的脾气你们是知道的,从来都不逼你们一定要修炼仙剑,你自己喜欢什么,想好了就去找材料吧。”


杜必书口中称是。


又听田不易道:“老六。”


杜必书连忙道:“师父。”


田不易道:“按我们青云门旧例,修行到太极玄清道第四层的弟子,便要下山游历天下,同时寻找良材灵物修炼法宝,至于能否得到聚天地灵气的神物,就看你自己的造化机缘了。你准备一下,这几日就下山去吧。”


杜必书怔了一下,眼中有几分不舍,又有几分欢喜,低声道:“是。”说完又想起什么,道:“不过师父,这里的膳食一向都是由弟子负责,可是弟子走了以后……”


张小凡笑道:“放心吧六师兄,不还有我么?”


杜必书听到张小凡如此说,点了点头道:“那倒是,只是如此,要耽误师弟修行了。”


张小凡摆摆手道:“那有什么耽误的?我每日不也是照样与你一起烧菜,也没耽误什么。”


田不易听到张小凡要烧饭,本想说些什么,但手心手背都是肉,六弟子烧得,小弟子为何烧不得,便说了声:“也好,那就老七做吧。”


接下来的时间,张小凡除了每日的修行,又兼顾了大竹峰饲养员的工作。虽然杜必书经过张小凡指点,做饭水平已然提高不少,但比起张小凡又差了许多。


张小凡这一年来不只是修行进步神速,前世的各种武学也都融会贯通,


于自身肌肉的控制等等,已是妙到毫巅,做饭水平比之前世的顶级厨师也不遑多让。


这天中午,当众人吃到张小凡做的第一顿饭时,竟都愣在当场,然后,众人进食速度明显比平日快了许多,连田不易和苏茹都比平时多吃了一碗饭。


“小师弟,师兄如今算是服了你了。没想到你不光修行上进步神速,这厨艺比之修行竟然更胜一筹。如果你无心修行,开个酒楼,保管赚个盆满钵满,衣食无忧。”吕大信一手揉着肚子,一手拍着张小凡的肩膀,大点其头。


田灵儿此时已是十四岁的少女,跟张小凡相处一年的时间,感觉这个比自己还小两岁的小小少年,似乎无所不能一般。会讲很多好听的故事,会用竹笛吹出好听的曲子,会用杂草、竹子制作各种小物件,会唱歌、会做饭,会......会这么多的事情,偏偏修行进境又如此迅速。爹娘聊天的时候,自己曾偷偷听过,似乎将小凡与一个什么万师兄当年相比。反正听爹娘的语气,似乎很厉害的样子。


而苏茹,对这个乖巧听话的小弟子,也是满意的紧。小小年纪,天资纵人,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但却又虚怀若谷,似乎自己取得的一系列成绩,都是理所当然,没什么了不起。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简直成熟的过分。


余光瞥见其余的五个弟子,苏茹就又有些恨铁不成钢了。俗话说: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原本这几个弟子虽然不成器,但相差也没那么大,看着习惯了,也就没那么糟心,只是平时严厉些就是了。可如今,六弟子突破玉清境四层在前,七弟子不出意外玉清境四层也在今年,可这二弟子、三弟子还有五弟子,这么多年了,还是在玉清三层打转转。


苏茹揉着脖子转了一圈,看了看宋大仁五个一眼,说道:“你们几个,饭没少吃,这修行一途怎地如此毫无进益?”


张小凡低头捂着嘴,憋着笑。自从自己展现出修行天赋,这样的情形已不止一次发生了。杜必书也是在一次次被虐之中,痛并快乐着,硬生生比原著中早了两年进入玉清境四层。


宋大仁几个一看师娘的架势,都不寒而栗,然后一个个又乖乖的起身走到院子之中。田灵儿也拉着父亲田不易出去了,张小凡则是默默在原地收拾碗筷,笑的肩膀一耸一耸的。


如此过了两月,张小凡终于进入玉清境四层,可以御使法宝,大梵般若也进入了相应的无相境第四层,经脉越发稳固。


到了玉清境四层,就要考虑法宝的问题。自己系统空间中还有个龙魂没有使用,看介绍,是解封龙泉剑的必须之物。如此看来,这系统赠送的龙泉剑远非一柄神兵利器这么简单。


至于原著中的“烧火棍”,张小凡自然也想要,平日里与人对敌可以用龙泉剑,对付魔教中人或者其他邪派人物,那“烧火棍”应是更好的选择。再说了,谁会嫌弃自己法宝少?不过想到合成噬魂棒需要到那后山深谷之中,用噬魂珠和那谷中的摄魂再加上自己的精血“血炼”,稳妥起见,张小凡决定修为再高些再去后山深谷。


那么,也就是时候解开龙泉剑的封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