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历史军事 > 舍我妻谁 > 卷一 有夫之妇 第一百三十八章 对的那个人(大结局)

第一百三十八章  对的那个人(大结局)


马上那人裘皮护手金冠束发。油黑的貂毛大氅反射出自然的光亮,一看便知十分珍贵。那人的五官并不精致,眉目间却带着难以掩饰的骄狂之色,身上处处弥漫着养尊处优的奢靡气息,正是当朝的庆王爷,赵熙。


赵熙,元初一竟然直到他开口,才能确认是他。


不能怪元初一记性差,实在是赵熙变得太厉害,以前总是漫不经心对什么都想算计一番的样子,现在却很精神很凌厉,没了那股慵懒之气,让元初一怎么看怎么觉得怪异。


“叶真?”元初一仰着脖子看着他,“我哪知道他在哪里。”


“少装蒜”赵熙咬着牙,“你那破信到了没两天他就失踪了,还不是来找你了”


元初一错愕之后突然笑了,“你说他之前一直在京城?”上次叶真离开的时候她还在担心,原来他直接去了京城。


“我没空跟你说废话”赵熙很暴躁。


元初一往后退了退,缩到韩裴身边去。赵熙以前也暴躁,但总会隐藏起来,并且总喜欢神神叨叨的装高深。不像现在,暴躁就是暴躁,急切就是急切。


“王爷,”韩裴把元初一的脑袋按下去,不让她一直仰着头,自己抬头道:“叶兄的确没来这里,王爷若还有别的事想问,不妨进屋去说吧。”


赵熙心情不好,刚想拒绝,又听韩裴继续道:“初一有了身孕,不宜在外待得太久。”


赵熙脸色顿时一黑,刚刚他还以为韩裴请他进去是因为尊敬他,原来他理解错了?


跟在赵熙身后坐轿赶来的侯国成下了轿子便看到这一幕,当即大呼庆幸。幸亏自己当初帮了忙,看眼前这架式,这帮人和庆王爷的关系非比寻常啊见面不跪也就罢了,居然还让王爷顾着人家的身体,这得是多么硬的关系啊看来以后有必要好好笼络这些人啊尤其是韩裴和元初一……


其实侯知府倒是误会了,韩裴等人包括元初一,就算他们再大胆,也不敢挑战王爷的威信啊,元初一不跪是因为惊讶赵熙的转变,韩裴不跪是因为心疼元初一仰着的脖子,其他人不跪……是因为他们根本不认识赵熙啊直到韩裴那声“王爷”出口他们才意识到一点,不过看看旁边的人,好像都没有要跪的意思,韩裴那边又已经聊上了。所以索性,一大帮人都把这事忽略了。


最后,元初一期盼已久的逛街之旅还是泡汤了,她郁闷得无以复加连带着对赵熙也有点了情绪,对此韩裴的解释是孕妇脾气阴晴不定是正常的,希望庆王爷海涵云云,一句话代过


侯知府佩服啊他在官场待了近二十年,这是头一回见着有人敢这么和王爷相处的,这个韩裴……该不是什么特殊身份的人吧?知府大人自动脑补了一些宫闱秘辛,最后就差击掌喟叹了,自己怎么这么英明呢


其实呢……他又误会了。


从见到赵熙开始,韩裴就感觉到他一直是心不在焉的,人在这里,心却没在,哪还有精神去关心什么礼数问题?而且从当初赵熙胡乱指路差点把他指到边关去那件事看来,这个庆王爷果如外界传闻一样,不着调……所以态度松散一点估计也没问题。


“他就没跟你们联系?”赵熙的手捏着茶碗,指节都挣得泛白。


元初一猜测着他到底是生气还是着急,半天也没结论,干脆直接问道:“叶真干什么了还得你亲自跑过来找人?”


赵熙的手捏得更紧,嘴里咯吱咯吱的。像在磨牙。


“偷你什么东西了?”元初一只是瞎问。


赵熙默默不语……偷东西?比那严重得多


“会不会……”韩裴说了个开头,却又猛然打住,看了元初一一眼。


元初一莫名其妙的,刚才韩裴似乎跟她使了个眼色,关键是……她没看明白啊


“会什么?”赵熙早已跳了过来,“快说”


韩裴一副“我被戳穿了的样子”,一摊手,“他会不会去梧桐村了?”


“梧桐村?”赵熙一脸的搞不清状况,“什么地方?”


“是……我的故乡……”元初一不太情愿地回答。她太笨了,早该猜到的叶真既然能去那一次,就能去第二次这可坏了,叶真离开京城说不定是为了躲开赵熙,这么一来,岂不是把他****了?


赵熙一听立时振奋起来,咬着牙道:“一定在那里你”他一指元初一,“跟我一起去找他”


韩裴站起来挡在元初一身前,“梧桐村离这里有几天路程,初一有孕在身……”


赵熙不耐烦地一挥手,“那你跟我去”


韩裴想了想,欣然点头。


元初一出离愤怒了这韩裴,是要当叛徒


她扁着嘴正生闷气的功夫,手上被不轻不重地捏了一下,她一愣,见韩裴笑眯眯地看着她,“走吧,回房帮我收拾东西。”


元初一后悔了,看这样子,他止不定憋什么坏水呢,刚才估计是骂错他了……嗯。一会回房跟他道歉吧


“我估计叶兄这几日就会到了。”进了房间,韩裴一边去衣柜找东西,一边随意地说。


元初一眨眨眼,呆呆地问:“到哪?”


“这啊。”韩裴笑道:“你在信里不是写了你有孕这事么?他一定是来看你了。”


“有吗……”元初一仔细回忆那封信的内容,似乎真是因为无话可写而把自己的近况交代了一番,也包括正准备当娘的事。“不对啊他也没来啊?”


韩裴随便找了几件衣服到床边打成包袱,看她呆愣愣的样子,忍不住轻敲了一下她的脑袋,“从京城到这里最快也要走上七八天,随便有点耽搁就要走到十来左右,你说是他走得快还是庆王爷走得快?”


元初一恍然大悟,而后无语,“那你让赵熙去梧桐村干嘛?”


“不让他出去转转,他会死守在这的,叶兄似乎也没什么人可以投靠了吧?”韩裴心疼地揉揉元初一的头顶,他总觉得他老婆自从有孕之后脑子转得就没有以前快了,估计那些灵气都被孩子吸走了,“去梧桐村来回也要八九天,你和叶兄趁机聚聚,如果他有意躲着庆王爷,在我们回来之前就让他离开,如果他没有那个意思,就等我们回来。”


韩裴每说一句。元初一就点下头,不过最后还是觉得哪里怪怪的,摸着下巴疑惑,“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呢……”


“嗯……”韩裴欣慰地拍拍她,“我也有点自己的事情想趁机和庆王爷沟通一下。”


元初一立时紧张起来,“什么事?你别随便和他沟通,他对男人有兴趣的。”


韩裴失笑,还是点点头让她放心,“宫中的香料一直由宣城的品香广闻在供应,不过近日他们似乎出现了一些问题,云家有意向京中争取一下取而代之。若我能掌握先机,就有筹码与云家谈判,我们一同去做这个皇商,我借云家之力,云家可借我之势,我们两边都不亏。”


元初一越听,双唇撇得越厉害,“我就说么……你可太坏了……”一边想求人办事,一边还算计人家,赵熙要是知道实情之后,还不得气得冒烟啊


“放心。”仿佛看出元初一的担心,韩裴笑道:“有叶兄在,我们都会没事的。”


元初一狂汗。


“你还有话对我说?”韩裴看着欲言又止的元初一,在她唇边偷了个香。


元初一咬着唇点点头,“我……就是想跟你道歉嘛……”她一边说,一边无意识地活动着手指,道歉嘛,还是用实际行动来得诚恳一点。


良久良久过后,韩裴带着满足的笑意出现在堂屋之中,刚刚元初一的道歉他很满意,为表诚意,他也用行动表示了不客气,导致元初一双脚发软,不能相送。


赵熙早就等不及了要不是一路赶到这他也累得够呛,趁这功夫歇了会的话,他早冲过去抓人了


因为刚刚靠着椅子小憩了一番,赵熙脸色比起刚才好了不少,斗志也更为昂扬,翻身上马之时他咬牙切齿地低喃出声,“叶真,别让我抓到你,否则我一定狠狠地压回来”


……


七个月后。


“救命……救命啊……”元初一在蒙得严严实实的房间里奋声高呼。


韩裴阴沉着脸色站在门外,死死地盯着房门,身旁站着元惜和卫四,负责拦着他。


“楚楚,你换个词喊”元惜擦了把冷汗。有卫四在,他基本不用出什么力。可元初一喊的这词儿太严重了,他都想冲进去救人了。


元初一却不管不顾,只管喊“救命”。开什么玩笑没人替她疼也就算了,还要限制她喊什么?你当生孩子那么简单啊?得攒气,攒气知道不?她喊救命就是攒气呢,喊得声越大,攒得气越足


“生孩子这么痛苦吗?都快两个时辰了。”云慕佩捂着耳朵脸上皱成一团,“不行不行,我不听了,我跟伯母一起念经祈福去吧。”


“别啊”元惜一把拖住她,“再等会,吸取点经验。”


云慕佩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拍开元惜的手,“你吸取经验吧,这任务交给你了”


元惜一听笑了,松开手道:“行,那你去吧,我吸取经验之后再告诉你,以后等你生的时候……”


当着这么多的人,云慕佩的脸色红起来就没再正常过,急得直跳脚,色厉内茬地拧着他,“我才不生要生也是你去生我怕疼”


元惜笑得更厉害,点了点头,任云慕佩跑走了,回过头,除了韩裴一如既往地阴沉之外,卫四的目光中就多了许多好奇的探索。


这大舅爷就是厉害啊……要不要问问他的诀窍?等他和梅香有第二个的时候,就能由他代劳了。想着,他往梅香那边看了一眼,梅香的肚子还看不出什么,但那里已经住着一个小生命了。


元惜笑的却是,他与云慕佩打打闹闹了大半年,从未提过嫁娶之事,说实话,他有点急了,又怕唐突开口破坏了两人的关系,才趁这个机会小小试探一下,想不到,云慕佩倒像比他还急,直接给他下派了这么艰巨的任务。


“怎么这么多人……”一道温和懒散的嗓音自大门处响起,突然又是一愕,“难道已经生了?”


元惜回头去看,在大门处看到了一脸惊喜的男子,正是叶真。


叶真快步进来,没走两步便听到元初一高呼“救命”,脚下微滞,显然也没见过这种阵仗,有点打怵。


元惜叹了一声,别别扭扭地道:“还不知道要等多久。”


叶真的事情元初一曾隐讳地告诉了他,他那时才知道自己为他们操那么多心简直都是白费心中对叶真自然不满,但又感谢他,感谢他放了元初一,让元初一找到现在的归属。所以他对叶真的心态很复杂,相当复杂,复杂到有一次叶真来看元初一时,同行的赵熙还跑来警告他,让他别有什么歪念头。


叶真的出现终于引起了韩裴的注意,他僵硬地朝叶真点了点头,他对叶真倒是感谢的,原因就不必多说了。


“结果如何?”韩裴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别人都一头雾水,叶真却明白他在问什么,也不回答,送他一个胜利的笑容。


韩裴立时对我们的赵熙王爷流下两行深表同情的眼泪。


“我离京之前去了趟明媚坊。”叶真从怀中掏出一封信,“元忆写的,给初一的。”


韩裴接过,神情倒是意料之中。近一年的时间,在那样严苛的环境中元忆不可能没有改变,可喜的是这种改变是积极的那种,在荒废了几个月,也挨饿被打了几个月之后,元忆倒也小小地展现了他的一点点天生才华,大有进步。


韩裴并没有看那信的内容,注意力又转回到那一声高过一声的“救命”上,刚刚放松的手掌又紧攥起来,指甲抠得手心生疼,他都差一点去问元惜,你那是什么方法?能让男人有生孩子的功能……


正当胡思乱想之际,房内突然没了动静,吓得韩裴心里一毛,还没等他冲进屋去,便听“哇”的一声,高亢清脆的婴儿啼哭响遍了每个人的耳际。


韩裴的脑子顿时混成一团,手足无措地四处张望,不知道自己是该现在进去,还是该等人出来。


“恭喜公子,母女平安”


产婆出来的时候只觉得一阵风擦肩而过,眼前已失了韩裴的身影。


元初一大汗淋漓地躺在床上,刚刚那一瞬,她好像使出了一辈子的力气,现在,连手指都抬不起来了。


“恭喜姑爷。”竹香和几个丫头过来道喜。


韩辈却置若罔闻,他是真没听到,眼中只有躺在床上那人。


四目相接,无需言语,相互浅浅一笑,便是隽永相携。


元初一常说,选择他是她这一生做得最对的决定,殊不知,遇见她,才是他这一生最大的幸运。在合适的时间,遇到对的那个人,然后手牵手,平平安安地走完这一生,这,就是幸福。【END】


【打下“END”的时候,那种感觉真是神奇啊,这么快,从一月发文到现在,四个多月的时间“咻”一下就过去了,其实于主线来说,这本书在一周前就已经完结了,不过后续总有一些要补充的,才拖到今天,感谢大家一直坚持到今天啊


圆子的书最后一定是圆满大结局,因为圆子不喜欢不圆满,人生已经有很多不圆满了,书里就让它圆满一点吧。关于叶真和赵熙最后的关系,圆子隐讳地写了一点,细心的朋友是可以发现的,嘿嘿,还有戚步君,很多朋友认为他不该这么安静的消失,圆子并没有忘记他,而是觉得,像戚步君这样的人是很洒脱的,他放弃了就是放弃了,在初一需要帮忙的时候他绝对会第一个站出来,但没事的时候,他是不会再与初一联系的,模糊不清的搞****实在不是他的个性,而他也不会像叶真那样把喜欢转化成亲情或者是别的,所以,倒不如断得干脆一点。


嗯……还有谁呢?初一的老爹不太讨喜啊,不过好在元忆已经开始有了改变,相信天下大同的日子总会到来,当然不排除柳氏或者吕氏再来捣乱,但那些只是生活中的调味剂,永远不会变成主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