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历史军事 > 舍我妻谁 > 卷一 有夫之妇 第一百三十四章 谁能比你坏

第一百三十四章  谁能比你坏


元初一在竹香离去后不久也回了房间。她以为柳氏直奔了府衙,所以才会那么吩咐竹香,她是实在厌了,若是放任柳氏不管,就算这次压了下去,她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不过她没想到,柳氏根本没去衙门,而是直接躲回了隔壁。


韩裴这边得了消息匆匆赶回,听了元初一的打算没说什么,算是默认了,大不了,将来有什么指责辱骂,他全承着就是。


将忧心忡忡的沈氏送回房,韩裴这才回了自个的房间,才进屋便听元初一问:“你知道我大哥去哪了吗?”


一早上了,元初一都没看到元惜,听梅香说是为躲开柳眉出去了,关键是柳眉也不在,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个人一起出门约会去了。


韩裴笑笑,“早上他去了铺子里,本是想躲着你们那个表妹。后来却被她逮个正着,正巧我有个饭局因事不能前去,就趁着你那表妹参观楚楚怡人的机会,让他帮忙给我送信过去。”


韩裴边说边笑,元初一不明就理地看着他,送信而己,有这么好笑吗?


“饭局是云大小姐所布。”韩裴笑着说。


元初一也跟着笑了,不过随即警惕起来,微眯了眼睛道:“你和云大小姐常常出去?我怎么都不知道?”


元初一的不悦表现得十分明显,韩裴失笑,摸摸她的头顶,“云家是香料行业中的翘楚,能与他们有合作的机会可遇而不可求,我与云大小姐见面所谈无非是生意之事,而且还有桐城其他香料商,每次都是一大桌子人,也值得你不放心?”


放在以前,韩裴是绝不会解释这么多的,因为他觉得明白他的自会明白,不明白他的又何必多费口舌?不过这一习惯在与元初一在一起后彻底改变,尤其知道元初一看着挺强挺横的,其实就是只纸老虎,极度缺乏安全感,与其让她怀疑又难过的,还不如一早交待清楚。


“我也就是……随便问问。”元初一心虚地低了低头。


她知道自己是个没自信的人,可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这种不自信的感觉愈加浓烈。甚至还有了杞人忧天的感觉,尤其对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男是女越发在意起来了,因为她发现包婆婆和沈氏已经开始着手做一些小衣服,但那颜色式样似乎都是为男孩儿准备的,于是她的压力更大。


两个人正说着话,梅香敲门进来,与韩裴道:“姑爷,何夫人有事情找你。”


元初一的眉稍又是一抽,对吕氏,她可是心有余悸啊


韩裴却是一副意料之中的模样,点头道:“请何夫人进来。”


吕氏就在门外,闻言为难半天,她的确有事,但却是想单独和韩裴商量,硬挺着急切的心情陪沈氏说了几句这才借口出来,不想韩裴竟没有丝毫想要回避他人的意思。


这个“他人”,指的自然是元初一。


有心让韩裴出来,奈何韩裴坐在屋中丝毫没有起身的意思,吕氏正寻思着要不要等韩裴回到楚楚怡人后再去找他时,韩裴道:“何夫人,有事请进来说吧。此处没有外人。”


吕氏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进了房间,看了看坐在床上的元初一,吕氏把心一横,说出了自己前来的目的。


“支持何其思?”元初一听完吕氏的话,又惊讶,又觉得在意料之中。吕氏东打算西打算,差点把自个的女儿打算进去,不就是为了她儿子么但,元初一没想到吕氏真的会这么直接的来找韩裴,毕竟她之前想过太多办法,为的就是想让韩裴自觉自发的帮她完成佐助儿子的心愿。


吕氏说完心里也是十分憋屈,这与她的本意相差甚远,原本好好一个一石二鸟的熟米计划,生生被何清婉的退缩搅黄了,她到现在也想不通,何清婉不是一直想嫁给韩裴么?怎么事到临头,反而退缩了呢?为这,她到庵堂去念叨何清婉,其中也夹杂了一些想让何清婉回来继续替弟弟争取的意思,奈何何清婉视而不见,直接将她拒之门外。


吕氏从不觉得自己错了,她认为是何清婉意志不坚,但女儿不配合,她总不能用刀架着女儿配合,只好另想他法,不过,她这办法还没想出来,何老爷却似乎有了什么决定。近日来对何其昌愈加严厉,甚至连明年春收之事也全交由他来负责,让吕氏难免有心惊胆颤之意,谋划了这么久,没得到一丝回报不说,连儿子的产业也要丢了,这让她如何甘心所以,她才会直接来找韩裴,何老爷对韩裴的夸赞大家有目共睹,如果何其思现在得到韩裴的支持,无疑将会对合香居另一半的资产着落有着决定性的意义


只是,吕氏千算万算也算漏了一点,本来她是打算说动沈氏为自己说话,她也有这个把握能够办到,但她万万没想到,柳氏会闹这么一出,连带着沈氏的心情急剧变坏,刚刚在沈氏屋里,她才为这事起了个头,就被沈氏不冷不热的顶了回来,说是韩裴的事权凭他自己做主,末了还教训她,说什么一把年纪的人了。何必为子女之事操劳?


吕氏憋屈啊郁闷啊什么时候沈氏都会教训人了?这分明是迁怒啊可就算是迁怒,她也没办法,一点都没有。


所以她也不犹豫了,直接来找韩裴。她也是豁出去了,行不行,给句痛快话吧,这边不行她回去再想别的招去比如说,色|诱何老爷,或者让她家小三来实施针对韩裴的熟米计划。


韩裴的态度却是不错,相对于元初一的讶异,他只是略做沉思。便点头道:“我一定会帮二少爷的。”


这下,连吕氏都愣住了。


元初一却知道韩裴另有打算,否则在吕氏进来之前,他不会是那副了然的样子。于是,在送走了一头雾水的吕氏之后,元初一朝他勾勾手指,“过来。”


韩裴顺从地到她身边去,未说话,双唇先印了过去,杀元初一一个措手不及。


元初一的身子瞬时便热了起来,不知怎么,这段时间她似乎特别敏感,稍有**就不能自已。


听见韩裴的低笑,元初一微嗔地推开他,伸手去扣领间的扣子,两片红唇微肿,眼波嗔怪埋怨,差点令韩裴控制不住。


“再过些时日。”韩裴挡住她的动作,手从她微启的领间探了进去,轻叹着仔细探索每一分柔软,“等你身子稳了,可以做的。”


元初一再横他一眼,却没制止他的肆虐,浑身娇软地靠在他身上,“对何其思的事,你是怎么想的?”


对于元初一的询问,韩裴丝毫不觉意外,因为他也曾说过,如果一定要给合香居找个继承人,他会支持何其昌的。


“我打算……让二少爷彻底失去竞争家产的机会。”韩裴叹道:“何叔叔年纪大了,如果一时不查真将合香居交给二少爷,我想,我会忍不住将合香居占为已有的,那并不是我想看到的结果。”


元初一无语,喂喂,那是人家的家产啊亏他还说得挺委屈。不过,元初一也明白。韩裴是不想看着合香居毁于一旦,如果将合香居交到他丝毫没有信心的何其思手上,他倒真是宁可自己出手的。


“可是……该怎么做?”元初一揪着眉头想了半天,“吕氏虽然一肚子坏水,何老爷斗不过她的,而且你刚刚还答应吕氏要帮她儿子的。”


“那只是缓兵之计。”韩裴手里忙活着,声音倒还平稳,“只要让何叔叔彻底对何其思失去信心……我们手里不是有一份合香居的秘方么。“


元初一发现自己的思路越来越跟不上他了,努力想着信任与秘方的关系,连胸前的骚扰都给忽略了。


韩裴也不打扰她,任她去想,自己则专心手上作业,双唇不自觉地贴上她的颈侧,继续忙活他的。


突然,元初一“啊”了一声,不可置信地盯着韩裴,“你……想把秘方泄露出去?”


韩裴终于撤出手来,极为缓慢地替元初一把扣子扣好,“不会太多,一两个香方就够了。”


元初一的眼睛差点没瞪出来。


这是赤果果的栽赃啊对于秘方,各家商号恨不能藏到棺材里去,外人得到它们的几率几乎为零,如果现在突然发现自家的秘方在外流传,肯定第一个要怀疑的是自己的亲近之人,如果这时候恰巧有个成事不足嗜赌成性的败家子在旁,你说,这罪名还会落到别人头上么?


“可是何其思就算再混蛋,他也不会泄露自家秘方吧?”元初一有点担心这计划太没技术含量。


“不是泄露,是卖。”韩裴坐起身子,对上元初一询问的目光,“二少爷在之前一个月内,欠了一间赌场大额的赌债,如果这件事发生后,这笔赌债全部还清……”


元初一张大了嘴,“你又要替何家人还债啦?”


韩裴轻哼一声,“不用我,那间赌场,又是戚步君的。”


元初一瞪着眼睛,“那赌场……”


“戚步君到桐城开了间赌场。”韩裴知道她想问什么。


“怎么没听你说过……”元初一真觉得自己在家待太久了,这么大的事居然都不知道。


韩裴假装没听着,没说怎么了?忘了说不行么?


元初一却觉得这件事怎么就这么巧呢?算算时间,一个月,那就是他们刚接到苏晴的秘方不久,何其思就欠债了?而且欠的还刚好是戚步君赌场的债务?世上哪有那么巧合的事啊这件事没鬼才怪


“也就是说……这黑锅何其思是背定了?”元初一神情古怪。


韩裴长叹一声,“我也挺不好意思的。”


“韩裴……”元初一无语半天,“我发现,你真挺坏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