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历史军事 > 舍我妻谁 > 卷一 有夫之妇 第一百二十七章 突然来袭者

第一百二十七章  突然来袭者


“挂单?”元初一的脑袋瓜子里立刻浮现出一个灰布素衣的妙龄女子在满是尼姑的寺庙里金鸡独立的景象。可怜孤苦,闻者伤心见者流泪啊这时候是不是总该出现一个浊世公子单去劝说解救,最后二人重归于好手拉手地离开庵堂开展幸福新生活?不是元初一不待见何清婉非得让她落了发才能安心,而是这件事实在有点诡异,不出家你就在家待着,出家你就干干脆脆地落发,挂什么单啊如果真是一心向佛,在哪不能向啊?还非得向到庵堂里去?


于是阴谋论又出现了。


“在想什么?”韩裴将浸得温热的手巾拧干了递给元初一。


元初一随手接过,简单擦了擦手脸,始终心不在焉的模样,过了半天才想起来澄清一下,“我没和她说什么别的,她出家的事跟我可没有关系。”


韩裴失笑,但也不知是感叹还是怎么,兴致不太高,轻叹了一声,“希望她日后静下心来,能有一个安定的生活吧。”


“那你可不能去找她”元初一连忙说,而后扁了扁嘴,颇带委屈地道:“她有家人,不用你去劝。”


韩裴笑笑点了点头。却也没有特别撇清,这样的态度得到了元初一的认可,如果韩裴现在指天誓地说不会去理何清婉,她反而要担心了。


“对了。”韩裴从怀中掏出封信,“你哥的回信,我估计他这几天就会过来看你。”


元初一得知自己有孕后便给元惜去了信,她以为元惜会直接过来,没想到居然还弄了什么回信,难道他现在有事脱不开身?


她从韩裴手中接过信,见信还没有开封,韩裴的“估计”还真是估计的。


韩裴向来对元初一的隐私十分尊重,但元初一这一点做得就非常不好,虽然没到跟踪韩裴信件的地步,但总是不太自觉,如果手头有一封信,她总是忍不住想拆,就算能忍住不看,也得问上一句“什么事啊”,求知若渴的表现让人觉得不告诉她好像就在犯罪似的。


好在韩裴根本不在意这此事,每每都大方地与她分享,就连来自丰城云家的信也照分享不误,其中有两封是云慕佩以私人名义写来的,更成了她重点关照的对象,常趁韩裴不在的时候把信找出来逐字比对,看看有没有什么暗示夹在里面,不过每次都失望。


难道她变得小心眼了?她反省,其实她忘了。她本来就是个睚眦必报的人,以前谁得罪她都没什么好下场,现在只不过是转变了针对方向而已。


“他说他还得等几天才能过来。”元初一草草地把信看了一遍就丢到桌上,打了个哈欠坐到床边去,“明媚坊那边最近给你来信了吗?元忆在那怎么样?”


对元忆她远没有这么关心,只不过元惜过来是肯定要问的,要是她不知道,元惜又要唠叨,所以才提前做下功课。


韩裴道:“还是半个月前的那封,刚到那未免不适应,现在应该好多了。”


半个月前从京城来了封信,称元忆刚刚到那,不过头一天就十分的不适应,韩家人为了完成韩裴的嘱托,给了元忆特别的关照,特地写信来让韩裴不用担心,又保证三个月后一定让韩裴看到元忆改变的成果。


对于韩家的培训课程韩裴也只是略知皮毛,信上又没写得过于详细,所以元初一也不知道韩家那帮人能不能镇住元忆这个败家子,当然她是希望镇不住的,到时候协议内容失败。韩裴的一半红利也就能保住了。


“先睡一觉吧。”韩裴见元初一揉着眼睛的无聊模样,有点心疼,“下午我早点回来陪你。”


元初一向来是待不住的,庄子、金楼和楚楚怡人都是她的巡视地,要不然就和主儿去逛街,每天安排得十分紧凑,可自打有了身孕,几乎到了足不出户的地步,别说出韩家,就是出她的房间,多在外面待一会,沈氏和包婆婆都会非常不安,觉得天气太冷,会导致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元初一又不是那种独断独行的人,尤其受不了别人对她好,像沈氏和包婆婆这样的,她根本狠不下心来拒绝,只能全听她们的,每天无聊渡日不说,还得承受那些分别来自沈氏、包婆婆和赵婶的鸡鸭鱼肉,短短几天时间脸就变圆了,身上的某些部位也变得更丰满了,对于这点,韩裴倒是乐于见到的。


“现在也只能睡觉了。”元初一极度地无奈。除了这个时期本身嗜睡的因素之外,她是真无聊,无聊到除了睡觉都不知道该干什么。


坐太久了对孩子不好,站太久了又怕累着,看书吧,说是累眼睛。好不容易韩裴给她弄个了九连环打发时间,包婆婆又说这东西耗费精力,给没收了,元初一严重怀疑她是拿回去自己玩了。


“以后我多抽时间陪你。”韩裴本来想说睡得太多也不好,但看元初一百无聊赖的样子,忍住了。本来他是给主儿下达了任务的,让她陪着元初一,但主儿天生就是坐不住的性子,比元初一还野,新鲜了一天之后就消失了,听说是城里新办了一间女学,上学去了。


元初一听了韩裴的话眼巴巴地点了点头,可怜兮兮的样子让连韩裴都不忍心走了,帮她脱了鞋让她躺下,自己倚在她的身边,半拥着她,有一句没一句地和她说着话。


没一会,元初一便闭上了眼睛,发出均匀的呼吸声,韩裴将她头上的两枝簪子取下,又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这才轻手轻脚地下了床,离开了房间。


房门关上的一刹那。元初一就睁开了眼睛,蹭蹭枕边尚留的余温,长叹一声,“无聊的下午又开始了啊”


其实她是偷藏了本书的,连韩裴都不知道,她实在无聊怕了,这几天下午都指着这本书过的,不过今天才翻了几页,便听到门外有人说话,声音还有点耳熟。


元初一马上起身过去开门,门一开。门前站着的两个人都愣了,梅香问:“是不是吵醒小姐了?”


元初一则惊喜又茫然地看着另一个人,“不是说得过几天才能来吗?”


元惜握手成拳放到唇边,不太自然地轻咳了两声,梅香偷笑,“大舅爷说怕姑爷不好好待小姐,所以故意在信里那么说,其实他跟信是一起到的,杀姑爷一个措手不及”


元初一无语了,她记得元惜是挺厚道一个人啊,怎么对上韩裴之后就变了呢?不是要动手就是玩突袭,以前怎么没见他对叶真这么上心?


元惜还不知道他的举动己经引起了元初一的护短之心,不过他也是无辜的,谁让他就是看韩裴不顺眼呢?以前元初一在叶家的时候多信任他,大事小情的,全都和他商量,结果嫁到韩家,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似的,一两个月也不一定写一封信,如此落差让他失落啊万分失落


“快进屋吧,外面冷。”元惜按住站在门槛之内的元初一,不让她出来,“我去见见伯母,一会回来跟你说话。”


元初一本来也想跟着去的,但元惜和梅香一致表决不让她出门,她只能退回屋里继续无她的聊,同时深深怀疑,梅香已经叛变到沈氏和包婆婆那边去了


又过了一会,元惜回来了,对元初一坐在凳子上提出了很大的意见,说凳子太凉,坚持要元初一坐到床上去这才算完,完全无视凳子上厚厚的锦绣垫子。


于是元初一又有了一个感觉,元惜……绝对与沈氏和包婆婆是一伙的


“爹知道你有了身孕不知道有多高兴,不过他走不开,只能让我给你带了些补品,过些日子没这么忙了再过来。”


对于元惜的说辞。元初一懒得去跟他较真,他说是元长山让带的,那就是吧,省得戳穿了他,他还挺难过的。


“家里都还好?”元初一意思意思地问了一句。


元惜立时高兴起来,说了些家里的情况,可以说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让元初一与家里的关系缓和,此时元初一主动问起家里的情况,怎能不高兴


不过,元初一还是从他的神色之时看出了一些困扰,可怎么问他就是不肯承认,元初一也就放弃了,元惜又着重关注了韩裴的情况,并对元初一坚定的高度赞扬秉承怀疑态度。


又过了一会,元初一刚聊出点兴致的时候,元惜突然起了身,“别聊太久了,你先歇着吧,反正我来也不急着走,得住上几天。”


这又是照顾她这个孕妇了,元初一无奈,但也不坚持什么,都是为了她好么


就在她准备送元惜出去的时候,梅香敲门进了屋,面色有些古怪,“小姐,又来人了,不过这次,得你去看看了。”


元初一有点奇怪,她现在可是大家的重点保护对象,有什么事值得让她出马的?


“夫人……娘家夫人来了。”梅香叫得有点不习惯。


娘家夫人?元初一琢磨了一下,脸色也是古怪起来,瞄向一旁的元惜。


元惜眉头紧皱,一言不发地就往外走,元初一连忙跟上,待到了堂屋,果见沈氏正陪着一个三十六七岁的****,那****身形纤瘦,下颔尖削,两道细眉高挑地描着,一双眼睛十分灵动,精气神很足的样子,正是她名义上的母亲,元柳氏。


在她身侧,又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如柳氏一般地纤瘦尖颔,元初一看着有点眼熟却叫不上名字,倒是元惜,见了那姑娘脸色便是一变,头痛万分地叹了口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