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历史军事 > 舍我妻谁 > 卷一 有夫之妇 第一百一十八章 终到这一天

第一百一十八章  终到这一天


从庄子到桐城,迎亲队伍足走了一个上午。元初一坐在轿中,只听见外头鼓乐唢呐震天地响,也不知到底来了多少吹鼓手,她是新娘子,不好趴到窗边去看,只能在一悠一晃的轿子里郁闷。明明早就商量好要低调的,现在还弄这么大动静,到时候看热闹的多了一打听,谁家娶媳妇啊?哦,是韩家大小子,咦?娶了个和离过的呀……别人该怎么看他这是元初一最苦恼的


所以一路上她叫了喜婆好几次,想让喜婆给骑马走在最前头的韩裴传个话,谁知道这喜婆笑嘻嘻地劝元初一再忍忍,晚上就有时间说话了,这让元初一无比气愤她晚上能有时间说话吗?哼


进了城里,外头的熙攘声明显更大,一路走来人声就没断过,元初一就琢磨着,难道她的轿子上绣了“二婚”两个字吗?怎么能让这么多人跑来看热闹呢?


轿子又晃了一会,把她临出门前抽空塞到嘴里的几块点心全都晃光了,这才慢了下来。轿外传来震天的鞭炮炸响,不知有几千响,元初一的耳朵都快失聪了,好一阵才消停下来。


因为刚才鞭炮太响,耳朵还在消化当中,接下来的一些仪式元初一都没太听清,反正一会听见有人鼓掌一会听见有人欢呼,最后轿帘被人掀开,元初一连忙正了正头上喜帕,趴上了喜婆的后背。


喜婆背着元初一进了韩家的大门,直到喜堂之前才将她放下来,紧跟着,一条大红喜绸塞到元初一的手里。


元初一的视野有限,看不见红绸那边的人,可心里就像有感应似地,感觉他一直在看她,想着这两天不断努力的事情,她脸上骤然涨红,虽然明知别人看不到,却还是低下头去,倒也符合现在新娘子含羞带怯的心情。


“别紧张。”


韩裴的声音轻轻地传入耳中,元初一微点了下头,跟着他步入喜堂之中。


很快,拜天地的呼声响起,听着像是满叔的声音,元初一依着声音转身、下拜,起身时。从喜帕下见到一双绣着云纹的黑靴就在身旁。那靴子是她亲手给韩裴做的,多年不做有点手生,做得偏小了点,她原不想给他了,偏偏他知道后硬要了去,平常也不见他穿,却是等到现在才穿上,也不怕夹脚。


回过身,跟着第二声唱响,元初一又跪了下去,韩裴父亲早逝,现在拜的自然只有沈氏一人,不过,元初一却从喜帕下见到两双脚,一个是沈氏无疑,另一个……元初一皱皱眉,听到一个本不应出现在这里的声音。


是……元长山?


元初一的心思一下就乱了,韩裴说元家的事他来处理,这两天也没与她说什么,她还以为元家的人早就回遥州去了,没想到……


元长山的出现让元初一十分矛盾。一方面,她厌恶元家人的贪得无厌,可另一方面,她又常常幻想元长山会突然醒悟真正把她当女儿看待,就算她一再地对自己说她已经死心了,可心里最最深处,还是隐约地藏着一丝渴望。或许就像元惜说的,就算再恨再怨,他们之间毕竟还有那一丝血脉亲情,对旁人可以轻易分清楚的事,放到元长山身上,就成了一团乱麻。


跟着韩裴拜完最后一拜,“送入洞房”的声音响起时,元初一暂时压下心中杂念,一股甜蜜又喜悦的滋味自心头悄悄浮起,从今天开始,她就是真正的“韩夫人”了,是韩裴的妻子,可以正大光明地叫他“夫君”了。


他们的新房就是韩裴的房间,韩裴领着元初一在众人的哄声下进了房间,正常来说韩裴只是先送她回来,还得回去陪客人,待客人全部送走之后,才会再回来掀开喜帕,做一些该做的事。


元初一也做好了顶着喜帕坐到晚上的准备,可进了屋,刚坐下,眼前便是一亮,喜帕已被韩裴摘去。


一同进来的喜婆忙道:“公子。这可不合规矩。”


“无妨。”韩裴的目光落在妆容精致的元初一身上,眼底隐有惊艳之意,可更多的,却是深深的疼惜。他轻巧地将她头上沉重的发冠取下,交给一旁的竹香,又与梅香道:“我让厨房另留了吃的,一会你端来给初一吃。”说完,回头看着揉着脖子的元初一,笑道:“累了就歇着,饿了就吃,不用等我……嗯,合卺酒等我回来喝。”


因为还有喜婆在,元初一不太好意思与他回嘴,也不方便问元长山的事,便乖巧地点点头。


元初一文静又善解人意的模样差点让梅香笑出声来,韩裴的眼底也闪过一丝笑意,强忍下,转身出了新房。


韩裴一走,那喜婆顿时活跃起来,凑到元初一身边连声道:“夫人真是好福气,韩公子啊,一看就是个疼人的”


元初一笑了笑,看了梅香一眼。梅香便从怀里翻出个红包塞给喜婆,喜婆喜滋滋地收下,又赞道:“夫人也是贵人,定能助夫君飞黄腾达……”


她说的都是些套路词,元初一只是随便听着,可没几句话后,元初一诧异地打断她,“聘礼?嫁妆?谁的?”


喜婆笑道:“夫人怎么明知故问?除了夫人还会有谁?您没见着今天桐城街上有多少人吗?都排着队来看您到底有多少妆奁,值得韩公子以六十四抬的聘礼相迎。”


“我……我的?”


元初一有点迷糊,这说的是她?她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呢?询问似地看得梅香,梅香干笑两声。借口去拿吃的出了新房,竹香倒是坦然,一点想躲的意思都没有,平静地道:“昨天姑爷的确让人送了不少聘礼到庄子上,不过姑爷说这种小事不用惊动小姐,小姐这两天也挺忙似的,梅香就随便找了几间屋子搁着了。”


元初一无语半晌,这和她原来打算的也不一样啊本来么,她都住到韩家来了,又没打算大办,要什么聘礼啊?而且她根本连嫁妆都没准备啊只有一些小玩艺,哪里拿得出手


那喜婆看了半天,觉得元初一这模样不像是装的,也有点奇怪,毕竟普通人家成亲聘礼有个十抬八抬就算不错了,韩家一下子出了六十四抬,在桐城也算是造成了不小的影响,这新娘子居然不知道?


“这也是韩公子体贴夫人。”喜婆看屋内气氛冷了下来,连忙把话题扯到别处去。


这时梅香拿了吃的回来,都是元初一平时喜欢吃的,元初一也是实在饿了,起身坐到桌边,慢慢吃了起来。


那喜婆在旁边看着,心里一个劲的摇头,别的人家娶媳妇,新娘子哪个不是一饿饿一天,一坐坐一天的?碰到大户人家礼数多的,新郎没回房前,新娘子就得坐在喜床上,动都不能动上一下,哪像眼前这位?早早地掀了喜帕不说,连喜冠都摘了,要知道那玩意沉的简直能压断人的脖子,还有这饭菜……她做喜婆做了十好几年,头一回见着韩裴这么宠老婆的,人家还受得心安理得,他就不怕以后一直被这新娘子压着、欺负着?而且。虽然大多数人都不知情,可她这个喜婆多少听到一些风声,这位新娘子,可不是头一回嫁人了,一个再嫁的****,也值得用那么多的聘礼去娶?还这么疼着,他就不嫌委屈吗?


杂杂总总地,喜婆脑子里的想法可多了去了,不过,念叨归念叨,她心里又有点羡慕,要是她家那丫头以后能找着韩裴这样的……不,能找到赶上他一半这么疼人的,她以后就不用操心了。


元初一自然不知道喜婆心里想的什么,吃完了东西后,人也懒了,就到书架上找了本书,窝到躺椅上看,又是引得喜婆一阵阵地感叹,嫁过人的就是不一样,经验丰富了啊,一点都不带紧张的


其实今天的这场婚礼早该举行,元初一与韩裴心里也早已将对方视为另一半,所以婚礼固然重要,但两人的心情却是水到渠成,自然而然的事,与那些盲婚哑嫁、新婚当天才能见到新娘新郎的夫妻自然大不一样。


让喜婆出去吃喜酒,元初一就看书打发时间,过了约么一个多时辰,房门轻开,一个身影出现在房门之外。


元初一扭过头,看着一身大红喜服的韩裴,对上他漆黑的眼眸,无论如何,也移不开眼去。


如此热烈的颜色平日根本不会出现在他身上,正因如此,在大红袍服映衬下的韩裴别有一番不同,人还是那个人,但神韵中却多了些热情的感觉,尤其他的眼睛,像是蕴着两团不断跳跃的火焰,整个人都带了些放肆的味道。


时至现在,他们已经是真真正正的夫妻了,不过他们并未有什么激动的表现,只是静静地对视着,时间似乎停止了似的,良久良久,不知是谁先翘起了唇角,另一人,也跟着笑开了。


没有一句话,但跟在韩裴身后的喜婆却清楚地感觉到了,****,悠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