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历史军事 > 舍我妻谁 > 卷一 有夫之妇 第一百一十四章 故人再重逢

第一百一十四章  故人再重逢


“叶公子?叶真?”元初一有点惊讶。


那****笑着点头。“你这孩子,你的女婿还能有谁?”


元初一瞟了身后的韩裴一眼,有点尴尬,给他们相互介绍道:“这位是我姨母,这位……他叫韩裴。”


韩裴面色平静看不出什么,可却是看了元初一一眼后,才拱手朝王氏道:“姨母。”


王氏连忙还礼,倒也没问韩裴是谁,只以为是元初一的朋友。


“你们中午还没吃饭吧?”王氏放下手中的东西将他们让进屋里,“我去叫你姨父回来,也把你大哥二哥叫回来,咱们一起吃。”


乡下午饭开得晚,这个时间倒是正好,饭菜都是现成的,温在锅里,泛着阵阵香气。不过元初一此时却没这个心思,拉住王氏道:“叶真现在在哪里?走了吗?”


“没有没有,他把小青山的南坡给买下来了,山上不是有个废弃的和尚庙吗?他这两天就住在那,早上还过来打了招呼,说是要去镇上买点东西。也不知回来了没。”王氏说着脸上现出些许腼腆的笑容,“小青山那边,你女婿说是以后要交给你姨父和两个哥哥,也好方便照看你母亲的坟。”她一边说一边搓着手,十分紧张的样子,“我和你姨父商量了一下,绝不会白占那块地,以后在山上种点果子什么的,卖了钱我们……我们占三成,其他的给你们,你看怎么样?”


元初一闻言更是诧异,她知道叶真不缺钱,虽然叶家的势力与家产他无条件地让给了戚步君,但这不代表他与叶家脱离了关系,相反,戚步君也曾与她提过,除了赌场的势力,叶真要什么都行,区区钱财自是不在话下。可叶真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还把这事办得这么麻利?


因为并不知道叶真是如何与王氏交代的,元初一也不便多说,随便搪塞过去,便与王氏暂别,动身上山。


小青山离梧桐村并不远,远远望过来的话村子就在山脚处,只是望山走到死,虽然这里不用走到死,也得走上两刻钟才算正式到了山脚处。


小青山的地势平缓。更像一个巨大的山坡,元初一小时常常和村里的孩子上山来玩,印象十分深刻,所以走起来也是轻车熟路。他们从南坡上去,没多久就找到了那间破旧的小寺庙,这里荒废已久,元初一以前还曾经进去玩过,不过现在这里明显被人收拾过,虽然破败依旧,却是多了几分生气,看得出是住了人的。


不知怎么,元初一的心里隐隐有种不安稳的感觉,叶真明明是留在了庆王府,怎会突然跑到这里?尤其还住在庙里,虽然是座废庙,但元初一总觉得里边有点别的喻意似的。


“小姐,你看那里。”竹香突然开口。


元初一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见离寺庙不远的地方安置着一座坟墓,土色很新,旁边搁着许多青砖,看起来是打算垒坟的。


元初一急步走了过去。见那石刻墓碑上写着“慈母元洪氏之墓”。


元初一的眼圈霎时一红,她娘在她八岁那年去世,去世前还念着元长山会来接她,可最终元长山只留下一些银子就地安葬了她,墓碑上也只是写着“洪氏”,并未冠姓。元初一始终想说服元长山将母亲迁到元家祖坟去,所以一直没有更改墓碑,今天倒算是完成了母亲的一桩心愿,虽然这心愿完成得有点自欺欺人的意味。


抚了抚衣裙,元初一跪至坟前恭恭敬敬地磕了个头,抬头后轻轻地道:“娘,我又要嫁人了,你保佑女儿做了正确的选择。”


话音未落,元初一便觉身边多了个人,偏过头去,韩裴不发一言地对着坟墓磕了三个头,而后握上元初一的手,郑重地道:“我会好好照顾她一生,以证明她没有做错选择,放心吧……娘。”


最后一个字,重重地敲在元初一的心上,鼻子一酸,竟是差点没掉下泪来,握着他的手紧了紧,“我也相信我没有选错。”


双双又给洪氏磕了个头,两个人这才站起来,元初一走到墓碑之前,轻抚着碑体道:“我想去买点朱砂,把碑重描一遍。”


韩裴正要点头。一道柔和的声音自他们身后传来,“不用麻烦了,我已经买了。”


元初一回过头,面上顿涌惊喜之色,快步走过去,“你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你不是在京城吗?怎么……”


“慢慢说,还这么急。”叶真较以前稍显清瘦了些,精神却是很好,脸上带着懒懒的笑意,似乎又回到了之前那个随意闲适的时候。深深地看了一眼紧跟过来的韩裴,叶真笑着一扬手,“韩兄,别来无恙?”


韩裴微一点头,脸色却是不怎么好,连寒喧都省了,淡淡地道:“叶兄倒挺有空的。”


韩裴的态度让叶真微感讶异,他看了看元初一,见她也是一副错愕的模样,笑着摇了摇头,指着那破庙道:“我们进去聊吧,这两天我收拾了一下,可以住人。”


现在已是冬天,又是在山上。元初一就算穿得不少也还是感到丝丝寒意,闻言便让竹香接过叶真手里的东西,率先走进庙中。


韩裴和叶真却是都没急着走,留在原地对视了一阵,韩裴开口道:“这块地的钱我会出,不劳叶兄费心。”


叶真一摊手,“为什么?我不缺这点钱。”


“我相信你不缺钱。”韩裴睨着他,“但这件事应由初一的丈夫来做,你现在,已经不是了。”


“难道你是?”叶真似笑非笑地。


“很快就是了。”韩裴看着不远处的坟墓,“岳母都拜过了。”


看着韩裴眼中的那抹敌意。叶真想了半晌,狐疑地道:“难道……初一没和你说?”


韩裴一挑眉,“说什么?”


盯着他,叶真的嘴角缓缓泛起一丝莫名的笑意,他摇了摇头,“没什么。”


说完叶真便进了庙中,韩裴抿着唇,不发一言地紧紧跟上。


这间庙不大,分前后两进,前面有座佛堂,后面便是日常休息之地,约么有十来个厢房。叶真已经收拾出其中两间,寺庙的设施本就简单,去除一些坏的,屋里只剩一桌、一床、一椅,都擦拭得十分干净,被褥也是新的,屋子的角落里放着炭盆,一些木炭整齐地码在旁边。


“我怎么觉得你要在这长住了呢?”元初一一边说一边摸了摸被子,觉得够厚实这才放开。


叶真轻笑,“都是姨母帮忙收拾的,我嫌村子离这太远,来回的走,怪累的。”他说着弯腰去端炭盆,“你们坐,我去生火。”


元初一道:“让竹香去,你坐下,我有话问你。”


叶真却不将东西交给竹香,侧过头去,与韩裴笑道:“韩兄要是不介意的话,能不能帮个忙?”他笑眯眯地看着韩裴,又补了一句,“我有些话要与初一说。”


韩裴的唇角抿得更紧,元初一急道:“说什么还背着人?我……”


叶真打断她,“初一。”


与此同时,韩裴淡淡地道:“没关系,你们谈。”他说着上前接过炭盆。对元初一道:“大不了一会你再告诉我。”说罢,他朝叶真微一点头,转身出了门去。


竹香也跟着出去,叶真随后将房门关上,轻笑了一声。


元初一皱着眉头,“干什么神神秘秘的?你倒是说说,我离开京城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叶真却不急着回答,反问道:“你没和他说那件事吗?”


“什么事?”元初一莫名其妙。


“我的事。”叶真走到床边挨着元初一坐下,“我们的事。”


元初一想了想,明白了他的意思,有些讪然地摇了摇头。


“为什么不说?”叶真偏头盯着她,“你想以此试探他?”


元初一飞快地摇着头,“我不是故意不说,只是没什么好机会,突然就说那些事……太刻意了,而且……”她没有将话说完,现今风气虽然开放,但对男风之事还没到人人可以接受的地步。当初对沈氏她也仅是说因为一些原因,始终未与叶真同房罢了,要是她说出实情,韩裴因此对叶真产生歧视之意,她也会难受的。


仿佛看穿了她的心思,叶真笑道:“你不必在意我,我已经不计较别人的眼光了。”


元初一看着他,认真地摇头道:“谁都可以对你有看法,就他不行。”


她的认真让叶真微微失神,良久,他轻轻呼出口气,“你是……真的把心交给他了,对吗?”


元初一点点头,没有说话。


只因为韩裴是她想要与之共渡余生的人,是她全心全意相信并爱慕的人,所以她不能容忍这种遗憾,若无把握,她宁可不说。


叶真叹了一声,面上带些自嘲的意味,但只是一闪而过,便又扬起唇角,笑道:“放心,他要是知道,应该只会高兴,不会有什么别的想法的。”


高兴?元初一瞥他一眼,不确定他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离开京城后,我也离开了。”叶真结束了这个话题,转到元初一最疑惑的事情上去,“我去了我娘的故乡,在那待了一段时间,前些日子给我娘修坟,我想你母亲的忌日也快到了,就顺便过来看看,打算也给她修整一下,没想到就碰到这件事,我就在这留了几天,把这事办完。”


几个月的事情,被他两句话说完,元初一急着问:“你为什么离开京城?赵熙呢?是不是他欺负你了?”


叶真失笑,“我跟他……嗯,算是有个约定吧,这些事你不必担心,我会学会保护自己的。”


“真的?”元初一仍是不放心,小心地道:“你……你不会是想出家吧?”


叶真盯盯看了她半晌,猛然大笑,“胡想什么呢”


元初一讪讪地摸了摸鼻子,“没有就好,你要是有这个打算,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叶真眼中划过一抹感动,想像以前那样伸手拍拍她,却无论如何也做不到了, 他现在……已经不是她的丈夫了。


“初一,你拿着这个。”叶真笑得有些狡黠,将水盆架上的布巾递给元初一,又嘱咐,“抓紧了。”


元初一不知道他想做什么,却也依言抓紧。叶真拽着布巾的另一边,突地大力一扯,元初一被这突来的动作吓了一跳,低呼一声,同时布巾“嘶”的一下被扯成两半,一人一半地留在他们两个的手里。


“你干什……”


元初一的疑问才刚出口,房门“咣”的一声被人大力推开,韩裴面色微青地闯了进来。


“韩兄?何事如此急躁?”叶真笑得不怀好意。


盯着他们手中的布巾,又看了看一脸迷茫的元初一,韩裴冷静地指向门外,“火,生好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