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历史军事 > 舍我妻谁 > 卷一 有夫之妇 第一百一十章 夜长梦会多

第一百一十章  夜长梦会多


“夫人已经答应戚爷的要求了哦。”菊香噙着一抹古怪的笑容。“没想到夫人为了公子,居然连那种要求都能同意……”


“住口”韩裴终是失了往日的风度,低喝一声,脸色已变得铁青。他越过菊香急朝那亮着灯光的房间奔去,就在即将触到那扇房门的时候,“吱呀”一声,房门应声而开。


“你、你怎么了?”元初一看着怒气腾腾的韩裴,怔了好半天。她从未见过他气急败坏的模样,而现在,无疑是被气坏了。


“没事我们回去”韩裴的话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


“初一……”元初一身后传来一道带着笑意的清朗声音,“明天中午,我等你。”


元初一转身点了点头,下一刻却已被韩裴拉出房间,莫名其妙地,跟着他扬长而去。


房间里,一个面容清澈仿如少年的男子摸了摸下巴,澄澈的目光中带些疑惑,“亏我刚才还替他说话,他好像……没什么礼貌啊……”他说着,目光对上在门口侍立的菊香,轻一挑眉。以示询问。


菊香耸耸肩,仿若无事地晃走了。


这边元初一也同样疑惑,回客栈的路上,一直小心地盯着韩裴,虽然车内几乎是一片漆黑,但她感觉得到,韩裴身上不断迸发的怒意。


“你……”她吞了下口水,“到底怎么了?”


韩裴咬着牙,不能相信元初一居然不知他为什么生气,一时间,又是愤然又是后悔,既恨戚步君趁人之危又恨自己这次的决定,为了他的一时心软,居然让她答应那样的条件,若因此让她受到伤害,他死一百遍都不够补偿


他极尽努力才压下心头翻滚的带着酸意的火气,“我们明早就回桐城”


元初一错愕不已,“明早?我答应步君明天中午……”


“不准去”韩裴紧紧地握着元初一的手,“你……怎能答应那样的条件……”


元初一的手被他握得生疼,吸了两口冷气将手抽出来,皱着眉想了想他说的“那样的条件”,突然笑道:“这算什么?以前我们也常常……”


话至一半,双唇突然被堵住,带着微微的凉意,他在咬她的唇,力道不轻。


“别说以前。”他觉得自己就要疯了灼热的怒意从心中腾烧到脑中,胸口涌动的酸意让他几欲窒息。他一直以为他不在意,可该死的他在意死了


元初一虽不知道韩裴的怒意从何而来,可从他的表现中隐隐猜出与戚步君有关,心中觉得好笑,他这是……在吃醋吗?也太酸了点。


她推了推一直轻咬她的唇的韩裴,偏过头去透了口气,极难为情地小声说:“竹香还在呢……”


“没事。”竹香不冷不热的声音在狭小的车厢里响起,“什么都看不见。”


她不说还好,她一说,元初一羞赧更甚,用力将韩裴推开,“别闹了,明天中午……”


“没什么中午”韩裴听到“中午”这两个字就有气,“明天早上开了城门我们就走”


“那何大小姐怎么办?抵押她的借据还在……”


“不管了”韩裴断然甩出一句,而后车厢内彻底陷入了沉默。


嗯……元初一觉得,自己现在也应该沉默一下才应景。


行驶一路,马车终于停下,韩裴的火气不仅没消,好像反而越烧越烈了。将元初一送到房间便扑过来,又咬又啃的差点没将元初一的双唇和颈子咬破,才意犹未尽地放开她。严肃地命令她,“今晚,只准想我。”


元初一呆怔怔地点了点头,目送他沉着脸出去、关门……她挠挠头,“这个……钓个鱼而己,不用这么生气吧……”


是误会吗?可韩裴与戚步君一共才打了一个照面,还没说上话,误会从哪来啊?


她就没想到,从菊香那来。


其实元初一没太将韩裴的话放在心上,虽然他说不管何清婉,但怎么可能不管?他们不就是为了何清婉才来的吗何况现在借据唾手可得了都所以第二天早止她也没急着起来,就等中午去戚步君那,去取借据呢。


谁想到,韩裴倒是起得很早,又过来喊元初一起床,倒真像要回桐城的样子了。


“真走啊?”元初一坐在床边,围着被子问。


韩裴将元初一的衣服一件件地帮她穿好,简单地回答了个“嗯”。


经过一个晚上的冷静,韩裴差不多已经明白自己是上了菊香的当了,否则元初一不会如此坦然地面对他,昨晚他太过激动,压根没想到这一点。


不过,纵然戚步君约见元初一没有别的目的,他还是不免担心。今天没有,那以后呢?戚步君这个人,心思深沉,他的初一怎么斗得过。


至于何清婉,就算他们走了,戚步君也绝不会为难于她。这就行了。


一行四人草草在客栈内用了早餐,正要出发之际,昨天在赌场接待他们的那个中年文士从客栈大门走了进来,见他们的架式愣了愣,拱手笑道:“公子与夫人这么快就要走了?”


韩裴看了看他,“有事?”


那文士连忙从下人手中接过一个小盒,递到韩裴手上,“这里是公子昨天拿给小人的七万两银票,以及刘夫人的抵押借据,戚爷吩咐小人给您送来。刘夫人被小人安置在祥轩客栈中,天字甲号房,随时可随公子与夫人离开。”


看着那个小盒,韩裴犹豫了一瞬,伸手接过来,朝他点了点头,“多谢。”


那文士连忙摆手,不敢居功,又与韩裴客气了几句,转向元初一道:“戚爷让小人转告夫人,今日之约先行保留,日后再聚。”


元初一笑着点点头,猜想戚步君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不然怎么会一大早的就让人把东西送过来?当然他这种行为还是值得肯定的。暂缓约定也是明智的,昨天她就没好意思说,都入冬了,钓哪门子鱼啊


那文士转达过后并未久留,带着人很快走了。韩裴看了手上的小盒一会,打开来,取出里面的银票交给元初一收好,又将昨天赎回的借据连着何清婉的那张一起放到盒中,才又扣好盒子,叫来小二道:“麻烦送这件东西到祥轩客栈天字甲号房,有一位刘夫人在那里。”说着又拿出一块碎银。连同盒子一起递了过去。


祥轩客栈离此不远,一刻钟不到就能来回,小二当然乐得跑腿,接过碎银揣进怀里,喜滋滋地拿着小盒出去了。


韩裴回头与元初一道:“我们走吧。”


元初一微感诧异,“就这样?”


“不然呢?”韩裴示意竹香拿好东西,又让卫四去赶车,在送东西的小二回来之前,一行四人,离开了丰城。


回桐城这一路上,元初一总觉得有点奇怪,虽然韩裴以前明确表示过何清婉什么的都已经过去了,但也没有如此冷淡的态度,何况来救人这种事,赌场的人可都不是吃素的,何清婉想必也受了惊吓,怎么连面也不朝,就这么走了呢?


“我们直接去遥州吧。”韩裴突然说道。


元初一一愣,扭头看看他,“干什么?”


看她脸上一片茫然,韩裴带了些无奈,“去提亲。”


元初一眨了眨眼,“哦……我忘了告诉你了,步君说上次叶萧陈三家混战的时候,陈家为找我的行踪,把我那些家人吓了个够呛,连夜出城,不知道避到哪里去了。”


韩裴怔了半晌,“上次你哥哥来……”


“就是他回去不久之后的事。”元初一耸耸肩,“我也奇怪他怎么这么长时间也不给我写信,原来是避难去了,不过这都一两个月了,怎么还不回去呢?”


“会不会去亲戚家了?”


元初一撇着嘴摇摇头,“一家子小气鬼,从来不和亲戚来往,谁会收留他们”


韩裴皱了皱眉,想着有可能因此耽搁的婚事。沉默不语。


“要我说……干脆不管他们了。”元初一本就对元家的贪得无厌感到厌烦,若不是韩裴坚持要去提亲,她根本不会通知他们自己再嫁,至于元惜么,相信有机会,他会私下来与她联系的。


“不然,我们先成亲,以后见到他们,再补上提亲好了。”韩裴说完,微微点了点头,似乎对自己这主意很满意。


元初一盯了他半天,好奇地道:“是我的错觉吗?我总觉得……你好像很急似的,我又跑不了……”


韩裴笑笑,没有回答,转过头去挑起车帘看了看外头,又给卫四指明方向,中午去附近的小镇吃饭休息。


他的确是有点急了,不,应该说他从未这么急过。


他一直以为他与元初一是水到渠成之事,何必心急?但这次出来,他头一次觉得……危机四伏,或者,用“夜长梦多”来形容他此时的心情会更为贴切。以前,纵然有不舍之心,但他愿意尊重她的选择。叶真也好,戚步君也好,只要是她喜欢的,能给她快乐的,他就算退让,又有什么关系?可,现在不同,在他即将拥有她的时候,在他马上就能成为她的夫君的时候,他赫然发现,若她此时还有别的选择,他再承受不起了。所以,他着急,着急得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