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历史军事 > 舍我妻谁 > 卷一 有夫之妇 第一百零五章 主儿的名份

第一百零五章  主儿的名份


“舒服么?”良久过后。他趴在她的耳边小声问。


元初一极难为情,咬着唇轻轻地点了下头,立时便羞得双颊如火,再次躲到他的怀中。


“是我不好,有些失控。”韩裴褪去元初一湿黏的衣物,再将她轻拥入怀,“你给家中去信了么?”他突然问。


元初一迷糊之中想了半天,摇了摇头,“写什么信,直接去就是了。”以韩裴现在的身家,绝不会有问题。


韩裴有些讶异她的转变,但并未多问,又道:“不过楚楚怡人还有些事要我定夺,所以恐怕还得等上几天。”


元初一闭着眼睛几乎要睡着了,胡乱点点头,算是应允。


韩裴本还有话说,不过看她的模样,笑了笑,吻了吻她的额头,跟着慢慢睡去。


这****,他睡得格外的好。也睡得格外的不好。好是因为怀中的温暖让他安心,让他心满意足;不好是因为他太贪心,总想失控。


事实上,第二天清晨的时候,他的确又失控了一次,迷迷糊糊中的元初一少了几分清醒时的羞涩,轻吟浅叹,像只小猫爪子,每一声,都挠在他的心尖上。


“再睡一会,我去铺子看看,一会回来陪你吃饭。”


元初一的脸红得仿若滴血,除了点头,她也不知能做什么,在他下了床后就羞得将自己埋到被子里去,一动也不敢动。


“往里边点睡。”韩裴给她掖了掖被子,低声道:“这边刚刚弄湿了。”


元初一瞬间连耳朵都红了,闷在被子里急道:“你快走吧”


韩裴轻笑着,将床帐拢好,转身去柜中寻了干净的衣裳,穿好后又将头发重新扎起,这才端起脸盆开门,准备洗漱。


虽然已经自立门户,他还是不太习惯让人服侍,尤其这些小事,可开了门后,梅香端着盛水的脸盆站在门口。见了他笑道:“姑爷早。”


不止她在,赵主儿也在,她接过韩裴手中的脸盆进了屋,回头与梅香道:“把水放这吧。”


梅香脸上明明白白地闪过一道不悦,不过韩裴在这,她不好发作,便依言将水放到桌上,转头见床帐垂着,说话的声音也轻了许多,“小姐还没起么?”


韩裴“嗯”了一声,“别吵她,她有点累。”


梅香眼睛转了转,突地脸上一红,神情间也多了些****之色,就着盆中的温水沾湿了手巾,还不等递给韩裴,赵主儿已将手巾接了过去,以手背试了试热度,这才交到韩裴手上,又问:“韩大哥,一会想吃什么?”


昨天晚上韩裴回来时就已和赵主儿见过了。虽然赵婶坚持要喊韩裴为“小公子”,可赵主儿无疑不这么想,在沈氏的支持下,开口叫了“韩大哥”。


她的声音并没有刻意放低,韩裴看了一眼床帐的方向,才摆了摆手,擦完脸后低声道:“不用张罗,我要出去。”


“不是昨天才回来么”赵主儿接回手巾仿佛有些不满,俏脸一扳,“也不知道歇歇,累坏了还不是别人心疼”


听着她的话,韩裴眉尖一皱,梅香却早压不住心中火气,没好气地道:“主儿姑娘,就算姑爷累坏了,恐怕也轮不到你来心疼吧?”


赵主儿冷冷睨她一眼,“我说是我了么?韩大哥累病了,夫人不心疼吗?我娘不心疼吗?就连你们家小姐也是要心疼的”


梅香剩下的话就这么噎在嗓子里,偏偏就是想不出什么话来反驳她,而且赵主儿在韩家的地位并非是丫头,更像是亲戚,所以梅香不得不顾及沈氏的面子,偶尔顶上几句可以,但要是闹腾大了,反而让元初一为难,这些道理她还是懂的。


“你们的声音太大了。”韩裴淡淡地看着她们两个,“出去吧,别吵着初一休息。”


梅香纵然不甘,还是乖乖地听命。端着脸盆出去了,赵主儿白嫩的小脸上带着不服的倔强,“韩大哥,你偏心明明是她寻我麻烦,你却连我一起喝斥了”


“主儿”韩裴的声音更为低沉,不容反驳地道:“出去吧。”


赵主儿抿着唇瞪他一眼,见他没有丝毫牵就她的意思,不由心中气闷,跺了下脚,跑出门去。


韩裴的眉间自刚刚起就没有舒展过,待赵主儿出了房间,他看向安静无声的床帐,迟疑一阵,转身出了门去。


听着关门的声音传来,元初一睁着眼睛窝在棉被中,心里小有失望。


赵主儿一直是她的一个隐忧,这么多天来赵主儿对她的冷若冰霜早能说明问题,但她不能处理,因为赵主儿是赵婶的女儿,而赵婶对沈氏而言,那是比姐妹更亲的存在,弄个不好就要弄巧成拙。所以她一直等着,等韩裴回来。她也想看看韩裴是会默许这种爱慕的存在,还是会断言拒绝,不给赵主儿丝毫机会。


正想着,房门又响了一下,接着梅香的声音传进来,“小姐,你醒了吧?”


元初一懒懒地“嗯”了一声,身子却没动,继续失她的望。


他不觉得应该解释一下吗?还是他真的那么天真,认为赵主儿对他只是纯粹的“兄妹之情”?


“我就知道小姐听见了。”梅香嘟嘟囔囔地钩起床帐,正要说话。突然皱着眉头吸了吸鼻子,“什么味?”


元初一一愣,很快帐外涌进的新鲜空气让她明白梅香在说什么,脸上立时红得发烫,围着被子坐起身道:“哪有什么味,快去给我找衣服穿。”


梅香狐疑地去柜子那边了,元初一马上用手驱赶帐内残余的动情气息,冷不防梅香回过头来,见她舞动双臂的模样惑道:“小姐,你干什么?”


“我……锻炼身体……”元初一有些窘然。


梅香此时的心思全在刚刚的事上,得她一句解释也就没有深究,拿了衣裳回来径自道:“小姐一定要小心那个赵主儿才行,看她那样子,把自己当成姑爷的妾室了,真是讨厌极了”


元初一慢条斯理地穿好衣服,哼笑了下,“妾室?你抬举她了,我看让她做个通房丫头,她都心甘情愿。”


梅香一惊,“小姐,你不会真有这个想法吧?”


元初一摇了摇头,半天没有说话,待梅香出去打了水回来,洗完了脸才道:“你见过哪个女人希望丈夫纳妾的?可她们不希望有用吗?这种事情不在于她们想不想,而在于她们的男人想不想。男人要是想,任她们使尽手段,还是制止不了,打走一个,还会有另一个。”


梅香想了半天,“小姐的意思是……赵主儿想嫁进韩家的关键在于姑爷?”


“当然。”元初一坐到梳妆台前,让梅香给自己梳头,“不止是她,还有最近从良向善的何清如,你想想,眼下是她们两个,以后说不定还有多少,若他不自觉。只凭我,又生得几只眼,长了几只手能天天跟着他、管着他?”


“小姐说得倒也有理,不过……”梅香怎么也想不通透,“不过小姐也不能放羊吃草啊,姑爷年纪还轻,血气方刚的,要是一时疏于防范让别人钻进他的心里……”


“所以,”元初一打断她的话,笑着说:“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努力将他的心填满,不让别人钻啊。”


梅香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虽然觉得元初一这法子不牢靠,转念又想自家小姐也不是吃素的,那些个什么云大小姐何大小姐的,不都乖乖退让了么


给元初一梳完头,梅香便去收拾床铺,元初一则低头挑选今天要带的首饰,刚拿了一只镯子,就听梅香低呼了一声。


“怎么了?”元初一走到她身边,探头一看,一张脸“腾”地火红,连忙伸手拉过被子,盖住床上那羞人的印记。


“小姐……”梅香咬了半天的牙,硬着头皮问:“姑爷……还尿床啊……”


元初一又羞又臊,“你胡说什么快去换被子”


梅香吐了吐舌头,将床上的被子连着褥子抱作一团放到桌上,又去找了干净的被褥铺好,末了瞄了瞄元初一烧红的面颊,小声道:“小姐放心,这事婢子会保密的”


“你……保你个头”元初一忍不住敲了梅香的额头一下,咬着唇挣扎良久,拉过梅香的耳朵,嘀嘀咕咕地说了半天,说完后马上坐回到梳妆台前,假装忙着找首饰。


梅香此时也是臊得要命,虽然她在叶府时就听过许多婆子私下里拿这事开玩笑,但毕竟还是个姑娘,哪能知道得这么详细?


元初一翻了一会首饰,脸上没那么热了,这才抬头,以过来人的口吻道:“过段时间我就给你和卫四操办婚事,之后你就明白了。”


梅香哪敢应声,脸跟一块红布似的,东摸摸西看看,得了元初一真传似的,貌似很忙。


这事两人都默契地不再提起,又过了一阵,竹香过来说韩裴回来了,叫元初一过去吃饭。


元初一已经准备妥当,便跟着竹香出了房门。堂屋里,包婆婆和赵叔一家都在,不过赵叔、赵婶和赵主儿都站着,直到韩裴扶着沈氏进屋入座,他们才依次坐下。


沈氏笑道:“以后你们该坐就坐,总等着我,我倒着急了。”


赵叔笑了笑没有说话,不过显然是不会答应的,就连上桌吃饭,也是在沈氏假意发怒后,才不得不同意的。


“开饭之前,我有话说。”韩裴坐在一家之主的位置上,目光扫过桌上众人。


赵叔与赵婶马上放下手中碗筷,赵主儿看了看他们,也跟着放下了。


“我娘与佩姨自小就在一起,感情是不用说的。”


韩裴再次开口,却引得众人一愣,尤其赵婶,询问的目光投向沈氏,得了沈氏安抚一笑。


“赵叔与佩姨对我更是疼爱,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机会报答。”韩裴说着,目光转向赵主儿,“至于我与主儿,我们的感情十分深厚,刚刚我与娘商量了一下,若赵叔和佩姨同意,就将我们的事情定下来,以后有个名份,行事方便。”


赵叔与赵婶闻得此言,极为震惊,对视一眼后,齐齐看向元初一。


元初一有点懵,双唇动了动,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会是韩裴说的话,他们早上明明还在情意绵绵,怎么这么快,他就要与另一个女人定下名份了吗?


“这件事少夫人……”赵叔发现了元初一的不妥。


“她没有意见。”韩裴接过他的话,目光投向元初一微白的面容,轻叹了一下,置于桌下的手伸过去,握住她的手。


感受着手上传来的力度和坚定,元初一的心稍稍放了些,再看沈氏一脸笑容,丝毫没有躲避她的意思,便忍住想要出口的疑问,重重地,回握住韩裴的手掌。


“赵叔,佩姨,你们觉得怎么样?”韩裴问。


赵叔与赵婶俱是激动又难言的神色,迟疑地对望半天,赵叔道:“这件事,我们自是高兴的,只是、只是我们主儿着实高攀了……”


韩裴抬起另一只手,止住赵叔接下来的话,转向又惊又讶的赵主儿,“主儿,你的意思呢?”


赵主儿缓了半天,脸上涌起一丝羞涩的潮红,微抿着唇点了点头。


“你愿意吗?”韩裴执意地问。


赵主儿微嗔地横他一眼,腮边印桃,“还问我……我愿意”


她的娇羞让元初一心中一绞,握着韩裴的手死死地收紧,似乎想扭断他的手指。


韩裴却似松了口气一般,目光不明地瞥了元初一一眼,而后转向沈氏,“娘,你说吧。”


沈氏面带喜色地点了点头,与赵主儿道:“既然你爹娘都同意,你也没意见,那今后你就叫我一声娘……”


就在赵主儿欣喜不己,元初一脸色煞白之时,沈氏继续道:“……叫裴儿一声大哥吧。”


【嗯。。紧张了一下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