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历史军事 > 舍我妻谁 > 卷一 有夫之妇 第一百章 初一很纯良

第一百章  初一很纯良


沈氏笑道:“大小姐请进。初一,”她用帕子擦了擦元初一的脸颊,才道:“我们才搬出来,夫人怕人手不够,特地调了几个丫头过来帮忙,大小姐也是一早就过来了。”


元初一深吸了口气,情绪平复下来,也不看何清婉,只与沈氏笑了笑,“何夫人与何大小姐真是太客气了。”没办法,她对何清婉的印象根本好不起来。


沈氏又对何清婉道:“大小姐快坐吧,忙了一上午,也累了吧?”


何清婉脸色虽然不好,神情却十分温婉,走到沈氏面前的时候,笑意又重了些,“雅姨,现在又不是在那有外人的地方,哪来的什么‘大小姐’,像小时一样叫我清婉便是了。”


“这怎么使得。”沈氏应对了一句,却也没再说推辞的话。笑着坐回位置上去,略有忧虑地道:“老爷……还在生气吗?”


何清婉明显在走神,沈氏问完等了半天,她才缓过神来,柔柔一笑,“哪能呢?爹爹只是不习惯你们搬出去罢了,这么多年,他对韩大哥比对我这个女儿都好,冷不丁一走,他心里空旷,我娘昨晚还在说他,别说韩大哥还管着合香居,只说我们两家情谊深厚,韩大哥纵然出去了,还能与我们疏远不成?”


沈氏轻轻一笑,“是这个道理。”


“只是……”何清婉微抿了下唇瓣,“只是我娘这两天有些伤神,舍不得您呢。我就与她说,这才多远的路?咱们过来,或者您回去,多走动便是了。”


听完这话,沈氏点了点头,叹道:“这乍一出来,我多少也有点不习惯。”


“那就把这几个丫头留下。”何清婉的脸色已渐渐恢复了红润,“回头我再与爹爹说说,让他分几个伙计过来,只有满叔在这。实在是不够用。”


“这……”沈氏犹豫了下,看了看元初一,见她神情平和地回望过来,只是鼓励地笑了笑,似乎没有什么意见。


“还是不必了。”沈氏想了半天,还是拒绝了,拒绝过后,心情倒轻松不少,朝何清婉笑了笑,“铺子的事裴儿有打算,家里的事初一也有安排,就不劳烦老爷夫人操心了。”


何清婉笑着点了点头,只是这笑容中多少带了些勉强的成份,她终于转过头来看向一直刻意忽略的元初一,轻声道:“那就让嫂子费心了。”


元初一淡淡一笑,“我又没管别人家的事,怎么能叫费心呢?”


这话一出,沈氏立时紧张起来,她刚刚光顾着高兴,忘了元初一对何清婉有意见这回事了。


何清婉轻轻地咬了下唇,不知怎地。眼眶骤然红了,强忍了半天,用帕子遮住鼻子,啜啜地道:“我……是对不住嫂子的,我与韩大哥自幼玩在一处,情同兄妹,乍然听说多了位嫂子,心中难免吃醋,生怕韩大哥以后冷待了我,这才有些不当之举,惹恼了嫂子,也让韩大哥生我的生气了。”


“唉,这……”眼见何清婉要哭,沈氏有些无措,慌忙看向元初一求助。


元初一的眉稍抬了抬,“原来……是这样么?”


“对不起……”何清婉吸着鼻子,急着转向沈氏,“雅姨,您快帮我向嫂子解释一下。”


沈氏有点蒙,不知道这“兄妹之情”是打哪来的,又不想真的去劝元初一,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元初一长长地叹了一声,成功地吸引了二人的注意后,她极为诚恳地笑笑,“原来是这么回事,看来我误会你了。”说着她站起身来,走到何清婉面前,握住她的手,“你既是韩裴的妹妹。那么也就是我的妹妹,以前的事,嫂子也有不对的地方,你别在意。”


她这一举动让沈氏与何清婉都愣住了,何清婉的气息也不再那么抽抽咽咽的了,怔怔地盯着元初一。


元初一拉着何清婉的手,回头朝沈氏道:“娘,我想与妹妹聊聊天,交交心,您若是坐不住,便去看看奶奶吧,有事吩咐下人去做,自个别累着。”


沈氏眨了半天的眼睛,终是起身离开,出门前有些不放心地又回头看看,元初一露出个让她放心的笑容,这才低头道:“妹妹,不如我们出去走走?”


何清婉看她半晌,垂下眼帘点头道:“一切都听嫂子的。”


于是二人也不带丫头,亲亲热热地出了门。到了外头,何清婉挽着元初一的手便松开了,在她想来,元初一这么做无非是想叫她出来放几句狠话。何必再做什么假象?谁知她的手才放开,又马上被元初一拽回去,再度挽至一处。


“妹妹莫非还在生气?”元初一显得有点不安,“以前的事是嫂子太小心眼,误会你与韩裴还有什么,可昨天晚上他与我都解释清楚了,他以前的确是喜欢你,但早就过去了,现在他专心把你当妹妹一样看待,你也知道他那个人,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他既这么说了,心里定然也是这么想的,妹妹千万不要再有顾虑才是。”


看元初一急切的神色不似作伪,何清婉心中惊诧,难道她表现的都是真的?她真的不在意了吗?可为什么……自己反而难受起来了呢?韩裴……真的说过“过去了”这样的话吗?


“妹妹?”见她发呆,元初一唤了她一声,待她回过神来,又亲密地挽着她继续前进,极为交心地道:“妹妹不知道,我在这桐城无亲无故的,总担心他对我有二心,人也就敏感了些,其实我巴不得有一个你这样的妹妹,温柔又识大体,你韩大哥没少在我面前夸你呢。”


何清婉心中“突”地一跳,面上却谦然一笑,“韩大哥是君子,说出来的自然都是夸赞之言。”


元初一瞄着她颊边的红晕,笑了笑,“妹妹过谦了,嫂子是真心与你结交,你再客气,就是还在恼我,不把我当自己人了。”


何清婉忙道:“怎么会,嫂子千万别误会。”


“那就好。”元初一笑吟吟地点了点头,“说起来啊,你还是我和你韩大哥的媒人呢。”


何清婉一愣,元初一继续道:“你当我们是怎么认识的?他丢了条络子,恰巧被我捡到,就这么认识了,然后……”她娇羞了一下,“那络子就是你的那条。”


元初一幸福羞涩的模样刺痛了何清婉的眼睛,心也极为不舒服地鼓动起来。


“那条络子没给你们带来什么麻烦吧?”何清婉的语气有些生硬。


“麻烦还不少呢。”元初一掩唇而笑,“要是没麻烦,我还了他络子,事情就到此为止了。哪还有我们现在的事?所以我才说你是我们的媒人啊。”


元初一言到即止,并不细说,何清婉也不好追问,半天问出一句:“嫂子……是为什么事和离的?”


“这件事啊,一言难尽。”元初一面带唏嘘地摇了摇头,而后又笑着将话题转开,“不过我与你韩大哥可是在我和离之后才在一起的,你千万别想歪了。”


何清婉弯了弯唇,“怎么会。”


“你想不想知道我们是如何在一起的?”元初一亲切地笑着,也不待何清婉说话便道:“说起来得感谢你母亲,何夫人。”说着,元初一将自己为何会留在何府之事简要地说了一遍,“要不是你母亲想把四小姐嫁给韩裴,韩裴也不会临时想出这么个主意,我们也不会动了感情……”说到这,她倒真的脸红了,低声说:“我也没想到,我一个和离过的女人,他会如此珍视我,能与他在一起实在是我的福气,你说,我怎么能不好好谢谢你与何夫人呢?”


何清婉的脸色又变得苍白,元初一却像没看到一般,径自失笑道:“还有件可乐的事,你说你韩大哥有多傻,竟然卖了那把金锁把那天的镯子买来送我,他还以为我喜欢,其实那镯子才值多少钱?我问他为什么不送金锁给我,他居然说……”说到这里,元初一好像自知失言似地住了口,不好意思地笑笑,没再说下去。


“他说了什么?”何清婉努力让自己好奇一点,可她面上的神色真的很难称得上好看。


元初一犹豫了一下,笑道:“好吧,反正妹妹也不是外人,就与你说了,你可别在意。他说,那金锁他以前送过别的女人,不想拿来当我们之间的信物了。”


何清婉的身子晃了晃,面色苍白如纸,配上精致的容颜,十分的我见犹怜。


“妹妹怎么了?脸色这么差?”元初一伸手想去摸她的额头,何清婉退了一步,闪了过去。


“我……没什么……”


正在这时,身后老远传来一阵喊声,元初一回头看了看,笑着说:“是梅香,定然是奶奶的包子包好了,我们回去吧。”


“我就不回去了。”何清婉笑得有些虚弱,在梅香走近之前,急急忙忙地与元初一告了别,转身走了。


梅香小跑过来,看着何清婉的背影有些不忿,瞪了几眼才问:“小姐,她怎么了?”


元初一笑嘻嘻地往回走去,边走边说:“你家小姐太过纯良,她受感动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