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历史军事 > 舍我妻谁 > 卷一 有夫之妇 第九十八章 喝点肉汤吧

第九十八章  喝点肉汤吧


元初一眼角一跳。“当了什么?”


“一把金锁。”


韩裴说出“金锁”二字,元初一的神情一下子变得古怪,不过她很快抛除杂念,“一把金锁能值一千两?”就算那金锁很大,给孩子带的东西体积也是有限,加上工艺,二三百两可能是值的,可要说一千两,有点坑人。


“事实上,当了一千五百两。”韩裴的神情没什么波动,“那金锁是京城‘佟一凿’的早年之作,若不是急着脱手,两千两也是值的。”


元初一彻底无语了。


佟一凿她是知道的,是个手艺奇高的木匠。对,他就是个木匠,而且是手艺顶峰造极的那种。相传再低劣的成品只需他敲上一凿,便能力挽狂澜起死回生,佟一凿之名由此而来。他四十岁时名动天下,五十岁时任宫廷御制史至今,掌管皇宫一切物品的督造,是个相当了不得的人物。


不过人怕出名。人人都知道佟一凿在木活手艺上达到巅峰后,又开始涉猎其他行当,追求的是博而精通,这其中,他仅次于木活的手艺,就是制金。于是民间纷纷冒出打着“佟一凿”标签的金饰,上次梅香买的那块假金的金锁,卖家便号称是佟一凿的作品,坑蒙拐骗。


“佟一凿的东西你也舍得当以后想买都买不到”元初一想到一件珍品变成了手中这只镯子,她整张脸都抽抽了,“当票呢,快拿来。”


“当票,我扔了。”不同于元初一的激动,韩裴依旧十分淡然,“我当了死当。”


“什么?你……”元初一急得跳脚,再看韩裴,笑容淡淡的,漆黑的眸子一瞬不转地盯着她,似在欣赏珍宝一般,她只觉得脸上又开始发烫,许多话顿时卡在嗓子眼里,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就算……就算你要用钱,也不该当了它。”她好容易才又找回自己的声音,重新坐到床边,闷闷的,“那金锁有特殊的含意,你宁可当了。也不想把它给我么?”


“我的确……不想把它给你。”韩裴的声音有些低沉。


元初一怔了怔,眼圈一下子就红了,还不待她说什么,韩裴握住她的手,温柔,却十分用力,“我不想你每次看到它,都会想起以前的事。”


以前的事……“是何清婉吗?”


韩裴沉默一会,轻轻地“嗯”了一声。


“那你呢?”元初一咬了咬唇,“你当了那把金锁,是为了不再想她么?”


问出这话,元初一也有点忐忑,韩裴定定地看着她,半晌,他缓缓地道:“若我只能用这种方式告别过去,我又有何资格站在你的身边?”说罢,他抿了下唇,认真地说:“初一,我的确喜欢过大小姐,但那些,已经过去了。何为过去,何为现在,我很清楚。”


他的性子,能明明白白地说出这句话,已让元初一十分惊喜了,多余的话似乎不必再说,他说到的,定会做到,他承诺的,也绝不食言。


“不管怎么说,那把金锁,总是可惜了……”


“有什么可惜的?”韩裴不太在意地笑笑,“反正你又不怎么喜欢。”


元初一眨了眨眼,抬头盯着他,莫名其妙地道:“谁说我不喜欢?”


韩裴眉稍微挑,“有一次,我听你与梅香说的,说金锁很俗气什么的……”


元初一郁闷了,拄着腮帮子好一会也不说话,让韩裴猜了半天。


“我说……”元初一郁闷了一会,总算调整好了状态,把那只玉镯穿在手指头上转着圈,“其实那个金满楼……我是东家。”


韩裴的脸色黑了黑,但总算维持着没有失态,“哦”了一声后半天没有动静,也郁闷了。


“你说那个什么姑娘是哪的?能不能退货啊?”元初一问得挺认真。


韩裴看了看她,从她手上将那镯子拿下来,放回盒子里,盖好。“既然金满楼是你的,也就是说你有意抬价让她吃亏,这么做总不太好,她是桐城最大米商的女儿,说不定以后还有见面的机会,所以买回来也好,以后碰面不致过于尴尬。”


“我也不是心疼银子,就是那把金锁……”元初一扁着嘴低下头,终是有些不甘。


韩裴叹了口气,伸手探入怀中摸出一件东西,放到了元初一的手里,是一个香囊。


“这个,以后别再还我。”他想起她还他香囊时的情景,脸色变得有些不好。


元初一捏了捏手中的香囊,又闻了闻,“怎么没有味道?”


“初一香不是只有你才能用么?”韩裴的眼中又泛起些笑意,“下次去楚楚怡人,你自己装上。”


“嗯……”元初一忽然有些不敢直对他的眸子,总觉得他盯着她好像有别的意思似的,还动不动就想起刚刚那个轻吻,让她本就微红的脸涨得又红了些,怎么就……那么一下就完事了呢……正想着,忽觉肩上一沉。却是韩裴将床上的棉被重新裹到她的身上,为她隔去满室凉意。


韩裴蹲在元初一的面前,细心地将棉被在她身前拢好,两人间的距离瞬间拉近,元初一瞄着近在咫尺的清隽容颜,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伸手揽上他的脖子,闭上眼睛脸就冲了过去。


“初一”韩裴却是一声惊呼,措不及防之下被元初一一扑,两个人齐齐倒在地上。


还好有棉被垫底,倒也不觉得地上很凉。元初一冲击失败却仍是搂着他的脖子死不撒手,极近极近的距离,近到可以感觉到他的呼吸,听到他的心跳。


“初一……”韩裴轻喘了一下,再不顾什么冲不冲动,身子一偏,将元初一压至身下。


吻,轻柔细密,略显青涩地落到元初一的唇上,不似刚刚的蜻蜓点水,这次的热情悠久绵长,浅啜轻啄,直将二人间的微凉空气烧得火热,“初一……初一……”


每唤一声,他们就更贴近一分;每贴近一分,他们对对方的索求就更为急迫,元初一的中衣不知何时已褪下肩头,韩裴的衣襟也松散地敞开,他压着她,急切地吻上她白皙的颈子,圆滑的肩头,优美的锁骨……再向下……元初一难忍地轻吟一声,随即又死死地咬住下唇,生怕让他听了去。


“初一……初一……”嵌着两朵红樱的雪白绵软几乎让韩裴彻底迷失,他的手抚上她的腰、她的腿,再从她的膝窝向上游移,直抵最为温热的源头。


元初一的身子瑟缩一下,双手抓着他的肩头,也不知是衣服还是皮肉,攥得死紧,她害怕那种陌生的酸麻,却又不想逃开,想要更多。


肩头上的疼痛让韩裴微微清醒了些,他抬起头,看着她眼中不明含义的乞求,看着被她咬得微微泛白的下唇,心中微疼。


他再次俯下。却不再有什么动作,轻轻地抱着她,将脸埋至她的颈侧,重重地呼吸,几次下来,他的心跳终于平缓了些,声音微哑地道:“放心,放心,我不逼你,我不逼你。”


元初一迷迷糊糊地好一会才从那陌生的悸动中脱离出来,面对他的突然停止,她有些不知所措,双手小心地攀上他的肩背,细若蚊声地说:“你……哪有逼我……”


韩裴略撑起身子,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仍带着迷乱的双眼,伸手触上她的脸颊,发现她竟在微颤,也不知是冷的,还是太过紧张。


低头吻了吻她,他起了身,将她抱到床上去,将她散乱的衣服拢好,又找来外衣,一件件,替她穿戴妥当。


“韩裴……”元初一还是不明白他为什么停止。


韩裴的手顿了顿,而后默默地替她穿好鞋子。


“初一,”他抬起头,笑得轻松,“你现在迷迷糊糊的,如果明天你后悔将自己交给我,我不确定我能接受。”


元初一怔怔地,“后悔?我怎会……”


“我不想你是一时冲动……”他的声音骤然低了下去,“我不想你想起叶公子的时候,觉得对不起他。”


元初一张了张嘴,半天也没能发出一点声音。


这莫不就是传说中的……自作孽……


“所以,我愿等到你确定心意的那天。”他继续说着,微带黯然,却很坚定。


“咕噜噜……”这是元初一给她的回答。


“饿了?”韩裴失笑,站起身,“走吧,梅香早备好饭菜了。”


元初一低着头,不发一言地跟在韩裴身后出了房间,往堂屋走的一路上,她就在想,该怎么弥补自己之前的那个错误呢?是直接告诉他叶真根本不会来,还是该从叶真的喜好说起?关键是……说完这个,再继续那件事,会不会太刻意了?可要是不说,总不能任他一直误会下去。


“其实……”她清了清嗓子,叫住前头的韩裴,“其实我和叶真根本没有打算在一起,他不会来找我的。”


韩裴的步子骤然停下,扭过头来,眼睛眨也不眨,“你说什么?”


“我……”元初一有点心虚,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有很多事都瞒着他,甚至骗了他。飞速地将刚才那句话又说了一遍,她低下头,等待宣判。


沉默良久,她有些心慌之时,听到低低的一声……“你说的……是真的?”


她马上点头,抬起头来,正想进一步解释,便见韩裴已到身前,神情郑重,“真的?”


元初一再点点头,韩裴又问……“真的?”


元初一重复着点头的动作,用力地,重重地,再抬眼,见到韩裴眼底闪动的一片笑意。


“我后悔了。”他贴在她耳边说:“刚刚应该做完的。”


元初一的脸顿如火烧,韩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直接了


【实在是取名无能,这章。。。。咱就直白点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