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历史军事 > 舍我妻谁 > 卷一 有夫之妇 第九十五章 合伙的方式

第九十五章  合伙的方式


真是一个……好的开始啊


元初一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不文雅地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嗯……嗯?


看着软榻前坐着的人,她眨了眨眼,眼中因打哈欠而渗出的泪水挤了出来,一只修长的手掌抚过来,用指尖揩去她眼角的湿润。


“我……”元初一窘然地咧了咧嘴,“对不起,我睡着了……”


“没关系。”韩裴眼中带着笑,顺手将她身上盖着的毯子向上提了提,“睡好了么?”


“嗯……”元初一窘得满脸通红,怎么睡着的呢?她一点也想不起来。“这香,不错”她干笑了两声,“我我我是试完香之后才睡的。”


“嗯。”这回连韩裴的声音中都含着笑了,“我知道,你是很认真的在试香。”


元初一吞了下口水,有点心虚地点了点头。


看着她的样子,韩裴的笑意从心底散发到指尖,终是没忍住,又伸出手去,将她睡乱的发丝别到耳后。低低地问:“还想再试么?”


元初一马上坐直了身子用力点头,并挺起胸膛,以示这次绝对会完成任务。


不知是她的动作太大,还是韩裴的思想太邪恶,他的目光在不该停留的地方转了一圈,这才耳根微红地过去调香。


这次的香味很特别,甜甜的,又带了种冰凉醒脑的感觉,元初一猛吸了几口,便觉得所有困意一扫而空,脑子都跟着清醒起来了。


“别吸这么猛,小心呛气。”韩裴拦了元初一一下,解释道:“这里面加了夜息香,南边的人也管它叫水薄荷,是一种驱风解毒的中药,我加在香里,感觉如何?”


元初一点点头,“很好……”说完又觉得说得不够,想了想,“反正我现在挺精神的。”


韩裴浅浅一笑,“这里的香都没取名字,要不,你帮我取?”


元初一看看案上摆着的一排小盒,顿觉责任相当重大,当即严肃答应,精神专注到眼前的香饼上,可一块香蒸完。她还是没什么主意,一会觉得这个名俗,一个觉得那个名不好听,一定得想出个特别的名字才成


“不着急,回去慢慢想。”韩裴的眼睛晶亮晶亮的,莹润得像是两块黑色宝石。


“哦……”元初一还是瞄着案台那边,“一共有多少种香?”


“没名字的……”韩裴想了想,“不到二十种。”


元初一看看他,“今天全试完吗?”她不肯定自己能不能记往那么多味道。


“不……慢慢来吧。”韩裴说着站起身,“今天就到这吧。”


元初一回忆了一下试的第一种香,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便道:“不如你把这两种香给我几块,我回去好好试试,也好给你意见。”说着她摸了摸鼻子,“其实第一次试香的时候我是真睡着了……”


韩裴彻底笑开了,眉眼弯弯地像个孩子,虽仅是一瞬,却也足够让元初一看到傻眼了,同时……还有点心动。


她以前怎么没发现,他笑起来的时候这么好看?


“我才知道,你是这么认真的人。”韩裴说出这话。模样带了些元初一不能理解的感慨,可他自己清楚,什么试香,醉翁之意不在酒罢了,谁想她竟会这么认真,一时间,倒让他对她生出些对不住的感觉了。


他转身过去取香,元初一又问:“那个合伙的事……你需要多少银子?”


韩裴没转过来,随意地道:“不着急。”


元初一拧起眉毛,“为什么不着急?你不是说你没钱了么?这铺子刚弄好一半,没钱你怎么开?”


韩裴微微叹了一声,转过身来,“我想与你合伙,并不要你出钱。”


元初一眨了眨眼,没太明白。


“你进来的时候,看到这铺子叫什么了么?”他问。


元初一脸上一红,点了点头。


韩裴轻笑了下,“你若同意用那个名字,就算与我合伙了,将来若有收益,我会合理分配的。”


元初一的心立时跳得像打鼓一样,“你怎么知道……”


“上次你哥哥来,提起过。”韩裴将包好的香拿在手里,“走吧。”


元初一便跟着韩裴又回到铺子中去,竹香正陪着满叔下棋,看他们出来,竹香由座位上站起来。满叔瞅着棋盘松了口气,干脆从柜台里绕出来,离棋盘远远的。拍上韩裴的肩道:“怎么这么快?”


韩裴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又与满叔说了些铺子里的事,元初一见状道:“你有事就忙,不必送我回去,我出去租辆车……”


“没关系。”韩裴打断她,“答应要送你回去的。”


满叔连连点头,“你们走你们走,这里有我不必担心。”


韩裴也跟着点头,元初一便不推辞,与满叔道别后,跟着韩裴出了铺子。


回头再看一眼挂着的“楚楚怡人”匾额,元初一翘了翘嘴角,反正就是高兴呗要是别人,元初一绝对得问问,怎么写她的名字呢?怎么不写什么清什么婉呢不过对韩裴,她不太敢问。


韩裴太不识逗了,如果问这样的话,说不定会引发什么难以预料的结局。


“急着回去么?”韩裴突然问了一句。


“啊?”元初一摇了摇头,“做什么?”


“想不想逛逛?”


元初一抿着唇,微微点了点头。


“不然,竹香留下继续陪师傅下棋吧,”他又提议。“省得师傅无聊,我们回来也正好可以给他们带些吃的。”


元初一并不是那种随时需要人服侍的人,听他这么说,也不觉得哪里不妥,于是点头答应。


竹香不发一言地止住步子,转身回了铺子,韩裴与元初一信步而行,走了几步,他突然道:“我有件事忘了告诉师傅,你等我一会。”


韩裴跟在竹香身后进了楚楚怡人居,唤了竹香一声。待她转身,韩裴微抿了下唇角,“叶公子……何时会来?”


竹香没什么表情地看着他,好半天,轻眨了一下眼睛,“冬天之后吧。”


冬天之后,不就是明年开春之时?距现在……只有几个月而己了。


韩裴的眉间微微纠着,朝竹香点了点头,“谢了。”


竹香不客气地点头,“嗯。”


满叔这时过来,看着韩裴的背影问道:“他说什么?”


竹香的声音没有丝毫波折,“他怕你无聊,让我陪你下棋。”


满叔的脸色顿时变了变,有心不下,但又觉得向这么一个小姑娘认输太过难看,可下吧,又实在下不过她,于是改变策略,给竹香介绍香品。


竹香倒是无所谓,就算让她什么都不做光站着,她也站得住。


约么过了一个时辰,韩裴和元初一回来了,带了不少的吃食,竹香吃东西时看了看他们,虽然站得还是很远,不过,脸上的温情是骗不了人的,唉竹香摇摇头,真让人操心啊


元初一的心情自然是愉快的,当然她不太愿意和别人分享,所以万分庆幸带了竹香出来,而不是梅香。


待竹香吃完了东西,韩裴依约把她们送回庄子,并约好了下次试香的时间,不远不近,两天之后。元初一答应得十分爽快,待韩裴走后。忙不迭地进屋试香去了,梅香则一脸好奇地抓住竹香问个不停。


两天之后,韩裴又来接元初一,仍是竹香陪着,到了第三次,连竹香都留在庄子了。


“你说下次姑爷再来,会不会就把小姐接回家里去了?”梅香问得兴致勃勃。


竹香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可她有预感,何大小姐会很麻烦。


梅香这些天在竹香这里一无所获,十分挫败,暗下决心,下次,一定要跟去


不过……似乎没那么容易。


元初一与韩裴的试香之约都是隔两天一次,转眼已又到了试香的日子,韩裴却没来,不过让人送了封信过来,说是沈氏临时决定要去上香,想让他陪着,问能不能把试香日改为明天。


看完了信,元初一悻悻地收起这两天作的试香心得笔记,这段日子她都习惯了每隔两天见着他,今天看不着……那她要做什么呢?


想啊想,想了半天,终于想起金满楼还有一堆帐簿没有查完。


她可真是个不负责任的东家


反省了一下,元初一便让卫四套车,带上在庄子闷了好久的梅香,去了桐城。


金满楼的生意还算不错,不过老罗说最好趁机再扩大些规模,现在有不少金楼不止卖金器,也卖些玉石首饰,算是多种经营。


元初一也在考虑这个问题,生意越做越大固然是好,但她没有银子啊手头的那点钱拿到金楼来实在不算什么,她又不打算卖庄子,难不成也要去找投资?


说起投资金楼,元初一瞬间想起一个人,云慕佩,说不定她会有兴趣,不过,仅是一个念头,马上又被她压了下去。


不说别的,只说云大小姐对韩裴的居心叵测,也不是一个好人选,何况,现在还有个何大小姐没有解决。


虽然元初一一直没有问起,但不代表她不在意,就算她现在几乎可以肯定韩裴对她的好并非出于“身份”原因,可韩裴从未主动在她面前提起过何清婉,这或多或少的……也是个问题。


“今天就到这吧。”元初一合上帐簿,与老罗道:“扩展规模的事让我回去想想吧。”


元初一是东家,她这么说老罗自然没有意见,送元初一下楼时,他笑道:“铺子里也进了一些首饰,东家一会去看看有没有喜欢的。”


元初一对此倒没什么兴趣,如果有,当初也不会把自个的首饰拿来换钱了。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下了楼,刚至一楼,便听一女子软语之声,“你看这镯子怎么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