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历史军事 > 舍我妻谁 > 卷一 有夫之妇 第八十八章 回归到原点

第八十八章  回归到原点


元初一最终也没停下来等韩裴。跟着戚步君回了遥州。


因为陈家在叶萧相争时试图搅乱浑水证据确凿,激起了叶萧二家门人的疯狂反击,原本互视为敌的双方人手联合起来出尽手段,不到十天,便让陈家的赌场纷纷关门结业,彻底宣布告终遥州赌场的三足鼎立时代。


此时萧老爷子又在公开场合宣称叶萧二家都是陈家阴谋下的牺牲品,为表团结,要将唯一的孙女嫁给戚步君,彻底化解两家恩怨。这一消息宣布后,虽然叶萧二家门人仍然互有仇视,但在先前的反陈战争中他们都曾合作过,到最后,这样一件与仇家结亲的大事竟没激起什么太大的风浪,一些对叶老爷子及萧正极度忠心进而反对的老臣子也都被戚步君趁机清理出了管理集团,替换上了自己的心腹。


虽然这一变更中,萧家以不计前嫌讲究义气之名赚尽了风头,但明眼人都看得出,遥州的赌场界,自此便要改为戚姓,叶萧陈三大巨头,已彻底退出了这个舞台。


不过。对于这些,戚步君好像并没有太多感觉。


这十来天,除了一些躲不开的应酬,戚步君都留在念楚小筑,品茶读书,悠然自乐。


此时他又坐在鱼池边钓鱼,碧水蓝天,闲适至极。


元初一就坐在离他不远处的阴凉处,有点郁闷。


“我说……”戚步君毫无预警地开口,“你打算什么时候走啊?”


元初一不满地瞪他一眼,不答反问:“这庄子的匾额你打算什么时候摘?”


她在这住了十几天,念楚小筑还是念楚小筑,她让卫四把匾摘下过几回,没多久又被人挂回去,她也懒得说了。


“等我成了亲就摘了。”戚步君抖抖鱼杆,“快了,还有十天。”说完他似笑非笑地瞥了眼元初一。


元初一知道他接下来想说什么,也不等他再问,郁闷地道:“我等他走了就也走了。”


她本以为到了遥州后韩裴就会回桐城了,那时候她再转道去自己的庄子,谁也不碍谁的事。谁知道她留下,韩裴居然也不走,还就住在念楚小筑。


戚步君哼哼一笑,“他不是受伤了么,怎么走。”


“他早就好了,还天天进城去逛街”元初一也是回来后才知道韩裴的腿因为骑马受了很重的伤,可再怎么样也是皮外伤。还能走路吧?走不了让人扶着也能走啊可是,这么多天,他号称留下养伤,就真的像在养伤,居然一次也没来看过她


其实这个才是她最气的吧


戚步君失笑,“他的事你倒是打听得清楚。”


元初一鼓了鼓腮帮子,装蛤蟆生气。


看她这模样,戚步君忍不住的笑,最后叹了一声,“你在意的无非就是他心里的那个人,你干嘛不与他说个明白?让他自己想,他可能永远也想不明白,两个人推着推着,就越走越远了。”


闻言,元初一稍显黯然,这些道理她怎会不知?她甚至还与云慕佩说过,韩裴的性子,加火还不够,哪能降温呢?可,她就是忍不住。


其实戚步君有一点说得不对,她并非那么纠结何清婉的存在。何清婉再存在,也已经出嫁,她只是韩裴心里的一个影子,只要加以时日,她不信不能消除,她在意的是她的“身份”。


之前她的身份是“妻子”,韩裴对她温柔体贴情意绵绵,她差点就认为他是真的爱上了她,可谁知道,他爱的,竟然只是那个“身份”。


现在呢,她只稍稍显露退意,他便将她的身份定在了“别人的妻子”上,连话都不肯和她多说一句,让她怎么能不怀疑,怎么能不生气


至于说个明白,感情这种事如何说得明白?她要问他对自己是否喜欢,他就算说“是”,她能相信么?她能控制自己不怀疑他的话吗?“身份”这根刺永远横在她的心中,所以她才希望他能主动。


她总认为,若韩裴能够无视身份主动一点,那就说明,她在他心中也是有位置的吧?也是相当重要了吧?可眼下韩裴没有丝毫主动的意思,让她怎能安心?在不能确定他心意的情况下,她宁可两败俱伤。


而且,韩裴并非一个愚钝之人,他不主动,不能说明他不愿意,只能说明。他还不够喜欢。


“我不想整天疑神疑鬼,也不希望时时要去想他说的话是不是真的,我想要的,是一份不需要怀疑的感情。”元初一虽然失落,语气却是坚定,“不够确定的感情,我宁愿放弃。”


她的执拗让戚步君淡淡地笑了笑,是啊,如果她不是这么较真的想要一份可以触摸得到的真实感情,当初就不会拒绝等他两年了,那时候她是对他心存好感的,若他能放下一切跟她走了……


摇摇头,戚步君驱走心海中唯一一点后悔,正色道:“合庆园那边的修整就快结束了,我这几天就要搬回去,萧倩说不定会过去看喜堂布置,你现在已不是叶家的人,不方便跟我回去。”


为方便戚步君控制大局,回到遥州后,元初一便宣布了自己与叶真和离的消息,不再是叶家继承人之一了。


元初一默然,戚步君这简直是在赶人了,不过她也真没什么理由继续留下来。戚步君说不想她来参加婚礼,她也没什么意见,只是……


“与萧倩成婚以后……你就全心待她吧。”她低声说。


时到今日,她才懂得做女人的苦。


戚步君没有马上应声,而是细细地看着她,半晌,笑了笑,轻轻“嗯”了一声。


元初一想不明白这个“嗯”字是什么意思,不过那是戚步君和萧倩的事了,再劝说,便过了界限。


他们说着话。卫九从小路上过来,手中拿着一个食盒,直接拿给元初一,“今天的香芋糕。”


在遥州有一家点心坊,香芋糕最为出名,也是元初一最喜欢吃的点心,百吃不厌,在这住了十几天,每天都会准时送来一盒。


元初一马上抛开烦心事,将食盒接过来,打开盖子,用手拈了块香芋糕放进口中。


一块两块三块……


“好吃吗?”戚步君问。


元初一点头,没时间说话。


戚步君笑了笑,“韩裴买的。”


元初一手上一顿,抬头望着戚步君。


“从他能下地开始,他每天去城里,就是为了这个,他不让我告诉你。”戚步君笑得有点贼,“感不感动?”


元初一的脸色瞬间沉下来,盯着手里吃了半块的糕点看了半天,冷冷地丢回盒中,不发一言地拎起食盒,朝前院而去。


戚步君有点郁闷,托着腮想了半天,“好像起了反效果。”感叹完毕,他看向卫九,“外头那块匾,摘了吧。”


卫九愣了愣,“那换成什么?”


戚步君又想了半天,于阳光下灿然一笑,“就……空着吧。”


卫九应声而去,回到前院的时候,他见到一个怒气冲冲的背影冲进了韩裴的房间。


这人当然是元初一,她险些气炸了


干什么?不理她就不理她,搞这些花样算什么?


所以她冲进房间第一件事就是把手里的食盒砸到地上,任那香甜软糯的香芋糕四处散落。


韩裴吓了一跳,又见摔到地上的东西。心中倒也有些明白了,目光微黯,轻轻抬了抬手,“坐吧。”


“不坐”元初一咬牙切齿地,“与合香居的合约你带在身上么?”


韩裴愣了愣,摇头道:“在家里。”


“我们马上出发,回桐城后,把合约还给我”元初一缓缓地吸了口气,身上止不住地哆嗦,是被气的,“合约上的名字我会找何老爷改回来。”她尽量让自己声线平稳,从怀中掏出一个物件扔向韩裴,带出一阵香风,“这个是你送我的,我还给你,从今天起,我们两个,各不相欠了”


只闻味道,韩裴也能分辨出这是“初一香”的味道,他低下头,看着落在地上的那个香囊,怔怔地看了一会,弯下腰,轻轻将它捡了起来。


元初一又道:“我们的约定就此结束,韩裴,我不再是你什么人了你也不必再遵守当初的约定继续照顾我了,你明白吗?”


攥紧了手中的香囊,韩裴低垂眼帘,“我明白了。”


“明白就好收拾东西,我们马上出发回桐城”元初一说罢,也不等韩裴答应,摔门而去。


约定约定,该死的约定如果他们当初没有那个约定,该有多好要是没有那个约定,她不用如此患得患失;如果没有那个约定,她就不会明白他的好,就不会……再也放不开他了。


不过……若没有那个约定……元初一自嘲地笑了笑,若没有那个约定,他们之间,或许到现在为止,仍是清清白白的朋友关系,他分定限界的能力,她再清楚不过了那么……以后呢?她现在割断了他们之间的最后一分联系,等到回了桐城,拿回合约,她就彻底与他再无关系了,他会难过吗?会后悔吗?还是说,他会乖乖地回归到原点,把他们在桐城时所经历的一切,统统忘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