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历史军事 > 舍我妻谁 > 卷一 有夫之妇 第八十七章 危险的插曲

第八十七章  危险的插曲


元初一没有在京城继续停留。第二天清晨,便与竹香卫四收拾行装离开了。韩裴骑着马跟在他们身后不远处,他们走他也走,他们歇他也歇,足走了四五天,元初一终是按捺不住,与竹香道:“去叫他过来。”


竹香马上下车去了,没一会,韩裴赶了上来,面上带着淡淡的惊喜。


元初一没什么好脸地从车窗内望着他,“你是怡好与我们同路,还是有意跟着我?”


韩裴神情微滞,开口却是答非所问:“叶公子不是还在京城么?你怎么……”


“我们自有打算。”


元初一一句话,打消了韩裴心中隐藏的那点不肯定的雀跃,他点点头,目光忽然不知该投向哪才好,“那你要去哪里?”


“回遥州。”元初一心中发堵,又加了句,“等叶真来与我会合”


韩裴轻轻抬了下唇角,不让自己显得过于失落,“那。我送你。”


元初一看也没看他,扯落窗帘,“随便你。”


往遥州或是往桐城,都是这一个方向,就算她拒绝,他也一定会继续跟着他,还不如随便他。


元初一态度冷淡,卫四倒觉得有点过意不去,因为何全那事,他一直对韩裴与何全心里有愧,于是在元初一答应韩裴同行后,他拍了拍身边的驾驶位,“韩公子,你上车来吧,把马拴到车上。”


韩裴迟疑一下,看了看毫无动静的车厢,还是略一摇头,淡淡扬起个笑容,“不用了。”


卫四粗人一个,倒也不会一请二让的,不过他心里总寻思着,那天替韩裴换衣服的时候,看到韩裴大腿里子全磨破了,应该是长时间不间歇骑马造成的,他本是担心韩裴再骑马会造成伤势加重,但现在看来他并不无适之意,想来是好了?


这念头在他脑子里就是一闪而过。他有限的脑容量转眼又去想梅香了,想着元初一已经答应他回到桐城就给他和梅香办喜事,到时候他们再多生几个孩子,他就可以教孩子们骑马或是木工活,嘿真是越想越美


他在外头美不胜收,元初一在车厢里合眼假寐,虽是如此,耳朵却一直听着外头的动静,想让自己放松一点都不行,不过也就听着韩裴与卫四说了一句话,整整一天,再无说话声传入。


他这人就是这样确定了大方向,就等于确定了态度,毫无疑问,在他心中,她的身份已经由“妻子”又退回到“别人的妻子”了,所以连一句话都不说多,避嫌吗?


元初一心里生着闷气,明明是她冷落了他,却气得比谁都厉害。他就不能主动一点么?他就不能积极一点么?尊重她尊重她,根本一点也没有把她放在心上说不定。他现在心里正美着能甩掉她这个大包袱呢


如此一想,元初一的心酸得厉害,别看在他睡着的时候她想得挺明白,但现在他醒着,就跟在外头,却一点行动都没有,怎能让她不坚定之前所想?更加坚信自己就是被他当成了包袱。


因为心里呕气,天色渐暗之时元初一有意让卫四不作停留加紧赶路,希望能早点进入遥州,她也能早点摆脱他,省得见着他心里就难过。


一行人因此没有到小镇投宿,冒着夜色前进,对此韩裴并无异议。


不过,人总是还要休息,走到深夜,元初一便让卫四找个地方停车,打算凑合一宿,明天早上继续启程。


虽是盛夏,但野外露水很重,蚊虫又多,竹香和卫四下了车便去寻干枝木柴,回来后把马眼蒙住,在马车旁点了一个小火堆,又往火堆中投了些驱蚊香料,以保证明早起来众人不会被叮得满头是包。


他们寻柴生火的时候,韩裴在一块大石旁清理出一小片地方,既背火又熏得到香料,他又脱下自己的外衣,折了几折垫到那块空地上。自己却走到旁边的一棵大树下,靠着树干,慢慢坐了下来。


他的样子很疲倦,很快就闭上了眼睛,元初一从车帘的空隙中看着他,看着他所做的一切,心中五味杂阵,想了良久,还是决定,留在车上。


韩裴闭着眼,却没睡,他一直留意着马车那边的动静,却半天也没听到有人下车的声音,睁开眼来,看着大石旁的那块空位依然空着,他的心里,好像也变得空荡荡了似的。


这种天气,车里一定很热。


犹豫再三,他站起身,走到马车旁,就在他抬手想要敲敲车厢的时候,突然听到四周响起不少马蹄声,杂杂乱乱的。往他们这边来了。


韩裴立即警惕起来,竹香和卫四也都聚到马车旁边,要说路过,这也太晚了,而且荒郊野外的来这么多人,夜黑风高,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杀人放火之类的事情。


“把火堆熄了。”韩裴拉下给马蒙着的眼罩,示意卫四上车,以备不测时,能及时逃走。


元初一也从车里探出头来,“怎么了?”


她话音还没落。一个洪亮的嗓音自黑暗中响起,“兄弟们,只杀了元初一,回去向萧大小姐交差”


元初一顿时一惊,韩裴也是脸色大变,来不及探听这是什么时候结下的仇怨,拉转马头,从火堆中拽出一根尚存余热的木柴住马tun上用力一戳,马匹吃痛之下长嘶一声朝另一方向急奔而去。


元初一被这突来的动作震倒在车厢之中,爬起来却是急叫,“回去快回去”


卫四虽然莽撞,但还分得出轻重,哪里肯依,死命又将鞭子急抽数下,大吼道:“他们要杀你哪,快跑吧”


“我说回去”元初一抓着卫四的指节挣得死白,一股极度的惊惧盘踞心底,竹香有功夫说不定还能逃出来,那韩裴呢?他怎么办


卫四闷不吭声,硬是又抽了两鞭子,却又突然收力,马缰被他猛然一带,马匹嘶叫一声前蹄高高扬起,整个马车都跟着震荡起来,又冲出老远,这才停下。


他停下,不是响应元初一的号召要回去,而是前方也出现了一批人。


元初一的心竟是松了下来,刚刚那边喊出了“萧大小姐”的名号,有可能是萧倩知道了自己的存在而心有不甘,所以派人在此拦杀自己,看吧,没人愿意自己的丈夫心里存着另一个女人,谁都一样。


无论如何,这次都能回去找韩裴了,只不过,可能是被押回去的。


元初一安静地等着对面那些人过来。等他们走得近了,却又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那边为首的,竟是卫三。


卫三驱马上前,仍是没什么表情地道:“少夫人受惊了,是陈家的人是不死心,欲借萧家的名号击杀少夫人,使叶萧二家反目成仇,五老爷早得到了消息,我们和萧家的人一直跟在那群杀手身后保护少夫人。这次陈家人赃并获,再玩不出什么花样了。”


难怪,难怪那些人偷袭前还要出声表明身份,估计是想放个活口回去充当证人。


元初一急问道:“那边也有人跟着?”


卫…点头,“五老爷亲自带人跟在那边。”


听罢这话,元初一提到嗓子眼的心才算慢慢地放了下来,坐在车里跟着卫三等人回到刚刚出事的地方,果然那里已燃起十数个火把,照着四周一片通明,七八个黑衣男子被一群大汉分别绑了,戚步君悠然跨于马上,像在等她回来。


元初一急着找韩裴的下落,她从车窗向外张望,终于在一棵树下见到韩裴。


他坐在那,没什么精神的样子,与元初一对视一下,他立时笑了笑,笑容中带了十二分的安心,但,没有一点要过来的意思。


眼看戚步君驾马已到近前,元初一仍是盯盯地看着韩裴,在确定他任戚步君来迎她,他却没有一点动作的时候,元初一恼怒至极


他到底把她当成什么遇到叶真如此,遇到戚步君又是如此难道他就那么高兴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么


思及至此,元初一愤然摔下车帘,冷声与卫四道:“赶路,我要回遥州”


卫四这回倒听话,招呼竹香上车后,马鞭一甩,离开了那个地方。


戚步君朝卫三嘱咐了几句后,纵马赶了上来,有意大声叱马,也不见元初一理他,便示意卫四放缓马速,他在旁笑着挑开车窗窗帘,“生什么气呢?”


元初一冷冷地看着他,“你们跟了我们多久?一直不出现,就是等陈家的人先动手,你们好抓个现行?要是你们有个失误,我们几个就葬身于此了”陈家的人不可能是运气好大半夜的碰上她的,最可能的是白天就已发现了她,不过没有动手而己。


“喂喂。”戚步君失笑,“生谁的气找谁去,干嘛都撒到我头上?”


闻言,元初一抿了抿唇,转过脸去没有说话。


戚步君扬了扬眉,“怎么?真是跟那小子在生气?哼”他声音骤冷,“他是找死”


说罢他掉转马头就往回走,元初一心里一慌,连忙从窗中探头出去,却见他转了一圈,又笑嘻嘻地回来,“舍不得吧?”


元初一气结,缩回去不理他,戚步君也不在意,跟着马车走了一会,低声道:“那小子,我看着不错,为了你,连命也不顾,把你交给这样的人,我才放心。”


听着这话,元初一鼻子一酸,心也跟着揪了起来。


不错,他为了她能活命,不惜置身于险境之中,他的确连命也不要,可他也不要她,一次,又一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