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历史军事 > 舍我妻谁 > 卷一 有夫之妇 第八十四章 路已到尽头

第八十四章  路已到尽头


八天后,元初一他们赶在城门关闭前进了京城。


这是元初一第一次来京城。帝国之都,繁荣自然不同凡响,纵然已到夜色初降之时,街上依然繁华喧闹灯火通明,不过元初一没什么心思游逛,只让卫四寻了一个看上去还算不错的客栈,暂时住下。


这里不比遥州,要见赵熙恐怕没那么容易,还是从容一点,先找好落脚之地的好。


第二天起来,元初一用过早饭叫小二过来问了问,知道了庆王府的大致方位,这才出了门,边走边问,一直走到皇城前大街上,庆王府就在街上最显眼的位置。


看着眼前威风吓人的两只巨大石狮,还有那两扇极尽奢华贵气的朱底描金大门,元初一想起一路来见到的官员宅落或是皇亲府邸,大多是低调简朴的,就算内里不低调,表面也要做做低调的样子。这是天子脚下,岂能把银子贴在脸上?偏偏他,像是怕别人不知他有多奢侈一般,弄了个金碧堂皇,不过想想他向来轻傲骄狂的模样,倒也衬他。


元初一下了马车,走上庆王府门台的石阶,马上有个看门小厮迎上来,一脸善意笑容,“不知这位夫人有何贵干?想要找谁?”


元初一倒是有些讶异,别说权贵,就连以前叶家的门房都不会这么客气,自己又不是什么有身份的贵客,这种热情不免让人觉得有点诡异。


后退了一步,元初一抬头看了看府外匾额,确定上面写着“庆王府”的字样,这才狐疑地道:“请问庆王爷可在府上?”


“在。”那小厮侧了侧身子,“夫人请随小的来。”


元初一实在摸不清状况,连姓名都没通报就往里领,要是个刺客什么的……这戒备不嫌太松懈了么?


转过影壁,元初一草草扫了一眼,见府内布置固然精美,却十分俗气,大门上的那种描金式样随处可见,有几处好好的景致硬被描得多了几分媚俗之气,糟蹋了不少灵性。


没一会元初一便见着了一处宽阔的厅堂,不过那小厮却没有带她往那边走。而是穿过几道院门,来到了王府的后园,在一处月亮门前,那小厮住了脚,“夫人,王爷就在园内,您请吧。”


元初一皱皱眉,“你认得我?”


那小厮笑笑,转向卫四与竹香道:“二位请随我到客厅休息。”


竹香看看元初一,元初一点了点头,竹香与卫四便与那小厮走了,元初一便也走进那园子,不过心中满是疑惑,难道赵熙知道她会来?


不同于外面的流俗,这园子里倒是处处见了精巧,布置以素净的花木为主,石凳凉亭都仿制树木而建,唯一明晰的建筑是不远处伫立的一栋木楼,也是姿态天然,形容质朴。


这个赵熙,爱好倒也广泛。极端的媚与极淡的雅,他都能兼容。


沿着脚下的五色石子路,元初一信步而行,没多久便听见一些声音,似是游戏之声,转过一处假山,便见一群俊秀青年聚于树荫之下或坐或站,中间一人抚琴,旁人有的击掌,有的低声相和,还有的轻展肢体,舞姿严谨而充满古风,赏心悦目。


元初一看得清楚,抚琴那人正是赵熙,他眉眼平顺,神情悠然,简直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赵熙专心地抚着琴,一曲终了,他才抬头,看到元初一,竟无一分惊讶之色,起身将位置让给他人,他走到元初一身边,笑道:“你终于来了。”


他这一笑,眉稍轻扬,姿态轻慢,总算还他几分骄狂本色,元初一这才放了心,不然她总是觉得之前认识的那个赵熙是别人假冒的。那就不太好办了。


“你知道我要来?”元初一挑挑眉。


赵熙哼笑一声,随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凉亭,元初一便走过去,与赵熙坐下后,那群作乐的青年中过来两人,端来一些水果茶点置于石桌之上,然后回去继续听曲,从头到尾并未开口,也不见对赵熙有什么恭敬之意,一切都非常自然,好像压根没把赵熙当成王爷。


元初一瞄着他们,“这些是什么人?”


赵熙飒然一笑,毫不遮掩地道:“我的男宠。”


元初一登时无语,再仔细看看,这些青年个个姿色不俗,类型也齐全,从可爱到美艳,从阳光到淡漠,都能找到一两个。


“如何?有没有相中的?送给你。”赵熙的脸上带着元初一熟悉的坏笑,瞄着她,“你若嫌麻烦不想带走,在这试试也无妨。”


“你对我还真够意思。”元初一说得咬牙切齿。


“好说好说。”赵熙摘下一颗葡萄扔进口中,“这世上除了我父皇。从没有人打过我,所以我对你自然也特别一些,如果这些你都看不上,我也可以的,千万不要不好意思。”说罢他吐出葡萄皮,舌尖轻舔了下嘴角,“我技术不错,错过就可惜了。”


可惜你个OOXX


元初一心里暗骂,也不想再和他说废话,直接了当地问:“我来是想见叶真一面,你不用否认。我知道他在你这里。”


赵熙耸了耸肩,“我没打算否认,他是‘来过’我这里,不过又走了。”


“走了?”元初一霍然起身,“他还有什么地方可去?”


赵熙笑着看了她半天,“哎,我听说你们不是和离了么?怎么?你还记挂他?”


元初一瞪他一眼没有说话,赵熙看着那边树荫下玩乐的一群人,突然倍感无聊似地叹了一声,靠到桌边托着腮道:“他要我转达一句话。”


元初一看着他,赵熙难得地正色说:“他要我告诉你,我们的路走完了,自此以后,我们谁也不欠谁的了。”


元初一怔了良久,“他……真的这么说?”之前的种种,他竟是出于一种报答补偿的心态吗?


赵熙长眉一展,“我可说不出这么肉麻的话。对了,”他身子向前倾了些,朝元初一笑道:“我前几日又收了一个男宠,我们一起研究研究?”


看着他眼中的期盼与认真,元初一没来由地一阵恶心,她一直不明白赵熙是怎么看她的,有时对她挑衅,有时又好像很看重她的意见,现在她终于明白了,可能就是因为当初那一耳光,打得这位皮痒的庆王爷十分舒服,他又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于是什么好的坏的都想和她分享一下。


她该高兴吗= =


“叶真……”她犹豫一下,“他这段时间好吗?”


赵熙笑着指了指那群青年,“你去问问他们,留在这好不好。”


元初一的眉头拧紧了些,虽然他们看上去不错,但她还是不愿想象叶真留在这,成为这众多男宠中的一员的样子。


赵熙仿佛看穿了元初一的担心,不屑地哼了一声,“强迫人的事我从来不做。他们要走要留我也从不勉强,对叶真也是如此,选择权向来在他手里,我可是很被动的。”


他这么说,元初一倒也相信,不过心里始终不太舒服,就算叶真最后还是坚持了自己的喜好,她也希望那个人能一心待他,无需他心力交猝。


可现在她终究无法改变什么,大老远的跑来京城却一无所获,元初一未免有些心灰,她与赵熙又实在没什么天可聊,便向赵熙告辞,赵熙也不留她,送她到园子门口,又从腰间拿出一块金牌递过来。


元初一不解地看着他,他噙着嘴角坏笑,“我心情好,给你留个纪念。”


元初一接过来,见那面不足巴掌大的小金牌上刻着庆王府的字样,背面却是赵熙的名讳,与一般的王府金牌立时有了绝然不同的区别。


这是个好东西,关键时刻起到的可不止是唬人的作用,元初一便不推辞,收入怀中。


看她收了,赵熙笑眯眯地点点头,“快走吧,以后有事报我名号。”


怎么好像在赶她似的?元初一怀疑地看了看他,也没看出什么名堂,便不想太多,转身要走的时候,突然心头闪过一丝感觉,不由自主地巡望四周,终于,在那栋木楼之上,看见了一个人影。


元初一睁了睁眼睛,直盯盯地望着他,他也不回避,好像有意让元初一看见似地,最后还朝元初一摆了摆手,而后从窗边消失。


顿时,元初一所有的想法都消失了,什么还要去打探他的消息,什么还要找他回来,现在全都不想了,原来他就在庆王府,根本没有离开。


他为什么不来见她呢?又为什么在她临走前,故意要她见到?


她不懂,但又好像有些懂了,望着那个空空的窗口,元初一深深地吸了口气,不想了,不想了,一些自以为是为别人着想的想法本就可笑,她不是他,怎知他的选择就是错的?又怎知他在他的选择中,寻找不到快乐?


“对了,”已打算回去的赵熙又转回身来,朝怔怔的元初一笑道:“你认识一个叫韩裴的人吗?他前两天来找过你。”


元初一极讶,就算韩裴跟着出来找她,又怎会知道她来京城?还找到了赵熙这里?


“他现在人呢?”


赵熙龇起一口小白牙,笑着说:“我说你还没来,他又问叶真的下落,我告诉他,叶真去了漠北。”


“漠北?”元初一突然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