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历史军事 > 舍我妻谁 > 卷一 有夫之妇 第八十三章 又一次选择

第八十三章  又一次选择


“叶真知道,你若得知了这个消息。是铁定不会再同意与他和离的,所以他将此事暂时压下,只知会了我。”


听着戚步君的话,元初一心中难过,嗓子眼一阵阵的干涩,“难怪……他执意要我离开遥州。”她长长地吸了口气,“那后来呢?他怎地就生死不明了?”


戚步君任由自己摊在地上,笑道:“后来萧二萧三都死了,有人放消息出来说是你指使的,萧家堂口下的兄弟欲出重金买你人头,叶真……就把这事扛了,然后失踪了。”


这一连串的事元初一听得手脚发麻,短短一个月,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叶真……“他被萧家的人杀了?”


戚步君摇摇头,“事后我安排他到一个安全的地方避难,不过他没留在那里,我得到消息的时候他已经离开了,我只能确定,他并未落入任何一方势力手中。”


看着戚步君面容平静地叙述这一切,元初一心下微恻。她咬了咬唇,思绪挣扎着,终是问道:“那个消息,是你放的吗?”


放出这个消息不仅能转移萧家的视线,更能借此逼走叶真,那戚步君,就再无顾虑了。


戚步君轻笑了一声,撑着身体坐起来,长发遮住了他的神情,可他声音中的落寞却是清晰可闻,“再怎么样,我也不会把祸水引到你的头上。”


元初一低头,不语。


刚刚那一瞬,她虽有怀疑,却是极为惧怕听到肯定的答案,如果答案是肯定的,她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勇气再留在这里。


“你知道叶真会去哪里吗?”戚步君侧着头淡淡地问。


元初一缓缓地摇了摇头,“他朋友虽多,但知交有限,若不在林向晚那……”她的目光忽闪了一下,“会不会去他**的故乡了?”


戚步君没有说话,在地上坐了半晌,慢慢地站起来,“可能吧,他走了也好,起码我不用再为他操心,你也不用怕他留在这我会害他了。”


元初一撇过眼去。没有回应他的话,又见一只白净的手掌递到自己面前,抬起头,便见戚步君一如住昔地朝她微笑,“起来吧,水边地潮,免得受凉。”


元初一没有搭上那只手,自己站了起来,瞄见他自嘲地笑容,终是不忍心,低声说:“你身上有伤,不要使力了。”


听了这句话,戚步君便又开怀起来,“我与萧倩的婚期初定于下个月,你要来参加,不然夫家到场的只有我这个新郎,可笑死人了。”


元初一扬了扬眉,“婆婆呢?大嫂呢?还有罗姨娘,她们去了哪里?”合庆园已经没人了,也没听说她们住在这里。


“二哥去世没多久,二嫂就去了念慈庵挂单。苏晴应该还在她娘家的别院住着,其他人么……有的回老家,有的另谋出路……”戚步君稍显虚弱地笑了笑,“一个家,被我散没了。”


“你……”看着他肩头的血渍越加明显,元初一着实再说不出什么重话,“你快去再包扎一下。”


戚步君却没动,“你不问我为何执意走到今天么?”


元初一微顿一下,摇了摇头,“你不肯放弃,总归有你的理由,我问不问又有什么区别。”问了,她或许会心软,改变自己的初衷。


“你这么说……让我有点失望。”戚步君无视自己的伤势,慢慢坐到摇椅上,放松身子,“你这么说,就代表你要走了,是吗?”


元初一没有言语,算是默认。


戚步君歪头看着她,“要是此时坐在这的是叶真,你还会走吗?”


“应该不会。”元初一直言不讳地回望着他,“因为叶真没有你这么……”


她略一犹豫,戚步君笑笑接道:“心狠手辣?”


元初一摇头,“你掌控全局的能力要比他强上许多,无需我再帮忙。”


戚步君点了点头,低声说:“走吧,我也不想你再搅入这趟水中。”


他这模样,倒真让元初一有些心软。一些话已到嘴边,却终是没有说出口来。


其实他可以走的,放弃这一切,叶家的财产足够他挥霍一生了,何必要将自己置于这个混杂的漩涡之中?统一遥州的赌场?就算让他统一了,有什么意义?他再强、再横,终有一天也会被人取替,到那时,回想这一生,他不会后悔么?


或许会的,但元初一知道,他仍是不会走的。


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坚持,当初她走时邀他一起,他放弃了,现在仍将是如此。


“你的婚礼……是下个月哪天?”临走之前,元初一还是问出了这个她不想知道的问题。


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她一点也不想参加他的婚礼,或许是因为明知他带着目的成婚而心中难过,也或许……是因为她心中还有一丝理不清的牵绊。


但,最终她还是问了,也打定主意要去参加,她不想他在成亲之日,身边却没有一个家人陪伴。


戚步君笑笑。“初一。”


“嗯?”元初一看向他,看到他眼中闪动的笑意,忽然明白他不是在叫她,而是在说他成亲的日子。


“你……还是不要来了。”戚步君靠到躺椅上,轻轻地合上眼睛,“我怕我定力不够,会忍不住跟你走的。”


“你”元初一突地眼眶一热,奔至他面前,“你就不能走么非要留在这么离开遥州过点自在日子不好么”


感觉滴落到手背上的温热,戚步君心中一惊,立时睁开眼睛。


“你何苦让自己活得这么累。你知不知道,你过得不好,总有人会担心的。”


一滴、两滴……戚步君翻转手掌,接住那成串的泪珠,心中不知为何也跟着酸涩起来。


原来在这世上,还有人会为自己而哭,感觉着手中的湿意,自小便坚定的信念仿佛已现裂痕,心中对未来的构想蓝图也开始变得模糊,慢慢的,汇成一滩晶莹的泪水,苦苦的,咸咸的。


这是她最后一次劝他了吧?上次他选择放弃,这次……


“我……一定得留下。”说完这话,戚步君似乎被抽干了所有力气,脸上的苍白更为明显,他勉强抬起手臂盖住眼睛,“以后别再为我担心,这是我选择的路,我会努力过得好的。”


想到因叶家而死去的祖父,想到为了他竭尽心力的信伯,想到一众为支持他甘愿默默无名的弟兄们,他能选择么?他有选择么


所以,这样就好,能得她一滴眼泪,他总算……不枉此生。


听着他最后的答复,元初一闭了闭眼,抬手用袖子抹去脸上泪痕,再不说话,转身,朝外走去。


竹香与卫四都在前院,见元初一回来都迎了上去。元初一一言不发地走出院子,临上车前,回头再一次看了看门上悬着的匾额,与跟出来的卫九道:“一会就把它拆了吧。”说完她不顾卫九的错愕,转身上了马车。


并非她太狠心,连个念想都不想给他。而是他成亲在即,不管这门亲事是心甘情愿也好,另有目的也好,总归是要成亲了,另一个女人即将走进他的生活,再留着一个“念楚小筑”,要将她置于何地


若是以前,她或许会感动他的念念不忘,可有了与韩裴在一起时的切身感悟,元初一变得清醒许多,每一个女人都想得到丈夫全部的关爱,若连她自己都还贪图这份牵挂,又有何理由去指责韩裴对何清婉的复杂心态?


“少夫人,我们去哪?”卫四在车帘外问。


“去青龙赌场。”元初一疲倦地道:“去接卫三。”


卫四马上照办,可到了赌场,出乎元初一预料的,卫三竟不想离开。


想想也是,卫三不像卫四那般懵懂,他的前半生几乎都在赌场做事,那才是属于他的天地,何必勉强?


如此一想,元初一对戚步君的选择也就释然了。她本想再去拜祭老爷子,不过眼下形势有些紧张,各处都有陈家的眼线,不想破坏戚步君的计划,元初一便在青龙赌场的后堂以心为香,顶帕为孝,朝着合庆园的方向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响头,跪了一会,以慰先人。


再次登上马车,元初一平复下心情, 与卫四道:“走吧。”


“还去哪?”卫四问。


元初一没有迟疑,淡淡地道:“去京城。”


叶真无处可去,定在京城。


她要去找他,虽然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找到他后要做什么,但她一定要去。


元初一、竹香、卫四,三人一车,轻装出行,看着被远远抛在身后的遥州城,元初一想,叶家、赌场、戚步君,这回是彻底告别了。


从遥州到京城不算远,但也不近,乘车的话一般要走上七八天,元初一这次不急着赶路,她要趁这一路把心里的一些事理顺清楚。


不过,越是想要清楚,有些事却偏如一团乱麻,叶家的遭遇常让她不自觉地回想起自己这一月的安稳生活,相比起来,那才是她最想过的日子,可一想起韩裴,她始终不能释怀,又心酸又委屈;再想到叶真,心中五味杂陈,她已说不清到底是什么感觉,又难过又觉得自己……亏欠了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