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历史军事 > 舍我妻谁 > 卷一 有夫之妇 第八十二章 再见戚步君

第八十二章 再见戚步君


“我也正想见他”元初一的语气十分不好。“他在哪?”


“在城郊的一处别院。”卫四压低了声音,“我让卫四送少夫人去见五老爷。”


看他的模样,元初一皱了皱眉,难道叶家真的被萧家逼到这种地步?连戚步君都要东躲西藏了?


卫三却不再多说,因为他要留下顾看赌场,便只有卫四陪着元初一。卫四见了元初一激动不已,又不住的探头往元初一身后看,想开口,又不知该怎么说,急得跟什么似的。


元初一拍了拍他,“放心,梅香在桐城,很安全,这次事了之后你就跟我走,你们的事我自会做主。”


卫四难得地涨红了脸,半天也没吭一声,估么是不好意思了。


坐着卫四的车,听着他有力的挥鞭声与熟悉的叱马声,元初一不禁产生一种她从未离开过的错觉,好像她还是那个在老爷子训导下兢兢业业的元初一,好像她还是那个每天忙于赌场。丝毫不得清闲的元掌柜。


马车行驶了一会陡然加速,该是出了城了,元初一挑开车窗的帘子看了看,见马车朝着遥州正南的方向而去,想了想,这方向确有叶家的别院,而且距离很近。


果然,没过多久卫四便将车驶进了一片树林,林子后便是那所别院,这里元初一以前来过一次,环境十分清幽,院子不大却很精致,甚至还专门挖了池塘,不养别的,专养各色锦鲤。


下了车,元初一发现别院改了名字,原来叫什么她已经记不得了,但绝非是现在的“念楚小筑”。


“念楚、念楚……”元初一怔怔地念了几遍,并非她自作多情,只是她名字中有个楚字,容不得她不多想。


此时卫四已将院门叫开,开门的是跟在戚步君身边的小厮卫九,看见元初一,他愣了愣才将众人请进去,又朝另一个小厮道:“快禀五老爷,说二少夫人回来了。”


那小厮飞快地去了,元初一在院中驻了步。环视一周,见这里布置精巧十分干净,并无丝毫避难的感觉,再看卫九,神情也未见慌乱紧张,除了初时的一点惊讶,现在已又恢复了平静。


过了一会,那小厮回来,恭敬地道:“五老爷请夫人到后园说话。”


谱还挺大


元初一沉着脸跟那小厮来到后园,远远的便见园中鱼池旁坐着一个人影,似乎在钓鱼,轻风绿柳碧波微漾,倒真惬意。


这是避难的模样么?想到叶真生死未卜,元初一不禁怒从心来,疾步走上前去,“戚步君,你倒悠闲”


戚步君闻声回头,定定地看了元初一一会,露齿而笑,“我一直在想,你什么时候才会知道消息赶回来。”


月余不见。戚步君仍是老样子,五官干净得不染尘埃,笑得阳光灿烂。他并没有束发,衣袍也极为简便宽松,悠悠闲闲地坐在摇椅上,并未起身。


元初一也顾不得计较这些,急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何叶家会走到这般地步?”


戚步君却像没听见一般,躺靠在摇椅上,撑在地上的双脚轻轻一蹬,晃了几下,“那个男人对你好么?”他问。


元初一皱了下眉,“公公是怎么死的?”


“你不该再叫‘公公’了。”戚步君将手臂枕在脑下,轻叹了一声,笑容却是未变,“初一,我要成亲了。”


元初一怔了怔,眉头皱得更紧,“叶真呢?是死是活?”


戚步君略有失望地睨着她,“你不问问我要娶谁吗?”


元初一有些恼怒,“我现在更关心叶真的死活,他到底怎样?你害死他了吗?”


戚步君的目光微有黯然,他转回头,用脚碰了碰支在地上的鱼杆,好像在专心调整鱼杆的位置,半天没有说话。


“你到底……”元初一绕到戚步君前头想直视他,却从他宽松的衣领中看到他胸口上缠着绷带,心中一惊,半跪到他身前迅速扯开他的领口。便见一圈圈缠得厚实的绷带从左肩绕下,在胸口处加以固定。


“喂……”戚步君失笑地看着元初一,“小心我要你负责。”


“怎么回事?”元初一看得出他伤在左肩,似乎还不轻,缠了数道的绷带,隐隐还有血色透出。“是萧家的人做的?”


戚步君摇摇头,专注地看着近在眼前的容颜,笑了笑,“是陈家的人。”


“陈家?”元初一有些惊疑,“陈永庭的那个陈家?”


“在遥州开赌场的除了他还有哪个陈家。”戚步君伸手拉上衣领,遮住元初一死盯着他伤处的视线,“外界流传我们与萧家势不两立,有些是真的,但有些是陈家趁火打劫,最起码我只做掉了萧二,萧三的死是陈家硬栽到我头上的。还有我这伤,来行刺的人都带着萧家专有的玄木牌,做得太明显了,陈永庭是想把这滩水彻底搅浑,成为最大的赢家。”


原来如此。遥州赌场虽说向来是以叶、萧、陈三家为势力代表,但实际上,只有叶萧两家的势力能相互抗横,陈家不过经营着一些三流赌场。虽然数量不少,但始终难成大器,如今叶萧二家反目,他们会放过这个机会才是怪事。


“萧家知道这件事吗?”元初一问。


戚步君眨了眨眼,伸手将元初一被风吹乱的鬓发拢到耳后,笑道:“我要娶的,就是萧正的女儿。”


元初一又惊又疑,盯了戚步君好一会,“公公真的死在萧家人的手里?”


至此,戚步君的笑容里才带了些苦涩,“不然你以为什么?以为是我杀了二哥吗?”


“我……确曾想过。”元初一直言不讳。蹲在摇椅旁望进戚步君的眼睛,“告诉我,这件事,你参与过吗?”


戚步君平静地回望着她,身体随着摇椅的摆动轻轻晃着,良久,他点了点头,“让叶彦杀萧正的主意,是我出的。”


闻言,元初一抿紧了唇。


她以为她会震惊,可并没有,好像她的心底早已猜到,叶彦虽欠些脑子,但杀掉萧正的后果十分严重,若无人怂恿,恐怕也不会如此冲动。后来显然他想明白了,找到苏晴说了这件事,苏晴这才传回字条,让她小心五叔。


“你知道叶真对赌场不上心,便以此逼走叶彦,让公公无人可用,若萧家发难,公公能倚仗的人就只有你。”元初一尽量平静地说出心中所想,“你指使叶彦之前,就想到了萧家可能会杀了公公吗?”


戚步君移开眼去,盯着微有波澜的水面,平静地道:“这是一个变数,我并未想让二哥死,所以我杀了萧二,替二哥报仇。”


看着他清澈无瑕的容颜,听着他随意地轻谈杀戮,元初一胸口一阵发闷,她吸了口气,定住心神,“你可知道赌场现在乱成一团?”


戚步君轻笑,“那是做给陈家看的,也是萧老爷子提出的要求。我想娶他孙女,就得让萧家挣回面子,以青龙赌场做饵让陈永庭放松警惕,让他以为叶家已被萧家逼至末路,他定会起吞并青龙的念头,然后萧家再以不计前嫌之姿与我里应外合,一举荡平陈家那群乌合之众。”


元初一怔忡半晌,“青龙……那是叶家聚数年之功才建起的……”可以说是叶家现在的招牌。


戚步君不甚在意地笑笑,“萧家的第三代,只剩萧倩一个人了,我娶了她,便娶了遥州赌场的半璧江山,用青龙来换,值得。”


元初一极讶,“我记得萧正有儿子,不仅他有,萧二萧三都有。”而且不止一个。


戚步君看看她,轻笑,“现在没了。”


看着他的笑容,元初一只觉一股凉气直冲脚底,再耐不住与他漫谈,猛然起身厉声道:“那叶真呢?也没了吗?”


过于激动,元初一忘了身后就是鱼池,长时间蹲跪的双脚又有些发麻,当即站立不稳往后退了两步,直至踩到鱼池边上才记起身己的处境,一声惊呼还未出口,便被一股大力抓住腰带拽了回去,摔到一旁的草地上。


戚步君面色苍白地倒在一旁,捂着自己的左肩,笑容明朗,“你还真是让人操心。”


看着他肩头渗出的血迹,元初一强压下过去看他的念头,咬着牙道:“你刚刚说公公的死是个变数,叶真又是另一个变数吧?你定没想到,他居然一改常态,主动向公公要求打理生意。”


戚步君的笑容淡了些,放松了身体躺在地上,极轻极轻地说:“你不问问我的伤势么?我伤的好重的。”


元初一不为所动,定定地看着他,他又将笑容勾起些,偏过头看着她,“你知道二哥是什么时候死的?”他并没等元初一一回答,说完便道:“就在我陪你去胡士恩家的那天,回程时我接到的消息。”


元初一呆了下,连震惊都忘了,她的确记得,那天有个小厮来给戚步君送信,可……“怎么可能……”她狠狠地咬了咬牙,抑制住自己的颤抖,“那天晚上叶真还说……”还说萧家的事已经解决了。


她可真是傻


想到那晚叶真反常的举动,想到那不容拒绝的休书,想到叶真拿到白鹿书院的院士文书时的激动,元初一真想狠狠地,给自己一个耳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