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历史军事 > 舍我妻谁 > 卷一 有夫之妇 第六十六章 云家大小姐

第六十六章  云家大小姐


元初一心想这可真是有缘。上午刚说完下午就要见面了。不过云大小姐是何香居的合伙人,到了桐城不见何家的人,反而单独约沈氏出去,这其中说没有别的缘由恐怕也没人会信。


想到这里元初一又不由后悔自己装扮得太简单了,如果对方是个风华绝代的大美人,她岂不成了衬她的绿叶了?不过这也都只是想想,她以前主要以男装为主,女装式样大多简单,只求舒适方便,根本没有什么有气场的衣服。


“娘,”元初一问道:“这云大小姐以前也常常约你出来?”


沈氏摇了摇头,“她到桐城的时候偶尔会到何府借宿,前后见过几次,不过倒是头一回单独约我,也不知有什么事。”


元初一闻言心中别扭,以云家的财势到各地都不乏别院住所,为何一定要到别人家借宿?又为什么这次韩裴不在,就连门也不登,单独找沈氏见面?还有……


“娘刚刚说的渊源是……”


“哦。”沈氏这才接着刚才的话说:“大约在裴儿十三四岁的时候,有一次在街上遇着一匹惊马,当时这位云大小姐也在街上。裴儿就拉了她一下避开那匹马,后来裴儿回家也没提过这事,还是前两年云大小姐说起,裴儿才想起来原来他们早就见过面了。”


元初一缓缓点头,“原来如此。”如果是这样,许多事情就说得通了,“云家想吞并合香居的时候也是因为云大小姐认出了他,所以才同意改为投资的?”


沈氏想了想,“许是这样,但这些生意上的事我也不懂,裴儿也不多说。”


“那……”元初一踌躇一下,想着是不是自己误会了?那云大小姐之所以对韩裴另眼相待只是出于感激?并没有其他的意思?又不对,她还见过包婆婆呢……元初一琢磨着,正想多问沈氏一些事时,轿子来了,便只能按下心中猜测,跟着沈氏来到约定的地点。


那是一间酒楼,名为凤吟,布置得极为雅致,一楼大堂中还有琴师抚琴,堂中食客多为纶巾儒衫之辈,氛围十分清幽。


与店中小二道明来意,小二便引着元初一与沈氏上了楼,二楼也是散座,并不见雅间之类的隔间,靠着边有一张大桌,桌后坐着一人。


有一瞬间。元初一以为见到了自己。


那是一个女子,穿着利落的男装,一头长发以白玉发扣束于脑后,为她明丽的容貌添上几分英姿。


此人定是云大小姐无疑,以往三年,元初一也多是以同样的姿态出现于众人之前,可见女子掌业不易,想被人认同,就连性别都得抛弃。


大概是听到声音,云大小姐抬起头来,一双眼睛有如明月一般清亮动人,只一眼,元初一便发现了自己与云大小姐的不同。自己的一身厉气源自于身边鱼龙混杂的恶劣环境,厉则厉矣,却少了几分正气,提起她时人们也总爱往黑恶毒那方面想;而云大小姐不同,她眉宇之中蕴含着端正之气,身上仿佛流动着一种强大的底蕴,那是一种充分的自信与从容,颇有窗外风起云涌,我且坐看笑谈之感。


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个人魅力。元初一不得不承认,虽然云大小姐不是美得乍眼,但她的那种气质,令人印象深刻。


跟着沈氏,元初一转眼便至桌前,云大小姐已站起身来,歉然与沈氏道:“本应我登门拜访,但有急事赶着回去,不想叨扰何老爷,故而请夫人来此,夫人受累了。”


沈氏连忙谦让,“云大小姐客气了。”


云大小姐又将视线转向元初一,眼中带着好奇,“这位是……”


沈氏赶快介绍道:“这是裴儿的夫人,陪我过来的。”


听到沈氏的话时,云大小姐明显愣了愣,眉尖轻轻地皱了一下,而后才请她们入座。


桌上备着四个冷拼,都是色形俱佳,引着元初一她们上楼的小二此时问道:“姑娘,要上菜吗?”


云大小姐没有说话,缓缓地点了点头,一双清美的眼睛始终锁在元初一身上,待小二下去后,她才再度开口,朝元初一道:“刚刚我没太听清楚,请问姑娘是……”


元初一笑了笑,“我是韩裴的妻子,云大小姐。幸会了。”


元初一看得清楚,云大小姐的脸色立时变得不太一样,似是极讶,又有些别样情绪掺杂其中,眼中挂着几分茫然,像是突然听到不能接受的事,一时间乱了章法。


“这……”云大小姐抿着唇角现出个勉强的笑意,“这件事……竟从没听韩兄提过……”


对于云大小姐,元初一心中本就有怀疑,此时见她的模样,刚刚那些什么感激谢恩类的猜测就全都消散了,她淡淡地一笑,“我们前几天才回来,想必他还没有机会告诉云大小姐。”


如果你是一人的好友,听到他的婚讯你会如何反应?多半先惊讶,然后送上祝福,如果这其中出现类似勉为其难这样的情绪,就该反思你对这朋友是不是有什么别的想法了。当然也有例外,比如要是叶真现在跑来告诉元初一他要成亲了,元初一肯定会先惊讶,然后冲上去暴打他一顿撇了她再娶别的女人她是不能接受的,这与感不感情的无关,纯粹是憋气问题。不过如果对方是男人的话,那例外。


“这可……真是让人想不到……”低喃一句,云大小姐舒了口气,“不知……夫人与韩兄是如何相识的?”


云大小姐问到这,其实已很没心思了,元初一留意到她拿着茶杯的手,指尖不停地摩挲着杯沿处,她也毫无自觉。


看起来,韩裴已婚这件事对她的打击要比想象中更大。


“他去遥州办事的时候相识的,说来也没多长时间,就这两三个月的事。云大小姐不知道也不足为奇。”因为自己情况特殊,元初一也不愿多谈。


“夫人与韩兄相识这么短的时间就能倾心相许,实在令人……羡慕。”最后两个字,云大小姐的声音很低,说完她似乎才惊觉自己的失态,收回抚在杯子上的手,调整了一下呼吸,瞬间便又恢复成刚刚那个从容不迫的云大小姐,朝元初一露出个笑容,“我名为慕佩,夫人若不嫌弃,就别叫什么云大小姐了。”


这种情形几乎是无法拒绝的,元初一稍有犹豫,便也极不情愿地报上名字,跟着便见云慕佩带着惑色思索一阵,露出一个极为惊诧又抱有怀疑的神情。


元初一就知道会有这样的情形。


虽然元初一之前经营的算是偏门,但也在商场范畴之中,又是恶名昭著的,加上遥州离丰城也不是很远,所以云慕佩很有可能听过她的名字。


“不知……”云慕佩开了个头,又停下,微微迟疑一阵,终是没再问下去,眼中带着丁点的不确定,改而向沈氏说话,“我这次来桐城给韩兄和夫人带了些东西,不巧他不在,所以才约夫人出来。”


元初一松了口气,她倒也感激云慕佩没把心中的疑惑问出来,当着沈氏的面,自是不好大谈以前的事的。不过元初一也看得出,云慕佩对沈氏说的并非全部都是实话,没等到韩裴可能是真的,但约沈氏出来却绝不仅是为了交托东西这么简单,如果只想送东西,找人送去就得了,何必还找沈氏出来云慕佩应该是有话想对沈氏说。但没想到自己会杀出来,让她不得不放弃。


元初一顺着云慕佩示意的方向看去,见旁边一桌上摆着一些东西,都用盒子装着看不出是什么,还有一个托盘,也是用布盖着。


“云大小姐太客气了。”沈氏欠了欠身,“待裴儿回来,我定让他登门道谢。”


云慕佩笑笑,不着痕迹地望了元初一一眼,又垂下眼帘,问了问何家的状况。


这显然不是云慕佩想说的话,而是临时起意,省得冷场,要不然该多难看。


其间元初一一言未发,只听着云慕佩和沈氏一来一去地说话,当听到沈氏说何家二少爷的时候她特别留心了下,因为在何家这么多天,她从没见过那个二少爷。结果有些设想之外,又在意料之中,何二少爷何其意竟是去遥州赌钱了。


桐城不是没有赌场,特地跑到遥州去赌,可见对赌博这一行业的热爱。


据沈氏说,何二已经去了半个月,从他迟迟未归来看,应该是赢了,如果输了,早就该回来了。而从何家人对他这种行为已经见怪不怪来看,相信何二每年都要举行几次这样的活动,说不定元初一还见过他呢。


这不又是一个元忆么


当年她爹送元忆去京城做学徒,指望他能学点东西回来,结果除了一屁股债,他什么也没带回来


就这样,三个人边吃边聊,也亏得何家人口多,云慕佩从何老爷问到小小姐,无一遗漏,最后连何全都问了,才算是撑过这顿饭。


见沈氏放下碗筷,云慕佩也不吃了,站起身来说:“不敢耽误夫人时间,我让人拿着东西随夫人回去吧。”


沈氏似乎是长出了一口气,估计她也正郁闷呢,跟着站起来,又客气了几句,与元初一来到放着东西的桌子跟前。


刚一走近,元初一便闻到一股奇怪的药香,云慕佩打开一个盒子说:“久闻夫人肩部常常酸痛,家母也有类似的症状,日前得到一个古方,用了十分有效,所以也配了一些,给夫人试试。”


沈氏又是道谢,云慕佩又将其他东西介绍了一下,都是一些茶叶和药材这类十分实用的东西,只从气味与颜色上看就知道是精品中的精品。


元初一好奇的是旁边的那个托盘,蒙着托盘的布错了一角,露出一片青色缎面,刚刚坐着的角度看不见,现在看得很清楚,那颜色很漂亮,也很眼熟,熟到几乎让元初一认定,这就是那匹她求而不得的云缎。


见元初一的目光在那托盘上游移,云慕佩笑了笑,“这是为我弟弟做的衣裳,刚刚才送来。”她说着话,好像不经意似地伸手将托盘上的遮布拉好。


元初一信她才怪她最后那个遮掩的动作,就差写上“欲盖弥彰”四个大字了。


趁着云慕佩又去给沈氏介绍其他的东西,元初一瞄了个空档轻轻将遮布掀开看了一眼。托盘上平平整整地放着一件折好的男衫,针角平实细密,样式也不花哨,用的料子正是云缎。


元初一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想买的那匹,如果是,那么那天布行伙计说的贵人应该就是云慕佩。


不过最让元初一在意的,是这件衣服的胸口上,绣着一个眼熟的图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