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历史军事 > 舍我妻谁 > 卷一 有夫之妇 第六十三章 想得很清楚

第六十三章  想得很清楚


元初一不动声色地看了看正在走神的沈氏。“娘跟我们一起去吧。”


沈氏回过神,弄清楚他们在说什么后摇了摇头,“你们去吧,我昨晚没歇好,想再歇歇。”


元初一马上示意梅香扶沈氏回房,自己跟着韩裴出了中堂,就他们两个人,也不驾车,溜溜达达地出了何府。


早年元初一来过桐城,不过那时是抽空过来看金楼的,偷偷摸摸时间又紧,也没什么时间逛街,对桐城自然好奇,不过她现在的注意又不在逛街上,而是琢磨着,该怎么与韩裴开口。


昨天她睡不着,并没有白熬,她红着脸将事情前思后想了无数遍,可能是想得多了,事情终于有了结论,当然也就有了后来的“么么么”……


“哎……”思来想去。元初一还是选择这个字做开场白。这个字不错,既能引起人的注意,又能当称呼使,一举两得。


韩裴缓下脚步,淡淡地说:“你可以叫我韩裴……”他睨她一眼,“或者是夫君。”


元初一暗恨自己不争气,就这两个字,居然就怎么也叫不出口了。她低下头,跟紧韩裴的步伐,也不看他,“昨天晚上的事,你没忘吧?”说完她又想抽自己嘴巴,这是废话,韩裴昨天虽然喝酒了,但远没到失忆的地步,况且,如果韩裴不好意思承认,顺着她这话茬往下说忘了,她难道还要重复一遍?还是假装开朗地说忘了就好?


“我,”韩裴脚下停了停,眼底带着不明的情绪,“记得很清楚。”


元初一又想抽自己嘴巴了,跟着韩裴站住,勉强理清了自己的思绪,低声道:“我是想说,人喝了酒很容易冲动,所以……所以昨天晚上的事。你、你能不能分清楚,是因为喝酒的关系,还是因为……”元初一自认待在赌场这几年自己的脸皮已经够厚了,可事实证明,还差一点,没厚到足矣顺利说完这些话的地步,有些地方还是得省略。她咽了下口水,跳过省略的地方,微带着紧张地说:“你好好想想,想清楚就好,不用告诉我,我是不想你一时糊涂……”


“一时糊涂?”韩裴扬了扬眉。


“是一时冲动。”元初一微抿着唇,“我不希望因为你喝了酒,误会对我有什么,但实际上又没有什么,我是个心志不太坚定的人,如果因为你误会了对我有什么而让我觉得你真的对我有什么,我可能会因为这一点什么也对你有什么,但这个什么不是我想要的那种什么,我希望你是由衷的有什么,而不是出于误会才对我有什么……”说了半天。她已经彻底晕了,不抱希望地问:“你明没明白我想说什么?”


韩裴微一点头,隽秀的眉目间透着淡淡的清朗,“我已经,想清楚了。”


一句话,把元初一肚子里剩下的那一大串什么都堵了回去。看着韩裴说完便又继续前进,她又急又后悔,她要韩裴想清楚后不必说给她听,这样就算韩裴真的出于冲动,因为没有挑明,两个人不致尴尬,也就还有机会继续走下去,可她没想到自己竟会这么急于地知道答案到底是什么。


她对韩裴是真的有那方面的好感了吧?她随韩裴回来不过三天,究竟是怎么发生的?难道只是因为昨晚的****吗?想到昨晚韩裴颜染红云迷茫失控的样子,元初一心中就大呼可惜不过,她可不承认她是个会被男色吸引的人她注重的是人心,是内涵


元初一脚下没停地一直跟着韩裴,脑子里想的却是乱七八糟的,直到听见韩裴说了声“小心”,她的手落入一个不算厚实却修长有力的掌中,那手掌看似无力、实则坚定地握着,不紧也不松。


手被他的手掌暖暖地包围着,元初一又是心中一动,不过她左顾右盼了半天,也没瞧见韩裴说的“小心”在哪。


大概是因为他们出来得太早了,大街上行人甚少,连铺子都是刚刚才开门的样子。


“小心马车。”看元初一探头探脑的样子,韩裴眉眼不抬地解释了一句。


马车?元初一又扭头去看,一般马车出行动静都不小。没理由走到身前了她都没知觉。


“转弯了,我以为它会过来。”韩裴又给了个解释。


“哦……”元初一眨了眨眼,总觉得哪里不对似的,一时间又想不明白,乖乖地被韩裴拉着手,在街上缓步而行。


韩裴拉着她从大街拐进一条小路,元初一半天才反应过来,“我们去哪?”


韩裴稍稍顿步,侧过头看着她,“吃早餐。”不知是有意抑或无心,他的目光正好落到元初一的唇上,微怔过后有些恍神,脑中瞬间涌起一个极为旖旎的画面……如果那时,他没有那一点点的犹豫……


想到这里,他的心不受控制地乱了几下,昨晚奔出院子时的慌乱悸动仍然记忆犹新,整整一晚,他看着被她咬过的手,无法抑制地回想指尖上曾有过的柔软触感,不仅是她的双唇,还有她咬下来时,舌尖轻轻抵着自己的指尖……


元初一却在因他的话而莫名其妙,“不是吃过了么?”


韩裴马上收回目光。牵着她继续前进,低声说:“再吃一点也无妨。”


元初一觉得他的声音怪怪的,像在压抑着什么,好奇地看了他两眼,她窃笑,“你的耳朵又红了。”


韩裴神情微滞,而后扫过她可爱洁白的耳廓,“你的也很红。”


因为心虚,元初一马上捂住自己的耳朵,还在解释,“我是因为早上火气太壮。绝不是因为那个什么……”


说到这,她看到韩裴的唇角轻抖着翘了起来,随后转过头去继续带路。


其实他是编排她呢吧元初一赧然地放下捂着耳朵的手,跟着走了两步,终于发现了异样。


她的手……一直被韩裴拉着呢。


红着脸,她偷偷地来回看看,小路上根本没人,也就是说,不是因为安全问题才拉她的手吧?她又轻轻动了动指尖,试探地反握上他的手,如果他马上松开的话……


刚想到这,便觉得韩裴的手松了些,她还没来得及失望,他的手调整了一下角度,以更适合交握的姿态,将她的手笼于掌中。


“别着急,就快到了。”他淡淡地说。


元初一双颊飞红地抿着一直想要上扬的唇角,小幅度地点了点头,低着的头再没抬起来,眼睛一直看着两人交握的双手,暗骂自己实在太笨


这就是他想清楚的事啊亏她还猜个半天


元初一心中雀跃,也不知跟着韩裴走了多远,又拐了个弯,她鼻子里蹿进一股浓浓的香味,抬头一看,小路的尽头支着一个包子摊,一个佝偻瘦弱的身影正在蒸腾的热气中来回忙碌。


韩裴拉她走过去,“包婆婆的东西很好吃,以前我常常来。”


元初一点点头,这包子味闻着就香,不过……“怎么设在这,这里没人来吧?”


“只有一些老主顾知道这里。”韩裴脚下不停,“这里是死胡同,不占地方,晚上不用收摊,免了包婆婆很多麻烦。”


原来如此,元初一跟在韩裴身侧来到摊子面前。韩裴与包婆婆打了个招呼,包婆婆竟极为惊喜似地从摊后小跑出来,抓着韩裴打量半天,高兴地笑道:“有日子没来了,我还以为裴哥儿忘了我这老婆子。”


包婆婆年纪很大了,少说也有六七十岁,满面的皱纹,牙齿也脱落了几颗,这样的面容与美丽扯不上丝毫关系,可元初一看着亲切,连包婆婆发笑时露出的齿洞都觉得可爱起来。


相比于包婆婆的爽朗热情,韩裴只带着一丝笑容点了点头,包婆婆也不在意,想来是了解他这个人,越是跟生份的人越能露出笑脸,一旦熟了,他反而不会笑了,整天像面瘫一样。


“快点坐下?”包婆婆笑得双眼眯眯着,又探头看了看元初一,“裴哥儿,这是谁?快给婆婆介绍介绍。”


韩裴侧了侧身子,以便包婆婆看清元初一,自然地道:“她是我的夫人。”


闻言,包婆婆马上走到元初一身边,上上下下看了个遍,又围着她饶了几圈,最后点了点头,一掌拍在元初一的屁股上,“一看就是个好生养的,比上次那个好”


元初一吓了一跳,回头又见包婆婆那极为朴实可爱的笑脸,也说不出什么了,不过她可没错听“上次那个”,瞥了韩裴一眼,才朝包婆婆笑道:“婆婆你好,我叫初一。”


“好好好。”包婆婆笑眯眯地绕回摊子里,“你们等着,婆婆给你们包几个大馅包子吃”


包婆婆的动作十分麻利,一点也不像上了岁数的人,尤其她一双手,看起来枯瘦枯瘦的,却十分有力,一团面揉圆搓扁毫不吃力。


跟着韩裴在唯一的桌子前坐下,元初一抿了抿唇,开始琢磨“上次那个”的事,说起来她也好奇,韩裴也二十来岁了,怎么会一直没有娶妻?难道就是因为“上次那个”?不过这事还不好问,她和韩裴才刚刚开始,问东问西的不太合适。


要不回去问问沈氏?


元初一正打算着,忽听韩裴淡然地说:“两年前我与丰城云家的大小姐来过这里,包婆婆误会了。”


“误会?”孤身男女相偕出行,是什么情景?也像今天一样吗?接过韩裴倒给她的茶水,元初一微微眯了眼睛,抱着茶碗偷偷睨着他。


看着她的样子,韩裴唇边漾起一抹笑意,想了想,说:“云家也是合香居的合伙人,云大小姐一直代为掌管家中生意。”说着他顿了顿,“和你差不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