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历史军事 > 舍我妻谁 > 卷一 有夫之妇 第六十二章 么么么么么

第六十二章  么么么么么


元初一微扬着下颔。本等着韩裴继续唠叨下去,却不想迎来两束如此专注的目光,确认了他目光的走向,元初一的脸顿如火烧一般,两片唇就那么微微启着,也不知自己该怎么办,心跳不觉加速,呼吸都跟着急促起来,渐渐地,发烫的耳朵里竟全是一片“砰砰”之声,一颗心不听话地,就快跳出胸口了。


元初一满面绯红,她不敢抬头,一双眼睛盯着韩裴下巴以下的位置,忽地,见到韩裴的喉节轻轻地滑动了一下,身子也朝自己靠近了些。


元初一脑中“轰”地乱成一团,一股前所未有的羞怯与悸动猛地从心底爆发,她不敢去想韩裴接下来要做什么,眼睛睁着却完全看不清东西,脸上滚烫滚烫地。搁在膝上的双手慢慢收紧,将衣裙攥得牢牢的。


“你……”韩裴的声音极为喑哑,只说了一个字,似乎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目光微微地飘了飘,眼神中带着的迷茫也消散了些,他慢慢地坐正身子,想了良久,总算是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你为什么……要答应那件事?”他看着元初一,极为认真地说:“就算你相信我,我也不希望你委屈了自己。”


元初一稍稍松了口气,可心头却涌起意犹未尽之感,思及至此,她的脸又红了,耳边听着韩裴的问话,也想不出诸多借口了,低声说:“我总觉得你这样的人,不应受人束缚,就算做不成人上人,起码该有些自由。所以我寻思着,一纸契约能换你的自由,岂有不换之理?不过我没想到……”她没想到,韩裴与何家,根本没有任何书面上的束缚。


她话音顿了顿,刚在后悔自己开口太快将心中所想照实地说了出来,又见韩裴努力保持清醒的眸中隐约浮起一层感谢。心中不知怎地有些发堵,连忙又笑笑,“反正这契约书也是白来的,我原就没想要……况且我对香料行当一窍不通,把契约书给了你,我能落得一身轻松……我就不信,你会比何家人还要厚颜无耻,以后我不用操心,每年照样分钱,哪有比这更好的事……就算你真的与何家串通,我大不了当没这回事……左右这都是叶家的银子,也算我看清了你,早日离开就是……”


元初一低着头绊绊磕磕语无伦次地说着话,一只手突然却轻柔地触上她的脸颊,她立时僵在那里,再说不出话了。


韩裴的手指白皙修长,力道很轻,好似无心又像刻意地,从元初一的脸颊划至她的下颔,拇指指腹极轻地抵上元初一的下唇,食指轻勾。将元初一的脸轻轻托起。


唇间似有若无的摩挲带起一股闪电般的电流,瞬间便已传至元初一的四肢百骸,元初一只觉得自己的身子又僵又麻,麻中又带着一丝酸软,手脚都软绵绵地,仿佛置身于一团温暖的棉花之中。


这是什么感觉?是心动吗?她试着问自己,却寻不到任何答案,脑子里晕眩眩的一片,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已是非常的了不起了。


模糊中,元初一觉得唇上的手指在柔柔地磨蹭着,耳边听到的不再是自己的呼吸与心跳,而是另一个,略显混乱的呼吸声。


昏暗的烛火映照出一块温暖狭小的空间,夏日特有的闷热让这块区域显得更为局促,床上坐着的两人被笼在其中,好似天地间只剩下彼此一般,避无可避,元初一的目光散乱一阵,终是对上韩裴的双眼,她才惊觉两人离得竟是如此之近,近到,可以清楚地看到韩裴黑如宝石的眼中,染着的浑浊与迷乱。


这样的目光让元初一手足无措,她不喜欢他眼中因酒意所带的迷茫,却更加无法抗拒他带着暖意的指尖,想也没想地,元初一张口咬住自己唇间的拇指,双眼迷朦地看着韩裴,齿间微微地用力。却又不致咬疼了他,也不知是想惩戒他的无状,还是想挑动他的心弦。


韩裴的眼底兀地蒙上一层暗色,清雅的容颜染上一层薄薄的红晕,他微倾下身子,呼吸与元初一的混至一处。元初一只觉自己脸上烧得不能再烧了,她闭上眼睛,眼睫不住颤抖,抓着衣裙的手更为用力,握得指节发白。


要开始了吗?要开始了吗?感觉到韩裴的气息,元初一的心狂跳不止,然后……


“叩叩叩。”


元初一一愣,睁开眼,见到韩裴也是同样的神情,他喘着微微的酒气,脸上还带着动情的迷乱与潮红,目光呆呆地,看上去……


“叩叩叩。”


敲门声又起,打断了元初一的畅想,她才发现她竟还咬着韩裴的手指,连忙松口将脸撇至一旁,看也不敢看韩裴一眼。


“小姐,你睡了吗?”


门外传来梅香的声音。元初一又羞又窘,已不知该做什么反应,韩裴倒还算镇定,发了一会呆,就站起身来过去开门,好像还和梅香说了几句话,这才离开了房间。


韩裴一走,元初一的窘意也消散了些,瞪了梅香一眼,也不知是羞是恼,梅香收回目送着韩裴的目光。莫名其妙地道:“小姐,你们怎么了?姑爷干嘛那么紧张?”


“他哪里紧张了。”元初一不满地嘀咕一句,明明两个人都同处一样的状况,为什么他就能那么快地恢复理智呢?他还喝了酒呢可见一点也不投入


“不紧张?”梅香睁圆了眼睛指着门外,“不紧张他同手同脚的走出去?”


呆愣半晌,元初一“噗哧”笑出声来,“他真的那么走的?”


梅香点点头,还学了一下,元初一把梅香的脸自动换成韩裴的样子,心里终于平衡了,憋了半天的笑,映到唇边却成了另一番景象。


梅香仔细地看了看元初一抿着笑容的唇角,越发地觉得不对劲了,伸手摸了摸元初一的额头,又马上被元初一打下来。


元初一横了梅香一眼,“打水吧,我要洗洗睡了。”


梅香仍是看着她的唇边,末了煞有介事地说:“小姐,你是真喜欢上姑爷了吧?”


元初一板起脸,梅香却摇了摇头,“板脸也没用,嘴上还笑着呢。”说完她缩了缩身子,也不等元初一说话,一溜烟地跑出了房间。


元初一这时才想到她还没问沈氏的事呢,果然脑子不好使了。


没过一会,梅香打着水回来,元初一趁着洗漱之际问了问,梅香道:“夫人一路上什么也没说,婢子逗她说话,她也不吱声。刚刚婢子已服侍她睡下了。”


元初一沉吟一阵,许是吕氏又和沈氏说了什么?还是……她甩了甩头,算了,不想了,今天脑子不好使。


梅香自下了定论后,对元初一的行为也不说什么了,帮她打散了头发,又闲话几句。退出了房间。


屋里又恢复了宁静,元初一熄了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似睡非睡地十分疲惫,直到快天亮的时候,才算真正睡熟了。


不过这一觉睡得不太好,好像才闭上眼睛,梅香就进来喊她起床了。


元初一好久没享受过被喊起的待遇了,主要是以前没人管她,哪怕她睡个三天三夜,只要不耽误赌场的生意,都随她,所以现在冷不丁的,激灵一下睁开眼睛,像是受了惊吓。


梅香也吓了一跳,捂着胸口后退一步,小声说:“小姐,是不是该起来陪夫人用早饭了?”


元初一呆了半晌,才迷迷糊糊地点点头,分不清天地的下了床,任由梅香给她梳头洗脸,她就一直在半睡状态,等梅香替她换好衣裳,她才算清醒了一点,不过总觉得嘴巴酸酸的,也不知道怎么了。


看元初一揉着嘴,梅香笑着说:“小姐,你咋晚做梦吃什么了?”


元初一没太听明白,梅香指了指她的唇,“婢子进屋的时候就见小姐的嘴一直嘟着,还‘么么么’的,想来是做梦吃得香了。”


元初一摸摸下巴,皱着眉头琢磨一阵,忽地,脸上通红一片,扭过头去假装照镜子,再不提这话茬了。


没一会,元初一整装完毕,就是脸上红晕怎么也消不下去,梅香一度怀疑她受了风寒,被她无视了。


匆匆地来到中堂,沈氏已在席间,韩裴也在,元初一脚下微顿,硬着头皮坐到韩裴对面,小声地问了沈氏早安。


沈氏欠了点精神,对元初一的态度倒是不错,不过明显有心事,连元初一和韩裴都有异样也没看出来。


吃这顿饭,元初一始终是低着头,偶尔抬眼瞄一瞄韩裴,总能捕捉到他迅速收回的目光,脸颊红晕不由更甚,好容易吃完了饭,梅香端来几碗清水,服侍他们漱了口,沈氏才稳了稳神,与元初一道:“夫人娘家给送来一些药材和几包好茶,夫人惦记着两位出嫁的小姐,想找人给送去,我想让裴儿去,以前向来是他去的,而且我们还住在这,总不好说不做,就什么都放下。”


元初一错愕一下,她倒不是觉得沈氏应了这事有什么不对,而是讶异沈氏竟会特地跟她说起这件事,虽说不是商量,但也算是争取了她的意见。老实说,她早料到沈氏对何家的感情,必不会轻易脱离何家,所以有此一说,也在意料之中。


“一切凭娘做主。”元初一低声回了一句,又抬起头,脸上漾着红晕说:“不知……要去几日?”


她本想叫“夫君”,可不知怎么,之前明明叫得顺口,现在却怎么也叫不出口了,一想起那两个字,心中就有股热度涌啊涌的,真懊恼啊


韩裴的情况好一些,除了一点局促,没见其他的不同,吃过饭便起身,与沈氏辞别后,他看向元初一,低声道:“想不想出去逛逛?出发前还有些时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