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历史军事 > 舍我妻谁 > 卷一 有夫之妇 第六十章 将计也就计

第六十章  将计也就计


元初一愣了半晌。没想到吕氏给沈氏出的竟是这么个主意,再看桌上众人,齐唰唰地望着她,元初一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应对,条件反射似地扭头看向韩裴。


韩裴也是相当意外,此时又听沈氏低声道:“按理说这算是你带来的嫁妆,应由你自己把持,可一来你是女人,不好抛头露面,二来么……人人都知道裴儿娶了你,裴儿不过是一个管家,可妻子财势过人,这让人说起……岂不要说裴儿吃软饭的闲话”


元初一只听了个开头就知道这番话都是吕氏教的,以沈氏的性子,她或许会担心韩裴会让人说成是小白脸,但她万说不出这么势利现实的话。再看吕氏眼帘微垂,唇边挂着淡淡的笑容,元初一不得不佩服她,把沈氏的性子摸得透透的,料准了沈氏不肯让她觉得她成了外人,就在这饭桌之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这件事提了出来,也不想想,以后就算有闲话,那也是外人说的,可现在这话,却是实实在在地从韩裴的自家人口中说出。


除了摸不清情形的何老爷,何家人以吕氏为首,莫不是探究看戏的神情,韩裴在听过这番话后,面色微沉,好像有点不太高兴,不过他那性子是决计不会翻脸掀桌的,他放下筷子,朝何老爷道:“老爷夫人见谅,我与我娘有些事商量,先告退了。”


说罢,他不等何老爷应允,拉着元初一站起来,又与沈氏道:“娘,跟我回去。”


沈氏错愕之后有些无措,等回过神来,韩裴己拉着元初一走到门口了。


元初一回头看着沈氏不知所措样子,心中微恻,脚步不由放缓,突然手上传来一阵疼痛,她忍不住吸了口冷气。


看着元初一微现痛楚的神情。韩裴这才发现自己攥的是元初一烫伤的那只手,眼中懊恼一闪而过,马上松了手,低声说了句:“抱歉。”


他这一低头,元初一也看清了,韩裴平时里表情很不丰富的俊脸上竟染着一层薄怒,可见是当真恼了。再仔细想想今天的事,一个隐约的主意在元初一心头升起。


“等一下。”元初一站定身子,瞟了一眼吕氏,终于下这了主意,回过头与韩裴淡淡地说:“你在这陪娘,我回去取契约书。”


她说完朝沈氏安抚地一笑,回身要走,手却被韩裴紧紧抓着,看着他紧蹙的眉头和写满不赞同的目光,元初一踮起脚,附到他耳边以仅有他二人听得到的音量说:“你听我的,我自有打算。”


韩裴迟疑一下,手这才松了些,元初一抽出手来,又睨了吕氏一眼。笑道:“何夫人稍候,初一去去就来。”


吕氏心中既惊且疑,她给沈氏出这么个主意,是料定元初一不会就范的,如此一来,元初一与沈氏间定然嫌隙更深,自己便可趁机而入,仍以联姻的手段,将韩裴留在何家,她便不用担心将来自己的儿子会一事无成了。


想到自己的儿子,吕氏又是头疼,又是心疼,幸亏何家老大是个优柔寡断老爷又看不上的性子,但凡何其昌有一处可取,老爷怕不都会将祖传的配香秘方传了他去。本来她已说服了老爷将配方交给老2,可这两年自个的儿子太不争气,吃喝嫖赌样样精通不说,还搞砸了几笔大生意,差点让合香居毁于一旦,若非如此,合香居的资金周转也不会如此吃紧,再加上方家撤资,简直是雪上加霜。


幸好其间有韩裴左右周旋,找回了大笔订单,又能找到资金注入,免了合香居的灭顶之灾。她原先还真没发现,这个习惯沉默不言不语的孩子居然有这分本事,难怪老爷事事都听她的,唯独在用韩裴这件事上。紧抓着死不放人。


如此一来,她便又有了主意,沈氏感念她的恩情,若提出两家联姻,断没有不允之理,只要韩裴娶了何家的小姐,一来会对何家更为忠心耿耿;二来么,他将是未来老2与老大争锋时最有利的法码,应提前将之绑到老2的战车之上。


整件事她想得很好,进行得也算顺利,不过她万没想到,韩裴会突然冒出个“夫人”来,最要命的,元初一手中有着合香居的合作契约,一方面制约着何府的资金,一方面又有韩裴这个打理能手,若他们夫妻、婆媳同心,这份家产最后落到谁的手里可真真难说了,所以,她马上想出了一个计划,不仅能分化他们,还能在沈氏受挫之时再提联姻之事,让韩裴成为自己的自家人。至于元初一的那份契约。她已离开叶府,只凭她一个小小女子能有多大能力?将来的红利给不给都还两说,所以根本不怕她提撤资之事。


吕氏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元初一不仅收服了韩裴,还收服了沈氏,让自己无法插手,可怕什么偏偏就来什么,伸手索要嫁妆这么无理的要求,元初一竟然会答应?她痛打何红樱的气势哪去了?说到这个,也是托了元初一的福,她这么一闹,老爷终于把那个人见人烦的姑奶奶送回婆家去了。


还是说……其是另有隐情?吕氏不断琢磨着元初一临走时到底与韩裴说了什么悄悄话。脸上却带着笑意,与沈氏道:“雅姐真是好福气,有这么通情达理的好媳妇。”


沈氏有点心不在焉,不停地瞄着韩裴的脸色,韩裴坐在那,眉目间已恢复往日的淡泊,可他的一双眼中,却分明是多了些什么,这一发现让沈氏愈加不安了,一颗心“突突”地跳个不停,一边劝说自己为儿子着想这么说也没错,一边又想着元初一孤身一人来到这里,椅子还没坐热就被拿走了嫁妆,对她又有何公平可言?想到这,多少又有些后悔,不如一早悄悄地说了这事,也好过众人之前让她难做。


相对于吕氏的忧虑与沈氏的后悔,韩裴显得十分淡然,不过吕氏向他搭了两次话他都没什么回应,这在以前是根本不可能的。


又过了一会,元初一回来了,手上拿着一个精致的木匣,微有些喘息地进了客厅,想是刚刚走得急了。


“何老爷,何夫人,久候了。”


元初一说着话,却并不急着上前,在门口等了一会,便见何府的老执事带着不少人聚了过来。


吕氏皱了皱眉,“广叔,什么事?”


广叔一愣,“不是夫人叫咱们过来的么?”


元初一笑笑,“何夫人见谅,是我叫他们过来的。”


吕氏心中翻了个个,那种不对劲的感觉更重,又见元初一扬了扬手中木匣,“这是契约书和渡让书。我今天将它们交给我的夫君,从今天起,韩裴便是合香居的合伙人。”


吕氏闻言,还是不明白元初一为什么要叫这么多下人来,元初一看了看她,才转向何老爷笑道:“何老爷,本来我就打算见了你重新签订一份契约,免了渡让书的麻烦。”


何老爷点头道:“既然叶家已将契约转让给你,自是该与你重新签订契约。”


元初一微微颔首:“不过现在我将契约再转给我的夫君,麻烦何老爷,现在就与韩裴重新签定契约吧。”


何老爷还是有点懵,寻思半天才招呼人去取笔墨,又派人去叫店内掌柜,让他带着合香居的印信过来。


吕氏却是越想越不对劲,她觉得元初一此举必有后着,可会是什么呢?她这么爽快地将契约送给韩裴,她就那么有信心,韩裴会对她一生忠心么?


看了看因元初一的举动倍受感动的沈氏,吕氏微微沉了脸色,不过思及沈氏那摇摆不定的性格,她又稍稍安心,只要牢牢把住沈氏,还怕韩裴跑了么?


又过一阵,合香居的掌柜带着印信匆匆赶来,听说韩裴成为合香居的合伙人,既是惊诧,又是高兴,照着原来的契约誊写两份,何老爷看过无误,便在上面签名按手印,再递给韩裴。


元初一进屋后,没与韩裴说一句话,十分轻松从容,韩裴也拿不准元初一说的“自有打算”到底是什么意思,接过契约后,他看着元初一,以目光相询。


元初一也看着他,对着他的眼睛,毫无虚假地,面上一片坦然信任之色。


韩裴垂眸,略略思索过后,笔起字落,他的字如他的人一样,清雅隽秀,如风如竹。


接着韩裴在自己的名字上按了手印,契约便正式生效,何老爷击掌大笑,揽着韩裴道:“好好,以后真是一家人了。”


说罢,何老爷拿出之前签的契约,连着元初一那份,一起置于烛上,烧成灰烬。


整个过程中,吕氏没说一句话,她看着那被烧成灰烬的契约,心中松了口气,往后,就不用再顾及元初一了,只抓紧沈氏与韩裴就好。


她正想着,突见元初一笑了笑,转向广叔和一众下人的方向,慢声细语地说:“今日之事诸位可做鉴证,我夫君现已是合香居的小东家,希望大家以后以东家之礼待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