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历史军事 > 舍我妻谁 > 卷一 有夫之妇 第五十章 可走也可留

第五十章  可走也可留


韩裴说罢,扶着沈氏回头就走。元初一看了眼呆愣在厅中的众人,快步跟上韩裴,小声道:“契约的事怎么办?”


韩裴没有丝毫停顿,淡淡地道:“跟我回去,我会通知他们来见你。”


其实平时元初一自认挺足智多谋的,可今天不知道怎么了,脑子直打结,说穿了就是韩裴宣布的那句话给她的冲击过大,韩裴究竟为什么要那么说呢?


元初一纠结万分地跟着韩裴来到一个不大的院落之前,又听韩裴吩咐一直跟在后面的紫衣丫头,“去府外,将马车上那两位姑娘请进来。”


那紫衣丫头愣了愣,目光在元初一身上扫了一圈,这才去了。


元初一跟着韩裴进了院子,见这是个小小的三合院,除了北面的三间正房,东西厢房各有两间,院中简洁干净,只有一条石子铺成的小路从院门通向正房,又在贴着院门这边的墙边放置着一些盆栽花草,为这小院添了几分活力。


韩裴指着右侧的那间正房朝元初一道:“那是我的房间。你去休息一下,我先送我娘回房。”


元初一点了点头,临走前看了看沈氏,见她面色十分难看,神情说不清是愤怒还是难过。抛去刚刚听到指责时的难过,元初一倒很理解这种心情,毕竟,做母亲的都希望自己的子女平安快乐,不希望有一点不光彩的事情发生,而她就是那点不光彩。


涩涩地笑了笑,元初一径自走进韩裴的房间。


那房间不大,东西却很齐全,除了桌柜桌几这些必备品,角落有一个不小的书架,架上书籍随意地摆放着,自然却不显凌乱,窗下还放了一张摇椅,老旧的款式,映着窗外的夕阳,宁静而温馨。


元初一有些讶异,她以为像韩裴这样的人,必然会喜欢一些清高雅致的东西,没想到会见到这样一番亲和温暖的景象。


这样的环境让元初一倍感放松,她坐到摇椅上,闭上眼,享受着摇动的悠然,听着摇椅发出轻微的“吱呀、吱呀”声。心中渐渐宁静。可,也正因这份宁静,让刚刚在她脑中一闪而过的念头变得越发清晰起来。


她是个不光彩的人。


在此之前,元初一对和离之事虽然伤心,却也有重整旗鼓的信心,她丝毫没想过自己的将来会不幸福,她相信将来站在她身边的人,绝不会在意她的过去,她有信心找到这样的人,却忘了,这样的人还有家人,还有朋友,他不在意,不代表他身边的人也不在意。


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为什么她没有想到呢?


“怎么不点灯?”


一道清泊声音自门口传来,那声音很动听,不会过份热情,也没有包含焦躁,在这炎炎夏日中,就像一掬甘甜泉水般让人难以忘怀。元初一睁开眼睛,这才发觉天色已暗。她确定自己只坐了一会,可夕阳却在悄无声息中转瞬即逝,她不是个喜欢伤春悲愁的人,可不知怎地,她现在有些伤感。


“你母亲怎么样了?”她看着走进屋里的那道身影,轻声问。


“还是很难过。”


韩裴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什么情绪,元初一微一挑眉,“你对她说了实话,她就不会难过了。”


“现在不是时候。”韩裴走到桌边,拿起桌上的火折子,打开,吹了吹,移向一旁的烛台,“你刚刚在想什么?”


元初一便见屋内腾起一团朦胧的火光,映着一张清静无求的隽秀容颜,组成了让人极为安心地温暖颜色,鬼使神差地,她将自己刚刚所想缓缓道出,末了轻笑,“我想了半天,终于明白为什么了。”


韩裴没有说话,站在烛台旁静静地看着她,元初一吐了口气,“因为我没有家人,唯一对我好的大哥,我也不肯对他全然交心,有一些事,我害怕接触。不敢面对,于是想事情的时候,就常常忽略掉这一部分,从不去想将来会融入一个什么样的家庭,是因为我心中没有家,我以为我没有,别人也都没有。”


这是元初一第一次这么清楚明白地说出自己心中最真实的想法,说完后,她忽觉轻松不少,长长地松了口气,“以后我应该改变一下想法,未必一定得嫁人,自己一个人其实也挺好的,你说对不对?”


“你不该有这样的想法。”韩裴垂眸,端起烛台走到元初一身边,居高临下地望着她,“我会说服我娘的。”


元初一半躺在摇椅上,本来想着漆黑中一点烛火慢慢靠近的情景好像有点眼熟,正琢磨着什么时候还见过这样的情景,便被韩裴这话唤回神来。


“说服你母亲?”元初一想了半天,仍是莫名,“什么意思。”


韩裴面上闪过一丝说不情的情绪,他轻轻地抿了下嘴唇。清晰地说:“如果你留下,我愿意,照顾你的将来。”


荧荧的烛火下,一个清隽的男子对她说,我愿意照顾你的将来。消化掉这句话,元初一,彻底怔往了。


良久无讯,韩裴手中的火光微微抖了抖,他低垂着眼眸,问:“你,愿意吗?”


元初一的心狠狠地跳动一下。挥去所有的委屈伤感,随之涌出一股沸腾的温度,从胸口一直烧到脸颊,有那么一刹那,元初一几乎以为自己已经点头同意,可下一刻,那温度便已悄然褪去,只在心底刻下一丝淡淡的暖意。她坐起身,笑了笑,“谢谢你了,不过我想,我还没惨到需要你如此牺牲来同情我的地步。”


看着她的笑容,韩裴眉间微有纠结,他动了动唇,“我并非,同情你。”


元初一笑着扬了扬眉稍,“哦?那你是喜欢我?”


韩裴没有回答,清亮的目光闪了闪,“你,无处可去。”


元初一失笑,“天下间无处可去的人多得是,你都要娶?”


韩裴沉默了一会,对着元初一灼灼的目光,稍稍偏头,转开了视线。


元初一轻笑出声,同时为自己默默哀悼。


“我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感觉。”良久过后,韩裴开口,仍是淡淡地,却掩不去他眉眼间的认真,“我只是不想有朝一日回想今天,后悔为什么会任由旁人误解你;后悔为什么我就在你身边,却对他们的误解无能为力;你是一个女子,那样的‘习惯’不应由你来承担,今日之事因我而起,自然应由我来承担,我就是这么想的。如果你认为这是一种同情,我无话可说。你若想走,明天可告诉何家我是贪图你的那份契约,才在你和离之后将你骗来桐城,以图脱离何家。如此,你名节无忧。”


这是他们认识以来韩裴第一次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的话,元初一静静地听完,喉头涌起一阵酸楚,直逼眼眶。


这么多年,与她传过流言者无数,他是第一个,主动替她承担的人。


“我……想一想。”她压低了声音,掩去情绪上的波动。


这时院中传来一些说话的声音,元初一飞快地起身,走到门口,“梅香,我在这里。”


梅香和竹香是跟着那个紫衣丫头进来的,身上背着包袱,脸上带着疑色,见了元初一,梅香马上跑上前来,将元初一上上下下打量个遍,急问道:“夫人,您没事吧?”


元初一不解地看着她,“我能有什么事?”


梅香回头盯了那紫衣丫头一眼,忿然道:“问她什么她都不说,急死婢子了。”


元初一笑了笑,招呼梅香与竹香进屋,又与梅香道:“你就是个急脾气,该学学人家稳重一点。”


梅香将包袱放下,这才看到韩裴,刚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改而问道:“夫人,我们今晚住在这么?”


元初一点了点头,梅香又道:“要住几天?”


元初一不由得看了韩裴一眼,又想到他刚刚的话,神情中多了一抹不自然,她瞪了梅香一眼,“问这么多干什么?”


梅香扁扁嘴,“如果多住几天,婢子就把包袱打开,如果明天就走……”


元初一想了想,“先别打开了。”


她说完,也不敢看韩裴的神情,径自坐到桌边,眼角余光瞄到那袭青衫来到身己身侧,紧接着一盏烛台置于面前。她抬眼,再见到的却是韩裴的背影,他已走到门边,淡淡地道:“紫述,先把这两位姑娘安置在东厢,去打些水来给元姑娘梳洗,再弄点吃的送过来。”


那紫衣丫头应了一声,却没有立刻就去,又问道:“这位夫人晚上住在何处?”


韩裴偏了偏身子,却终是没转过来,与紫述说:“就住这里。”


紫述眼中立时迸出又惊又疑的神色,失声道:“那你呢?”


她甫一开口,便已察觉自己失言,连忙低下头去,韩裴看了看她,平静地说:“你,无须过问。”


韩裴说罢,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终是没再看向元初一,元初一微有些别扭,同时也在想,她刚刚要梅香不必打开包袱,是因为心底在抗拒韩裴的提议吗?如果是,为什么现在,又有点动摇了呢?


【内牛满面,网络出了问题,这么晚才更上,十分抱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