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历史军事 > 舍我妻谁 > 卷一 有夫之妇 第四十四章 缘浅奈何天

第四十四章  缘浅奈何天


看着那张写满讽刺的休书。元初一“哧”地一声,笑了出来。


“叶真,”她感觉到自己的牙齿紧紧地咬在一起,以几乎将牙齿咬碎的力度,“三年时间,我付出那么多,你能给我的就是这张休书?”


今天叶真实在是给了她一个天大的惊喜,她没奢望自己的付出会得到相同的回报,可是她连一个正常离开的机会都没有吗?


“你可以选择。”叶真疲惫地闭了闭眼,“初一,求求你,放过自己吧,也放过我。”


他的声音软弱而无力,甚至蕴含了沉重的悲痛,元初一简直不敢置信,他的痛苦是因为她吗?“你觉得我在禁锢你?”


“难道不是吗?”叶真猛地闭开眼睛,刚刚的软弱悲痛一扫而空,他咄咄地道:“你一直强调你为我付出多少,为叶家付出多少,丝毫没有想过我的意愿我不想要你的付出我根本无法喜欢上你为什么你偏要缠着我不放元初一,我也想有自己的生活。你别再拖累我了”


叶真的话像活动的藤蔓,瞬间缠住元初一的心,元初一呆怔了半天,才惊觉指责的对象是自己,她有些哆嗦,勒在心上的藤蔓越缠越紧,仿如小刀般地深陷进去,最后,几乎将她的心活生生剖成两半。她抖着声音问:“你就是这么想我?”


“对”叶真从牙缝里挤出这个字,“爹用你的安全要挟我回来做生意,我回来了,他还不满足,又要让我与你生儿育女,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所以只有你马上离开,我才能真正解脱”


“你撒谎”元初一不肯相信叶真的话,也不愿否定自己与叶真这三年来的相处方式,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让脑子清醒一些,“叶真,你绝不会这么对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你和我说,我们想办法解决”


“能有什么事?”叶真狠狠地抹了把脸,再抬起头,眼中带了些坚定的神采,他起身来到元初一面前,豁出去了似地道:“我想和赵熙在一起,你知道吗?他回来找我。我不能再一次错失他可有你在,你无时无刻地都在提醒我,我这辈子对不起你我根本没办法和别人在一起初一,元初一”他的情绪越来越激动,双目通红地将那张和离书塞到元初一怀中,似指责又似哀求地连声道:“我受够了一刻也忍不得了你走吧我求你离开叶家离开遥州永远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以后我会好好地打理生意,会好好地照顾家人,我不需要你再为我、再为叶家付出什么了,真的求你……”


说到最后,叶真绝望地跌坐在地,声音中竟带了一丝哽咽。


看他无助乞求的模样,元初一眼泛水光,重生三年,她从没真正哭过,可现在,她再也忍不住了。成串的泪珠顺着她光洁的面颊簌簌而下,她的心就像被人狠狠地剜去一块,疼得几乎失去知觉。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这就是他迫不及待要休掉自己的原因。


闭上眼,颊边的泪水已汇聚成流,她明明在努力压制,可不知为何。眼泪却流得更快、更多,“我不会……再拖累你了。”这几个字,元初一说得无比艰难,她拿着手中的和离书走到窗边条案之前,缓缓地研了墨,也不看其中内容,提起笔来,一笔一划地写下自己的名字。


“叶真,你知道吗?”元初一写得很慢,她一边写,一边说:“我十二岁的时候,一个雨天,我被妹妹丢在去亲戚家的路上,我很害怕,不认得路,又没有伞,就坐在路边哭,后来,有一个少年把自己的伞给了我,他很害羞,一句话也没说就跑开了,可他的样子,却印在我心里,好多年。”


说到这,元初一收了笔,看着落款处早已写好的“叶真”和自己刚刚写下的“元楚怡”,几滴眼泪掉在纸上,晕开了一些墨色。


她拿起和离书,转过身。重新走回叶真身边,“我以为这辈子我再见不到他,可上天对我太好,居然让我嫁给他。”


说到这,她看叶真猛然抬头,不由得笑了笑,“叶真,你知道吗?嫁给你,我或许不快乐,或许会死于非命,但我从来,没后悔过。”


说着话,她脸上还挂着泪珠,可她雅致的眉目间却没有丝毫虚假,她笑着,目光澄澈,“和离书要有两份,我一会再抄一份给你吧。”


再次勾起回忆,已没了当初的悸动,只剩几分廉价的不甘,少年的身影不知在何时已渐渐模糊,最后一次提起这件她最珍惜的记忆,她。要彻底放下了。


“我不要你的银子。”元初一将契约和渡让书重新装到信封里送回他的手中,“我这几年,用叶家的银子赚了些钱,你别介意,就当是给我的补偿吧。”


叶真轻颤着捏紧了手中的信封,他死死地咬着下唇,直至渗出一丝鲜红,“你……”他喑哑地开口,“会离开遥州吗?”


元初一目光微黯地低下头去,浅笑道:“你放心,我总归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的。”说着她又抬起头。“我想与公公道个别。”


“不必了”


叶真的拒绝来得又急又快,元初一窘迫地点了点头,“好,那就不见了。”


大概是叶真还没说通老爷子,怕他们见了面,老爷子不肯放她走。也罢,不见就不见吧,省得见了面,她又要难过了。


“这个……”元初一拿起桌上那份白鹿书院的院士文书,“终于办好了,算是我给公公最后的一份礼物。”


叶真僵硬而粗鲁地接过那份文书,飞快地转身出门,在门口时停下,头也不回地道:“明天一早……你就离开吧。”


“等一下。”元初一突然想到一件事,“我想要卫四跟我一起走。”梅香和竹香是她自己的丫头,自然是跟她一起走的,可她已经答应了梅香把她许给卫四,她又不想让梅香留下,那么只能选择带卫四一起离开。


“我,考虑考虑。”叶真说罢,再不理会元初一,迅速地离开了揽月居。


元初一则呆在屋里良久,梅香在叶真离去后就冲进房里,抱着元初一痛哭失声,“少夫人,你怎么能同意啊”


元初一拍拍她的肩头,“别哭了,和竹香回去收拾东西吧,明天一早我们就离开。”


“可我们能去哪啊?”梅香抽抽咽咽的,“要回家吗?”


“家?”元初一笑了笑,点头道:“对,回家,我们的新家。”


元家她是不想回的,也不能回,她甚至连元惜都不想通知,如果被他们知道她与叶真和离,她往后的日子只会剩下无尽的嘲笑与唠叨。虽说他们早晚会知道,但至少在她离开遥州之前,不能让他们知道。


其实早在元初一有了叶真铁了心想要和离的认识之时,她就想过未来的去处,这几年她在桐城那边买了几个庄子,与人合伙置办了一个金楼,手里还有不少叶真以前送她的首饰,可以说,她后半辈子打瘸了腿也够活了。


她只是没想到,自己备下的这条后路,竟然真的有用得着的一天。她这也算是成功了吧?就要开辟新的人生了。


自嘲地笑笑,元初一坐下,将手中的和离书仔仔细细地抄了一遍,看着自己名字旁边的空白位置,她长长久久地吐了口气,竟然十分轻松。


往后叶家的一切都与她无关了,叶真与她无关,赌场与她无关,戚步君……也无关了,无论他是好是坏,有什么企图,都没关系了。


一件件地将自己的东西收好,元初一又想到一件事,她坐到案头,再度提起笔来,可没写几个字,又将纸揉掉,将笔放下。


算了算了,她就是免不了爱操心的毛病,赵熙是个什么样的人叶真自有评断,不必她再啰嗦了。


这****过得十分漫长,元初一将自己的包裹精简又精简,她本想轻装上阵的,可最后实在是舍不得那满满一匣子首饰,还是包了个不小的包袱。


“真不洒脱,实在太难看了”元初一对着自己的包袱摇了摇头,从中又抽出两件衣服,让包袱看起来小一点,不过后来她想到包袱其实是梅香在拿的,于是又把衣服塞回去。


为包袱大小折腾了半天,窗外总算见了些亮,元初一又耐心等了一会,本想等天色大亮的时候再走,可这天就是不亮,最后她推开门,仔细瞧了瞧,才发现今天阴天。


招呼了梅香竹香,让她们拿上包袱,元初一回头看了看,见那份抄好的和离书好好地压在桌上,这才将房门关好,万分坦然地走出揽月居。


刚走出去,她的步子就顿了顿,戚步君就站在不远处,清朗的眉目仿佛蒙着一层雾气,本有些朦胧,可他见了她,唇角缓缓扬起,便如清风一般将雾气完全吹散,露出一张宁静舒缓的纯净面容,浅浅微笑。


“初一,我是来送你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