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历史军事 > 舍我妻谁 > 卷一 有夫之妇 第四十二章 一些未完事

或许上天让她重来一次,就是想让她看清楚,她上辈子到底为何而死。现在她看清楚了,真是既荒堂又可笑!


当天晚上,叶真留在晨园没有离开,元初一谢绝了戚步君的陪伴,与梅香一起,回到了揽月居。


直到进了卧室,梅香才拍拍胸口,长呼了一口气,“真可怕,少夫人,多亏五老爷及时把这件事说出来,不然叶家小姐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来!”


元初一淡淡地“嗯”了一声,和衣躺到床上,一动不动地望着纱绡帐顶,半晌,她开口,“梅香,我们大概在合庆园住不了多久了。”


梅香一愣,走到床边看着元初一,见她面色坦然平静,不禁好奇问道:“那要去哪?要去别院吗?”


元初一笑笑,没有回答,只是道:“明天你把我的首饰点一点,再去找我大哥,让他把手头能动用的银子都拿给我。”


“少夫人……”


“大哥要是问起,就说我做了新买卖,让他不必多问。”元初一说完翻了个身,“就这样吧,你出去,我要睡了。”


梅香有点奇怪,以前从没听元初一提过,怎么就突然要做生意了?不过秉着“主子总是对的”原则,她应了一声,吹熄蜡烛,退出门去。


听着房门关上的声音,元初一轻轻地吐了口气。


这两年她用了叶家不少银子,时拿时补,至今仍有一万多两没有还上,她本计划着年底之前就能还得差不多了,可现在看,她等不到那个时候了。还有元忆“借”走的银子,也得记着赶快要回来才是。


闭上眼,元初一细细地想着心里的事,可脑子里错乱纷杂,一会是她呕心沥血打造出来的青龙赌场,一会是今晚老爷子仿若苍老十岁的痛心面容,还有叶真,叶真……


朦胧中,元初一好像又回到了那个下着朦朦细雨的日子,隔了一辈子,她已经记不清她为什么会在那样一个雨天出现在遥州街头,只记得那柄油伞,和伞下腼腆的少年。


元初一不知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睁开眼,天色已经大亮了,梅香和竹香正在屋里收拾,首饰匣子摆了一地。


元初一没想到自己居然有这么多首饰,有些一她根本没有见过,钗环珠翠金银佩饰,快成一个小首饰铺了。


看着元初一面带诧色的模样,梅香叹了口气,将一个楠木小盒送到元初一手中,“除了这个是少夫人的陪嫁,其他的都是这几年大节小节的时候二公子送的。”


“嗯……”元初一点点头,的确,叶真这几年没少送她东西,原因么当然不会是因为他们夫妻情深,多半是叶真觉得对不起她所以用物质弥补,可她之前一直跟着老爷子出入于三教九流的场所,根本用不着这些,所以日子一长,她都懒得一一查看了。


“行了,先收起来吧,你先去找我大哥吧。”让梅香查首饰本是想以防外一,如果元惜手里没那么多现银,她还可以用首饰应应急,现在看,绝对是够了。


梅香便将东西都交给竹香,出门去了。


竹香虽然打架很麻利,可收拾东西始终欠了点天赋,看她也不分类金银玉器全都划拉到一个盒子里,元初一摇了摇头,亲自动手将首饰分类装好,正收拾着,小丫头来报,戚步君到了。


元初一回头就见戚步君站在门外不远处,但一来这是卧房,不好请一个男人进来,二来这屋里实在太乱,人进来根本无处落脚,便由竹香去胡乱收拾,自己出门,迎向戚步君。


戚步君的脸色不大好,大概是昨晚没太睡好的缘故,他见了元初一现出一抹略带忧虑的笑容,“初一。”


元初一步下台阶,“五叔找我有事?”


戚步君轻轻地叹了一声,想开口,又像有些难言之意。


元初一笑道:“五叔向来是有话就说的。”


“我……”戚步君摇头失笑,人也跟着轻松不少,总算又现出平日里的一些风采,“我只是不知该如何开口,小真和罗姨娘去找他母亲的墓了,是二嫂给指的方向。”


元初一虽觉意外,但也在意料之中,叶真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有此举动是情理之中的事,她缓缓点头,“应该的。”说罢又见戚步君一副奇怪的样子,不由笑道:“五叔刚才吞吞吐吐的,是认为他该带我一起去?”


戚步君抿了抿唇,没有言语,可表情已说明一切,元初一笑笑,并没向他解释。


戚步君虽有疑问,却并没有继续追问,只是说:“二哥今早送瑾娘回去了,你……不必担心。”


元初一点点头,戚步君又是一阵迟疑,正想开口之际,梅香从院外走了进来,与二人见礼。


元初一奇道:“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婢子还没去呢。”梅香将手里的帖子拿给元初一,“婢子一出门就见到韩公子在门口,这贴子是他送过来的。”


“韩公子?”元初一打开帖子,便见几行赏心悦目的清瘦字体,看到最后,元初一唇边泛笑,“我还以为他真打算吞了那笔银子呢。”


戚步君微感好奇,“哪位韩公子?”


“就是合香居的那个。”元初一将帖子合上扔给梅香,“我不见他了,你给他回话,就说生意的事我暂时不管了,让他等几天,二公子会去和他谈。”


梅香应了一声转身去了,戚步君眉间更添郁色,他不再回避,直接问道:“初一,你与小真打算和离的事,是真的吗?”


元初一笑着低下头,看着石板间隙中冒出的一根细草,慢慢地说:“他的确和我提过这件事。”


“你答应了吗?”戚步君的语气有些急。


元初一抬头,认真地看着他,“五叔觉得我应该答应吗?”


戚步君久久不语,半晌,他移开盯着元初一的目光,清俊的面上微现沉重。


他内心的纠结任何人都感觉得到,元初一不禁失笑,请戚步君到堂屋去坐,借此结束了这一话题。不过此后的戚步君总是心事重重的,甚至连说话的时候都会出神,最后,他似乎也觉得自己过于失常,在梅香再次回来的时候,起身告辞。


梅香从元惜那带回了一万六千两的银票,在元初一讶异居然有这么多时她解释道:“大舅爷说里面有九千两是小舅爷的债。”


元初一翻了个白眼,都让他别理元忆的事了,真是吃亏不嫌多!不过这事也提醒了她,她还忘了一件事。


“你再去我大哥那,把桐城那边的地契和一些契约……”说到这,元初一又仔细想了想,摆了摆手,“算了,先别去了。”


一下子动这么多东西,太容易引起他的怀疑和唠叨,还是等这边的事都办得差不多了再说。


不过过了几天,元初一把首饰也当了、债也补了、借据也收回了,她最着紧的那件事,还是杳无音讯。这让元初一有些气恼,她决定以后再也不相信什么“近期”、“就快了”的说辞了!


“怎么了?心不在焉的?”戚步君将棋子落至一角,笑着问元初一。


这几天他每天都过来与元初一聊天下棋,并再没问过有关和离的任何事情,这让元初一十分感激。


“还不是书院那边的事。”元初一也不隐瞒,没心思地将棋子扔回棋盒之中,“总是说‘快了快了’,结果到今天都没个准信!”


“这种事总要水到渠成才好。”戚步君将她扔下的棋子拈起来,想了想,放到有利于她的位置上,而后抬头,“你着急么?”


元初一没什么心思地摇了摇头,“我是想让公公开心一点,最近他的心情也够差的了。”


戚步君面色微凛,“是啊,自从小真找到他母亲的墓后,二哥一直郁郁寡欢的,连赌场的事都不大上心了,过几天就是他与萧家的谈判之期,希望一切顺利才好。”


“我就是想在那之前把这件事确定下来。”元初一轻轻咬了咬唇,“不行!我得让人去催催!”


“坐下坐下。”戚步君眼含笑意地望着元初一,“再等一天,好么?”


如此温柔的劝诫让元初一很难拒绝,她郁闷地坐下,托着腮长长地出口气,抬眼间,不经意地与戚步君对视个正着。


这么久了,元初一仍会时不时地被戚步君如少年般阳光漂亮的容颜晃花眼,今天亦然,不过……总又觉得哪里与平时不同。


“怎么?”戚步君轻声问。


元初一连忙收回目光,“没什么,听你的,就再等一天。”


戚步君笑眯眯地点头,“嗯,这样才乖。”


明明是往日常说的话,换了个语气,温软轻柔的声音传到耳中,不知怎地,竟让元初一感到些许无措。再次抬眼,正想像往常一样说笑应对,却发现戚步君的目光始终没有移开,那一如既往清澈纯净的目光中,除了笑意,还带了些萌动的宠溺,久久不散。


忽然间,元初一的心神有些恍惚,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明明十分努力,却无法移开看他的视线。


心弦微乱,似乎有些东西被轻轻地触动了,可元初一不敢留恋,她低低地叹了一声,“五叔……”


这两个字如同咒语一般将二人间弥漫的一切打碎,看着戚步君微现懊恼地别开脸去,元初一虽觉惋惜,却不后悔。


“少夫人。”梅香适时进来,“有人要见少夫人,在府外候着呢,好像是大少夫人派回来的。”


苏晴?最近事情太多,元初一几乎把她忘到脑后去了。


“让他进来吧。”


“你有客人我就回去了。”戚步君微有些恍神地站起身来。


元初一笑笑,没有挽留。


没一会,梅香领进来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施礼过后,那男子坚持要梅香回避,而后不放心地问:“请问夫人可是姓元?”


元初一点点头,不知他为何如此谨慎。


那男子道:“小人的内子是苏府三小姐的乳母,有一封信,我家小姐要小的带过来,。”


苏府三小姐,那便是苏晴了,元初一从男子手中接过信封,心想大概苏晴在信中写了些有关她身体的事,所以才会如此小心,可当她展开信笺,立时怔在当场。


小心五叔,望会面相谈。晴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