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历史军事 > 舍我妻谁 > 卷一 有夫之妇 第三十七章 十赌有九输

叶真闻声转过身来,看了元初一一会,没有说话,只是淡淡地笑了笑。


赵熙则是睁了睁他的一双睡眼,将身前所有的筹码向前一拨,“还押大。”然后才朝元初一笑道:“你再不来,我要无聊死了。”


元初一瞥了眼叶真,见他闻言大有失笑之色,眼中的从容淡然不像是装出来的,这才放了心,随后又不觉自嘲,这种情形之下,她竟然还有空担心叶真会不会敏感得因这一句话受到伤害。


“无聊就别玩了,世上还有许多事情值得公子关心。”元初一走到台前,指尖在台边划过,台子那头的小四垂下头去,将骰盅掀开,三个骰子分别呈二、二、三,七点小。


赵熙听了报数扭过头去,见小四将所有的筹码收到庄家处,百无聊赖的脸上笑意渐浓,他倚着赌台看向元初一,意有所指地道:“其实游戏是很好玩的,只是没有悬念,让人提不起精神,不过你一来就有趣多了。”


元初一自然听出他的意思,无非是指他们的赌约,赵熙想和她争叶真,可她放任叶真自由行事,让庆王爷没了挑战,倍感无趣。


原来他今天不是来示威的,而是来提醒她,他们的赌约还在进行当中。不过,如果他知道叶真已经知晓了赌约的全部内容,不知会做何感想。


“王爷已经没有筹码了,还要继续玩吗?”元初一没空和他打哑谜,只说眼前的事。


赵熙的计划她已与叶真和盘托出,现在叶真站在赵熙身边,是他自己的选择,就算明知那是一条注定受伤的路,他终究是选择了。所以,她无计可施。


赵熙想了想,从手上摘下个扳指,轻轻置于台上,“如果叶夫人觉得只赌银子无趣,我可以加码,你赢了,赢的不只是赌注,还有我能拿出的任何东西。”


“既然公子如此盛情……”元初一笑着示意小四开局,又转向赵熙笑道:“愿公子玩得尽兴,我还有事处理,少陪了。”


“等等!”赵熙并非是真的想再玩几局,可无奈元初一非往字面的意思上扯,压根不理会什么弦外之意,让他有些意外。他叫住元初一,又看了看叶真,不羁的面容带了几分不可理解,“叶夫人,我想和你赌。”


元初一真想白他一眼,不知这人是耳光没挨够还是想再被酒泼一次,既然他不懂得见好就收,她并不介意让他破费破费。


“公子想怎么赌?”元初一走回去,坐到赌台的另一边,“不如这样,简单一点,还是摇骰,但不设庄家,由我们两个猜大小,如何?”


“也好。”赵熙脸上又恢复了懒散而不经意的笑容,他回头道:“叶兄,你不为我压阵?”


叶真摇摇头,“我对这些一窍不通,也没什么兴趣。”


听他这么说,元初一淡淡地道:“原来赵公子并不知道他最不喜赌博,让他来这里,已是强人所难了。”


赵熙笑了笑,并不在意,元初一却更为叶真叹息,如此没心没肺的一个男人,岂值倾心?


“公子不介意我先猜吧?”


元初一心中郁闷,口气自然不好,赵熙见她这样,却是兴奋之极,他笑眯眯地点头,然后走到叶真身旁,状似无意地拉起他的手腕,“你不给我压阵,我心里没底。”


他半拉半拖地将叶真按在座位之上,抬眼看了看元初一,正对上元初一冷然的目光,不由更为开心,刚刚像被霜打过的状态一扫而空,坐到元初一对面托着下巴,笑问道:“你押什么?”


这****!


想了想,元初一随手将收在腰间的那个香囊拿出来,撂到桌上,“就这个吧,行吗?”


赵熙笑道:“这东西不错,我喜欢。”


元初一没理他,抬头道:“我猜小。”


赵熙耸耸肩,“那我只能猜大了。”


元初一暗有不爽。其实她是不惧和赵熙对赌的,倒不是说她有多么高超的赌术,而是因为这里是青龙赌场,只要赵熙不亲自上场摇骰,那么她赢定了。这一点,相信赵熙也清楚。可他明知道输,还要玩。


不是犯贱,就是另有目的。


这时小四将骰盅打开,果然是小。


元初一便将香囊收好,又将赵熙面前的扳指拿到自己面前来,笑道:“还玩吗?”


赵熙眼中笑意更浓,他看向叶真,“叶兄,你说我还赌什么好?”


叶真垂眸想了想,“十赌九输,还是不要赌了。”


赵熙才玩出兴头,哪里肯罢手,饶有兴致地一笑,顺手将绾着头发的一支碧玉簪抽出,一头长发立刻倾泻而下,发丝随意地垂在他的肩头和背上,缓和了他凌厉的长眉与眼中的骄傲,让他更显潇洒随性。


他如抛草枝般地将碧绿莹润的玉簪扔到台上,“就这个。”


看他毫不在意的样子,连元初一也不能否认,赵熙身上的确带着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光芒。


他的光芒并非来自于锦衣华服,也不是来自于出身尊贵,他的光芒来自于内心的肆意,他是最炽眼的骄阳最澎湃的浪花,靠得近一点都会被熏染得心海翻腾。


元初一形容不出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丈夫坐在一个男人身侧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但可以肯定的是,相比于之前的难受,现在好多了,她朝赵熙抬了抬手,“这局该公子先猜了。”


赵熙摆摆手,唇角翘着戏谑的弧度,“难得你肯陪我玩,输赢我不在意。”


元初一靠回椅背上,指尖轻轻敲着台面,她面无表情地道:“不在意输赢,为何要赌?”


赵熙笑嘻嘻地龇起一口小白牙,“过程有趣。”


元初一正想翻个白眼,又听赵熙略略压低了声音,“看他们欲拒还迎,想赢又不敢赢的样子格外有趣。”


元初一抬眼,见赵熙仿佛自己说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笑瘫在椅子里,不禁心中微恻。


视人心为笑话,这就是这个人最恶劣的本质。


“难道就没有公子不愿意输的东西?”如果有,元初一很感兴趣。


“嗯……”赵熙故做认真想了想,“马车吧,这离我住的地方还挺远的。你知道吗……”他神神秘秘地朝前探了探身子,“路走多了,我脚痛。”


“那就赌马车吧。”元初一将眼前的扳指抛起又接住,干脆地道:“你赢了,扳指你拿回去。”


赵熙睨着元初一手中的扳指,满脸的不乐意,“那东西我早戴厌了,你留着吧。”


元初一相信赵熙身上不会有俗物,搞不好还有御赐的东西,说不要就不要,真是把他惯坏了!


“我想要那个。”赵熙朝元初一眨眨眼,“就刚刚那个,香香的。”


元初一真想大耳刮子扇过去,她爽快地又将香囊摸出来扔在桌上,赵熙却拦她一下,“先收起来,我是说,如果我赢了,你就把香囊送给我。”说罢他用肩头蹭蹭叶真,“你介意吗?”


“输”和“送”自然是有区别的,尤其还是香囊这种容易****的东西,叶真却笑笑,看着那香囊半晌,抬头道:“我觉得,应该先把上一局继续下去,你的簪子,不想拿回来了么?”


赵熙无所谓地拨拨头发,“这样也不错啊。”


叶真笑着点点头,显然很认可他现在的造型,“可你的簪子和玉佩是同一块玉雕出来的,分开了未免可惜。”


赵熙看了叶真好一会,忽而大笑,“你就会感怀这些,不分开还不简单?簪子去哪,玉佩跟着去便是了。”说着,他扯下腰间玉佩同样丢在台上,微微贴近叶真那水润秀丽的容颜,含着模糊的宠意笑道:“这样行了?”


打情骂俏!元初一的拳头几欲捏爆!她咬牙切齿地盯着叶真,却被一只手打断视线。赵熙带着欣赏地看着元初一薄怒的面容,摇了摇头,“啧啧,多送你一样东西,你怎么气成这副样子?”


元初一冷哼一声,又狠狠地瞪向叶真。他怎么选择她不管,但兴叔和小四还在旁边,他怎么着也得给她留点面子!


叶真对元初一的目光视若无睹,他叹了口气,与赵熙道:“你听我一次,不要赌了,没有人是天生的赌徒,我见过很多人起初只是以解闲情,但最后,为了赌连衣服都输光了,我不想你最后只能庆幸自己没有把衣服也押上去。”


叶真说这番话时情绪稍有低落,连元初一都感觉得到他对赌博的切实厌恶,可想到他从未这么恳切地规劝过自己,心中怨念又起,不耐地道:“到底赌不赌?”


叶真抬眼,又看了看赵熙,赵熙仍是笑吟吟地,“赌,怎么不赌,我就是在想,要不要也把衣服押上。”


贱人!元初一心里念叨这两个字的时候,赵熙已经起身脱下绉纱制成的外袍,扔到台上后正想坐下,元初一拍了下桌子,恶狠狠地道:“有种你就脱光!”


赵熙扬眉,双手扣到腰带上,盯着元初一,慢条斯理地将那条暗嵌银丝的腰带摘了下来,跟着是紫色的褂衣。


元初一毫不忌讳地抱臂相看,其实赌场根本不会收衣服为赌注,又不是当铺!只不过对于那些欠了钱又没办法偿还的,赌场通常会让人扒了他们的衣服,严格来说这只是一个告诫,并非真的想以衣服抵债,但经常有人见到一些赌徒光着身子从赌场出来,就以为赌徒真的把衣服押到了赌台之上。显然,赵熙对此不够了解,不然也不会在这脱得不亦乐乎。


赵熙一直注意着元初一的神色,当他脱到周身只剩泛着柔软光芒的丝制中衣时,见元初一丝毫没有回避之意,甚至连移开目光都不曾,他眼中终于闪过一丝犹豫,手上微顿之时,叶真起身拦住他,目现急色,“够了。”


赵熙笑笑,顺势坐下,笑着安慰叶真道:“放心,我不会输的。”


“那可未必!”元初一一指桌上的东西,“咱们可说好了,这些东西连着你的马车,一把定输赢,你如果输不起,趁早带着东西……离开!”她本来想说“滚蛋”的,但总算还记得赵熙的身份,给了点面子。


“我就等着收你的香囊。”虽然衣衫不整,赵熙却仍旧悠然得像是身着盛装一般,优雅地倚在椅子上。


“开局!”


元初一脆声朝小四吩咐,小四手抬盅起,“哗楞楞”的摇骰声越来越快,最后“啪”的一声,骰盅重回台面,小四的手轻按在盅顶,习惯性地说了声,“买定离手。”


元初一盯着小四的另一只手,见他拇指与中指巧妙地做了个动作,那是赌场特有的暗号,表明骰盅里的点数为大。


“叶夫人。”赵熙单手托腮,朝元初一微笑,“我押了这么多东西,真有点害怕,不介意我先猜吧?”


元初一哼笑,“随便。”


其实无论摇出多少点数,小四在开盅前一样有机会动手脚,所以元初一根本就不担心自己会输。


赵熙看着小四笑道:“今晚大数旺我,我押大。”


元初一虽听兴叔说过赵熙似乎有些赌技,但眼下见他押得如此笃定心中未免还是有些讶然。不过……赵熙押了大,元初一自然要押小,不用得元初一吩咐,小四也早嗅到了其中的火药味,知道该怎么开盅了。就在小四伸手出去准备开骰的时候,又听赵熙懒懒地说了句,“慢着。”


小四抬眼,对上赵熙嬉笑的面庞,赵熙笑道:“我要换个人开盅。”


“哦?”元初一挑了挑眉稍,“王爷不是想亲自开盅吧?”只要赵熙不亲自动手,那么赌场里任何一人都不会让她输掉此局。


“放心。”赵熙看了看门口站着的兴叔,摇头笑道:“他长得难看,我不喜欢。”他眼中蕴着笑意偏了偏头,以极轻的声音说:“叶真,你来。”


元初一这才发现,赵熙眼中的嬉闹后,隐藏着极为细微的认真之色,原来他并非狂妄得不将一切放在眼里,而是只对他想认真的事认真。


叶真微微抿了下唇,秀美的脸上看不出什么特别的情绪,他站起来,走到小四身旁,接替他的位置。


元初一大为气恼,让他去他就去,拒绝一下能死啊!他不拒绝……她就要输了啊!


眼看着叶真干净纤细的手指抚上墨色的骰盅,元初一忿然地靠到椅上,根本不想再看结果。


顷刻,叶真轻盈的声音带着疑虑缓缓响起,“一共……八点,是……小吗?”


八点?难道小四弄错了?元初一立时抬头去看,这一看,大为错愕。可不是么……漆黑的骰盅底盘上,两个骰子安静地躺在那,一为二、一为六,正好八点。


关键是……只有两个骰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