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历史军事 > 舍我妻谁 > 卷一 有夫之妇 第三十四章 不愿你为难

元初一失笑,摇了摇头。


戚步说的对,他是君子,因为他有君子的谦和大度;他又不是君子,因为君子过于清高自傲,而他戚步君,是那样的切实真挚,好像无论在什么时候,荣华的时候、困窘的时候,只要微微回身,都会发现他就在那里,一直守在你的身后。


“对了。”


“对了。”


元初一与戚步君同时开口,又同时一笑,元初一扬扬下颔,“你先说。”


戚步君便道:“二哥对转行之事可下了决心?赌场是他一生心血,想要放弃,大概不是那么简单的。”


“我明白。”提起这个,元初一还是比较有信心的,“公公对赌场有很深的感情,但我觉得,他也有厌倦,不然当初就不会提转行的事,最近公公对一些风雅之事的兴趣越来越大,五叔可能还不知道,他想做书院的挂名院士,我已经着手去办了,这件事一旦办好,公公以后的生活重心绝对不会再放在赌场上,他需要一个更堂皇的身份改变众人对他的看法。”


戚步君一边听一边点头,最后眨了眨眼睛,清澈的眼中蓄着几分好奇,“你是怎么办的?”


元初一微窘,“等事情办成了再和你说吧。”她对戚步君向来是无所隐瞒的,但面对这样一个干净纯粹的人,说那些歪歪心肠好像都会玷污了他。


戚步君也不勉强,转而问道:“你刚刚想说什么?”


“哦对了,”元初一将手中的册子合上,正色道:“五叔,你还有信伯的消息吗?”


“信伯?”戚步君秀美的眼眸中浮起一丝意外,“怎会提起他?”


元初一轻叹了一声,站起身来,“赌场里有点麻烦事,全叔也无能为力,所以我想……”


“但是信伯已经金盆洗手很久了。”戚步君慢慢拢起双手,在屋里踱了几步,“非信伯不可?”


元初一点点头,信伯可以说是她所知道的高手中手艺最高的一个,不过已经退出江湖多年,全叔就来自于他的推荐。“全叔都看不出破绽,只有请信伯出马了。”只要能找出那几个老千的破绽,那么斩手斩脚就随叶家说了算了。不过看着戚步君面露为难之色,元初一忙又道:“我知道请全叔过来信伯已算是给了五叔面子,五叔只要告诉我他现在在哪里,我亲自去请。”


戚步君想了想,缓缓地摇了摇头,“他大概不会见你,还是我去罢,我与他毕竟还有些渊源。”


元初一却有些踌躇,她隐约知道戚步君的祖父当年在遥州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认识的高手自然不少,其中不乏有过命交情的,信伯就是其中一个,所以才会给戚步君面子,推荐全叔来帮元初一建立青龙赌场。“可……我不想用这些事烦你。”她垂下头,心中虽有失落,脑中却想着有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这不同于上次,这次弄不好是要遭人寻仇的,她不想将戚步君卷到这些事情中来,像他那样的人,不应该沾染丁点黑暗的色彩。


看元初一失意的模样,戚步君轻笑,“没关系,只要不让你为难,我没关系。”清浅的语调,并不刻意,也不虚假。


元初一眼睫微颤,抬起头,见他站在烛火之下,目光干净得如同皎皎月光,正朝自己淡淡微笑。


戚步君这个人,不像叶真那般脆弱娇艳,不如韩裴那样正直清冷,更不同于赵熙的自傲骄狂,他身上带着一种近乎透明的美好纯真,整个人散发出如明珠般柔软细腻的光芒,不刺目,却持久,连烛火都显得黯淡许多。


“五叔,我……”


戚步君摆了摆手,眼中多了两分戏谑,“你要是不信任我,以后我也不再信任你了。”


元初一微怅,而后急急地道:“那不行!”


戚步君终于笑出声来,容颜顿时变得明亮飒爽,堵回了元初一所有想说的话。


如果可以,她希望他能一直这么快乐下去,不沾是非,不染嗔痴。


“五叔,你也该成家了。”


毫无预警的一句话,让戚步君敛下笑容,他看了元初一一会,而后点头,“应该快了。”


这回轮到元初一大讶,这么久了,他不止推拒了所有亲事,也从未见他对哪个女子表现好感,元初一甚至委婉地问过他是不是有特别的嗜好,他笑得差点没摔到椅子下边。


“五叔有合意的姑娘了?”


戚步君双目弯弯地将食指立于唇前,“还没到谜底揭晓的时候。”


元初一更好奇了,正待继续追问,戚步君已拿了桌上的册子,“我先回去了,你继续忙吧。”


元初一忙追上他,“你回来了,公公肯定要给你接风的,我在这也待不长久,干脆和你一起回去。”


戚步君也不反对,但对成亲对象一事闭口不提,再看着元初一求问不得而轻笑不己。


由于戚步君回来后先到的赌场,所以老爷子并不知道他已经回来了,直到他给府中各人带的东西先送到家中,老爷子才得了通报,如元初一预料的一样,老爷子当即让厨房备宴,而后让下人到赌场来找元初一回去。


元初一和戚步君回到合庆园的时候,早已过了晚饭的时间,但府中下人都很忙碌,远远的就能看见大厅和厨房之间的路上挂了连串的夜灯,不少丫头手中都端着盆筷碗碟来回于路上,忙得不亦乐乎。


“五老爷您终于回来了!”迎上来的是合庆园的管家诚叔,他一脸喜色地催着身边丫头加快动作,一边与戚步君道:“夫人知道五老爷回来,特地吩咐把原来的碗盘都换了,估计还得等一会才能开席了。”


戚步君失笑道:“怎么这么隆重?又不是外人。”


诚叔正要说话,冷不防一个拿着勺子的胖子从身后挤过来,连声道:“小的谢五老爷赏!御厨用过的菜刀真是不一样……”


诚叔一个爆粟敲到胖子头上,“还不是你天天念叨,平白的让五老爷给你费心!”


戚步君笑了笑,“只是顺手而为,对了,车上还有一条鲈鱼,用水困着呢,今晚弄了吃吧。”


那胖子当即去了,诚叔则连连摇头,回身与戚步君道:“小的也得谢五老爷……”


戚步君抬手止住他的话,叹了口气,“早知道就不带东西给你们了。”


诚叔便也住了口,笑着将戚步君与元初一二人引到大厅之前,又早一步进去通传。


大厅里叶府的人几乎齐了,除了叶真和苏晴没有到场,老爷子、叶彦、叶瑾娘、罗姨娘,连唐氏都来了,他们正聚于桌前闲聊,见戚步君进来,全都停了口,叶彦笑着站起来,先瞪了眼元初一,然后勾着戚步君的脖子坐到席间。


“彦儿!没大没小的!”唐氏虽然喝斥,但听得出并未生气,她马上便对戚步君道:“走了那么久,一定很累了。”


戚步君笑着摇头,“这次出去我多半在偷懒,整日行于山水,不知多逍遥自在。”说着他叙出几则山间见闻,新鲜有趣,让众人听得津津有味。


告一段落后,老爷子问道:“你这次出去的事办得如何?”


戚步君便将那本册子拿给老爷子看,老爷子起初有些漫不经心,翻了几页后便大感兴趣,他很快地将册子翻完,沉吟着说:“不错,我觉得布匹和粮食生意都不错,可以深入了解一下。”


戚步君闻言看了看一直被众人忽视的元初一,微一思忖,与老爷子道:“二哥,转行的风险不小,尤其我们从未做过,可以考虑从合伙入手,先找几样试试,等熟悉些了,再自立门户。”


老爷子连连点头,“你有什么想法?”


戚步君笑道:“是初一的想法,还是让她说吧。”


其实元初一并不想这么早与老爷子谈这件事,毕竟韩裴那边还没谈拢,但眼下老爷子以目光相询,她也不好不说,便笑笑,将合香居的事简要地说出,还没说完,就听叶彦哼了一声,“先是胭脂,现在是香料,你能不能提点爷们儿能做的生意!”


看着老爷子面色渐沉,元初一心中极恼,这本是个相当好的机会,合香居无论规模还是名声都是上上之选,叶家担的风险也能减少一些。


老爷子想了想,“这香料……”


“二哥。”戚步君笑吟吟地道:“听说最近京城品香风潮渐起,文人雅仕对此趋之若鹜,故而合香居在京城也小有名声,我觉得这倒是个好机会,如果等合香居声名四播,到时恐怕没我们插手的余地了。”


“哦?”老爷子思索一番,眼中渐现期许,而后又笑着叹道:“能得到文人雅仕的认可自然是不错的。”


识音而知意,元初一将老爷子的感叹记在心上,胡士恩那边的事已迫在眉睫,不能再拖了。打定了主意,元初一又朝戚步君投去一个感激的目光,戚步君却似没看见一般,径自看着一道道传上来的佳肴,直到最后一道菜全部上齐,他才摸着眼前精美细腻的瓷具对唐氏道:“这是二嫂的陪嫁,招待步君未免太过隆重了。”


唐氏轻轻摇了摇手,面上现出几分笑意,虽远没到达热情的地步,但对她来说已是相当难得了,“这算什么,你给我捎的东西真好,家里头,只有你最明白我的心思。”


元初一正好奇唐氏收到了什么,忽见唐氏身边的叶瑾娘一撂筷子,虽仍是柔弱的模样,射向戚步君的目光却冷得发寒,“什么时候都有多事的人!”


“瑾娘!”


老爷子与唐氏齐声斥了一句,唐氏少有的对叶瑾娘现出不满之色,“你五叔也是为了你好!”


元初一更为惊讶,无论是对唐氏表现出的不满,还是对叶瑾娘的失常。


戚步君很快将话题又转到京城的流行物上,中间夹杂着叶彦一知半解的调侃,听着倒也有趣,不过元初一心里始终是有疑问,好不容易等到宴会结束,她才有机会向戚步君一问究竟。


戚步君住的清漪院与揽月居是相反的方向,但他自然地朝揽月居的方向走去,边走边看着跟上来的元初一,笑道:“也没什么,我给二嫂找了些女子受孕的秘方。”


元初一略一想想便明白了,叶瑾娘嫁到杨家也有一年了,如不尽快产下子嗣,对她而言不是什么好事,这个道理不止唐氏明白,叶瑾娘也应该明白。“那瑾娘为什么不高兴?”


戚步君垂眸,笑了笑,“有吗?我没看出来。”


没看出来才有鬼!戚步君越这么说,元初一越觉得他和叶瑾娘之间有过什么不愉快的过去,但显然不适合再追问下去,想了想刚才的事,元初一又想对戚步君说声谢谢,可话到嘴边又收回去,她知道他一定不喜欢听到这两个字,干脆就闭了嘴。


月光之下,元初一缓步而行,戚步君就在她身旁两三步开外的地方,不断地说些外出见闻,偶尔引得元初一莞尔一笑,他也跟着笑弯了眼睛。


很快地,两人走到了揽月居之前,戚步君正想告别,忽见竹香从刚刚他们走过的路上急行至近前。


元初一从刚刚起就没见竹香,还以为她先回来了,现在见她的模样,知道有事发生,沉声道:“怎么了?”


竹香看了眼戚步君,元初一摆摆手,“快说。”


竹香便从腰间掏出一张字条递过来,“这是菊香送到卫三那的,设计胡士恩的那个蕊沁不见了,没在客栈也没回**楼,她失踪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