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历史军事 > 舍我妻谁 > 卷一 有夫之妇 第二十七章 心烦不堪扰

元初一对韩裴此时的心情多少能理解一点,她目送韩裴小心地将马车驶离自己的视线,长叹一声,回身招呼卫四,“走吧。”


卫四默不做声地跟在元初一身后上了马车,他坐在驾驶位上,半天没有动作,踌躇再三,小心地道:“少夫人,回去之后能不能查查他们住在哪里,再给何全请个大夫?”


“嗯。”元初一在车内给自己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随口应了一声,等了一会,还没见马车启程,就用脚踢了踢车厢,“别愣着了,何全死不了!快走吧,还能赶在天黑前到家。”


提起回家,元初一本已有些放松的心情又收紧起来,回家意味着见到叶真,意味着要和叶真摊牌,没有转圜不再姑息,就算两人关系因此出现裂痕也在所不惜,他们必须要面对面实了!其实元初一更希望叶真能够自己认清这一点,别再心存什么幻想,但可惜,就算他变得开朗不少,也还是如前世般软弱,一直用逃避来使事情变得更为复杂。


为赶在日落前进城,元初一让卫四一路疾驰,中午也没有找地方用饭,终在傍晚时分回到了合庆园。守门的家丁见元初一回来很是诧异,一个过来牵马,另一个赶紧进府通报。


其实也没什么通报的必要,自从叶家分了家,合庆园里一共就往了那么几个人,老爷子不知是不是嫌人多吵闹,这么多年了,也就唐氏和罗姨娘一妻一妾,叶彦的满腹心思都用在如何让老爷子把全副家当交给他上,没时间去琢磨添人进口的事,叶真更不用说,有元初一一个他还嫌多呢,至于五叔,一直没有娶妻。


元初一直接去了晨园,罗姨娘在那,寸步不离地守着唐氏,见了元初一连忙迎上来,“少夫人不是得明天才回来么?”说着又朝元初一身后看了一眼,“大少夫人没过来?”


元初一便按事先套好的词说苏晴去给唐氏祈福,罗姨娘姣好的面容微现感概,叹了一声道:“也好也好,我明日起也开始茹素,祈求夫人远离病痛。”


“婆婆……的伤势又加重了?”元初一盯着床上入睡的唐氏,见她双颊微陷,比两天前憔悴了一些。怎么会这样?按理说唐氏伤的是脚,而且也不是什么特别严重的伤势,应该不会对身体造成太大的负担才是。


罗姨娘微有些犹豫,迟疑半天,将元初一拉到一旁,小声道:“夫人给小姐去了信,希望小姐回来看看,但是……唉,小姐回信说这几日正筹备她公公的寿筵,脱不开身。”


元初一闻言皱头紧蹙,“她真这么说?”唐氏平日对叶瑾娘的体贴关心可称是无微不至,任何事情只要叶瑾娘一句话,唐氏无不尽心而为,叶瑾娘表现得也是母慈女孝,连元初一都非常羡慕,可现在,叶瑾娘竟为了一个筵席置自己受伤的母亲于不顾,虽说唐氏没受什么大伤,但这种态度未免让人心寒。


罗姨娘又叹了一声,“这件事我还没敢告诉夫人,夫人惦着小姐,扭伤时不想看大夫,是怕大夫太快治好她,她就没理由叫小姐回来,少夫人也知道,杨家那样的门弟,规矩是很大的。”


元初一这才了然唐氏当初不合情理的举动,心中不禁动容,如果自己的娘亲还在……


“夫人对小姐那么好,小姐却……”罗姨娘猛然住口,绢秀的脸上挂着一丝紧张,她低声说:“我失言了。”


元初一摆摆手,始终想不通叶瑾娘怎么会这么做,两家相距不远,哪怕只抽出半天时间,回来看一看唐氏,也算给母亲一个安慰了。她心中感叹,目光瞥向床上的唐氏,赫然发现唐氏不知何时已经醒了,显然也听到了她们的对话,面上带着浓重的失意,恍然失神。


罗姨娘面带难言之色,她上前合着石榴将唐氏扶起,期期艾艾地道:“小姐大概真的太忙了,夫人也知道,她那样的婆家……”


唐氏轻轻闭了闭眼,缓缓地挥了挥手,“我知道、我知道。”


唐氏的失落引得元初一微有心酸,子欲养而亲不在,怎会有人如此挥霍近在眼前的父母亲情?她究竟多羡慕一个拥有严父慈母的和美家庭,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


元初一走上前去,将手中药包递给罗姨娘,“这是外敷的药,姨娘先给婆婆敷上吧,里面还有张内服的药方,麻烦姨娘拿给大夫瞧瞧,没什么问题再给婆婆服用。”成智再高明,他没见过病人,开的药方未必能全完合用,还是找大夫再看看为好。


罗姨娘马上将布包拿到桌前拆开,元初一则坐到床前的绣墩上,陪伴唐氏。这是元初一这辈子第一次如此靠近唐氏,也是第一次仔细打量,这个上辈子逼死她的****,原来竟是如此普通。


她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也是一个普通的母亲,因为女儿的拒绝,她虽然努力维持平静,可精神却萎顿至极。


犹豫半晌,元初一试探地将一只手轻轻覆至唐氏手上,入手,冰凉。


唐氏的眼帘抬了抬,大感意外地看向元初一,脸上涌起一种复杂又矛盾的情绪,良久良久,她的眼中又恢复了平日的淡漠,她动了动指尖,轻轻抬手,将手从元初一手下抽出。


元初一的眼睫忽闪了一下,她刚刚升温的心缓缓下沉,最终,她站起身来,与罗姨娘道:“姨娘受累多照顾婆婆,我先回去了。”


茶杯就是茶杯,就算偶尔被当作饭碗,也是主人无碗可用的情况下,等真正的饭碗回来了,茶杯就可以有多远滚多远了。这一点,她和唐氏都明白。只不过,她想试试唐氏这个茶杯能不能替代她失去的那个饭碗,而唐氏,试都不想试。


出了晨园,竹香候在院外,见了元初一无视她微沉的脸色,道:“二公子已经回来了。”


元初一轻吸一口气,点了点头。


叶真回来了,也就是说,她下一步就要回去与叶真摊牌了,她还真忙!同时她又有点后悔,当初真应该让竹香去念慈庵的,如果此时留在身边的是梅香,估计她会看着脸色说几句贴心的话,再汇报情况吧。


“老爷子去哪了?”在晨园并没见到老爷子,让元初一有点意外。


近半年来老爷子有完全放权的意思,去赌场的时间越来越少了,每天晚饭是必在家里用的,今天则不在。


“似乎去了青龙赌场。”竹香说完又补了一句:“这两天都在那里。”


元初一闻言停下脚步,站在原地微微沉吟。想到老爷子前两天下棋时偶发的感慨,她转了方向,“把卫三找来见我,我去大厅等他。”


竹香得了吩咐扭头便去了,毫不迟疑,不像梅香,总问为什么。嗯……看来要办事,还是竹香好。


元初一暂且放下叶真,就着天边晚霞慢慢走到前宅大厅,虽然她刻意放慢了速度,等卫三到的时候,天也早就黑了。


卫三进来后朝元初一抱了抱拳,元初一放下手中点心,正要让他说话,不经意瞄见卫三和竹香俱都身杆笔直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僵硬得仿佛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不由暗中翻了个白眼。


还是梅香和卫四亲切啊……


“赌场那边查出什么了?”元初一无奈地示意没眼色的竹香给自己添茶。


卫三两道粗眉扭到一起,“最近两天有四五个赌客,似乎是一伙的,他们精通赌术,每赌必赢,而且都是大手笔,连兴叔也拿他们没办法。他们已经连续来了九天,这九天青龙的收益跌了一成,再有十天,六成的底线也保不住了。”


一般来说,赌场想要营利,每日所有台面上投注的银两必要赢得六成以上,另外四成可放给赌客,如果连六成的底线都守不住,那就不是赌场无能的问题,而是收益和一众兄弟的吃饭问题了。


元初一眉尖紧皱,“知道他们是谁派来的么?”


如果是一般的老千,他们不会在某一处过久流连,因为但凡赌场都有自己的势力,他们一旦被盯上,那不是追回银子就能解决的,轻者断手断脚,重者就直接往生。青龙赌场的那几个老千已连续来了九天,一定早就被盯上了,可他们还是有恃无恐,可见并非只是纯粹地想要吸金。而且天下虽大,赌术高超者却只有那么几个,兴叔赌技不凡,连他都无能为力的,那已不是一般的高手了,这样的大高手凑在一起,岂会没有目的。


“暂时还没查到。”卫三沉着脸,“老爷子应该已经有些眉目了,不过大公子一直没有动静。”


“既然如此,你就先不要插手了,只管盯着就好,以免给公公添乱。”元初一没料到事态这么严重,加之赶了一天的路没有休息,此时微有些头疼,“我会找机会直接问问公公。”


卫三应声后便退了出去,想到还要回揽月居面对叶真,元初一只觉得头更疼了,她揉了揉眉心,深深地吸了口气,“走吧,回去!”


竹香一言不发地跟着元初一回到内宅,路上她一直沉默,不由让元初一更加想念梅香了。转了个弯,眼见揽月居近在咫尺,竹香突然拦住元初一,“少夫人,你还是不要回去的好。”


元初一也不知道自己下面该怎么接,跟竹香大眼瞪小眼地瞪了半天,也没得到她一句解释,只得耐着性子问:“为什么?”


竹香瞪着眼睛眨也不眨,“婢子怕少夫人更加头疼。”


这可奇了,竹香跟她有两年了,这还是头一回主动向元初一表示想法,不过她这一说……元初一更想回去了……


她也不得不回去啊!不回去,难道要睡花园么!


元初一继续前进,没几步便进了揽月居,叶真住的厢房果然亮着烛光,她没有犹豫,直走向叶真的房间,上了台阶,也不敲门,伸手一推,“叶真,我……”


看清了屋里,元初一的话卡在嗓子眼里,半天也发不出什么声音。


布置精美的厢房里,备了一桌简单的酒菜,叶真坐在桌子一边,手里还拿着酒杯,另一边坐着一个紫衫男子,形容慵懒,眉目骄狂,见元初一进来,微薄的双唇勾起一个兴味盎然的笑容,似得意,又像挑衅。


元初一看着这个口口声声答应自己绝不再见叶真的贱人,任何言语都难以形容她此时的心情,她揉着额头,心里只有一句话,竹香,你真相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