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历史军事 > 舍我妻谁 > 卷一 有夫之妇 第二十五章 有心或无心

元初一目送着赵熙的马车绝尘而去,她站在飞扬的尘土之中,呆呆地半晌没有动作。最后还是梅香过来将她拉上马车,她才微微回神。


心里空落落的。


重生之始,她给自己定下目标,一定不能重蹈复辙,可以说这几年,她就是为了这个目标而活。而就在刚刚,她说服了赵熙离开叶真,他们之间不会再有牵扯,过去的历史不会重来,她的未来眼见着成了一条光明大道,可她……竟然不知所措了。


眼前的一切是现实吗?她现在经历的,和她经历过的,还是同一个过程吗?现在的叶真早已走出自厌自弃的误区,就算再次受到赵熙的伤害,相信他也不会卑懦得自寻短见,按理说她的目标早已达成了,今日所做不过是让这个结果来得更稳妥些,可她为什么反而更加不安了呢?


元初一合着眼靠在车厢上,眉尖微蹙,她想不通自己心中的不安源于何处,只觉得越来越慌,也越来越烦躁。


“二少夫人。”车夫的声音从外头传来,“再有一个时辰太阳就落了,咱们是赶到望月山还是找个地方投宿?”


元初一睁开眼,心中烦乱让她有些拿不定主意,不过若是明早再赶到山上去,势必又要耽误一天,她现在只想尽快地回遥州去找叶真,与他剖心置腹地再谈一次,这是她最后一次给叶真自愿的机会,此后,她不会再扮贴心夫人了。


老爷子说的对,这世上,就没有办不得的事!


“去望月山吧。”元初一打起精神,“大嫂应该也赶去了,别让他们空等一宿。”


元初一说的其实是卫四,原定的计划是梅香乘车去念慈庵,就说是为苏晴过去先做准备,卫四则载着元初一与苏晴出城,然后苏晴会换乘她自家的马车去别庄休养,卫四陪元初一上山求医。这样一来,苏晴的秘密就不会被同行的车夫察觉,少一个人知道,事情也更为安全。可在城里的时候,苏晴身子弱不便换车,元初一又心急如焚地想追上赵熙,便驾了梅香的车追出城去,结果把卫四忘在城中了。约么这个时候,他应该会赶往望月山与元初一会合。


望月山不是奇山峻岭,它山势平缓,山上除了树木没什么特别的景致,故而游人很少,不过青山绿水的自成悠然,不失为一个很好的隐居之地。不过……元初一没想到它居然这么大。


对,就是大,占地很大,这一路上,元初一远远望见山势蜿蜒连绵足有数里,心就凉了半截。人人都说成智大师在望月山,说得那么轻松自然,她就认为成智大师固然隐居,也是有迹可寻的,比如说这边有个山,山上有个庙,庙里有个老和尚什么的一目了然……可现在,看这山的规模,没有个十天半个月是绝对走不完的,更别说在里边找一个隐居的和尚了。


疾速奔波了近一个时辰,他们终于在太阳下山前赶到山下,看着通往山上的宽大山路于山腰间分出几条岔路,元初一微愕。


她还以为像这种人迹罕见的地方只会有羊肠小道呢,谁知道能供马车行驶的大路都不止一条,这也托了望月山山平坡缓的福,看来她不用爬山了。


元初一本来已经不抱着今天就能见到大师的想法了,她只想会合了卫四,早点找地方歇歇,不过现在又有点犹豫,既然有路,说不定有一条就是通往大师往处的。


梅香见元初一满怀心事地望着山路,微有些担心,“少夫人想连夜上山?”


元初一也在纠结这事,看了梅香一眼,还没回答,便见梅香身后不远处,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背着一捆木柴从山上下来。


“这位小哥。”元初一提高了声音,将那少年叫到身前,“你可知道这山中住着一位成智大师?”


那少年想了想,“是有一个和尚,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你说的那个,住在山尾那边。”


听他这么说,元初一心下稍安,她指着山上的分岔路口,“那请问哪条路能通往大师住处?”


那小年一愣,“你要从这上去?”


元初一也是一愣,还不及细想这少年话中的意思,便见少年伸手指向最边上的那一条,“那就走这条路吧,应该能近一点。”


元初一看着那方向,慢慢地点点头,谢过那少年后就坐到山脚下的一块大石上,等卫四前来。


不想等了好一会,太阳眼见着往山后躲,卫四还是没有出现,元初一不由得有些心焦,算算时间,他应该早就到了才对,难道又出了什么岔子?


车夫担忧地看了看天色,道:“二少夫人,今晚还是寻一处住下吧,一会太阳落了山,什么也看不见了。”


好像越着急,事情就越不顺利,元初一气闷地踢走脚边的一个石子,心里搅乱得像是爬满了蔓草,无论如何也不得安宁。


正当这时,一阵马蹄声由远而近,元初一立时站起,寻声望去,果见一辆马车飞速驶来,元初一没好气地冷哼一声,“这笨牛,耽误我这么多功夫!”


梅香见元初一正在气头上,抿抿唇没有说话,心里合计着一会定要先把那笨牛抓下来犒赏一顿,免得他让少夫人训斥。


没一会,那马车驶到近前,元初一和梅香都觉得有点不对,先不说马车的颜色,只看驾车那人的身形就不像卫四。


那马车转眼已到眼前,驾车的是一个带着斗笠的年轻后生,见了元初一等人连忙扯紧缰绳,大声道:“劳驾请问成智大师……哎?”那后生瞪大了眼睛,扭头朝身后车厢道:“韩大哥,是上次那位夫人。”


元初一也才看清那后生的模样,正是韩裴身边的小厮何全。


马车车帘由内掀开,露出一张清隽容颜,他看了元初一一眼,并没有特别表示,继而与何全道:“快点上山罢。”


何全急着一指山上,“这么多路,哪条才是啊?”


“找成智是不是?边儿上那条!”元初一随便朝边上一指,而后坐回石头上。她心中对卫四的火气已经快到极限,自然没有什么好脸,却引得韩裴与何全齐齐对视一眼,迟疑之色显而易见,元初一大为光火,“不识好歹!你以为我骗你?”


韩裴想了想,示意何全依言而行,自己则朝元初一微微颌首:“多谢了。”


元初一哼了一声,又找了块石子远远踢开,看得梅香直缩脖子。


笨牛,你自求多福吧。


又等了一柱香的功夫,就在元初一的耐心全部耗尽之时,卫四终于来了。


看着卫四脸上欢欣又充满朝气的灿烂笑容,元初一居然被他气乐了,“傻笑什么!你跑哪去了!”


“念慈庵……”卫四似乎有点委屈,“小的到这来没见着少夫人……”


元初一立时火气全消。估计他是先到了这,没见着人就赶着去了念慈庵,在那边又扑了个空,再巴巴的回来,真是……难为这两匹马了!


梅香上前照着卫四的脑袋就拍了一巴掌,“笨牛!你就不知道等一会!”


卫四挠挠头,嘿嘿一笑……元初一和梅香都无语了。


“行了。”元初一揉着额头,与梅香道:“你去念慈庵吧,有事我会通知你。”


梅香会意,将带给成智大师的糕点送到卫四车上,而后回身,登上另一辆车便要出发,那车夫随口问了句:“大少夫人呢?”


元初一刚要开口,卫四在旁接道:“大少夫人在邻镇住下了,让我出来找少夫人。”


看着梅香面带惊诧地探出头来,元初一也不禁对这笨牛刮目相看,直到梅香的车走得远了,元初一才拍了拍卫四的肩膀,“你也会随机应变了。”


卫四茫然了好一会,“哦,是大少夫人说如果有人问起她,就这么说。”


元初一:“……”


“少夫人。”卫四憨厚一笑,“大少夫人说给大师的信里有地图,如果找不到上山的路可以顺着图走。”


元初一便拿出揣着的信封,打开来,的确有两份信件,一份是给大师的,另一份则是一张地图。她借着微暗的天色仔细看了看,赫然发现他们所在之地是望月山的南面,而大师隐居的地方,就在西山,只要从山下绕过去,无需多久就会看到一条小路,地图旁还有注解,示意小路先窄后宽,可供马车行驶。


元初一立时改变了心意,她收好信件,上了马车给卫四指路,绕过南山山坳,行驶了不到两刻钟的时间,忽见前方隐隐有灯光闪动,走得近了,果有一条小路,路旁每隔三五丈就有一个蒙着青纱的照路石灯,虽然光线很暗,却足够上山之用了。


元初一郁闷的心情总算得到些安慰,她让卫四将马车驶上山,顺着青灯小路又走了大约两刻钟,便见一座小庙座于路旁,一个高大的身影正端着火烛点燃庙门口的石灯,显然这一路光亮都是此人所为。


元初一当即招呼一声,那人却飞快地进了庙,又关上庙门。


不想见人,这大概就是苏晴那个不想见人的干舅舅成智大师,元初一将那封信从门上的间隙中塞了进去,没一会,庙门开了,露出一张枯瘦的脸孔,“你……是阿晴?”


元初一微一犹豫,眼见这大师的脾气这么古怪,她学着卫四现出一个灿烂笑容,“是啊,舅舅,你不认得我了?”


那和尚上下打量了元初一一番,最后哼了一声把门打开,“谁说我不认得你!前年你娘才把你的画像给我看过!”


嗯……元初一跟着成智,默默地想,看来那画像画得不太好……


进了院子,元初一才发现这竟是个不小的寺庙,佛堂修得也很气派,不过,似乎很久没人打理过了,院中长满了杂草。成智带着元初一绕过佛堂,后面是一个不大的四合小院,成智指着旁边厢房信手一挥,“你晚上就住厢房吧,我要睡了,有事明天说!”说罢,他也不理元初一,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个干舅舅果然古怪,不过元初一怕露出破绽,也就不打算深究,在满是灰尘的厢房里凑合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元初一便与成智说明来意,成智倒是已有准备,拿起一个布包扔给元初一,“你娘给我的信里说了,不就是扭伤么?也来烦我!”


元初一闻着那布包带着浓重的药味,放了心。想到叶彦还梦想着要将大师请回府里,她不由失笑,这脾气的进了府,只有两个结果,不是他把老爷子气死,就是老爷子把他打死。


不过与这种人打交道倒是痛快,元初一招呼了卫四,想要离开小庙,正走到院中,便听庙门被人砸得嗵嗵作响,有人在外高呼:“成智大师可在这里吗?”


元初一听着声音有点耳熟,便让卫四上前开了门,一看,果然是熟人,韩裴与何全。


“哎?”元初一心情不错,脸上也见了笑容,“你们怎么才到?”


“叶夫人!”何全见到元初一立时瞪起通红的眼睛,“就算我韩大哥之前得罪过你,你也不能故意指错路,害我们在林子里转了一宿!”


“指错路?”元初一突然想到昨天向那少年问路时,那少年的确对她要从那边大路上山有所疑问,只不过被她忽略了,现在看来,那少年说的“应该能近点”,应该是比较了几条路程之后的结果……


“我之前……也不知道这边还有路到……嘿……”元初一企图蒙混过关,突然发现他们两个都有点狼狈,身上处处泥污不说,头上也湿湿的,不知道是不是传说中的清晨甘露……元初一朝他们身后看了看,“嗯……你们的马车呢……”该不会是山路崎岖马车难行,他们弃车走了****吧……难道他们不知道这世上有个词儿叫“明天再来”吗……


说到这个,何全已郁闷得说不出话了,韩裴在后面将他推至一旁,点墨般的双眸直对上元初一的双眼。


不得不承认,此时的韩裴虽有狼狈,却依旧秀美颀长,身姿如竹,他定定地盯着元初一,半晌开口,“山里,有陷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