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历史军事 > 舍我妻谁 > 卷一 有夫之妇 第十一章 婆媳同启程

元初一不知道自己到底坐了多久,烛台上儿臂粗的蜡烛烧得只剩一滩烛迹,最后一点火光消失之前,丝丝晨曦透过窗棱投在窗几之上。


如果没有孩子,她的命运还会改变吗?整整****,元初一脑中浮想的,都是这个问题。


或许是她用错了方法,她根本不该坐在原地等叶真回头,也不该与叶真面对面的讨论这个问题,她该将那瓶药不声不响地投在叶真的饭菜里,当一切已成定局,就算他大发雷霆上山下海寻死觅活,也无济于事了。


不过,元初一清楚,如果她想,她早就付诸行动了,何必等到现在?她一直姑息叶真的原因不是她忙着赌场忙着让众人认同,而是她不想。


难道……元初一自娱自乐地撇撇嘴,她也有那种倾向?


“少夫人?”梅香试探的声音自门口响起,打断了元初一的思绪。


元初一闭上眼睛长长久久地吁了口气,慢慢起身活动僵硬的身体,“进来吧。”


梅香让两个小丫头将洗漱用具置于桌上,再将她们打发出去,这才小心地道:“少夫人一宿没睡?”


元初一揉着自己的后颈点点头,目光落到桌上的瓷瓶上,心中又是一阵长叹,“昨晚二公子出去,竹香跟着了吧?”


“是,竹香一直保护着二公子。”梅香抿着唇欲言又止,一张小巧俏脸爬满了不甘。


元初一好笑地看着这个从娘家带来的丫环,“怎么了?”她敢全然相信的人不多,梅香是其中一个。


梅香摇摇头,替元初一不甘不是从现在才开始,也不必时时挂在嘴边,“是菊香传话来说那个赵子悦的来历一直查不清楚,还有昨天那个赵公子,菊香说他对布料的研究只是一般,不像是世代布商。”


竹香会将叶真身边的可疑人物报备到菊香那里,而菊香则是元初一身边最为神秘的人,她并不像梅香竹香卫三卫四那样时时跟在元初一身边。梅香觉得菊香和元初一甚至不像主仆,因为菊香从不会主动向元初一示好,偶尔见面也不会侍立一旁,而是与元初一平起平坐,奇怪的是元初一也不在意。


“他当然不会是布商。”元初一不知道菊香是怎么得知赵公子对布料研究的程度的,想来她自有她的办法,“跟她说先不要查那几个从京城来的人了,抓紧办我交代的事。”


梅香道:“那件事她也说了,已经有所进展了。”


元初一挥挥手,“什么叫‘有所进展”?老爷子现在着急了,我那事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办妥的,总得找件事来安慰安慰老爷子,你传话回去,告诉她加快行动,我要近期看到成果。”


元初一恢复了以往的行事做风,可梅香心中不知怎地,更为担忧了,“少夫人……小姐,”几年来,梅香头一回叫回这称呼,“你要是心里不快,一定要说出来。”


元初一微怔一下,而后掀了掀唇角,扯出一抹浅笑,“我知道。”相对于叶真给她的挫折感,被别人深深同情着的感觉更让她郁闷。


过了两天,当梅香带着事件的新进展回来禀报时,元初一已经开始抓狂了。事实上,自老爷子下达最后通牒,元初一就开始觉得自己很……嗯,通俗点说就是无所事事。


重生后的元初一从没这么闲过,三年的时间,她就像个陀螺一样一直转一直转,改变叶真啦、争取地位啦、改变命运什么的。现在闲下来,她突然发现自己不会生活了。


清静无为的日子她不是没过过,那时她也不会觉得自己有多空虚,顶多就是自怜自艾一点,感叹幽怨一点,不像现在,身上的骨头没一块是对劲的,阳光明媚的一个上午,愣是被她过了个无边漫长,以前这个时候自己都在干嘛呢?她想啊想,哦,应该是在唐氏那里,看唐氏抄经喝茶睡午觉,她就在一旁陪着,直到唐氏发现她,再特赦她离开。


原来这辈子她已经很久没去给唐氏请过安了。


要不要去呢?元初一花了一个呼吸的时间考虑,又转身去找她的扇子了,她想看看扑蝶这活动能不能让时间过得快点。


元初一对唐氏无疑是有着偏见的,就算她已经给自己定了性,觉得自己上辈子的死是自做孽,可她还是认为,如果那时没有唐氏和叶瑾娘,她会选择苟且偷生一下的。


“少夫人?”梅香叫住貌似很忙碌的元初一,指着桌上堆着的十几把扇子,“都在这了。”


“还有一把,绸子面的,叶真还在上面画了画,那个扑蝶肯定好使。”元初一把头扎在衣箱里,继续跟被翻得乱七八糟的衣服较劲,“菊香那边不是有进展么?接着说啊。”


“她说蕊沁已经成功了第一步,少夫人要是不放心……”梅香过去帮元初一撑住衣箱盖子,“她说少夫人要是不放心,可以亲自看看。”


“怎么看?而且我没什么不放心的,就是有点急,也不知道她说的第一步跟我理解的第一步是不是一个意思……”元初一眼角瞄到一抹翠色,伸手把那条薄纱拽出来,竟是一条半透明的贴身小衣,顺手甩给梅香,“给你了。”


梅香接着那小衣脸都红了,她记得这条比手绢大不了多少的小衣是两年前元初一特地为叶真准备的,本是一套,外面还有纱袍,层层叠叠地穿在身上,肌肤若隐若现,引人遐想连翩。不过……她那位姑爷那段时间不知道是太累了还是怎么着,别说去解元初一的纱袍,好几次都是她一退出他们的房间时就听到了震天的呼噜声,后来元初一就把这套花大价钱弄来的衣服深埋箱底了,据说是为了保护姑爷的鼻子。


元初一排山倒海地终于找到了那把扇子,然后一挥胳膊,扇子扔到一边,继续找她去年在街上一时兴起买来的手绢。


跟着是半年前的冬装、一年前的绣鞋、两年前的首饰、三年前的……反正什么难找找什么,足够打发几天时间了。


这几天叶真一直保持失踪状态,本来他与唐氏说好会陪她去法隐寺,结果直到出发也没见他出现。唐氏只当儿子贪玩忘了这事,元初一却暗叹一声,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由于叶真缺席,陪唐氏去法隐寺的就只有元初一和苏晴。看苏晴面色发白,毫无存在感地跟在众人身后,元初一觉得好像见到了当初的自己,一时间感慨万千,后退一步到她身边,“大嫂,我看你脸色不太好,如果不舒服就在家歇歇吧。”


苏晴紧张地抬起头,先是瞄了一眼掺着唐氏的叶彦,见他正专心地与唐氏说话,这才轻轻摇了摇头,“我没什么。”


苏晴的反应让元初一很好奇,她瞄着叶彦好一会也没看出什么所以然,只是从叶彦控制不住的笑容中深深地感受到他接手青龙赌场后的狂喜与亢奋。


说话间,众人已来到合庆园的大门之处,叶彦也正说到要给唐氏一个惊喜,话音未落,便见不远处轻尘飞扬,一辆马车缓缓驶来。


那马车很宽大,没有厢板,四面以围栏围起,中间支起一顶纱帐,帐顶由数层纱罗织就,旁边垂下轻薄的纱帘,不仅外观华丽抢眼,而且遮了阳光,又通风,还可以免于让人窥视。连元初一都不得不承认,在这炎炎夏日,收到这样一份礼物的确是让人惊喜的。


唐氏也很满意,不过她仍让她原来的马车跟在后面,并且除了车夫不让任何人乘坐。


元初一思来想去,嗯,觉得这是唐氏人生经验丰富,事事都要防患于未然,如果下雨了,可以换坐带车厢的……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是这么说的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