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历史军事 > 舍我妻谁 > 卷一 有夫之妇 第三章 小人时时有

送走了元忆,元初一径自回房睡了个午觉,醒来又用了些可让身材丰满的汤水,滋养身体。


上辈子的元初一是拖着病体上花轿的,这辈子她睁开眼,仍是在花轿之中,也仍是原来那个瘦弱无力的身体,那一刻,她怀疑自己历经过的生死不过是黄粱一梦,可后来见到的人与事告诉她,她得到了另一次机会。


她还记得自己被送入新房后,见到叶真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时的那种惊惧心情,之后她大病一场,足在床上躺了十几日。虽然那次大病或多或少是被吓的,但也跟她的那副身体有关,如果她健康一点,就不会再去鬼门关前转一圈了。


所以从那以后,她就很注重保养,她不想再像以前一样瘦得像根竹杆,该有的一样都没有,虽说她的丈夫根本不在意,但女人还是要对自己好一点,自己看着也舒心。


喝完汤,元初一问道:“竹香回来了么?”


梅香摇头道:“没有,但传了话回来,二公子要与人去郊外,今晚未必回府。”


元初一听后只是淡淡“嗯”了一声,便没了下文。梅香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问道:“少夫人让竹香跟着二公子,又不理会二公子的所作所为,到底是为了什么?”


“为了一个人。”元初一脸色微沉,这个人,可以说是改变她命运的关键人物。


见元初一变了脸色,梅香识趣地不再追问,待得傍晚时分,陪着元初一前往大堂用饭。


平日里元初一并不会像今天这么清闲,但这段时间老爷子子外出访友,生意上所有事情都是她在打理,未免有些疲惫,知道老爷子今天回来,元初一就给自己放假半天,养养精神,以待老爷子晚点的询问。


到了大堂,她的婆婆唐氏己等在那里,同在的还有老爷子的妾室罗姨娘,以及大嫂苏晴。


苏晴的样貌不十分出众,出身于书香门第,家里虽然落魄了,还是很得老爷子看重。不过,说重生也好,说还魂也罢,自一梦初醒之后,元初一对身边的人与事莫不一清二楚,可这苏晴……叶真的大哥叶彦当年的确与姓苏的一户人家订了亲事,但在成亲之前,苏家女儿就与人私奔了,这事当时在遥州被传为笑谈,后来元初一嫁到叶家,也从没听人提过此事。


现在看来,苏晴就是那个应该与人私奔的新娘,不知为何,顺利地嫁进了叶府。


“婆婆、大嫂。”元初一欠身见礼,依例得了两个淡淡的回应,算是打过招呼。


这样的氛围大家都习惯了,没人觉得尴尬,元初一不再说话,坐在位置上闭目养神。唐氏也是微合双目,手中一串水晶佛珠慢慢捻动,好像任何事情都与她没有关系。


元初一不是没想过主动与她们亲近一点,可面对唐氏时,想到的总是素裹的灵堂,鲜红的血渍,以致她每次见到唐氏,总是不自觉地激励自己,可以说她这三年来如有神助地奋发图强,唐氏功不可没。


没过一会,有下人赶来报信,说是老爷子回来了。众人站起来,还不待迎出,便听到老爷子爽朗的声音。


老爷子年过六十,虽然发丝斑白,却仍是声如洪钟精神矍铄,面上时时挂着豪爽的笑容,就像一个善意的长者让人全然信任,只是一双精光尽敛的虎目,偶尔顾盼间还会流露些许年轻时的狂傲不羁。


“嗯?二弟呢?还没回来?”开口询问的是叶家大公子叶彦,他今年二十有五,长眉细目,挺鼻薄唇,若忽略眼中时常闪现的狂躁之色,也不失为一位翩翩公子。他这次随着老爷子出门访友,一走就是大半个月。


元初一本不欲理他,但没人开口,老爷子也以目光相询,便无视叶彦眼中透出的惯有敌意开口道:“我这几日太忙,忘了与他说公公今天回来。”


老爷子抚着胡须摇了摇头,率先朝饭桌走去,“我还不了解他?就算他知道也未必肯在家等我回来。”


元初一勾起个浅笑,知子莫若父,叶真可不就是知道他今天回来,才特地约了人去郊外的么!


看着二人的笑容,叶彦抖了抖唇角,小心地掺住了老夫人,“娘,多日不见您精神如何?晴儿伺候得可好?”


唐氏淡淡地“嗯”了一声,神色不见有什么波动,叶彦却是一脸欣慰,又朝苏晴道:“我交给你的方子给娘熬了么?”


苏晴怯怯地点了点头,“婆婆喝完那药,嗓子爽利不少。”


“那就好。”叶彦扶着唐氏坐到老爷子身边,自己在下首坐了,寻顾一圈,奇道:“五叔呢?”


元初一也不看他,转向老爷子,朝他说道:“公公前些日子不是说想考虑一下正行生意么?我就让五叔到处看看,琢磨一下有什么好出路。”


老爷子愣了下,跟着大为感慨,叹道:“难为你,我只是提了一嘴,你就记在心上,不过,做我们这行的,除非到别处重新开始,不然想转正行谈何容易!”


“事在人为。”


元初一刻意对这件事表现得不冷不热,好像真的只是试一试。叶彦却哼了一声,笑容中没多少诚意地道:“的确事在人为。你不派别的地方,偏偏派五叔去河间,那里的胭脂水粉最为出名,弟妹,你别告诉我,你想让遥州赌王转行去做那娘儿们叽叽的玩意!”


听他这么一说,老爷子也皱起眉头,叶彦脸上笑意大了些,“不过也难怪,弟妹娘家就是经营脂粉生意的,如果一旦事成,将来少不得有相用之处,到时元家脂粉有叶家财力支持,必然不会是现在这个规模了!”


元初一神色不变,缓缓地做了个深呼吸。


她娘家经营脂粉,她对这门生意多少熟悉一点,才会挑这个行当先行考查。但她让五叔去河间的事十分秘密,对外只说四处寻查,就是怕叶彦知道后在老爷子面前煽风点火。


果然,听完叶彦的话,老爷子沉吟半晌,“这件事……还是先放放,咱们在遥州做了这么多年的赌场生意,想转正行不是朝夕之间就能办到的!”


元初一无视叶彦面上的得意之色,淡淡应了声,跟着纤眉轻舒,状似调笑地道:“先放放也好,不然恐怕我两面不能兼顾,赌场这边少不得要分神。”


她慢慢地说,一直盯着叶彦,果见他脸色微变,心情不由大好。


叶彦想主持赌场生意不是一天两天了,不过老爷子总是想磨砺他,从不让他主事,之后又有元初一入场,叶彦更是沦落到只能处理一些琐事。


“虽说赌场生意不是什么正行,但我们不能赶尽杀绝!”叶彦再次开口,已没有了之前佯装的气度,眼角泛着精光,“弟妹你想新开赌场赚钱,也不用摆十三煞阵,我陪爹在外那么远都听说了,咱们叶家名声本就不好,现在更是比水沟还臭!以前只是那些文人学究骂我们,现在连赌徒都骂我们叶家做事太绝!到时哪还会有人上门!”


“这件事我也听说了。”老爷子眉头微皱,却不急着问,持起筷子夹了片笋放入口中,细细咀嚼,半晌满意地点点头,“今天的笋很嫩,一定是夫人特别吩咐的吧?”


唐氏笑道:“多少年了,你就爱吃这红油闷笋,不过咱们现在年纪大了,吃东西不比以前,少吃些不伤脾胃才好。”看老爷子点头,唐氏又道:“吃东西如此,做人也是如此,我叶家几十年来风风雨雨的,如今我们也老了,做事不能像年轻时那么狠厉,多积些阴德,会有好报的。”


听完唐氏的话,老爷子没有表态,叶彦则是暗中欣喜,嘴角微弯就要说话。


元初一抢在他前面道:“公公,这件事我会想办法处理的。”


叶彦不屑地轻哼,“怎么处理!把那十三煞阵挖出来?”


“这是大哥的办法?”元初一终是欠了些修行,对叶彦的咄咄紧逼有些动气,声音不觉调高了些。


叶彦皮笑肉不笑地,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弟妹如果这么做也未偿不可。”


元初一抿紧了双唇,才能保证自己不破口大骂,她突然怀念起上辈子那个连正眼都没看过她的叶彦,别说针对,话都没有一句,多安静多可爱!可现在……如果饭桌上有刀,相信它己经劈到叶彦那颗贱人头上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