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唐皇帝李治 > 第八十五章 神龙殿中凤凰飞,西宫日静百花香(上)

第八十五章神龙殿中凤凰飞,西宫日静百花香(上)

李治向来是个很有计划的人,他一旦决定了某件事,也许途中会有犹豫,会蛋疼咪咪疼,但最终还是会不紧不慢的做好全盘的行动方案,然后一步一步的切实实施,除非真的发现自己脑残,否则无论发生甚么事,都不能让他改变心意。

第二天,李治早早便洗了个热水澡,换了身干净衣服,在镜子前照了照,只觉得镜子里的自己剑眉星目、俊朗不凡、英俊挺拔,让美女倒贴要死要活是不成问题的,天生的大虎人一枚,然后他觉得自己其实是有点紧张的,毕竟今晚的事太过激烈了,自己将代表无数继往开来的牲口做一件大丈夫顶天立地必须尝试的大事,李治带着批判的目光,严谨的作风,成熟的全盘考虑,和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大无畏革命精神投身到今晚将要到来的大被同眠中,心中激动难耐又信心不足的李治坐下来,端起茶杯喝凉茶,端正心思,不忘给自己鼓励,区区十几个女人算甚么,老子就是汉武帝王伯伦双重附体,种马里面的神兽,绰号“精虫上脑”。

茶已经凉了,白瓷青花的釉壁与李治修长的指尖摩挲着,光线似乎能穿透那薄薄的茶杯,像是轻薄如纸的玲珑玉璧一样,李治靠在椅背上,细细的盘算着自己今晚要说的话和要做的事,一句句,很是仔细,然后再设想很多种情况去揣摩对方会怎么回答,他又该如何接应,如何一点一点的将话题转换过去,制造暧昧荡漾的气氛,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里,让一切显得自然而不落痕迹,成功上二垒。

好了,没问题了。

李治放下杯子起身就走,令小桂子传令众女到神龙殿中了,大展爷们龙威的时候就要到了,皇帝的性福之光已经如光把你李治照的赤果果,李治大踏步出了未央宫,萧索的背影风骚依旧。

进大明宫已经二天了,王灼华、李子衿、崔惊鸿一干五姓女愣是见不上李治,原本以为进了宫后就那个啥的心思也松了下来,淡了,代替的是一股浓浓的怨气,气的众女暗地里直骂“李治你个阳痿!”每当众女气不打一出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身在皇家内苑,再也不能像以前心有不快,自可拂袖而去,索性每日里姐妹相聚,倒也热闹,等一个人回到宫中,这些天之娇女才切切实实感到冷情寂寞和孤独,没来由的也如历朝历代的花痴宫妃一样,不时的瞄向殿门,大有翘门以盼的尽头。

今日小桂子来宣旨,“即刻前往神龙殿,可见陛下。”

真的到了这个关头,一干五姓女和单玲玉、武碧娘、上官婉儿却又紧张起来,当小桂子兴致勃勃做好了准备,却发现一个个的全缩在闺房里浓妆淡抹的,偏偏又做出一副不在乎只是例行公事的神情,让见惯了宫闱事,了解宫妃心思的小桂子暗暗摇头偷笑。

如此反复了几次,十个女人梳妆打扮竟磨磨蹭蹭花了五个多小时,一直到了晌午用饭的时候,小桂子也皮了,期间甚至睡了一个回笼觉。

等待是一个人苍老的开始,小桂子是结结实实的感受到这句话的威力,无由的小桂子竟开始庆幸当初入宫为内侍,要不然面对这些女人还不崩溃了,陛下说一个女人是五百只鸭子,不难想象待会神龙殿一定会出奇的热闹。

等了老半天,终于在晌午时刻,小桂子神情萎靡的领着十女风风火火的赶到了神龙殿。

“各位皇妃到。”一声长长尖锐的清喝,小桂子主动退出了神龙殿,还十分尽职的把门给关上了,神龙殿中一下子暗下来了,也安静下来了,偌大个宫殿空寂的可怕。

十个女人个个都冷着脸蛋,绷紧,她们本以为自己是唯一一个被李治诏令而来的,等到了地方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心中疑惑失落,却都没有说话,怨气更浓了。

“陛下到底想干甚么,来了又见不到人,逗我们玩吗?”王灼华怒气冲冲的冒火道,像是被惹急了的波斯猫,恨不得狠狠挠李治一百几十抓。

“咦,这是那位水灵的妹纸在说话啊,怨气这么重。”一个稍显惫懒的声音突兀的在神龙殿中响起,一听这个声音,十女立马知道来人是谁了,故弄玄虚四字浮现在王灼华、李子衿、武碧娘和上官婉儿一干大小妹子的心头。

“反正啊,本小姐没和你这个公子哥儿说话,千万不要自作多情才好。”待李治翩翩然从后殿晃悠悠过来,王灼华十分不给面子的讽刺到,一点也不因为面前的是一个英气勃勃的青年,脸上又笑吟吟的,伸手打的就是笑脸人。

李治身材高大,外罩一领大红绣金儒服,手里拿着一把折扇,活生生一个世家公子打扮!

王灼华上下端详一番,揶揄笑道:“虽说象个儒生,但到底富贵气忒重,太过张扬,少了儒生的内敛又气度凛冽,倒象个纨绔大少一般。”

李治吐出一口气,翻了翻白眼,哼道:“好你个王灼华啊,这股子凶悍气焰到了宫内还这么肆无忌惮的烧,就不怕最后玩火?你们让朕等了五个多时辰,朕才让你们等一会儿就受不了了?将心比心,朕都快赶得上孔圣人了。”

“把自己比作孔圣人,是不是想说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王灼华妩媚的一笑,语气不善

“蔷薇有刺,朕只有庸人自怜了。”李治又是一阵大笑:“你王灼华威风八面,朕敢得罪么?”

思及近来,这个口上说不敢得罪自己的混蛋早已欺负自己够了,就他那个皇后就让自己等人憋屈,难堪了,如今又来这儿说软话,没来由的王灼华眼圈微热,心里难受。

“陛下,别绕着弯儿作践臣妾等了,灼华她初进宫,还有些许不适应,不是故意得罪陛下的。”李子衿出队轻叹,笑道:“蔷薇有刺?亏陛下想得出来!只是陛下火候深,我们这些未长成的小刺如何伤的了陛下。”

李治哈哈大笑:“五姓女中有你李子衿,总算多了一个明白人。”

李子衿慨然一叹,意有所指道:“大石滚山,独木难支。”李子衿一双清凌凌大眼飞快的扫了李治一番,竟是庄重温柔的微微一礼:“望陛下垂怜。”举止极是温文尔雅。

李治下意识不由自主的一拱手,竟冒出了一句:“多承关照。”

武碧娘、上官婉儿、郑素弱、崔惊鸿、卢婉兮、李离娄齐齐“噗!”的笑了。

李治顿觉狼狈,狠狠的瞪了李子衿一眼。那李子衿却是不慌不忙,嫣然一笑:“陛下原是我等夫君,能相敬如宾,子衿之福。”

“子衿诙谐可人,真名门闺秀,是朕有福。”

一句话竟使李子衿心里暖烘烘的,不禁又作福笑道:“陛下夫君褒奖,如何敢当?”

一句话出口,李治不禁笑了,跌坐在御阶上,笑了一阵,起身道:“跟我来吧。”

言罢,当先转身望后殿去,众女不解其意,便心中踹踹不安的跟着李治曲曲折折拐了好几个弯儿,才来到一间绿纱环绕极为典雅的房间。

李治笑道:“来时打扮了那么久,可曾沐浴了?”

十女一头道:“沐浴过了。”

“你们还真是心有灵犀,抑或纯粹想让朕痴等,狡猾的女人。”李治认真摇头。

武碧娘、上官婉儿、卢婉兮、郑素弱都已经被笑意憋得面色通红,闻言连忙分头向李治做礼:“请陛下恕罪。”

“无罪无罪,说说而已,怎么当真了。”李治有点无奈,却发现几个小女人轻描淡写的直起身子,把之前让李治枯等五个多时辰都是事立马抛之脑后,没有丝毫愧疚,恍然中,李治觉得自己上当了。

崔望窈个子最高,隐隐约约似乎比李治还要高尚一寸,今天来了,也不知作何感想,还踩了高跟,理所当然中不出意料的俯视李治,站在门口最后处,一身米白色的裙装,清冷,生人勿近,只是今天她再没有拿着刺绣了,神龙殿中暖暖的烛光照在她的脸上,越发的冷艳孤傲,这是个内向的女子,内心极其强大、聪慧,需非常手段行非常事,才能破开那堵墙,例如霸王硬上弓,直接推倒。

女人太多,李治着实没太多心思一一琢磨,先上了再说。

崔望窈双手雍容的放在身前,立在后方,高高的需要人仰视,她微微低着头,黑白分明的眼睛俯视打量着李治,很平静,没有一点娘子看相公的眼神,只是微微有些奇怪的皱起眉。

这是什么状况,李治微微一愣,似乎超出了计划之外了,不过小李同学的机变能力还是不错的,他马上一本正经的朝崔望窈问道:“你是博陵崔望窈吧。”问的语气很笃定。

“正是臣妾。”

李治径直走到崔望窈面前,很亵渎的拉住一脸平静的崔望窈的双手,嘻皮笑脸的抬头道:“娘子的个子真高啊。”

一句话让崔望窈瞬间破冰,冷冷的脸蛋抽筋了一下,后面的王灼华深怕李治不知道,笑的花枝乱颤,其他人脸色古怪的看着李治仰视王灼华的模样,也忍不住用手里的丝巾捂住嘴,涨红着脸笑了起来。

李治大刺刺的搂住崔望窈的腰,徒然发现自己还是低了这妹子的小半个头的,有点期待待会她那双惊长腿的威力,唉声叹气的撇她一眼道:”娘子,相公就喜欢挑战’高‘难度,像娘子这么深不可测的女子,更是平生大爱,不知娘子是不是也喜欢相公这个类型的。“

崔望窈平静认真道:“陛下比臣妾挨了不少,臣妾就怕陛下鞭长莫及,满足不了臣妾,自己也不能尽兴,不上不下,双方都难受。”

李治愣住了,一直很沉默的单玲玉怔住了,武碧娘、上官婉儿也呆住了,只有其他六位五姓女似乎习以为常,没有大的意外,崔望窈小姐本色出演,习惯就好。

这是怎么回事?自己被人鄙视了,而猎物自己送上门,却嘲笑自己拿不下她,还废话甚么?

李治当下拉着崔望窈,阴沉着脸不给她挣脱的机会,向房内走去,临近房前,更是背着身子冷声斥道:“都进来,这是圣旨,不想在大明宫内混的可以继续待在原地。”就把一脸不解的崔望窈强拖进了房。

※※※※※※※※※※※※※※※※※※※※※※※※※※※

小妖:第二更。RO!~!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