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唐皇帝李治 > 第四十四章 一缕残血,淡在风中

“快点快点,围住围住,会喘气的一个也不能放走…”

九百锦衣卫团团围住了一所大大的门风朴素的宅子,这所宅院里住的都是长安含光门街知名的工匠,打铁粉墙纳鞋都是个顶个的好手,乡里乡亲的十足一个平常人,看不出一点和寻常人不同的风骚,都是优秀的龙套路人甲。

围住三所宅院的每个锦衣卫都鞘藏寒气凛凛的横刀,肩膀上也披着一件直到脚后跟的黑色披风,加上里面的红色薄锦长袍,拉风又煞气,含光门大街上原本接到朝廷诏令正在往家赶的百姓一见这到架势,不需要吆喝,人性中隐藏的趋利避害本能立刻让他们果断的远离这帮煞神,吓得四散奔逃,哪有人敢过来看围观看热闹。

所有锦衣卫都摆着一张酷酷的面瘫脸,这是他们第一次大规模在光天化日下耀武扬威,能摆十分威风,绝对要强撑到十一分,只可惜路上的行人稍微少了点,要是能围观个千八百万人看着,估计以后就这身拉风的袍子都能让自己翘着二郎腿挑媳妇。

如今围着这座不大的府邸,待会儿进去了,只要有人敢瞪眼吹胡子,他们就准备拔刀砍人,第一次亮相不带点血,那横刀都不好意思收回去,不少人兴奋的摩拳擦掌,交头接耳的都指望着今天能来几场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火拼才舒服。

沈贤看了看天色,从身边锦衣卫手上接过名单,仔细瞅了数遍,方才冷笑了一声:“这名单上有七十七家要抄呢,大家动作快点,不分男女全部锁了,有敢反抗动刀全砍了,年轻的都给我老实点,那是要全部卖去教坊司的……这里是三家,还有七十四家,都听好了么?”

小桂子沉着的说道:“沈大人放心了,那七十四家,杂家也都派有密探看得牢牢的,保证一只耗子都跑不了,杂家今天倒要看看有谁敢早咱陛下的反,非把他熊心豹子胆掏出来不可。”小桂子眼神怨毒的很,看得出是很不满这些闹得李治不得安宁也让他整夜陪着一站到天明的孙子,心里也真是把李治当自己娃了,谁敢挖李治墙角,性子中护犊子的暴戾阴毒之气就再也隐藏不住,哪怕当着李治的面都忍不住想大开杀戒。

沈贤点头,手一挥,喝道:“周大人,你带着兄弟们进去,男人反抗的全部杀了,女人能不下手的就不下手了,陛下可是说换的银钱都给部下们沽酒喝。”

周轻候面部表情的厉喝一声:“所有人,跟我上。敢还手的全杀了。”他没有带那根铁棍,双手成蝴蝶掌,一式“排山倒海”,猛地震出,厚重的大门顿时被震飞了,也不喊兄弟们先上,自己很意气的一马当先的冲了进去。

没想到外表普通,内里却甚大,颇似四合院的里面,此刻竟有数十人之多,一看见周轻候单枪匹马闯入,几个街头混口饭吃的工匠模样的人就鬼叫着冲了出来,大声的呵斥着,可是周轻候也懒得听他们的解释,双掌穿花乱蝶般击出,掌影翻飞,很得咏春寸拳出手迅捷如风的个中三味,但听“咔嚓”数声,几个人的脖子就猛地耷拉了下来,周轻候披风一甩,几人就神奇的倒飞回远处,自然的滚落在地,滑出老远,再没有爬起来。

后面锦衣卫欢呼一声,拔出横刀龙腾虎跃破门冲了进来,沈贤两脚矗立在两块被踏裂的木板上,粗粗的向里面扫了扫,看到四合院中已有人拔出各种兵器在和声势如火的锦衣卫厮杀,不由轻轻的问了一句:“桂公公,你觉得这些人为何要叛乱?”

身边的墨蓝色长袍头戴乌纱很有明时宦官打扮的小桂子狠狠的狞笑着,不屑的冲着沈贤道:“以前陛下跟随孔颖达老祭酒读史的时候,当读道秦末时,孔颖达老祭酒说之所以秦那么快亡皆因君主暴戾无道,民不聊生,才使奋六世之余烈的暴秦顷刻倾覆,陛下虽年幼但已心志成熟,虽没有当场反驳孔祭酒,但回来曾愤愤不平的对娘娘、杂家和一刀说,所谓暴秦一说,不过当时反秦势力的一家之词,陈胜的‘天下苦秦久矣’之叹,也不过是二世即位后所为,伐无道诛暴秦就其实质而言,无疑是个政治权谋,志在复辟的前朝余孽利用百姓愚昧以称颂与劝进的方式,从而形成天下共讨‘暴秦’的声势。所以对于复辟,陛下是深恶痛绝的,除了祸害没有一点别的作用,这次铲除前朝余孽也是陛下基于史实,必须以最激烈的应对方式爆发出来,这些复辟者早已经被仇恨和愚昧糊涂了脑袋,劝降的甚么早没了意义,只有杀,把这些复辟者杀个干净,天下老百姓才能安居乐业了,就是再来一百个陈胜吴广,一千个项羽也掀不起大浪。”

“沈大人,这些逆党都是自寻死路的家伙。他们附逆,反抗我们陛下那就是该死。他们的儿女子孙也自然全部该死,野草烧不尽,春风吹又生,陛下虽然平时玩闹了点,但大事上可从不糊涂,沈大人看着吧,有些人有些事,陛下现在等待着,但总有一天,沈大人会像今天一样再来抄家的,那时候就是哪些平日里威风凛凛的大人身首异处之时了。”说道这儿,小桂子不再说了,这也是看在沈贤却是为李治的心腹,否则该说的不该说的,小桂子绝不会废那个力气插嘴的,沈贤是个人才。

沈贤面上纹丝不动,但是心里却有点震惊的,这个不大怎么瞧得起的区区一个宦官竟有这份认识,虽说是引自皇帝的话,但能记住说明这个大内总管太监是真的记住了,深以为然,但最后话语中透出的杀气也隐隐中可以预测今天的杀戮怕才是哥开始,再靠着自己这么多年掌控情报的嗅觉,联想那日陛下打出“除***”的旗号,沈贤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大唐天下怕又要风生水起了。

此时一个眉须发白的糟老头儿狼狈的被推搡倒在地上,他倒是没敢反抗,但脸上还是被甩了红红黑黑的巴掌印,不少锦衣卫都在搜刮值钱的物事,抄家这个行当历来就是利润颇丰的,都快感到上后世的拆迁办了,真的弄点余财也不无不可,马不夜草不肥,替天行道的宋江还受点不扎手的贿赂呢,更何况李治承诺了,多少都是锦衣卫们的,算作锦衣卫历史上第一次彪悍登场的出场费了,所以来的时候沈贤、归海一刀都有吩咐,一文钱都别放过,聚沙成塔海纳百川可都是咱汉人的美德。

有锦衣卫正在将屋内的几个女人往屋外赶,一边赶一边上上下下掏几把,嘴里还含糊的对旁边的同伴惊呼着:“娘的,这胸真大,屁股也够圆够肥,回头跟头儿说说,能不能先享用了,保证弄不坏,反正都要送到教坊司给哪些大官糟蹋,还不如先便宜兄弟们一下。”

占了老大便宜的同伴低声叱道:“狗日要去你自己去,为了一个女人还要去找头儿,我宁愿花点钱去光顾她们,给头的印象不好啊。”

“说的也是,回头我们俩弄点钱去喝花酒去。”

“同去啊。”同伴也是高兴,立马应承着。

两人一阵嬉笑。

老头儿滚落在地,猛地扑上前一下子抱住其中一人的大腿,嘴里凄厉无比的嚎叫着:“你们放过我媳妇和丫头吧,家里的东西你们全拿去。”

那被抱住大腿的同伴神色一冷,难得的正经道:“自作孽不可活,天下承平,百业兴旺,这个时候还造反,岂不蠢笨到家了?又怪得了谁来着。”说完一脚把老人踢的在地上乱滚,后面的***链一套,绑了。

院中此时已被人肃清,几十具尸体横躺,鲜血溅的到处都是,血腥气冲天,沈贤身后跟过来的小桂子不住的冷笑:“媳妇丫头?父债子长,公公我这辈子最讨厌就是那些不顾孩子的父亲了,你们造反的时候怎么就不想想万一失败了会连累孩子,可怜的孩子,公公我看的都心有不忍啊。”

一个不过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挣扎着从后屋冲出来,她背后的衣服已经被撕扯了下来,姑娘长相水灵,周围一些锦衣卫看的是怦然心动,直直的盯着小姑娘因为跑动而上下震动的小笼包,小姑娘猛地扑倒在了那白发老头身上,嘴里呜咽啼哭着:“爷爷,这到底是怎么了,他们是谁啊,他们把爹爹和伯伯都杀死了,娘用头钗戳破他们的手臂,也被一刀杀了,弟弟也被杀了,我们到底犯了甚么罪啊吗,为什么官府的人都不管我们。”

老头面对孙女近乎质问的疑问,哆哆嗦嗦的硬是没说出一句话,只是脑子中一直回响着刚才那锦衣卫的“自作孽不可活”,竟是一口鲜血喷了小姑娘一脸的。

一个锦衣卫嘿嘿笑着冲了上去,嘴里怪叫着:“我的心肝儿,到哥哥这来,你爹爹伯伯他们勾结前朝余孽,想要谋反,败了这大好的年景,陛下仁慈放你们条活路,也不斩草除根的,哈哈哈,小心肝过来吧,让爷好好的心疼心疼你……啧啧,这皮肉细嫩水白的,能卖不少银钱呢。”

老头惨叫着,爬起来猛地冲了过去,怒吼道:“你们这群没有天良的,造反是老夫主张的,你们干吗要祸害我的家人,她一个孩子能懂甚么。”

小桂子心头怒气,上前一脚就把老头飞老远,从旁边的锦衣卫腰间抽出横刀,一刀削了老头的花白头颅,鲜血溅了一脸的也不在乎,急促的喘息道:“公公平生最讨厌这种不顾孩子的杂种,孩子不懂,你不懂厉害吗?死了活该。走,下一家,这儿派人盯着,银钱的小事,走了逆贼,杂家要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沈贤冷冰冰的喝道:“你们不是街头地痞流氓,不要把使那种下三滥的东西,陛下怎么说的,反抗的杀了,女的送到教坊司卖了,抄家杀人也要有个样子,你们是锦衣卫,今天就算了,要再出现这种事,就要夜监卫请你们喝茶去。”说着沈贤猛的大吼一声:“屋里的家什都派人看着,等爷们儿办完事儿,弟兄们拾摞拾摞还分赃,要杀的人也不要手软,但如果再有敢没事硬找女人茬的,老子现在就把他废了。”

一就把那吓得呆滞的锦衣卫拽了过来,沈贤冷冰冰的看着他,道:“抄家灭族的,杀人抄家任你来,不代表你有权力去玩人家女人,要不改天老子和兄弟们也抄你家,到时候你八十岁老娘都不放过,你滋味如何?”

那锦衣卫吓得哆嗦着,赶忙求饶道:“大人,小人不敢了,只是一时得意,平时从来不这样的。”本来听到夜监卫就已经胆寒了,沈贤也知道,要不也不会如此威胁。

夜监卫是锦衣卫六大卫之一,那里面有很多都是刑狱世家里调.教出来的恶棍,血液里流得都是冰啊,谁到了他们手里,都要脱下三层皮,皮不够怎么办,养着,等养好了再剥,也不知道陛下是怎么想的,对锦衣卫犯错之人处罚尤其重,当然奖励也相当的重,大奖大罚,颁布给锦衣卫行事的第一条准则就是“不仁大仁,大仁不仁”,完全就是按法家那套打理锦衣卫。

小桂子此时也冷笑道:“杂家也就是哥太监,要不然恨不得脱了裤子用鞭子抽死你们,这么小的孩子你们也忍心,再给杂家看到你们欺负孩子,杂家把你们洗干净送宫里净身去。”

小桂子这话比甚么都有力,连沈贤都忍不住下面一凉,菊花一紧,那出自小桂子嘴里颇有自嘲意味的冷笑话也笑不出来了。

不少得意忘形的锦衣卫不管是不是内心有愧,都仓惶的跪倒在了地上,连连求饶不已,声声发誓着:“指挥使大人,卑职等绝不敢违背国法和卫所‘八行八止’……”

倏忽间一个半时辰的功夫,七十七家全部被抄灭,男子基本上没有留活口,女人之中,,锦衣卫们都绑了带走,准备送给教坊司当**女,其中一家竟是长安巨富,家中不少无辜侍女,沈贤跟小桂子商量,小桂子则无所谓,最后沈贤决定把这些人放了,自己掏钱出来垫付,反而被看在眼里的小桂子拒绝了,蛮不讲理的拿出卖身契,全部在侍女家仆们感激的眼神中撕了,放走了。

一个多时辰之间,七十七个家族飞灰烟灭,一缕残血,淡在风中,人的生命是如此的脆弱的,特别是当面对国家暴力机器时,这些很有声望也颇有武力之人,柔弱的随随便便一脚能碾死一大群,这其中必有无辜之人,锦衣卫力量再大也查不出每个人的详细罪迹,也说不上公与不公,有的时候,天降横祸,不幸者只能自怜齿冷,但横祸却也无辜,它也只是顺势而为,要怪只能怪降祸的老天了。

而此时在悦来客栈,受到李治秘密嘱咐的归海一刀带人里里外外几乎把整个悦来客栈翻了个遍,竟是一个人都没有,店家、寡妇、小二都没了人影,倒是带来的大狗二狗三狗很兴奋,他们闻到了母狗的气息,向南而去了,归海一刀心中一动,匆匆吩咐锦衣卫几句,传信给李治,就一人带着大狗三狗狗追了出去,把二狗留下,锦衣卫则信鸽密报李治,一时间情况骤然出现一丝意外。

这个傍晚,长安杨毅尘的势力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清洗,一轮血腥的屠杀,毫无预兆的降临在这些平日里和一般人无二,甚至数年都接不到任务,自己有时都忘记了自己是谁,抑或自己也不知道服务谁的人!

长安风雨,但在未央宫中的李治却始终风轻云淡波澜不惊的,一切都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摘了一朵荷花,一身长袍飘逸,翩翩风骚的装着那些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古人,就差把上官青衣找来弈棋来表达自己现在很淡定以及蛋定,正在喝茶品茗玩荷花,这时,一名内侍突然跑上前来,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奉上一封颇有武侠味的飞鸽传书,有锦衣卫密报的独特印记——长着吸血鬼牙齿小鸡屁股的霸王龙,天下独一份,形象而又深动,画龙最重点睛一笔,外人很难想象。

李治故作悠闲的打开,只看了一眼,一口水却险此喷出来,脸色顿时大变。

内侍小心在一旁问道:“陛下,出事了?”

李治苦着脸,几乎要落下泪来:”俺大舅爷跑了,一刀去追了,问朕是不是先等着。”

显然有点不习惯了李治和归海一刀这对臣子无厘头的相处方式,内侍一时无言,沉默着。

“娘的,追,要是让你跑了,这长安地界朕十几年也白混了,以后也没脸待了。”李治意气风发的站了起来,该俺出场了。

可惜没有掌声鼓励,李治心中暗怒,难怪你当不了总管太监,没个机灵劲,那个内侍此刻眼神呆滞,心中还在想着陛下会不会追呢,自己该有啥表示哩。!~!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