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唐皇帝李治 > 第五章 鹰娑川下的密谋,胡人也奸诈

鹰安川,西突厥可汗牙庄的互帐中。

自从将乙毗射匮可汗给踢走,阿史那杜鲁就自封为沙钵罗可汗,这王帐也就自然而然的成了阿史那杜鲁的卧室了,但此刻阿史那杜鲁却是傻傻的坐在王帐的大汗之位上,傻傻的发呆,目光中说不出的空洞,不言不语。

想想一年前,初闻李世民之死,阿史那杜鲁就如同打了一针兴*奋,剂,在帝国周边不甘雌伏,虽然受到了小李同学的非正式官方通告,但随着势力的急剧膨胀,那野心就和离离原上草一般,越烧越旺。

阿史那杜鲁午夜梦回之时,对自己说:“阿史那杜鲁你是要做大汗的,真正的突厥大汗的,再也不是寄人篱下的狗了。”

而第二日,大清早的,阿史那杜鲁正在和一只肥美的大羊腿做斗争,就同时接到了薛延陀偷袭东突厥,吐蕃攻打吐谷浑的密报,那时,阿史那杜鲁知道机会来了。数日之后,正式出兵攻打吐鲁番,挑战大唐的在亚洲的单级霸权体系。

而已经赶走了乙毗射匮可汗的阿史那杜鲁,早已统一了西突厥,心中也自以为有了对抗唐帝国的本钱,于是让儿子畸运为先锋,统处月、处密、姑苏、畀失、歌逻禄等五部,于龙渊二年春东侵庭州,相继攻陷了金岭城和蒲类县。

这一下使得西域的安西都护府与西、庭二州均处在岌岌可危的境地。

本来李治刚刚打完高句丽三国,准备暂息兵戈。

但是如今大唐被人抽了个大耳光,李治火了,此种情况是打也得打,不打也得打,于是在初春冰雪融化之时,大唐便发动了大规模的西征。

经过了数月的精心准备之后远征军阵容华丽丽的。左屯卫大将军、卢国公程咬金为葱山道行军大总管,右武卫将军王文度为副大总管,旗下分别有左武卫将军舍利叱利、右屯卫将军苏定方、伊州刺史苏海政、周智度、刘仁愿等人。

在李治的殷切期望和关怀下,远征军终于踏上了西行的道路,行军是枯燥的道路是艰苦的,未来的是光明的,唐军一路高唱战歌打发时间,快马加鞭足足跋涉了一个月才终于寻到了西突厥和阿史那杜鲁的老巢。

唐军兵分两路,程咬金一路率军进抵牟山,也就是后世中蒙交界处的阿尔泰山,并与阿史那贺鲁部众歌逻禄、处月二部在榆慕谷大战。

而另一路,在大将苏定方亲自率领下渡过沙碛,沿着金山之南开始了急行军,唐军闪击居住在此地的西突厥诸部。

两路大军,都斩杀缴获甚众,会师之后,在得知西突厥主力后,程咬金立刻派副总管周智度和苏定方领军追击,如今咽城之下传来消息西突厥突骑施和处木昆诸部被苏定方所部斩首六万余,余部尽降,唐军围咽城而不攻。

而在接连两次大胜之后,如今的唐军已经随时可以推进至鹰娑川,虽然阿史那贺鲁也已经全力调集所有重兵屯积鹰娑川,准备与唐军进行大决战,但阿史那杜鲁仍旧感觉跟梦一场。

怎么可能如此之快大军就败的这么惨,过去的四年,自己不是纵横大漠所向无敌吗,为何换了对手,差距如此之大,大的自己根本反应不过来。

营帐被人掀开了,阿史那杜鲁眼睛眯了眯目光中重新了有子焦距,看到来人阿史那杜鲁心头一松。

来人正是阿史那杜鲁最有能耐的儿子、畸运当初被李治胁迫威胁,阿史那杜鲁不得不主动让李治把呸运“绑架”到长安所幸这个儿子还是一如既往的聪明,在长安老实的整日里只知道读书论道,没出一点纰漏,成功的脱身而出。

“呸运,有什么事吗?”阿史那杜鲁温声道。

“儿臣为战事而来*……”畸运面色若常的沉声道。

直了直身子,阿史那杜鲁收敛了笑容,儿子畸运素有远见急智,要不然当初也不会主动要求去长安当质子,还蒙骗了长安所有的人。

“儿臣在长安认识了许多人,文臣武将都有,其中有一人正是此次征西大军的副大总管王文度*……”畸运依旧无波无澜的说了这句话,倒是阿史那杜鲁目瞪口呆一阵后,突然暴笑拍掌大乐道:“我儿却乃额赤格的虎子,额赤格(父亲)有子若此,何其之幸矣。”

阿史那杜鲁是胡人,但和呸运一样都在长安待过,因此说话半胡半汉,这就和后世的海归们一样,一句话里没事喜欢加两个英语单词,……比啦,猪蹄膀如何uu啊*……”

而在此时,汉言就像后世的英语一般,充满侵略性,文化辐射之远,远到万里之外的东罗马。

“说说你行的计策吧。”阿史那杜鲁笑声过后,探了探身牟低声问道。畸运至此才露出一丝微笑,点点头,缓缓道来。

越接近成功的终点,越是节骨眼,总是越容易出乱子的,此理,古今皆然。

唐军在榆幕谷大获全胜时,呸运就觉得唐军的篓子捅大了,这一下要了西突厥的老命啊,于是在想啊想,终于想到了这位一责心胸狭*的老朋友王文度。

※※※※可爱的分界线※※

记得那日……

“是你,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当听说卫兵禀报有自己的老朋友求见,王文度带着一脸不解的接见了,却不想竟是畸运。

看着眼前阿史那杜鲁的儿子,王文度心中百转千肠,就要捉了畸运领功去。

畸运敢玩命般的私自到唐军军营中走一趟,心中自*由乾坤,看着王文度乱转的眼珠,不善的神色,心中暗哼,面上却是哈哈大笑起来。

王文度顿住了,心中好奇反正畸运也跑不掉,姑且看看他为何如此大笑。

“呸运兄,不知为何如此狂笑,莫非王某哪方面可笑了。

”王文度笑问道,但语气颇为不善一个答不好,恐怕大刀向呸运砍去。

畸运摇摇头,伸出手指指着王文度道:“畸运乃为王兄前途而来,王兄可知前途无亮呼。”

可惜罗贯中还没有出世,王文度无缘拜读罗先生的大作,否则必然知道其人所来何故。

大凡说客开头往往都是这一句话,虽然被用的很烂,没有一点创新意识但传播如此之广,自有其优点。

不关己之事,自然是大红灯笼高高挂,而一旦涉及自身,自然心乱了,心一乱,可趁之机也就有了。

“呸运兄还请说个明白,否则王某一怒之下哼哼……”

畸运十分随意的到大帐的两侧胡椅之上坦然而坐,看着脸色不好的王文度,轻笑道:“畸运似乎记得那前锋大将苏定方以前是王兄的麾下吧,为何如今竟爬到王兄的脑袋上拉屎撤尿了,莫不是立了什么天大的功劳不知王兄可甘心,小弟都为兄不值啊。”

“狗屁,纯粹是狗屁简直是臭不可闻。”王文度大怒的站了起来,怒视畸运。

畸运这一句看似不经意的问话,却勾起了王文度一肚子邪火。

说起来王文度和苏安方本没什么恩怨,但正所谓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话说大唐西征军在扫平了西突厥附属的外围部落后,苏定方先锋军在咽城下与鹰娑川的西突厥主力遭遇,苏定方奋勇出击击败西突厥十万大军,缴获物资、牲畜若干。

这本是一个好的开始咱们苏定方同志也是信心满怀,打算在咽城吸引西突厥主力援救彻底吞了西突厥。

见苏定方如此强悍,狂猛好像金刚一般,有人不高兴了,正是这位副大总管王文度。

因为李治的南美洲亚美蝶翅膀掀起的空间风暴,苏定方没有了历史上先后灭三国、擒三主的非凡战绩,虽却有其才,但别人不知道啊,因此其位还在王文度之下,但奈何小李同学知道,而且知道的一清二楚,但却不能说,那就只有做了。

于是将高句丽三国扫尾之事给苏定方做了。

三国首脑或被杀,或被擒,或被李治收入后宫,连最重要的军队都被收编解放了,因此收尾工作,虽然繁琐,但却不难,简单地说,就是镀金、捡功劳加混履历的。

因此苏定方一回长安,李治就借此升了他官,这就让原来的老上司王温度心生嫉妒了,他现在名为副总管,负责却是后勤工作,油水是有的,但却很难立功升官的,于是王文度羡慕嫉妒恨了。

嫉妒就如同一条毒蛇,哪怕屁大的一样小事,对于一个嫉妒的人,也会变成天书一样坚强的确证,如今畸运这一挑拨,也注定王文度会生出一场是非出来。

“呸运兄莫不是还打算让王某叛逃归依你突厥部*……”

王文度一脸的不屑,老子虽然如今混的没苏定方好,但也是国家重臣,军方二佬级别的,蛮夷之邦,也想让老子投降?给个大可汗干干,还能考虑一下,其它的提也不要提。

猛地摇了摇头,畸运委屈道:“王兄误会了,您乃天朝上国的将军,身份何等尊贵,我等区区化外蛮夷,如何住的下您这尊大佛。”

王文度冷哼了一声,斜撇着呸运,不置可否。

畸运见此心头大怒,但面上却诚恳的道:“我此来却是为王兄前路照想,王兄不妨试想一下,若是苏定方在前方全军覆没,到时候王兄请命击敌,还不是大功一件?”

王文度静了下来,死死的盯住狐狸尾巴现了的畸运,不语。

畸运也不怕,他已经豁出去了,继续道:“王兄也不必怀疑,那苏定方是王兄之敌,同样也是我突厥之敌,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为什么不合作呢,当然王兄还请放心,畸运之计绝不会让人怀疑到王兄身上*……”

“到时候我为前锋,你们突厥又如何?”

“自是各凭本事,战场一较长短。”轻运豪爽道。

王文度沉默了一会儿,随后突然抬头一笑道:“说说你的计谋吧*……”

畸运心头大喜,也不去计较王文度那一笑中的诡异。

畸运说王文度听,听了半天,王文度听出来了,畸运为王文度想出了一个的主意,谈不上多么狠毒但绝对堪称混蛋。

这个主意用一个词来概括,便*忽憋。

死命的忽悠,让程咬金将唐军进军缓下来,为西突厥歼灭咽城下的一万多唐军前锋创造时间和空间。

而王文度则借口“交战虽胜,但大军亦有死伤,大军后勤很难跟上,应该稳步前进,结成方阵,谨慎从事,方为上策*……”如这样的借口去忽悠程咬金。

此借口乃是稳妥老成之法,表面看也不会对大军产生什么大的危害。

而且畸运料想,自玄武门之变后,程咬金已多整整二十多年未再上战场了,除了辽东大战来,这才是第二次出征。

心中必然欢喜难耐”但也不很是忐忑,一听说后勤跟不上了,内心中必定会倾向于王文度之言。

其实畸运所猜想十分准确,程咬金出身绿林好汉,当过游侠,最是信奉人在江湖,小心为上!

历史上面对此事,他就是选择不作为和沉默”二十多年的赋闲已经磨去了程咬金当年的大半锐气,将他变成了一个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凡人,后来唐军和西突厥就进入了对峙状态,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进展,西征持续了三次。

但是,还是但是,这一世程咬金占着一个帝师的名头”程咬金有足够的底蕴去进行属于自己的战略,再加上辽东大战”好似出道前的练手,程咬金血脉觉醒了”所以畸运注定会悲催。

不过,王文度此时,却是他自己的想法……

“三军未进,粮草先行,畸运兄所言也有些道理,想必元帅会同意的,就如此办*……”王文度大喜的赞同道,两眼泛光。

畸运大大的舒了口气,苏定方可破矣。

心中对王文度暗暗冷笑,到时候散出谣言,就说兄弟你和我有一腿,那时程咬金必拿你,前锋被灭,后勤将军又被拿,后勤可就真正跟不上了,你唐军还不退兵?

畸运乐滋滋冲着王文度轻笑道:“王兄勿送,小弟去也。”

说完,拱手告退,王文度也拱拱手,待PS运离开后,王文度收敛了笑容,冲着畸运离去的背影暗暗冷笑道:“蛮夷就是蛮夷,陷害了苏定方我就能升官了吗?除了出一顿恶气,有什么好处?老子当先锋你们就不害怕了,可恶,可恶之极。不过这畸运之言本将思来倒是一计。”

静静的想了半个时辰,王文度突然诡异的一笑,握紧拳头怒哼:,“这一次西征首功,必有本将一份无疑*……”

装逼完,王文度冲帐外大喊道:“来人,给本将备一匹快马,本将要即刻赶往大帅军营。”

王文度走了,他赶往程咬金大营去了,进了营,王文度直奔程咬金帅帐,一个时辰后,唐军军营突然传下一个奇怪的命令:“大军停止追击,缓缓前进*……”于是唐军便带着全部装备骑在马上,以步步为营的乌龟式风格行军。

不少唐军将领找上发布此命令的程咬金,却都被得意洋洋的王文度挡驾回来了,要知大漠幕春的气候绝对谈不上好,恶劣异常,原本快速行军还好,这一慢下来,大量战马适应不了大漠的气候,或病死或累死,局面必会一天比一天不利,诸将焉能不急。

而时刻留意唐军进程的呸运算是真正的放心了,一切都按照自己的计划进行,因此回到鹰娑川对阿史那杜鲁一一称述开来时,虽话语平静,但眉宇间还是露出一丝得色的。

待呸运说完后,王帐内传出阿史那杜鲁的大笑声,这在沉闷多日的大汗牙帐是十分少见。

欣慰的拍着畸运肩膀的阿史那杜鲁大吼的叫道:“吹号吹号,给本汗集结所有大军,三日后随本汗杀向唐军,哇哈哈哈。”

而此时苏定方的一万八千多唐军,还在咽城下静等程咬金的主力到来,可是苏定方左等右等,望穿了秋水,望穿了沙漠,那犀利的眼神都快看见千年后的宇宙空间站了,可就是望不到主力的身影,心中大为纠结,就差蹲下来戳手指了。

对面鹰娑川的阿史那杜鲁此时真的是豁出了老本,拼尽了家当,集结三十万大军,誓师放了一顿狠话后,浩浩荡荡的杀了过来。

面对此情此景,苏定方知道自己颤抖着双腿,也顾不得程咬金的主力大军,马上迎了上去,毕竟咽城下,无主力支援,空间太小,唐军发挥不出弩弓的厉害。

苏定方和阿史那杜鲁前往的地方,正是鹰娑川下的曳畸河平原,他们将会战于此。

※※※※※※※※可爱的分界线※※※※※※※※

畸运的计策真的成功了吗?王文度又有何反应,一切尽在下回分解。为此,求推荐,明天考试,最近太累太累。

另外有人说上章苏定方为何立马将受降突厥人马应用到大战中,其实是确有其事,并非小妖意淫,唐三次西征西突厥,这是发生第二次,也就是公元肠年,要不然人家苏定方怎么是名将呢?历史上许多人许多事谁能说的清,譬如那王玄策,一人灭一国,比开金手指还猛。!~!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