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唐皇帝李治 > 第四章 最后一战的序幕,拉开了……

很多人提到为什么猪脚坏不出场,嗯,随后的吐蕃大战基本就是主角的独角戏,所以这里就介绍多一点,大唐皇帝李治也不应只是李治的独家个人秀。

最后一场吐蕃大战快来了,三场大战也快结束了,之后会有另外的惊喜的,另外有读者希望加更,如果现在已经放暑假了,没说的,加,但后天我们就考试啦,小妖每天抽出时间写东西,还要考试,七八门啊,我都快累的吐血了,实实在在是撑不住了。

等三场大战过后,小妖还有新的惊喜,一定让大唐更加精彩。求原谅了。

※※※※※※※※可爱的分界线※※※※※※※※

什么叫名将?每个人定义不一而同,王翦一家灭了六国过半,算不算名将?

项羽战场之上,所向披靡,算不算名将?

李牧虽未灭国,最后更是死于贩夫走卒之手,但谁又能说他不算名将。

名将的标准有很多,但唯一一条不变的是,将不可能变成可能。

当苏定方出现在战场时,就已经注定了处木昆和突骑施的结局。

其实,论将起来,西突厥兵常年混迹大漠,个个都是沙战的好手,但却偏偏是唐军的个人战力占上风。

虽然突厥军打起仗来,凶悍不要命,草原上历来的野蛮让他们摆出一副老子不要命了,死也拉你垫背的架势。

突厥就是这样一支不要命的军队,非是如此,也不会成为李世民一生大战中最为凶险的,定襄奔袭也不会成为卫国公李靖的代表作。

平时靠着凶悍欺负欺负回纥、契丹,但是面对唐军却只能注定悲催,恶人自有恶人磨。

自有唐,无不战。

自血缘传说和天命神话后唐高祖李渊就阴险腹黑的率领关陇军人世家反了杨氏天下,篡了隋,建都长安。

而自大唐建立后,汉人就在“唐”的大旗下,战斗个不停。

而唐最困难的时候从晋阳起兵,差点又撤了回去,功亏一篑,其长安建都,仍是苦战不休,和王世充、和窦建德、和李密,一直打个不停,扫平了大大小小的诸侯荡平中原,最终百战沙场赢得了“天*……”这快最丰盛的大蛋糕。

后来又是打罗艺,然后打国内大大小小的反对势力,粱世都、吐谷浑、党项羌,还有年年捣乱造反的撩人。

最后就是名传千古的破突厥,期后破高昌,和西突厥争锋西域,到后来灭高句丽三国到如今的打薛延陀、打西突厥、打吐蕃,大唐盛世不是建国之后自然而然就有的,而是不断的杀,不断的打出来的,汉人的荣光唐时再起,也就在这拼命中实现的。

结果,大唐胜了每战必胜,但大唐还是要打,不打不行啊,不打如何能在这个世上活呢,李世民贞观四年对着出征的李靖、李绩说,打输了,就不要回来了。

唐军出动三千铁骑突袭后续十多万大军跟上支援,但之前三年大唐的国家机器一直围绕着突厥转,期间又费了多少仁人志士的心血李世民较之朱元璋要“*……”的多,但较之朱元璋最大的不幸就是得位不正。

或者说朱元璋得位太正,他是中*国两千年封建王朝得位最正的一位皇帝,靠着手下的农具军将蒙古汉子给踢出了中原,赶走异族,谁有他得位正。

所以李世民必须胜,若败,那么从此李世民以往背的一切骂名,都会一股脑爆发出来,所以一贯对待臣子很哥们的李世民放狠话了,败了,你就葬身草原吧,否则回来,朕也要你们命。

这不是李世民狠,万一真的败了,总要一个背黑锅的,李世民自是不能背,那只有李靖和李绩,仗是你们打的,国公爷,份量也够,你们不背谁背。

所以当初在奔袭突厥,有部下对李靖说,唐俭还在突厥王帐内,是不是考虑人家唐大人的人身财产安全。

药师伯伯闻言后的回答也很干脆:“唐俭算哪根葱啊,死了拉倒*……”(唐史演义),自家的命都快保不住了哪顾不得了其它。

大唐最后灭了东突厥,河套还有整个北方草原名义上都是大唐的场子,再也不会出现被人兵临城下的耻辱事了,大唐终于再现有隋一朝的辉煌。

大唐拼了命的扩展疆土,增加属国,在北方征服了强大的东突厥,在西方灭高昌,灭龟兹,分裂西突厥,开辟丝绸之路,称霸西域,但大唐终究还没有无敌,不提那大食,还有西南的高原霸主吐蕃呢!

所以唐兵,个个都是精英,每个人的技击之术都出神入化,只要不遇到特殊情况,一个唐军能同时对付四五个突厥骑兵,如果配合就更变态了,历年来的艰苦战斗,铸成了他们铁一样的神经,不屈的意志。

一万南方唐军,就敢奔袭在沙漠中,遇到十倍于己的突厥兵,并且战略上处于绝对劣势时刻,很可能被夹击,做了点心,但即使这样,周智度也敢分兵只率四千骑兵,两两杀向夹击而来的十万突厥兵。

“日出东方,唯我不败。血不流干,死不休战。”

唱着这首战歌,一名名唐军士兵不顾一切的回头射杀汹涌冲来的突厥军。

处木昆和突骑施傻了,眼也直了,见过不要命的,但没见过这么多全都是不要命的。

虽然不是第一次在战场上战但。唐军拼命却是首次,那凶狠的眼神,凌厉的箭雨,往往一个唐军一番下来能杀十几个突厥兵,要不是打了个措手不及,说不定自己已经被这一万唐军倒打一耙,这唐军上上下下可全都是狠人啊。

他们似乎有种信心,或者说是一种豪气,认为没有人能抵挡他们的兵锋,哪怕情况再凶险也是如此。

弩箭如雨,八千多唐军分成两队,分别抵住十万突厥兵唐军也不和突厥兵进行白刃战,只是利用方便快捷的轻型连弩远远射杀,一时间密密麻麻覆盖进大军中。

四野中,只能见到数量不多的唐军一身黑色铠甲红色披风的点缀在人海之中,虽如海啸中的扁舟可始终坚挺。

每一个唐军都要面临十四五名的突厥兵追击,有的英勇的,为了给战友减轻压力,大声呼啸,策马狂奔,回头驰射,身后跟着的竟是百来名气炸了肺的西突厥兵。

唐军马好,加速前是个废物点心但一旦加起速来,除了少数的骆驼兵,其它西突厥战马都不够看的,这以一敌百,可比韦小宝丽春院大被同眠要壮观了许多。

“撕开,撕开,把突厥兵的军阵给本将撕开一个口子!”

不知何时,远处如大漠狂风般冲来无数黑甲骑兵为首的正是苏定方。

苏定方今年四十四岁了,大声暴喝时,带着一种金属质感的铁鼓铜锣之音。

在他的喝令下,及时赶到的大唐兵呼啸的冲在了苏定方身后,是的是身后,苏定方是名将,同样也是猛将他打仗从来不会喊“兄弟们顶住,顶住(重音)啊!”总是冲在最前线。

杀人者人恒杀之,同样偷袭之人,别人也可以同样施为,当苏定方带领大军如斩马刀将数万突厥兵的阵形来回凿斩断数次后,周智度也疯狂了不是死后劫生的高兴,而是兴*奋的兴*奋的眼睛都是红色的。

唐军被突袭,又是深深的黄沙根本来不及加速到极致,只能迂回,一边躲避攻击,一边策马,如今苏定方赶过来了,无疑将这八千多唐军解脱了出来了,这一次不需要周智度指挥,所有唐军都开始真正的发飙了。

加速,加速,再加速,唐兵的马鞭抽的战马不住的嘶鸣,马鞭都带起了点点马血飞溅空中,等这一部分唐军真正的飙到极速后,胜负的天平也彻底倒向了唐军。

充满机动力的唐军,开始射弩了,所有唐军不约而同的收起了马刀马槊长戈,掏出轻弩,一个个精准射击。

苏定方缠到现在,看周智度脱离了突厥兵的包围泥沼,也就下令再一次凿穿,脱离战斗。

而战斗……也就到此为止了吧。

“嗖嗖嗖!”

唐军不断的射出一支支高飞的箭,突厥兵的噩梦开始了。

迂回时射箭,进攻前射箭,进攻的过程中射箭,转身逃跑还在射箭,你追上了射箭,你追不上还射箭。

突厥的箭又够不着,够的着,你那破箭能射穿铁甲吗,射穿甲你能射穿我里面数层厚的丝绸内衣吗,射出内衣,你能射穿我的身体吗,好吧,即使你都射穿了,走了狗屎运,只要我没死,我就继续射,你奈我何。

这种类似无赖的打法是可以把人逼疯的,不到片刻,已经充分发挥弩骑兵优势的唐军箭下,已经倒下了四万突厥兵了,他们基本上都不是被丹剑砍死的,而是被箭射死。

“啊……”

一名突厥兵将领给射死在战场之上,虽然有甲具,但依然挡不住唐军的弩弓近射,而其它没有盔甲锋突厥兵,那是一点的缓冲也没有,箭支一狠狠向着突厥军飞射。

和富得流油的大唐不同,突厥人射箭,只有精兵才有一定的箭支,而且数量还要控制,突厥人可不会开矿冶铁。

甚至于很多箭支根本就不是突厥军队发的,而是突厥兵自己带的,用自家的牛骨羊骨,慢慢的用尖石一点一点磨出来,每一根制作都很艰辛,所幸古人有的是时间,闲着也是闲着。

而在这一点上,唐军的弩箭则多的吓人,像吴宇森的子弹,怎么打也打不完。

虽然突厥兵的军心战意也不错,但打仗,光拼可不行。

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拿着把am隔着老远处绝对能干翻一群什么路拳道柔道泰拳大师,当然,小李飞刀除外。

这些东西,不服不行,汉人称霸于世,靠的就是这个。

眼见唐军开始发飙了,马上的处木昆和突骑施心头寒彻骨。

两人彼此对望了一眼,处木昆对身边的亲骑低沉道:“鸣金,投降吧*……”

那亲骑眼中大怔,但随即沉默子下去。

“铿锵”声中,还剩下的四万突厥骑兵退下了,唐军还在狂奔不止,这战马速度可不是容易就能加起来的,要珍惜啊,该死的沙漠。

处木昆和突骑施投降了,剩下四万突厥兵也跟着主帅降了,苏定方大喜,这对于苏定方来说可谓是及时雨,他马上从中征发了万余人的突厥骑兵加入远征军的行列,以补充自己军队实力的不足。

而咽城外至此也全无防御,也落实了程咬金的战略设想,最后一战揭开帷幕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