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科幻灵异 > 不义超人从漫威开始 > 三百八十八章 这才是斯巴达

轻轻的叹上一口气,海森堡低下头,向前迈出两步。
感受到海森堡从背后逐渐接近,赫拉暴露在长袍外面的手臂和肩颈,难以避免的略微紧了紧。
看着赫拉的紧张,海森堡伸出双手,轻轻拥住了赫拉的腰。
不等赫拉抵抗,海森堡便干脆将双手继续前伸。
他的手掌划过赫拉纤细的腰肢,赫拉在短暂的颤抖过后,海森堡的双手便已经合拢在了她的小腹前方。
赫拉难过极了,又痒,又痛苦……。
背后,海森堡感受着怀里那来自赫拉的颤抖。
他又叹上一口气,接着便将自己的下巴轻轻搭在了赫拉的脖颈旁边。
那略微生长的胡须蹭了蹭赫拉的脸颊与下颌之后,在赫拉颤抖的愈发厉害的同时,海森堡轻声说道。
“我知道,如今的一切在你眼里,似乎格外的不可思议。
不过我保证,这一切都是真的,更是注定的,也是必然会发生的事实。
当然,亲爱的,我会给你足够的时间去适应,去习惯,也去接受我和与我有关的一切生活。
我稍后就去斯巴达,一方面看看我那流落到你们地盘上的小手下,另一方面,我也该给你一段安静的时间。
所以下次见面,或许就是在戴安娜与阿瑞斯的战场上了!”
话音落下,海森堡侧过头去,轻轻的吻了吻赫拉的脸颊。
感受着海森堡唇上的炙热,赫拉身子一抖,她赶紧闭上了眼睛。
看着赫拉闭紧眼睛,就好似可爱鸵鸟一般的模样。
海森堡忍不住笑出声来。
“哈哈,你还真是惹人欢喜,赫拉。
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至于今天,先饶了你,不过你要记住,以后有你在我面前求饶的时候。
我走了!”
说到这儿,海森堡总算松开了赫拉的身子,这动作让赫拉双肩猛的一松。
与此同时,海森堡看了看面前的六位主神。
面对那些神明们各异的眼神,海森堡微微一笑。
“对了,走之前,我似乎还应该和你们交代点什么。
我知道,荷耳刻斯的誓言的确会为你们带来一定约束。
但归根结底,那种约束只要你们愿意付出,终究可以承受违背誓言的代价。
当然,我从不在乎所谓的宙斯会怎么想我与赫拉的关系。
因为我没理由惧怕他,更没理由畏惧你们。
不过考虑到那会让赫拉担心,所以,我最后提醒你们一句。
别让今天发生的一切,传到其他任何一个生命的耳朵里。
不然,荷耳刻斯的镰刀杀不死的,我会亲自去到他面前。
别让我们用那样的方式重逢,最好不要。”
话音落下,海森堡微微一笑,接着他右拳轻握,转眼便被一道骤然亮起的彩虹带走。
等他走后,大殿里包括赫拉在内,所有人都更进一步的放心了些许。
只见阿芙洛狄忒第一个向前两步,她顶着赫拉那酡红的面色,一路来到赫拉面前。
面对赫拉戒备又略有羞涩的模样,阿芙洛狄忒妩媚的笑了笑,说到。
“您可真是寻了个顶好的男人,他就连离开前的最后一句话都在关心您。
啊,我的好婆婆,我什么时候才能遇到一个这样有担当,又愿意独宠我,同时还为我出头的男人呢?
看啊,你的大儿子赫淮斯托斯,他就只知道和他的火焰与工具台待在一起,他和我就连交配,都要在他那炙热的工具台上。
如果他手里不握着他最爱的锻造锤,那他就连每个男人都该做到的坚硬都做不到。
啧啧。
至于您的二儿子,阿瑞斯。
柯罗诺斯在上,今天之前,我以为我真的爱死他了呢!
可是他嘴里说着爱我,又和我生了一个又一个不被婚姻照拂的私生子。
哪怕我那么爱他,可当我曾经将赫尔墨斯对我所做的一切都告诉他时……。
你猜他怎么说,他居然一边摆弄我,一边让我详细讲出我被赫尔墨斯玩弄的细节,因为那只会让他更加兴奋!!!”
说到这里,阿芙洛狄忒不屑的撇了撇嘴。
“知道么,亲爱的神后殿下,从今天起,我似乎找到了真正的目标!
当然,还请放心,我的目标可不是您嘴上说着远离,心里却始终没法放下的海森堡冕下。
从见到他的第一眼起,我就知道,他不会喜欢我这种女神。
我不想成为玩物了,哪怕他更强,非常强,我也不想在做别人眼里的婊子和泄欲的工具。
所以,您知道么,从今天起,我会以您为目标!”
说到这里,不等赫拉惊诧,阿芙洛狄忒便猛的冲向她。
迎着赫拉震惊到惊讶的身子,阿芙洛狄忒死死抱住赫拉,同时狠狠地吻了吻赫拉的嘴巴。
吻过之后,不等赫拉反抗,阿芙洛狄忒赶紧跑远。
一边冲出大殿,阿芙洛狄忒还一边对赫拉最后喊到。
“我会常来看您的,每天!!!”
“滚!!!”
看着阿芙洛狄忒跑远的身影,赫拉羞恼的恨不得将嘴唇整个撕下来。
这女人……,真是太过分了!!!
一边擦了擦湿润的嘴角,赫拉一边回过身,看向剩下的五位诸神。
她首先抬起纤细的右手,指向满脸谄媚笑容的赫尔墨斯。
“滚出我的宫殿!”
“遵命,殿下!”
赫尔墨斯恭顺的鞠躬,接着转眼化身闪电,一路噼里啪啦的冲了出去。
不过,诸神能看清赫尔墨斯的动作,他如今跑步的姿势,略娘……。
等赫尔墨斯消失之后,赫拉继续将手转向德墨忒尔。
就和其他所有与宙斯发生过关系的女人一样,赫拉同样无比厌恶德墨忒尔!
不过看着此时满脸呆滞的姐姐,赫拉突然发觉,自己似乎不再像以往那样讨厌她了。
毕竟她只是个比自己还蠢的,依旧深爱和深信着就连自己都不再去爱的宙斯的蠢女人罢了……。
想到这里,赫拉叹了口气,说道。
“离去吧,德墨忒尔,去你的宙斯怀里寻求安慰吧!”
“这可是你说的,我可没说他喜欢我更胜过你!”
面对赫拉的辞别语,德墨忒尔傻乎乎的笑了起来,她这样子让赫拉无力的皱了皱眉。
自己的这个姐姐,真是蠢到呆萌的程度了啊。
自己都快要笑到没法生气了呢……。
等德墨忒尔走后,赫拉继续看向剩下的三位女神。
当她看清那三位女神的身份之后,不知怎么,赫拉的身子突然矮了一截。
无它,赫拉只是突然觉得,如果她从来没有过这场被迫的婚姻,如果她一直都像面前还剩下的三位女神一样,保持着自己的贞洁的话。
那该是多幸福的一件事情啊。
女孩子啊,永远就只有找到最值得托付一生的那个男人之后,才会觉得没能把最好的自己交给他,将是自己一生的遗憾啊……。
一边叹气,赫拉一边对最后的三位女神挥了挥手。
“抱歉,今天的事情的确有点滑稽,是我个人的问题拖累了你们。
如果你们谨守誓言,那对于今天的冒犯,我会给你们一定补偿。
雅典不是想要修建更多的雅典娜神殿么,我允许。
波塞冬不是经常骚扰海面上停留的月光么,我会和他谈。
还有赫斯提亚大姐,我会允许你在我的信土上建立一座你的神殿。
当然,神殿规模不能太大,更不能超越我,你自己把握吧。”
话音落下,赫拉背过身,再也不看身后的三位处女神一眼。
而那三位处女神,她们看向赫拉的背影,居然清一色的有些羡慕呢……。
……
另一方面,离开赫拉的宫殿之后,海森堡转眼回到了之前的位置。
也就是此时已经被月色笼罩的雅典某浴场附近。
落地之后,他张开双眼,他的视线不断活跃在整个希腊上。
仅仅片刻,他就找到了自己的目标,也就是那片属于阿瑞斯的信土,斯巴达!!!
得到想要的目标之后,海森堡并没有停留,亚里士多德早已经离开了浴场,此时浴场里沐浴的其他人,看上去也没有谁能让海森堡提起兴趣。
所以,伴着彩虹桥的再度降临,海森堡转眼来到了斯巴达的核心,斯巴达城里!
伯罗奔尼撒半岛东南,拉哥尼亚平原南部,欧罗塔斯河西岸的主要定居地,那座被称为拉西代梦的城邦。
这里,就是斯巴达的核心!
这里有全希腊最血腥,最纯粹的斗兽场!
这里有全希腊最残酷,最狠毒的训练和竞技场!
这里更有全希腊最冷酷,最严谨,同时也最专业的战士!
这里,就是斯巴达!!!
而斯巴达的风格,从他们的城市就能看出。
斯巴达的城市,是全希腊唯一没有城墙的城市!
每一个斯巴达人,无论男女,他们坚信他们自己的血肉就是城邦最好的城墙。
他们也确实做到了这一点!
不过代价则是,当海森堡出现在斯巴达最核心的城邦里时,他居然没见到任何一座大型建筑物。
这座城市几乎就是个大型的村落,遍地都是一家一户斯巴达人各自搭建的,形状不同的小房子。
除了竞技场和斗兽场之外,他们再没有任何大型神庙之类的地标建筑。
话说这样的村子城市,好像确实没什么建立城墙的必要。
除了各式各样小房子以外,斯巴达里令海森堡瞩目的,自然是他们那遍地不绝于耳的嘶吼声。
海森堡抬眼看去,几乎每一个院子里都有不同年龄,不同性别的大人和孩子,他们都在拼命地挥洒着自己的汗水。
对于这一点,海森堡非常理解,因为斯巴达坚信只有强壮的女人才能生出强壮的孩子。
所以,斯巴达的女人并不从事生产和农业,她们从出生起的唯一任务,就是拼命进行如长袍,举重,掷铁饼,扔铅球之类的体育锻炼。
然后,强壮的女孩子会嫁给其他满三十岁的斯巴达男人。
接着,这些女人将会对自己的孩子进行十二岁前的基础锻炼,她们照顾自己的孩子直到十二岁。
等斯巴达男孩十二岁之后,他们就要参加统一的,斯巴达正式的残酷训练。
这些孩子将在八年后,也就是二十岁时,成为斯巴达真正的战士。
他们三十岁后才允许成婚,并且要求尽快成婚,不许超过三十一岁。
等他们六十岁时,战士们终于退休,但他们永远都是预备士兵,并随时准备提起自己的长矛和披风!
这就是斯巴达人的一生。
看的仔细的人或许会发现一点,在斯巴达里,好像无论男人与女人,他们的生活似乎都没有任何农业或者纺织之类的生产类工作。
提到这点,就不得不说说斯巴达存在的另一种制度了。
在斯巴达人跟随阿瑞斯的脚步,彻底征服他们的每一片土地之后。
那片土地上所有的原住民,都将永远成为斯巴达人的奴隶。
他们将奴隶称之为黑劳士,同时,斯巴达国内的所有食品,衣物等生活物资,通通由斯巴达人控制的黑劳士来负责!
这就是斯巴达人不事生产的原因,这也同样是斯巴达就连女人,都能终生保持高强度体育锻炼的原因。
而这,也是无数斯巴达战士足够铁血的原因!
就像眼前那样……。
海森堡刚刚出现的位置,恰好处在两个摊贩之间。
左边的摊贩卖的是咸鱼,而右边的摊贩则售卖着搭配咸鱼的橄榄。
负责照看摊位的自然是头戴黑色头巾的黑劳士。
同时,那些黑劳士身后远处,斯巴达人居住的院子里。
三个五大三粗的女人正一边举铁,一边死死的盯着自己的摊位。
摊位和黑劳士都是他们各自的财产,因为黑劳士制造的任何生活物资,都属于他们的主人斯巴达,而不是他们自己。
不过此时此刻,就在海森堡的眼皮底下。
他眼看一个十三岁左右的,虽然瘦弱,但一身肌肉线条格外明显的男孩,正盯着咸鱼摊位不断的转悠。
看管摊位的黑劳士不敢去看那个孩子,但远方院子里,正锻炼的三个女人却突然笑了。
依靠绝伦的听力,海森堡清楚的听见她们正小声沟通到。
“那不是提米斯家的孩子么,他也到了少年队?”
“应该是,我不记得他的孩子多大了,但你看看那孩子,显然是少年队的标准。”
“是啊,没有鞋子,只有外衣,现在又毫无经验的,绕着我们的摊位不断转悠。
看来,他们又到了锻炼偷东西的时候了!”
说到这里,这三个女人目光一亮,她们对视一眼之后,直接朝各自的摊位走去。
一边将黑劳士踹到远方,她们一边接管了各自的摊位,然后她们就按照代代传承的传统,死死盯紧了即将展开偷窃行动的孩子。
对斯巴达来说,让战士年轻的时候锻炼偷窃,接着让他们年长的时候锻炼杀人。
这些都是神圣的传统,他们不止不会放水,更会无比严格的监督!
面对突然站出来的,身高体重远超自己的斯巴达女人。
角落里的孩子郁闷的咬了咬牙。
这些妈妈们可比黑劳士要难对付多了!
因为当他们面对黑劳士时,他们就算偷不成,也可以抢,甚至杀人越货。
做出那样的事,他们不止不会得到任何惩罚,相反还会得到奖励。
因为定期处理强壮的,领头的黑劳士,就是斯巴达年轻战士和少年队预备战士永远的任务之一。
至于现在,这孩子恐怕没机会杀人越货了。
因为他肯定打不过那些妈妈们……。
妈妈们真的太强壮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