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想着,陈言不由的看向何梦雪。想要从她的表情中,看出自己的“地位”。
结果,何梦雪只是看着陈言,然后嘴里还念叨着,“你看我干什么。喝酒呀~”
“你不会打算养鱼吧?”
陈言:......
得。这个酒鬼。只要和喝酒扯上关系的事,好像就也不在乎谁是谁了。
这么想着,陈言也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结果,他刚喝完,何梦雪就朝着服务员打了个响指,“再来两杯。”
陈言这次相信了。
今晚,根本不是自己“玩”何梦雪。。自己才是被“玩”的那个啊。
果然,酒杯送上来,何梦雪又是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一双好看的眼睛看着陈言的酒杯。
看那样子,如果陈言不喝酒,她就能当场对陈言表示出鄙视来。
陈言拿着酒杯,说道,“劝酒是违法的。”
何梦雪看了他一眼,“你不会不想喝了吧?”
陈言,“如果我喝完酒出事,你也要付连带责任的。”
何梦雪皱了皱鼻子,“你果然是不想喝了。”
陈言:.....
这姑娘,上辈子不会是个酒鬼转世吧!
何梦雪都说到这程度了,陈言能说什么?
一饮而尽呗!
见陈言再次喝完,何梦雪不由的笑着拍了拍陈言的肩膀,说道,“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
陈言:......
于是,在何梦雪第三杯送过来以后,她再次一饮而尽。
这次陈言也懒得再多说什么,也跟着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何梦雪目光炯炯的看着陈言, 显然没想到陈言突然硬气起来了。
她说道,“陈言, 你知道吗?”
“我发现, 我现在越来越喜欢你了。”
陈言的酒量其实并不算好。所以三杯鸡尾酒下肚, 已经有点微醺了。
他看着何梦雪,带着醉意的说道, “你为什么喜欢我?”
“我并不好啊。”
他的目光故意在何梦雪身上流连,然后说道,“我喜欢美女。花心。渣。”
“你和我在一起, 不会有你想要的结果。”
何梦雪听了以后,只是笑了笑,她说道,“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况且, 我觉得你挺好的啊。也没你说的那么不堪。”
“即使你身边有许多女人,但是你对她们每一个都很好。而且也在帮助着她们变的更好。”
“这对于很多不渣的男人来说,又有几个能做到的呢?”
陈言笑道,“你这是在为我开脱啊。”
他笑着在何梦雪身体几个部位看了看, 说道,“而且,我还很色啊。我喜欢大月匈, 喜欢长腿, 喜欢细腰。喜欢漂亮的脸蛋。”
何梦雪眼前一亮,和陈言握了握手, 说道,“同好啊!”
“我跟你说,我也超喜欢这样的女生。”
“每次看到这样的女生, 我就不由的想要过去抱住,好好的摸一摸。”
何梦雪眼睛亮晶晶的, “没想到,咱们俩爱好都一样啊。”
陈言:......
陈言觉得自己被何梦雪给缠住了。
这姑娘,为了“得到”自己, 已经“不折手段”了。
什么没底线的话都说得出口。
所以,他也不再挣扎, 而是接过酒保给的第四杯酒, 再次一饮而尽。
何梦雪笑盈盈的看着陈言的动作,也跟着把酒喝了下去。
就这样,两人你一杯,我一杯,喝着鸡尾酒。
渐渐的,醉意蔓延,两人也都喝的有点多。
何梦雪已经开始东倒西歪了,陈言也是感觉头有点小晕。
不过,他一个多小时前,就一直这样。
他的体质+9,好像在喝酒的时候起了神效,让他始终保持着清醒。
而且,他还感觉自己逐渐的更加清醒。
见何梦雪醉的眼睛都开始眯起来了,陈言也没再继续叫酒。
他喊酒保哪来一杯蜂蜜水,喂何梦雪喝下,然后给公司的司机打了个电话,让司机来接自己。
接着,他搀着何梦雪,踉踉跄跄的出了酒吧。
陈言是第一次见何梦雪喝多。不过,这姑娘的酒品可是真很一般。
陈言扶着她往外走的时候,她就一直指指画画,而来到外面,她就更克制不住了。
她醉醺醺的说道,“陈,陈言~你不用扶着我。我没喝多。”
“你看。如果我醉了,对面那两辆车,我一定会看成四辆。所以,我没事的~~”
听到何梦雪的话,陈言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马路对面,孤零零的停着一辆的士。
陈言拍了拍额头,觉得以后再也不让何梦雪喝酒了。
就这姑娘的酒品,别说“玩点特殊的”,自己能照顾好她,就不容易了。
不过,面对醉酒的人,陈言也只能先顺着。
所以他像是哄孩子一样,说道,“行~知道了~~乖哈。你没醉。”
人喝了酒以后,年龄像是真的能降低一样。
所以何梦雪居然真的像一个小孩子一样萌萌的点了点头,还撒娇道,“你相信我,就好~~”
陈言哭笑不得。
而在撒娇完以后,何梦雪张开双臂,抱住了陈言,她把脑袋在陈言的胸口蹭了蹭,然后继续撒娇道,“陈言~你知道嘛。我可喜欢你了~~”
陈言一边抱住她,一边敷衍着说道,“嗯。知道。”
何梦雪明显觉察到了陈言的敷衍。
她一下脱离了陈言的怀抱,醉醺醺的大声的说道,“你不知道!”
陈言差点被她那一惊一乍给吓出心脏病来。
他条件反射的,想要重新抱住何梦雪。
结果何梦雪却是灵活的一躲,躲开了陈言的手,还得意的说道,“啦啦~抓不到~~”
陈言:.....
何梦雪躲完以后,就不再闹了。
她像个小孩子一样站在那,看着陈言,然后对陈言说道,“陈言。你根本不懂我。”
“我告诉你。我是永远都不会放弃追你的。”
“就像是数学题。说不会,就是不会。”
陈言看着她那傻乎乎的样子,更是有点哭笑不得。
他希望用赵擎天余下的寿命,换天下再也没有酒鬼。
这实在太熬人了。
幸好,司机并并没有让陈言等多久。没一会,来接两人的车就来到了路边。
陈言扶着何梦雪进了车。
司机帮陈言关上门,然后回到了自己的驾驶座。
上了车以后,何梦雪伸手搂着陈言的手臂,然后对司机说道,“司机师傅~别担心,我没醉。”
“吐车上的话。我也有钱~~”
司机一脸懵的透过后视镜看了看何梦雪,然后又小心翼翼的看了陈言一眼,问道,“陈总。去哪里?”
陈言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说道,“回我家吧。”
何梦雪醉成这样,把她一个人扔在家里,实在太不放心了。
所以,陈言觉得还是把她带回家照顾照顾吧。
司机明显想再问几句,但是见陈言不想聊这些事,所以他也就什么都没问,而是开始开车朝着陈言的房子而去。
停下车,陈言和何梦雪下了车,然后让司机先走。
之后,他扶着何梦雪坐上电梯,回了家。
在路上,何梦雪醉酒的程度好像更大了,一双眼睛都睁不开了,只能发出一些吐字不清的呢喃。
陈言帮她换了鞋,然后抱着她来到了床上。
把何梦雪放进被子里,陈言伸手给何梦雪盖上被。
他想要走,结果就被何梦雪给拉住了。
何梦雪呢喃着,“陈,陈言...你别走。”
陈言轻轻摸了摸她的脸,小声的说道,“好。我不走~”
“乖~快睡吧。”
作为自己的第四个云养女友,陈言对何梦雪的容忍程度还是非常高的。
尤其是,何梦雪这么喜欢陈言。
陈言的心也是肉长的。即使不说,但心里还是很感动的。
而且,何梦雪平时总是那么的懂事,甚至懂事的让人心疼。现在喝醉了,放纵一下,陈言也可以理解。
而果然,懂事是刻在何梦雪的性格里的,即使喝醉了,在得到了陈言回应以后,她也闭着眼,满意的放开了自己的手,然后自己转了个身,“咂吧”了两下嘴,睡了过去。
陈言笑着捋了捋她的头发,然后离开了卧室,关上了卧室的门。
自己去浴室洗漱了一下,陈言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来到了书房。
体质+9真的是一个很恐怖的能力。
陈言刚才明明已经有醉意了,但是只是这么一路,他的脑袋就开始越来越清醒,几乎和平时没什么区别了。
显然,体质+9带来的是超高的新陈代谢,体内的酒精都飞速的被陈言的身体给代谢掉了。
要不然,陈言也不会拼酒拼过了何梦雪这个“老酒鬼”。
来到书房,陈言坐下,打开电脑,然后开始继续监控起网络上关于赵杰的舆情。
一些小网站都迫于压力,删除了相关的帖子,乃至设定了关键词的屏蔽。
甚至,有一些帖子明明没聊这件事。但是因为帖子里有“赵”,也有“杰”这俩字,就直接被屏蔽了帖子。
这让各个小网站都乱糟糟的。
尤其是,有的小网站在禁止这件事的公告上,用哀求的语气求大家别聊这件事了,说收到警告,再聊就要关站。更是引起了网友愤慨的情绪。
这是大家第一次实地接触资本左右舆论,所以人们自发的开始写举报信,举报邮件,乃至在官方的微博下面留言。
陈言觉得事情正在朝着他预想的情况发展。
他觉得,等明天,再看看情况,就可以联系赵家的各个分家。准备收网了。
相信,到时候赵擎天一定不会发现,亲手葬送他的,居然会是他自己嚣张的举措。
而就在陈言看了四十多分钟舆情,在脑海里演绎未来情况变化的时候,突然,他的书房门口响起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陈言从电脑中抬起头,然后就看到何梦雪穿着一身他的T恤,露着两条雪白修长的双腿,俏莹莹的站在门口。
她应该还没醒酒,身上还带着酒气,脸上还有醉酒的晕红,眼睛也是有点迷迷糊糊,甚至.....连那T恤都因为没穿好,露出了她白皙的香肩。
而且,可能因为她没穿內衣,那T恤几乎阻挡不了陈言多少的视线。
女人什么时候最美丽?
那就是穿着你T恤的时候。
陈言对这样的,漂亮的女生,是真的没有任何的抵抗力。
所以他的眼睛一时间竟然有点拔不下来。
何梦雪见他那样子,不由的笑了笑。然后她妩媚的朝陈言说道,“你看什么呀~那么色眯眯的。”
陈言咳嗽了一声,用他的歪理解释道,“我没看什么啊。”
“我是想看看你心里在想些什么。”
“结果,没想到,却被你的月匈给挡住了。”
听到陈言的话,何梦雪不由的“噗嗤~”笑了出来。
她媚眼如丝的朝陈言勾勾手,说道,“那你要不要,亲自来看看啊?”
面对何梦雪的诱惑,陈言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算了。我还是喜欢朦胧美。”
陈言当然不是真的喜欢什么朦胧美。
只是,他还没有打消何梦雪“独霸后宫”念头,他根本就不敢吃了何梦雪啊。
就以何梦雪现在那缠人的情况,要是陈言真的吃了她,那她还不更缠上陈言了?
而且,何梦雪背后可还靠着一个何家呢。
有了这个实质上的名分,陈言都能想象的到何家会怎么逼宫。
这么想着,陈言岔开了话题,他说道,“对了,你怎么醒了?”
听到陈言说这个,何梦雪顿时委屈的嘟起了嘴巴,然后她对陈言说道,“因为屋里有蚊子。总是咬我~”
陈言,“蚊子?”
“不应该啊。咱们出差两三天,蚊子居然没饿死?”
何梦雪委屈的说道,“没呢。”
“而且可能饿极了。是真的硬生生的往我身上扑呢。和某个人,一点都不一样。”
陈言:......
聊事就好好聊事。
拉踩是干什么!
一边在心中吐槽,陈言一边问道,“你是不是O型血啊。o型血的人比较招蚊子。”
听到陈言的话,何梦雪果然惊讶的说道,“是的呢。我是O型血,难道,真的是因为血型的原因?”
陈言点了点头,“估计是这样。”
何梦雪不由的反问道,“那你是什么型的血?”
陈言思索了片刻,迟疑的说道,“应该是AB型吧。”
“我这个血型还好。不怎么招蚊子。”
“哦~~”何梦雪“哦”了一声,然后说道,“我也没问你招不招蚊子啊。”
陈言看向她。
何梦雪狡黠的一笑,“我是想问你,如果咱俩生一个宝宝,会是什么血型的。”
陈言:......
“A型或者B型。”
即使陈言这么认真、科学的给出答案,但何梦雪却依然不忘挑逗挑逗陈言,“有两种可能呢~~”
“我太不相信科学。”
“我相信事实。”
“所以~~咱们要不要实践一下。看看到底准不准。”
陈言:.....
陈言要疯了。
他本来就喝了酒。
结果何梦雪一直“挑”啊“挑”啊,不停的“挑”!
真当他泥人没有三分火性啊!
所以,陈言直接冲过去,一把抱起何梦雪,然后在她的惊呼声中,抱着她冲到了卧室。
就这样,如同一个炸弹一般和她一起“砸”到了床上。
见陈言这么的“着急”。何梦雪顿时娇笑着,觉得自己终于要趁着酒劲儿,和陈言迈出实质性的一步了!
而就在这时,突然她感觉身体突然一松,一种无比困乏的感觉袭满了她的全身。
她的脑海里只来得及蹦出俩字“又来.....”,就陷入到了沉睡当中。
见何梦雪睡了,陈言放开何梦雪,从她身上起来。
然后他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
摇了摇握在手里的【体力转换药瓶】。
“世界清静了.....”
果然,对付何梦雪,还是要简单直接。
不要给她一点机会!
一边想着,陈言一边再次给何梦雪盖上被,然后他又帮何梦雪收拾了一下脱下来的衣服,之后,他俩开了房间,回去继续研究起他接下来的计划。
.............
第二天,陈言面对的是何梦雪的“无欲无求”的眼神。
她看着陈言,就仿佛没看到一样,径直去了厕所。
但是路过陈言的身边,陈言却清晰的听到她在小声的、重复的念叨着,“不是男人,不是男人,不是男人....”
陈言:.....
‘要不是你自己总抱有幻想!我早让你见识见识我到底是不是男人了!’
不过可惜的是,这些事,陈言也只能在心中吐槽吐槽了。
两人一起吃了顿饭,然后何梦雪就提前下楼,打车先回家收拾去了。
而陈言因为昨晚的“辛苦”,也没有去公司,而是打算先在家里休息一天。
不过,还没等他休息多久。
他的电话就响了。
陈言接起电话,电话当中传来了余巧巧的声音,“陈言~你回来了吗?”
听到是巧巧老板的声音,陈言的心情变得很好,今早被何梦雪“诽谤”的坏心情都不翼而飞了。
他笑着说道,“回来了。昨晚回来的。”
余巧巧弱弱的说道,“那我能看看你吗?我有点想你。”
听到余巧巧的话,陈言心中一突,他不由的看了一眼杂乱的床铺,刚慌张的想要拒绝。
这时,电话里又传来了赵瑛的声音,“我也去,我也去。我也想陈言了!”
陈言:.....
怎么又乱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