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网络上有多么的腥风血雨,决赛的主题终于是出来了——
《心火》。
从题目公布开始,选手们有一周的时间去准备参与决赛的作品,而网络上也不少画手跟着画:毕竟就算没资格出线决赛,跟着玩玩也没什么嘛。
段思妍在看到题目后顿时心里止不住的窃喜起来。
在唐兰汀余留在电脑里的那些原稿里,恰好有一张极为符合这个主题的画作,而且还是只差一点修改就可以直接拿出去的半成品。
段思妍把那幅画打印出来,然后贴在画板的前面开始照着上面的图案临摹起来。
她自己在绘画方面实际还是颇有几分天赋的,在曾经刚开始的时候也用过自己的作品注册过账号,但是自己个人的一步步进步又哪里比得上一飞冲天的快感?所以在经营起栖竹这个账号后原来的那个名字很快就被段思妍给遗弃了。
段思妍的笔触虽然不及唐兰汀的娴熟,但她有比寻常人更充分的时间,毕竟省去了构思和初稿,她只用临摹一副成品就行了。
在重复了三章过后段思妍选了一张几乎和原来的作品一模一样的作为自己参赛的作品,但那幅画唐兰汀终究没有画完,所以细看之下还是会觉得少了点东西。
这是一张人像,一位神女敛目垂头,银色的长发如流淌的月光披散而下,她似乎在凝视着自己的双手——
在神女的手中,躺着一个小人,小人以婴儿在母体中的姿势蜷缩着,他浑身赤//裸,好像在沉睡。
这幅画的意境十分抽象,但是在看着的时候却能感受到心中隐约有什么东西在鼓动,毫无疑问画者想要传达的东西是类似于诞生这样的意味。
但不知为何,唐兰汀没有画神女的嘴部表情,那里是空白的。
段思妍琢磨了一会,决定自己来添上这一笔。
神女会是什么形象?她觉得应该是高高在上俯瞰着人类的吧。
她会如天中明月一样皎洁而又遥不可及,常人只能匍匐仰望,他们可以赞叹她的美丽却不能触及她。
这样想着,段思妍添上了一个微微下撇的嘴角,顿时神女的表情愈发冰冷,仿佛在审视着手中的小人。
段思妍后退了几步,打量着这幅画,虽然其中大部分都不是她完成的但她也感受到了某种与有荣焉。
剩下的就是将作品上的油画颜料风干然后邮寄过去,之后等待官方评奖了。
**
鹿见金奖的颁布在五日后的s市,几乎所有晋级的选手都被邀请去现场了。
唐兰汀跟着唐玉楼一起来到了现场,这里早已架好了直播的机器,等着直播结果的公布。
在唐兰汀出现的那一刻,直播间的弹幕都卡顿了一瞬,随后密密麻麻的弹幕飘了出来。
【抄袭狗滚出颁奖现场!】
【靠这人居然还有脸来现场,我要是他就灰溜溜待在家里了!】
【竹太,我的竹太啊】
【这都能晋级复赛,鹿见奖药丸】
【创作已死】
就在这时,又有两个身影出现在了镜头中。
段子明穿着一身西装走来,而他身边则挽着段思妍,少女穿着一身高定礼服走来,简直像是一个走红毯的明星。
在看到唐兰汀的时候段子明脚步一顿,眼瞳微缩。
他忽然发觉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他了。
段子明喉结微微滚动了一下,一股无声的情绪在心底涌动,他松开段思妍快步走向唐兰汀,低声道:“好久不见,你……”
然而没等他走近,一个高大的身影挡在了唐兰汀面前,段子明怒视对方,他认出了这是上次让他无比狼狈的唐玉楼。
在段子明过来的时候唐兰汀几乎下意识要作出回避的动作,实在是以前贱受系统搞得那些操作让他阴影严重,但是在唐玉楼拦在他身前时原本不安的心忽然就平静了下来。
段子明恨恨的看着唐玉楼,但却不得不承认自己拿着个未来将要掌握唐家大部分资源的人没办法。
“哥,你没事吧?”段思妍不认识唐玉楼,在看到男人俊美的面容时她眼中出现了一丝痴迷,但在看到他护着唐兰汀的举动后顿时转变成了满满的厌恶。
又是唐兰汀,那个贱人到底有什么好的?
段思妍满心的嫉妒,无论是她喜欢的叶皎,还是眼前的男人好像都一心向着唐兰汀。
但如果不是失忆了,那么唐兰汀此时应该卑微的跟在她表哥的身后,做一条呼之即来的舔狗才对,想到这点段思妍顿时又平衡了不少。
其实按理说唐兰汀无论是外貌还是身家也都很优秀,当初段思妍初遇时也曾抱过幻想,但当她发现唐兰汀是个对表哥死缠烂打的基佬后顿时原本的好感全都转成了恶心。
那时候在知道唐兰汀就是栖竹之后,段思妍的心思越发扭曲,本以为对方只是一个不学无术的舔狗花瓶,却不想在自己擅长的方面把自己完全碾压,这样的屈辱是段思妍这个从小到大都没吃过苦的小公主完全受不了的。
她想把唐兰汀狠狠踩下,让他越惨越好。
但是最近,表哥段子明的态度总让段思妍有些不安。
有时候她还会看到段子明在把玩着唐兰汀送他的东西,明明以前都是看一眼都嫌多余的模样。
自己的表哥该不会是对唐兰汀真的起了意思吧?!
想到这里,段思妍连忙拉着段子明远离唐兰汀。
唐兰汀并没有在意段子明两兄妹丰富的心理活动,他抬头看着背对自己的唐玉楼,男人的背影一如既往的高大、结实,他转身对向自己,言简意赅:“走吧。”
明明也不是什么无情的人,却总要用一身西服武装自己,掩盖情绪。
唐兰汀这样想着,也朝唐玉楼伸手:“来。”
唐玉楼看着他没有出声,眼中是疑惑。
唐兰汀失笑:“嗯,我觉得我们也可以来个挽手。”
“……”唐玉楼眸光闪动,就在唐兰汀以为他不会理这个胡闹的邀请时对方却一把握住了他的手,拉着他往颁奖现场里走去。
唐兰汀:等等,他说的不是这个“挽”法啊。
不过他也没有挣脱,或许是因为唐玉楼的手将他的指尖包裹在里面,热乎乎的掌心触感实在太过舒服,让他生不起反抗的念头,总之……
这样好像也不错。
颁奖现场为每个邀请嘉宾都准备了座位,包括一个额外的家属位置,唐玉楼大马金刀的坐在唐兰汀身边,一脚翘在了另一腿上,这样的动作明明挺痞气,到他身上却硬生生被拗成了一种总裁风度。
那一头段子明也坐下,不知是不是他故意的,恰好带着段思妍坐在了唐兰汀的右手,仅仅隔了一米远的位置。
颁奖的支持人说了一些暖气氛的话语,等到场面被炒热的差不多后颁奖终于开始了。
首先是第三名,唐兰汀和段思妍坐在位置上没有动。
接着是第二名,唐兰汀和段思妍依旧没有被喊到名字。
段思妍眼睛一亮,心中的窃喜简直要压抑不住——第三名和第二名都没有唐兰汀,可以说他除了复赛晋级外没有任何名次了!
那么毫无疑问,第一名肯定就只有她自己了!!
段思妍是如此的自信,而这也得力于那副放在唐兰汀所有作品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原稿。
她甚至都没有去想,万一没有得到名词的是自己呢?
弹幕显然也都和段思妍是同一个想法,虽然第一名的名次还没有揭晓,但已经纷纷忍不住开始庆祝了。
【提前恭喜竹太嗷嗷嗷!竹太我的女神!!】
【史上最年轻的鹿见奖得主即将诞生~听说竹太喜欢叶皎,那么史上最年轻影帝和史上最年轻的鹿见奖,岂不是很般配~~】
【哈哈哈哈哈一想到抄袭狗居然没有任何名次我就想打滚,官方对不起我之前骂错了你,原来你邀请唐兰汀来是为了让我们现场看猴耍!】
“紧张吗?”唐玉楼低声道,手默默附到了唐兰汀的手背上。
唐兰汀翘了翘嘴角:“我为什么要紧张?”
主持人扫了眼手里的提词卡,脸上露出了一抹不太分明的笑容:“今年的鹿见金奖得主,有点稀奇呢,不知大家心里有没有人选了呢?”
【竹太竹太竹太!】
【是竹太鸭!】
“首先提示,这是一位在之前都有些名不见经传的画师,但是却有着过硬的技术和色感。”
【竹太稳了】
【?】
【鹿见奖官方不玩游戏实锤2333】
【不服,官方是没玩过亿时空管理局的吗】
“其实关于第二名和第三名的选定,我们评委组争论了很久,因为这一届真的有很多很多优秀的选手,但对于第一名的人选所有老师却是十分的一致呢。”
【除了栖竹确实想象不到还有谁能当得起这个第一】
【废话好多啊到底揭不揭晓啊】
【想看画】
段思妍的心情已经如气球一般膨胀了起来,她不自觉扭住手指,翘首于主持人手中的卡片。
终于,第一揭晓,主持人微笑着说出了那个名字:
“那么接下来,我们请唐兰汀唐先生上台来领奖。”
“不可能!!!”在听到那个名字的时候段思妍失声尖叫出来,引起周围一片人的扭头。
但她此时已经思绪一片混乱,顾不得丢不丢人这个问题了,段思妍双目发红,死死地盯着唐兰汀:
“对于这个结果,我有异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