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惯例,晋级八强的画师们会被官方邀请拍摄一个vlog,内容大致是关于创作这幅画的灵感等等。
身为晋级者之一,唐兰汀自然也收到了官方的邀请,而他也没有拒绝这次机会。
参赛选手们的vlog被展示在官方的网站上,而段思妍也有着自己的vlog,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唐兰汀跟她的视频恰好被放在相邻的位置。
这些可就精彩了。
此时,远在租房中的容丹秋点开官网的视频开始看唐兰汀的感言,视频开始唐兰汀的面容出现在了视频里,他朝镜头微微一笑,然后自我介绍道:“大家好,我是唐兰汀,感谢大家对我的作品的喜爱。”
容丹秋不自觉摩了摩自己的下巴,他把手机放在支架上,开始做饭。
唐兰汀继续道:“创作这副作品的时候我其实并没有想太多,只是因为我身边恰好有这么一个人。”
容丹秋:哦,我们都知道你在说的是叶皎。
毕竟整个华国也就只有他一个蓝眼睛的人。
他选择性的无视了视频里提到叶皎的那一部分,视频里的唐兰汀还在继续:“前段时间里我的身上出了一点事情,那时候我停止了创作,对我未来的人生都十分迷茫。”
“但如今我已经走了出来,过去不会成为我的束缚,只会变成我前进的方向,毕竟从以前我就信奉一句真理:一旦你做下了那就必有回报,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
短短几分钟的vlog很快就放完了,容丹秋站在水池前发了一会呆,忽然露出了一个微笑来。
从前的那个学长真的回来了啊。
他手腕一动,手中菜刀转了一圈回到刀架上,容丹秋拿起手机往下翻开想要看看有没有吹自己学长的彩虹屁,结果一看眉头就拧了起来。
……那些在评论区出口成脏大放厥词的奇形怪状生物是什么鬼???
竹笋儿:he-tui,不要脸的抄袭狗,滚出鹿见赛!
今天给竹太太吹彩虹屁了吗:抄袭狗恶心死了,鹿见赛不是号称史上最公平公正的官方吗?为什么不管这个沙比???
抄袭狗不得house:我看这人就是专门抄竹太的画风蹭热度的,之前网上不公开投票很多人就被他的画风给骗了投给了他,搞得真正的竹太排名反而落在了后面!
竹太我喜欢你啊:呕呕呕说的倒好听宁配吗?还必有回报,像你这种人明天出门就被车撞死就是你的回报!
饺子你醒醒:这种人居然是是叶影帝的发小,叶影帝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脱粉了!
幽兰何处寻:回复[饺子你醒醒]:话也不能这么说吧?
容丹秋一个个往下游览着,秀气的眉头越皱越紧,他脸上没有表情,手却深深的收紧了。
竹太?什么玩意??
显然评论区也有着和他一样抱有疑问的人,很快就有那位“竹太太”的小粉丝开始给人科普起来。
草莓味小鸡:给大家介绍一下竹太太,id全名栖竹,微博名栖上一颗竹,是那个很有名的手游《亿时空管理局》的看板郎的画师!画风以恢弘大气,意境深邃闻名,画技更是鬼斧神工!竹太太的画风非常有特色只要看过一次就忘不掉了!这次比赛竹太就是被官方邀请来的,作品编号a102就是她拿来参加复赛的作品啦!
容丹秋:…………
他的脸上不自觉露出了嫌弃的表情。
什么栖竹,画技再好能比学长的还好吗?
怀着这样匪夷所思的感受,容丹秋打开围脖开始搜索栖上一颗竹,顿时看大一个有80多万粉丝的大v。
这位“栖竹”的最新一条微博的内容十分微妙。
栖上一颗竹v:遇到了点事情,感觉有点累了,大家晚安。希望明天也能很美好。
在看到这条评论的时候,容丹秋的白莲雷达滴滴滴的响了起来——看似轻描淡写,满不在意,却又刻意点出自己的不开心,实际就是希望看到的人去关注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好吧!
结果也如容丹秋所料,评论区里的粉丝们顿时连忙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太太为什么不开心。
为了秉承高冷的作风,栖竹自然没有回答,而换做另外一个带着等级很高的铁粉牌子id叫做“想娶竹太当老婆”回答表示:碰到不要脸的人了,竹太太心情能好才有鬼呢。
这句话自然勾起了粉丝们的好奇心,赶忙追问下去。
于是在一唱一和之中,一个不要脸的小透明模仿竹太太的画风蹭热度,结构因为比赛对公投票的保密机制,栖竹的粉丝们纷纷以为唐兰汀画的那副才是正主的作品,最终栖竹的票数反而被唐兰汀超了。
“真相”揭露,小粉丝们顿时惊叫:天啊,我还以为那个画叶皎的才是竹太太的作品!
因为栖竹一直都是叶皎的粉丝,所以他们都没有觉察到哪里不对,
微博下面一片哭嚎,小粉丝们哭唧唧表示委屈竹太太了,我们竟然没看出来竹太太的作品!
这时候那个“想娶竹太当老婆”又站了出来回复道:也不能怪你们,都是有的人不要脸喜欢干这种投机取巧的事情。
接下来就是栖竹的粉丝开始摩拳擦掌,准备组团爆破唐兰汀。
容丹秋:…………
他开始反思是不是因为自己常年装绿茶恶心人,导致一眼就看穿了对面的这些套路。
又翻了翻微博,他转到那个什么“栖竹”的作品相册里,扫了一眼感觉……好像确实画的很不错。
只是作为一个学艺术的学生,容丹秋直觉那些画虽然好看,但里面还缺了点什么。
硬要说那种感觉,大概就仿佛是画师被刀架在脖子上逼着画出来的一样。
至于鹿见奖复赛的那副参赛作品,天空、游鱼,实在是再常见不够的元素了,如果不是画面的构成确实极为精巧,恐怕都不会过线。
容丹秋个人觉得同唐兰汀的那幅比起来根本不够看。
只是所谓的画风抄袭又是什么说法?
容丹秋对比了栖竹和唐兰汀的作品,确认两个人确实风格十分相似,但难道说这个栖竹的画风是申请过专利只有她自己能够使用吗??
你可以说他因为描图、叠图所以抄袭了,但抄袭画风到底是个什么鬼??
然而这个名为栖竹的画师的粉丝战斗力却十分强,但凡在唐兰汀的视频下面发表了类似“我不觉得有抄袭”“没有画风抄袭”这种评论的人,无一例外被她们打成了唐兰汀的“粉丝”,随后就是一场围攻。
容丹秋看着这人动辄去死的“祝福”眉头几乎快拧成一团线头,他的胸膛忍不住剧烈起伏起来,开始一个个长按评论举报栖竹粉丝的那些辱骂。
大约举报了三十来个左右,看着足足有三四百的评论数容丹秋不甘心的咬咬唇,忽然想起了什么举起手机开始打电话。
那边唐兰汀很快接通:“喂?容湫?”
容丹秋清了清嗓子,换了细细的伪声,语气里已经带上了满满的委屈:“学长,我看到你的出现vlog了,但是评论区里面有好多人莫名其妙的在骂你!她们骂的好过分啊!!”
唐兰汀微微一愣,随后了然——看来因为找不到他的社交账号,所以段思妍的那些粉丝只能从比赛方的官网评论下手攻击他了。
只不过他一开始就知道那里会变成什么样子就没准备去看了,没想到反倒惹了小学妹难过。
唐兰汀想了想,软声道:“你是说那些评论吗?没关系的,她们就算在网上打再多字也碰不掉我一块肉的,你不用放在心上。”
容丹秋道:“那也不能让她们这样污蔑你啊!画风抄袭是什么可笑的理由!我去把这些人全部举报掉!!”
听到这里,唐兰汀的心头微微一暖。
虽然他没去看评论区,但估计那里起码会有几百条谩骂,容丹秋手动一个个去举报起码也要花上好几个小时。
他不是冷漠的人,听到有人在这样努力的维护自己,自然会觉得感动。
又温声安慰了一会对方,唐兰汀挂断通讯,那头容丹秋长舒一口气,开始继续自己的举报行为。
他当然不会放任那些脑子不清醒的家伙继续侮辱唐兰汀,但是他也不会傻乎乎的在背后付出。
小美人鱼之所以会悲剧,就是因为没有人知道她做过的事情,容丹秋自认为自己不是不求回报的圣人。
他的目标从来都很准确,那就是唐兰汀自己。
忽然想起什么,容丹秋面色微微一变,他重新打开栖竹的微博开始翻找起对方的相册,在看到那一张熟悉的画时他整个人都呆住了。
……这张画,他见过。
是唐兰汀以前在画室里放松的时候会随手勾的一种小涂鸦,简简单单两笔就带着难以言说的可爱,常人很难模仿出那种味道。
容丹秋握着鼠标的手开始剧烈颤抖起来,一个想法逐渐在他脑海里成型。
深吸口气,容丹秋敲击键盘,动用了自己平时不愿意使用的那点“小手段”,查到了微博中“栖上一颗竹”和“想娶竹太当老婆”这两个id背后的ip地址。
是一样的,也就是说,这两个id的背后根本就是一个人。
“好,很好,真是有你的。”
容丹秋双目赤红,如果说方才他就很生气,那么此时他的情绪简直已经快要爆炸,恨不得能够透过网线手撕那个躲在栖竹账号后面的家伙。
他忽然就很想冲到唐兰汀面前,抱住他的小学长大哭一场,好好问一问他——
他们的小学长,在这三年到底都遭遇了什么?
为什么会连自己作品的著名都到了别人的手里,还被对方这样抹黑、攻讦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