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见奖作为全国范围内的绘画竞赛金奖,可以说价值极高,而为了保证比赛的公平性对于作品的评选采取观众评分+评委评分的模式,评委组不仅有国内同时还有国外的艺术大师坐镇,被人号称最公平的竞赛。
这一届的主题是油画,要求只能使用手绘作品参赛,而油画风恰好是栖竹作为画师闻名的一个特点,这也是为什么段思妍会收到邀请的原因。
而对于唐兰汀来说,油画不过是他擅长的绘画风格中的一种而已。
赛制的流程为先进行初赛和预赛,会从全国范围内筛选出一百名选手,再接着进行复赛,要从这一百名选手里筛出八名画师。
复赛结束后八名画师会一起进行决赛,最终评选出前三名来。
当然,就算只是通过预赛对于画师来说也是一种极大的荣耀了,毕竟这是从全国范围内选出来的百强,而到了总决赛那名获胜者更是会受到所有人的仰望和瞩目。
唐兰汀作为于教授举荐的学生,因此能够跳过初赛和预赛,直接参加复赛。
而在距离复赛还有半个月的时间之前,唐兰汀就开始着手将家里的房间改造成了一间“画室”。
唐玉楼在走进那间画室的时候,差点没有被里面的场景给惊到。
整个房间几乎都被清空,地板上被放了堆积成山的颜料罐,水池边堆了一堆没洗的调色板,而唐兰汀坐在窗边正对着画布挥笔。
唐玉楼没有出声,看着唐兰汀专注于面前的画布甚至都没有注意到有人进了自己这方小世界的模样微微弯了下唇角。
他退了出去然后吩咐佣人这几天不要打扰小少爷,送饭就放到门口。
唐兰汀找了几天的手感,感觉当初被磨灭的创作激情正在重新回到自己身上。
这几天他独自一人待在画室里,画笔拿在手上的时候他逐渐回忆起了自己从前、乃至上辈子拿起画笔的原因——
语言五法描述他心中的声音,所以他选择用画面作出。
他在以绘画向世人传递自己的思想。
出了画室的那一刻唐兰汀似乎才感觉到疲惫和饥饿,匆匆扒了几口饭然后洗了个澡他顿时感觉整个人都活了过来。
这一天,复赛的主题也公布了出来:《海》。
唐兰汀在看到的时候便知道这是一个很广泛的题目,不同的人在看到的时候可以作出不同的理解,毕竟“海”所囊括的范围实在太大了。
在题目普通的情况下,如果想要取胜那就只能比拼绘画技巧以及构思创意了。
唐兰汀并不急着创作,而是开始取材。
他特意去了一趟海边,但是看着那一望无际的海波,总觉得缺少了点什么东西。
而这一点在他回去后走在路边抬起头,无意中看到城市里的悬挂着的广告牌时觉察,唐兰汀终于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了。
在再一次把自己关进画室里之前,唐兰汀的手机收到了一条讯息。
他看了眼,是微信,上次偶遇的那个学妹发来的。
之前被对方要了微信号,却许久没有动静过来,唐兰汀几乎要把人给忘了。
微信简洁的界面上,对方发来一条语音,点开后是用甜甜的声线给他加油,并且表示自己相信金奖一定是学长的。
唐兰汀看着失笑,回了一句谢谢然后便将手机放到了桌面上。
那头容丹秋捧着手机等着回复,看到“谢谢”二字后不由翘了翘嘴角。
鉴于心情好,容丹秋也就不打算继续为难面前的男生,他松开了对方的衣领冷声道:“滚吧,下次再让我看到你背后嚼舌根,那就不是一拳这么简单了。”
那男生满脸惊恐的离开,心里却十分不服气——他不就说了一句那个被人追捧的唐学长是个走后门参赛的而已,结果容丹秋那家伙忽然就发疯开始揍人!
唐兰汀赶在截止的前一天将画稿交了上去。
交稿之前,因为他画的内容,唐兰汀还十分心虚的避开了唐玉楼,虽然他总感觉对方似乎看穿了什么。
复赛评选结果出来,不出意外的,唐兰汀通过了复赛,作为八强晋级。
从复赛开始,每一位晋级的参赛选手的画作都会被放在网上公示,而当唐兰汀的作品和披着“栖竹”马甲的段思妍的作品放在一起的时候,网络上掀起了一阵不小的喧哗。
原因无他,这两个人的画风实在是太相像了。
虽然同样都是油画风,但是栖竹的上色和笔触都是十分具有个人特色,曾经就有不少人想要模仿他的画风,却发现光是临摹就十分费劲了。
段思妍的画是从唐兰汀的那些未完成的原稿里挑出来的符合题目的一张,内容是无数鱼群飞翔在云间,表现的是同为蓝色的天空和海洋的倒转。
诚然,这不算特别出众的创意,但是却因为唐兰汀原稿中过硬的画技和精妙的构图而受到一致好评。
但唐兰汀交上去的那副画画得却是一个人。
那也是一个大家都很熟悉的人——叶皎。
画布中是叶皎的半身像,男人微微偏着头,但当你仔细看的时候却可以看到那双眼睛是带着笑意看向这里的,恍惚间会有一种画中的叶皎在同你对视的感觉。
而叶皎的那双蓝色的眼眸,不知唐兰汀是用了什么方法调出的蓝色,与本人的近乎一般无二。
这幅画看起来和主题无关,却又不能说不在点题,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十分大胆的创意。
这幅画放出来,顿时网上热议纷纷,有的人说这是唐兰汀在蹭叶皎的热度,但随后就被人反驳人唐兰汀是叶皎的发小,需要蹭热度早就出来了。
而“焦糖”cp粉们则喜极而泣:这波啊,这波是天降大糖啊!
她们叶影帝果然不是单相思,你看人唐小哥不就回箭头了吗!
因为讨论度的关系,这一届的鹿见赛还上了一会热搜,所以当叶皎被助理提示看到唐兰汀画的那幅画时整个人都愣住了。
助理在提完后就在悄悄的看着自家老板的反应,然后他就看到叶皎虽然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一抹红色却从耳根开始逐渐蔓延开,然后连嘴角也压不住的往上翘。
助理:看来老板现在是非常开心了。
叶皎轻咳一声,试图掩饰自己心里涌上来的那点害羞而嘴硬道:“挺好看的。”心里却是更想赶紧回c市去唐兰汀身边了。
不在兰兰身边的第n天,想他。
那边唐兰汀在复赛晋级选手的作品被放出来后,回家看到唐玉楼似笑非笑的表情时就感觉有点不好了。
他下意识的就向左右看去,然后就发现家里的佣人早就被唐玉楼提前打发走了。
偌大的唐宅只剩下他跟唐玉楼两个人。
唐兰汀看着把自己抵到窗边的大哥,想了想弱弱道:“我觉得,嗯,我可以解释一下。”
大哥,要怪就怪你的眼睛不是蓝色的吧。
但显然唐玉楼并不会接受他的这个理由,男人轻咬了一下唐兰汀的鼻尖,看着被困在臂弯里的小少爷娇气的皱了皱眉,道:“你是不是忘了我是你的情夫?”
唐兰汀眼神漂移一下:“也……没忘。”
唐玉楼把玩着唐兰汀修长的手指,唐兰汀作为画师十分注重保护自己的手,那里的触感自然也很敏感,他被唐玉楼的动作给搞得呼吸不觉急促了几分。
“那在情夫面前,还画别的男人的画像,你是不是应该补偿我一下?”唐玉楼此时不再像平日里那样体贴大度,反而十分小肚鸡肠的计较起来。
唐兰汀因为和对方之前过近的距离而不觉心跳加速,他结巴道:“要、要怎么补偿?”
话刚出口,唐兰汀就后悔了,但男人没有给他反悔的机会,挑起他的下巴吻了下去。
几分钟后,唐玉楼扶着唐兰汀的腰,让青年的身体大部分的重量靠在自己身上,老神在在道:“这次先跟你收个利息。”
唐兰汀感觉他在自己耳边吹了口气,忍不住又打了个颤:这还只是个利息吗?
唐玉楼轻笑道:“等过段时间,我有个礼物给你。”
礼物?唐兰汀心头一动,好奇的抬眸看向男人。
唐玉楼觉得唐兰汀当真是毫无自觉,他知不知道自己趴在别的男人胸前抬眼看人的模样十分……么?
喉结不动声色的滚了滚,唐玉楼骤然变深的眼眸移开故意不去看唐兰汀,他转移话题道:“对了,这几天你专心在家准备比赛,不要上网。”
他这么一说果然唐兰汀的注意力就被移开了。
不要上网?
唐兰汀不用猜便知道应该是段思妍那边开始动作了,不用看也能猜到八成是在网上开始带节奏抹黑自己吧,这种伎俩段思妍早就做过好几次了。
他翻过段思妍那个作为栖竹的网络账号,确认她是一个具有一定表演型人格的人,而且每当有人和她意见相左的时候她看起来十分大度,实则则会暗示自己的粉丝去攻击对方。
不过段思妍有所动作才是正中唐兰汀下怀,假如她毫无反应唐兰汀才会头疼。
毕竟他就是刻意用栖竹的画风去画那副肖像,为的就是搅动段思妍的心情,让她心虚啊。
偷来的东西终究是偷来的,哪怕做的再好、再天衣无缝,小偷在看到失主时也会惴惴不安。
唐兰汀可以想象到,当在看到那幅画的时候,段思妍会怎样寝食难安,生怕他记忆恢复了揭了她的那副画皮。
所以为了自己的利益以及脸面,段思妍肯定会努力鼓动她的那些粉丝,去把唐兰汀往死里踩的。
想到这里,唐兰汀对唐玉楼道:“我知道。”
“我知道你这几天都在处理网上的那些节奏,但我不会脆弱到因为那些不明真相的人的言论而受伤。”
“我现在想做的只有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在听到后面一句时,唐玉楼手指一紧:“你……想起来?”
唐兰汀摇头否认:“没有,虽然不知道我跟那个‘栖竹’是什么关系,但你是不是忘了我好歹也是一个画师啊?”
“就算没有印象,我自己画的东西难道我自己还认不出来吗?更何况……”唐兰汀眼睛一转,忽然露出了一个坏笑:
“这世界上有几个画画的不会给自己的画稿弄备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