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好梦,第二天醒来时唐兰汀精神抖擞,感觉自己很久没有这样高质量的睡眠了。
走出房间,他一眼看见唐玉楼坐在一楼的落地窗前,手上拿着一个平板,一截蓝牙耳机自他耳边露出,似乎是正在办公。
下意识放缓了脚步,但男人已经敏锐的抬起头来,和唐兰汀对上了视线。
唐兰汀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想要躲避他的目光,随后想起来自己现在还在“失忆”,于是理直气壮的看了回去,还喊了声:“哥,早上好。”
唐玉楼表情不变,没有回应唐兰汀的招呼,反而重新低下头对着那块平板道:“今天就先到这里。”
唐兰汀知道他是结束了和下属的对话,顺着扶梯走下去,可以看到餐桌上早餐已经备好,万年不变的中式早餐,一杯豆浆一份煎包再加上一个水煮蛋。
一边吃着早餐,唐兰汀思考着该如何完成系统布置的任务,虽然说他已经做好为了自由付出一切代价的准备,但这么早就掉节操还是有点令人不适应。
要怎么自然而又不做作的向唐玉楼索吻呢?
思考了一下自己假装落水需要人工呼吸等一系列不切实际的办法后,唐兰汀觉得不如自己去做个变性手术来得实在。
他想得出神,豆浆在嘴边印下一圈白沫,显得有些滑稽,忽然一双大手伸向这边,掰过唐兰汀的下巴用干净的餐巾把他嘴角的印子擦去。
唐兰汀:……?
他内心缓缓打出了一个问号,有些震撼的看着唐玉楼。
唐玉楼不动声色的把餐巾叠成了一个三角揣进兜里,道:“注意卫生。”
唐兰汀沉默一下,唐玉楼这是,以为他失忆成小孩子了吗?
一股淡淡的尴尬逐渐弥漫在客厅找中,唐玉楼心理素质过硬,状若毫不在意的取出手机,手指在键盘上舞动,快得几乎留下残影。
【玉楼听雪和攒钱买房的聊天:
玉楼听雪:你说的那个办法,没什么用。
攒钱买房:啊这,领导,要不然我们再换一个方法?
玉楼听雪:不试了。
攒钱买房:嗯?】
打到这里,唐玉楼抬眉看了眼唐兰汀。
【玉楼听雪:他应该是连那件事也一起忘了。】
不然唐兰汀不会对他的动作这样毫无防备。
对面没有再回复,唐玉楼垂眸看着手机屏幕的光渐渐熄灭。
唐兰汀还在努力解决着早餐,唐玉楼看着他用自以为不会被人发现的动作悄悄把鸡蛋黄藏起来丢掉,他的那些小动作、小习惯全都还保留着,除了身材拔高了点,眉眼舒展开了些,好像跟以前没有什么区别。
只有他一个人在为三年前的回忆感到困扰。
真是一只狡猾的、没有心的小魔鬼。唐玉楼漫不经心的想到。
如果不是诊断书上白纸黑字写着,他几乎要怀疑唐兰汀是在假装失忆了。
而唐兰汀的失忆也让很多事情变得不好放到明面上提起,比如——段子明。
这是他和叶皎在私下里达成的协议。
唐玉楼从来不觉得段子明这种人能吸引唐兰汀到那种程度,虽然这个结论其中有几分是因为他的个人情绪在其中不得而知,但在听到唐兰汀受伤的事情赶回国内的途中,在飞机上看着下属发来的关于段子明的资料时他总觉得这个人带着点说不出来的邪性。
在调查清楚唐兰汀追着段子明跑的真正原因前,他最好不要让他们有过多的接触。
唐兰汀用完早餐时唐玉楼已经离开了客厅,他不由松了口气——面对哥哥他总会感到一阵心虚。
究其原因还是因为贱受系统。
当初为了顺利和家人减少联系,唐兰汀大闹了一场——他和父母出柜了。
唐父整个人大发雷霆。
唐父其实并不是什么古板之人,问题在于但那时候的段子明是一个家境贫困靠奖学金读完大学的学生,家里有个他极为孝顺的单亲母亲以及一大帮子等着吸血的极品亲戚,这样的家庭配置可以说是狗血伦理剧里的标配,只要沾上了那就是鸡飞狗跳不得安宁。
而唐兰汀在见了人仅仅一面后就跟被下了降头一样疯狂追求对方,实在是叫人很难接受他们那个乖巧的儿子变成这样。
当时唐玉楼亲自出马去调查了段子明一番,最后得出结论:这是一个极有野心,也很能吃苦的人,这样的人虽然会获得成功,但绝不是一个值得共度一生的对象。
毕竟凤凰男的例子,这个社会上见过的有太多了。
然而唐兰汀就是铁了心的要去倒贴,到最后唐玉楼甚至都放话出来:好,你想搞基,那不如跟我搞吧,反正我们没有血缘关系。
当然唐玉楼的原话并没有这么直白,但还是震撼了一整个唐家,不过震撼的原因是——他竟然知道自己的身世?
没错,那时候唐玉楼还没有被曝光自己是唐家收养的孩子,唐氏夫妇虽然有了亲生儿子但仍旧把他视如己出,为了照顾唐玉楼的心情一直小心翼翼保守这个秘密。
他竟是不知在什么时候自己调查出来了,然后就将这件事一声不吭的藏在心里。
在唐玉楼语出惊人后唐兰汀整个人都呆滞了,他大哥性格内敛俗称闷骚,虽然以前对他就很好,但他想不到大哥为了把他拉出火坑竟然能自我牺牲到这个地步!
唐氏夫妇也呆滞了,万万没想到,他们的大儿子,为了拉回这个叛逆期晚到的小儿子,竟然都不惜跟他们解除领养关系!
不仅唐氏夫妇,就连唐兰汀自己都为唐玉楼感到痛心疾首:
他的大哥(儿子)为了这个家是实在是付出太多了!
这件事最终的结果是:唐氏夫妇为了制止唐玉楼断绝关系,顺便也为了转移他的注意力,把他打包送到了国外,弄了一个小公司给他练手。
至于被鬼迷心窍的小儿子……算了先让他在外面玩两年吧。
毕竟堵不如疏,年轻人眼皮子浅,见了个觉得顺眼的就嚷嚷着要山盟海誓过一辈子,你越拦着他们反而觉得自己这是不为世俗接受的绝美爱情,是现代版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放着不管说不定哪天忽然就两看生厌,一拍两散了。
反正他们唐家家底厚,经得起折腾,出了事也能给儿子兜底。
结果这一放,就是三年。
唐兰汀回忆下来,只觉得往事不堪回首。
但转念一想,原本觉得十分麻烦的“失忆”人设,其实也未尝不是一个修复他和家人、朋友关系的机会。
毕竟推开他们是自己,虽然初衷是好的,细说终究挺伤人。
等到将来的某一天,在他彻底摆脱系统,包括这个海王系统后,或许唐兰汀可以把当初遭遇的事情当做一个趣谈告诉他们。
这样想着,唐兰汀敲了敲门,在得到一声“进来”后推开了唐玉楼办公的房门。
似乎没有想到他会主动找过来,唐玉楼有些诧异的抬了抬眉头,道:“有事吗?”
唐兰汀无奈看他一眼,回忆曾经和唐玉楼的相处:“就想看看你不行吗?”
一脸的理直气壮。
唐玉楼沉静的看着他,最终也没说什么,只是朝窗户旁边那个小憩区域抬了抬下巴,示意唐兰汀可以在那里坐着自己玩一会。
唐兰汀撇嘴,这人当打发小孩呢?
不过还是乖乖坐到了藤椅上。
看着唐玉楼埋头在电脑前办公的模样,唐兰汀暗暗咂舌,觉得三年不见唐玉楼的社畜程度有增无减,明明也是个公司老板了结果还在天天带头九九六。
相比之下他自己的性子就要散漫多了,艺术第一,其他都得靠边站。
当初大学选了学校后唐玉楼还专门悄悄找他,问他是不是因为不想和自己争家产才跑去了美院。
当时唐兰汀就在想,唐玉楼以前在孤儿院到底过的有多糟糕,才会养成现在这副性子。
下午阳关正好,窗户半开着,微醺的暖风从外面一阵阵吹过来,拂过在桌前认真办公的男人的面颊,却引不起他丝毫的分心。
唐兰汀看着他养兄俊美的面容,忽然有些手痒。
他很久没凭自己心意画画了。
之前被贱受系统要挟,手里的画作成了讨好段子明、给段子明事业添砖加瓦的垫脚石,每当想到这个事实便令他如鲠在喉,连在作品上标注自己的名字都感到恶心。
但此时他却想,可惜了,手边没有一支铅笔。
或许是下午的风太和煦,唐兰汀不知不觉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他好像做了一个梦,梦里面的场景应该是三年前,他在父母面前出柜的那天。
父亲被执着走向歪路的儿子给气得跳脚,话语说服不了最终只能导向暴利,他拿起皮带就想要抽下去——
虽然早已预料到自己会遭到皮肉之苦,但唐兰汀还是下意识的绷紧身体,战战兢兢的等待着剧痛的降临。
直到,那一个身影挡在他前方,挡下了父亲抽来的皮带。
唐玉楼结实的小臂上被抽出了一道红肿的长印,当时他还没长到现在这样高大俊美,却还是恰恰能将唐兰汀整个人挡在身后。
“你滚开,再宠下去你弟弟就要废了!”唐父气得吹鼻子瞪眼。
唐玉楼略略侧身,看向了抿唇站在身后的唐兰汀:“兰兰,你喜欢男人吗?”
唐兰汀其实也并不太确定,但他还是故意回答道:“对,我就是喜欢男人,这个是我的性向,改不了的,你要打就打死我吧!”
唐父听得上火——这明明就不是喜欢男人女人的问题!
而是唐兰汀为了一个并不适合的人三番两次的用叛逆伤害自己的家人!
“反正我就是喜欢他,你们要是不同意,那我就……”唐兰汀看着自己的父母和大哥,心里像是有一把小刀在搅动,鲜血涓涓的流淌。
但哪怕伤人自伤,他也还是打算把那句话说出来。
可在他说出口之前,一双手就捂住了他的嘴。
唐玉楼漆黑的眼眸静静的看着他,但那双眼睛深处似乎有着不一样的情感在翻涌。
唐兰汀看着那双眼睛,在梦中想起了为什么自己在见到唐玉楼会如此的心虚,不止是因为愧疚,还有某一件将要被他觉察,却又被自欺欺人的深埋起来的事实。
他的大哥,那个没有血缘的哥哥看着他,对他说:
“我也喜欢男人。”
然后他说:
“既然你非要和男人在一起,那不如和我好了。”
他这样说着,手心却染上了湿热的汗意,昭示男人并不像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冷静。
……
唐兰汀猛然惊醒,身上被人披上的外套滑落在地,他看到唐玉楼站在自己面前,高大的身影投射出的影子将他笼罩其中,像是一种无声的庇护。
他不知在那里站了多久,又注视了他多久。
注意到唐兰汀清醒,唐玉楼用不带情绪起伏的声音道:“下次别在这里睡觉,会感冒的。”
随后他补充了一句:“等会会有人来给你量身材,给你重新定做一套西装——明晚有一场宴会你跟我一起参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