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兰汀现在的大脑一片混乱。
先前系统提示绑定了第二个任务目标的时候唐兰汀的心态还十分稳定,但当他发现那个攻略目标竟然是自己的大哥时,心态终于崩了……
站在门外的那个男人名叫唐玉楼,虽然是他名义上的哥哥但其实并没有血缘关系,而是他的父母早年被确诊生育困难时收养的孤儿。
唐玉楼性子严肃不苟言笑,在商场上更是雷厉风行,唐兰汀虽然和他关系不差但对于这个敏锐手腕也强的大哥总是带着几分敬畏的。
三年前他因为段子明的事情而故意和家人大吵一架口头上断绝关系,当时唐玉楼虽然没说什么,但唐兰汀总有种他在怀疑自己的感觉……
要自己对唐玉楼搞那些小手段,系统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吗。
唐玉楼推开门走了进来,身上裹挟着的冷意令病房内原本轻松的氛围冷凝不少,唐兰汀见到他,下意识扳直了自己的后背。
叶皎垂下的眼帘中蓝眸微微一转,神色中的笑意淡去,他起身朝唐玉楼颔首:“大哥。”
唐玉楼并没有接他的招呼,神色不明的打量了一番这个明显早就来到这里的男人,道:“你来得倒是早。”
叶皎低低笑了一声:“毕竟我和兰汀的关系不一般。”
唐兰汀听着他模棱两可仿佛在暗示着什么的语气眼皮一跳。
而唐玉楼剑眉微挑,虽没开口但神色似乎在说:一年多没见面,关系确实不一般。
原本宽敞的病房中被两个块头不小的成年男人占领,唐兰汀一时间觉得有点窒息。
压力之下,唐兰汀做了自己以前紧张时就会做的举动——找个没有人的封闭空间冷静一下。
于是他抬手,见两个男人的视线都落在自己身上,唐兰汀下意识咽了下口水:“那个,我想先去一趟卫生间。”
“咔哒”一声,房内只剩下二人,唐玉楼瞥了眼被反锁的卫生间门眼中染上几分暖意:还是跟小时候一样,一紧张就喜欢躲起来。
随后他转向叶皎,道:“我觉得我们应该出去谈谈?”
“正好我也是这么想的。”
……
洁净的卫生间中,唐兰汀对了镜子里那个额角缠着纱布的自己发了一会呆,伸手接了捧水洗脸。
冰凉的水接触到面颊让他的精为之一振,原本有些颓废的情绪略微回升。
唐兰汀,你在怕什么。
他注视着镜子里自己的眼睛静默的想。
面对段子明那样的人渣,他都能忍耐三年,现在的任务比起那些可要轻松多了。
不过是……抛弃一点道德感和羞耻心,他舔狗都能当,难道还当不了海王吗?
默默在心里回忆了这三年段子明做的那些狗事,唐兰汀顿时感到情绪、或者说是对段子明的怒火猛然升高。
等攻略完成,系统离开,他就去环游世界散心,当一个普普通通的画家。
一边畅想着未来自由后的美好生活,唐兰汀余光瞥到视界中那一行鲜红的【和目标进行一个甜美的亲吻】,顿时头疼起来。
海王系统的任务虽然没有时限,却是阶段性的,也就是说如果不完成当前的任务就永远都解锁不了下一个。
他那个大哥可不好对付。
忽然想起自己之前完成任务后系统给他发了两个奖励,唐兰汀好像找到了某种出路一样进入精神空间,打开背包开始研究起来。
一个是蓝色的盒子,里面装着一件随机的蓝色品质道具,还有一个是……系统语音升级包?
……为什么这个所谓的升级包没有物品描述,还显示是金色(s)品质??
抱着疑惑唐兰汀试探着点了一下,一阵七彩炫光亮起,升级包直接显示安装中,然后以来不及取消的速度安装完成。
【升级包安装完成!语音升级包,让你的系统语音更接近真人,ai更加人性化,实时陪聊吐槽让用户的任务体验不再孤单~】
唐兰汀:……负优化,绝对的负优化,他可以退回旧版本吗?!
无言了一会,唐兰汀点开代表蓝色道具箱子,忽然有种自己在玩某种坑爹抽卡游戏的错觉。
一阵蓝光,一张卡片翻开:
【c级道具:萌混过关
道具描述:想不出来怎么解释的时候,卖萌就好啦
备注:该道具附带轻微副作用,使用前未知】
唐兰汀:……
坑爹抽卡游戏的预感果然不是错觉。
心情复杂的收下了道具,唐兰汀希望自己不会有需要用到的一天,毕竟系统的东西,说不定就埋了什么坑在里面。
整理好心情,唐兰汀走出卫生间,顿时唐玉楼叶皎两双眼睛齐刷刷落在了他身上,某种被大型猫科动物盯上的错觉令他脚步一顿。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得这两个人之间的氛围好像缓和了不少,维持着一种虚假的和平。
唐玉楼率先开口道:“兰汀,你收拾一下东西,等下跟我回家。”
回家,这个陌生又熟悉的词让唐兰汀晃神了一瞬,随后他忍不住看向叶皎——他不是自己的“男朋友”吗,这种时候不发表点意见?
注意到他的目光,叶皎回以一个灿烂的笑容:“兰兰,我和大哥讨论了一下,觉得你还是先回家会比较有利于你记忆的恢复,等过段时间我再接你去我那里。”
唐兰汀:……
他看着叶皎的笑容,忽然开始怀疑,他,是不是……也跟唐玉楼说了自己是他的男朋友??
这个猜测太过恐怖,唐兰汀拒绝再往下想象自己离开期间叶皎和唐玉楼之间都进行了什么样的对话。
办理出院手续的时候,唐兰汀再次碰到了那位负责诊治他的医生,对方手里捧着一杯咖啡,在看到他的时候朝他隔空举了一下杯子,眉梢微微挑起露出一个带着点戏谑的笑容。
唐兰汀此时才发觉这位医生其实有一张十分精致的皮囊,不去娱乐圈发展会让人觉得浪费的那种。
但他看自己的眼神,总觉得带着点意味深长。
没等唐兰汀细想,叶皎不动声色的挡住了他的视线:“兰兰,你现在走路还会觉得头晕吗?其实我觉得还是再住几天院会保险一点。”
唐兰汀摇头:“没关系的,我现在感觉好很多了。”
叶皎微微一笑:“如果你有感觉不舒服,一定要说出来。我……很担心你。”
一直沉默的唐玉楼忽然开口:“唐家有两位私人医生随时关注全家人的身体健康,叶影帝不必为此担心的。”
叶皎:……
一直沉默的系统忽然开口了:
【啧啧啧。】
唐兰汀被它突兀的出声震了一下,随即想起来:哦对了,他刚安装了个(负)优化包。
然后他听到旁边一直处于吃瓜看戏的医生也发出了:“啧啧啧。”的声音。
唐兰汀:……
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
办出院手续来到停车场,唐兰汀看到唐玉楼那辆新换的车,目测是某个国外品牌新出的限量版,价格不菲,他推测这几年大哥在国外生意应该做的不错。
唐玉楼坐上了副驾驶座,而唐兰汀则犹豫了一下没有立刻上去,他转头看向叶皎,对方站在那里,因为没有休息后眼下带着淡淡的青黑,定制的风衣上有除非熨烫否则难以消除的皱褶。
他想起来护士无意间提到叶皎是在他出事那天凌晨就赶到医院的,也想起来叶皎那个从一开始就被识破的谎言。
“我是你的男朋友。”
他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来骗自己的?
心绪浮动,唐兰汀看了叶皎一会,道:“你回去后也注意好好休息,然后……再见。”还有一些话并不适合在这里说出口。
说完打算转身,手腕却被人拉住,唐兰汀转头看到叶皎的眸光闪闪发亮的注视着自己,一双蔚蓝的眼中像是落入了无数的星子。
随着叶皎将头靠了过来,唐兰汀意识到他想要做什么,却不知为何没有去推开他。
或许是因为叶皎的表情太过认真,他的神情中带着一股可能连他自己都未曾觉察的脆弱,可能轻微的拒绝都会让这块无暇的水晶上产生裂痕。
但到了最后,叶皎只是低头,在他的额心落下了一吻。
“兰兰,等我。”叶皎低低道,虽然他的表情没有什么异样,目光却湿漉漉的不敢看向唐兰汀,就连耳廓都染上了一层浅薄的粉色。
唐兰汀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觉得心跳的有点快。
……他忽然觉得,此时这个纯情的叶皎可爱的叫人有点受不了。
车内司机握着方向盘的手有些发抖,浑身僵硬:他觉得,他的老板现在的心情好像不太好……不,不对,岂止是不好,分明是差到了极点!
唐兰汀一边忏悔着自己的颜控晚期,上车后发现车里的气氛有点异样。
唐玉楼磨砂着拇指上的碧玉扳指,低垂着眼帘下令道:“回唐宅。”
**
到唐家宅邸大约花了一个多小时,从车上下来时唐兰汀不由松了口气。
这一路上可以说是寂静无声,唐玉楼一直在低头看着手机,唐兰汀也挑不起话头。
说白了,他们本来也不是亲兄弟,而经历那个尴尬的乌龙事件后,他们之间的关系更是急剧冷淡了下去。
唐兰汀曾经猜测过,他的养兄放着国内的生意不管跑去国外开拓疆土,会不会也有部分原因是“那件事”导致的……
不过还好,他现在处于(假)失忆状态,理论上是完全不记得那件事的,有道是:只要自己不觉得尴尬,那么尴尬的就是别人了。
唐兰汀身上东西不多,也就一部手机和一串钥匙,其他行李都在搬出去住买的那栋房子里,轻装上阵直接就能入住。
因为唐玉楼从国外回来的缘故,唐氏夫妇把公司交给了他正在外面旅游,唐兰汀推测自己车祸的事情应该是被大哥瞒住了,不然母亲那边不会毫无动静。
上到二楼,看到自己以前住的房间还在那里,唐兰汀手落在门把上轻轻拉开门。
门内的房间干净整洁,看起来昨天才被打扫过,他上次走前的东西都还在里面,全都维持着原样,好像随时在等待着他回来。
唐兰汀眼眶红了一瞬,扶着门框久久不语。
“我回来了。”
他对着空气轻轻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