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王系统?
听到这个陌生的名字,唐兰汀怔愣了一下,随后脑内响起一道噼里啪啦的礼炮拉响声,衬托得系统那略微失真的合成音都带上了几分过年般的喜庆。
【恭喜用户升级成功,海王系统(v2.0版本)竭诚为您服务,全新的体验,不变的享受~】
唐兰汀:……???
为什么系统说的每个字他都能看懂,但合起来就不懂意思了呢?
对唐兰汀的不信任和疑虑毫无所觉,系统继续自说自话:
【接下来进行总结算:】
【这三年内宿主的任务完成率为:98%,完成度极高!系统判定宿主等级为a级,颁发奖励——】
唐兰汀看到一个金光闪闪的礼盒出现在精神世界中,礼盒时不时跳动一下,似乎在催促他打开。
出于“看看这个系统还能搞什么花样”的心态,唐兰汀试探着伸手点了一下。
礼盒打开,一本书落在了他的手上,书名十分浮夸——《一见钟情后,我把男神舔到手了》。
唐兰汀:……
这个文名,他一看就不想打开。
系统没有在说话,以沉默催促唐兰汀看下去。
反正现在无事可做,唐兰汀干脆翻开那本书,刚扫了一眼眉头立刻拧了起来,再看下去差点没把书给撕了。
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为一个富家少爷偶然对一个草根凤凰男一见钟情,从此走在当对方舔狗的道路上风雨无阻,然而凤凰男对少爷的态度始终不冷不热。
少爷为了博得心上人好感开始各种给凤凰男送帮助送资源,送到最后他把自己家里给坑破产了,把大哥气死了,连自己的手也被毁了,而凤凰男收购了少爷家的公司成了人生赢家。
某日凤凰男忽然想起了流落街头的少爷,于是把他接回家,两个人he了。
这本30万字不到,文笔尚可但剧情无聊逻辑稀烂,让人看完感觉血压升高,唐兰汀本可对它一笑置之不理——如果上面那个富家少爷和凤凰男的名字不是他和段子明的话。
深吸了口气,唐兰汀对系统道:“这小说里面的内容,是我原本要经历的未来吗?”
虽然这样提问,但唐兰汀的心里实际已经知晓了答案。
其实在重生后,他常常会感觉自己生活的周围有种微妙的违和感,现在才恍然,原来他以为自己是重生,实际是穿越到了一本小说里。
之前贱受系统发布的任务,恐怕就是要强制他“走剧情”。
但唐兰汀有一点想不明白,既然贱受系统之前能将他拿捏到手上,现在这个海王系统又是怎么回事?
系统并没有回答唐兰汀的问题,自顾自道:
【众所周知,每条舔狗都是海王的潜力股,我们的宗旨是:用魔法来打败魔法,相信你当了这么久的舔狗一定能把握好鱼塘里每一条鱼的心态】
唐兰汀:我假装信了你说的鬼话。
忽然叮咚一声,一个窗口在唐兰汀眼前弹出:
【检测到第一位攻略目标出现在百米以内,攻略线路开启,任务发布:
维持剧情人设接触目标人物,目标人物怀疑值不能高于60%】
【是否接取任务?】
剧情里也确实有一段关于车祸的内容,不过里面的“唐兰汀”在醒来后却十分狗血的遗忘了遇到段子明这三年的记忆。
唐兰汀盯着下面【是】和【否】两个选项久久不动。
看穿他沉默的抵抗,又一个窗口弹出:
【攻略五个目标人物,好感达到100%判定攻略成功,完成全部攻略宿主将获得自由。】
看到“自由”二字,唐兰汀的眼眸微微亮了起来。
这三年里,他与其说是被贱受系统绑定,说绑架反而更确切一点。
无法反抗,不能左右自己的行动,不得不和家人、朋友保持距离,如果不是唐兰汀心理素质远超常人,可能已经受不了陷入自暴自弃的状态了。
“自由”这两个字于他,就像是挣扎在深潭中的人头顶垂落的一根蛛丝,即使知道可能是系统抛出来的毒饵,也不得不吞下。
随着他沉默的做着权衡,写着“否”的选项上字面变化,换成了【退回旧版本】。
联系之前系统透露的信息,这个旧版本显然就是那个舔狗系统,系统虽然没有出声,但其中的隐晦威胁不明而喻。
唐兰汀“呵呵”一声,毅然点下接取按钮——反正再差也不会比之前更坏了不是吗?
不就是攻略五个人么,他舔狗都做得了,难道还做不了海王?
已经知道自己身处一本小说里的唐兰汀决心将接下来都当做一场拟真的攻略游戏。
——这种心态持续到他离开精神空间睁开眼睛。
**
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清晨。
唐兰汀眨了眨眼睛,除了额角还在隐隐作痛,身体似乎没有其他影响。
这让他悄悄松了口气,看来当初被车刮倒并没有让他的脑子被撞坏到哪里。
然而很快他就察觉到自己身旁的呼吸声,唐兰汀想起精神世界里系统发布的任务——任务在百米内触发,看来这位应该就是他的第一个攻略目标了。
男的女的都无所谓,只希望是个人品正常的人。唐兰汀默默想。
然而他放松的心态在费力的转过脖子看到那人时戛然而止。
——竟然是叶皎。
说到叶皎这个名字,华国现在恐怕鲜少有人会不知道,双料影帝、天生的戏骨、金叶奖的最年轻获得者……在他身上的光环数不甚数。
而和他高调的身份相比,可能鲜少有人知道,叶皎有一个叫做唐兰汀的发小。
是从小就住在隔壁,家长带着小孩五分钟就能到对面家里串门的那种。
唐兰汀:…………
感觉刚才给自己的心理建设全都白做了,第一个攻略对象就是自己的发小,这谁顶得住啊?
然而并没有多少时间给唐兰汀去纠结,似乎是被他的动作惊扰,趴在床边浅眠的男人眉梢动了动,睁开眼来。
一双湛蓝如戈壁滩的海子的眼瞳与唐兰汀对上,一瞬间他竟无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这双蓝眸遗传于叶皎祖上,唐兰汀听闻过叶皎的奶奶似乎是混血,而到了他这一代的时候恰好发生了罕见的返祖。
但这一双特别的眼睛也给叶皎带来了许多麻烦,从上学起他常常因为和别人不同的瞳色而被排挤、欺负。
唐兰汀虽然和叶皎同岁,但到底身体里住着个成年人的灵魂,实在看不惯那些小孩的行为,本打算低调度过学生时代的唐兰汀最终使了些手段将那些不好好学习搞校园暴力的熊孩子教训了一顿,并宣布以后叶皎都由他罩着了。
这一罩,就从小学罩到了高中毕业。
直到大学两个人上了不同的学校,唐兰汀去了华国最好的美院,而叶皎却大胆的选择了戏剧学校,惊掉了一群人的下巴。
再往后……唐兰汀就遇到了段子明,印象里他和叶皎见过的最后一面,是一次令二人近乎决裂的争吵。
他怎么也想不到,车祸后第一个来看望自己的会是叶皎。
一时间内心五味杂陈,唐兰汀动了动,想要坐起来,而叶皎察觉他的动作伸手扶了一把。
“……谢谢。”唐兰汀下意识道谢,随后想起系统的任务——任务可是要求他要假装失忆的。
叶皎活动了下因趴着而有些麻木的四肢,听到唐兰汀客气而生疏的道谢时嘴角勾起,笑意却不达眼底:“客气了。”
他那明明不开心了却还要装作不在意的别扭样,唐兰汀可是再熟悉不过了——从前他们无意间闹矛盾时,叶皎摆出这副模样就代表他需要赶紧被顺毛了。
唐兰汀心念一动,忽然想到了该如何让叶皎觉得他失忆了。
主动透露肯定是不行的,叶皎好歹也是有影帝头衔在身,他一个门外汉在人面前演戏岂不是班门弄斧,所以最稳妥的办法是自己装作无意间露出一点矛头,让叶皎自己去猜、去想。
于是唐兰汀朝着叶皎挑了下眉:“饺子,跟你客气了一下你还就当真了?怎么,才拿了影帝就端起架子来了?”
“饺子”这个外号,包括唐拉汀熟稔而亲昵的口吻令叶皎整个人都愣住了。
当初他调查到段子明的身份去警告给唐兰汀,不想反被对方呛了一脸,最终不欢而散,从此再也没有联系。
而且,他拿影帝那分明都是三年多前的事情了……
等等,三年前?
叶皎目光微闪,抬头看向唐兰汀,他忽然意识到对方从醒来开始居然一句都没有提到段子明。
一个不可思议却又十分有可信度的猜测逐渐浮现在心头,叶皎抑住狂跳的内心,提起演技故作平静的问道:
“你知道,现在是几几年吗?”
“18年,怎么了?”唐兰汀看着他。
“……你知不知道,一个叫做段子明的人?”
唐兰汀:“那是谁?你娱乐圈里吗?”
叶皎深吸一口气,果断按下了床边的呼叫器。
在医生赶来的这段时间里,病房内陷入了沉寂,唐兰汀面上看似淡定,实际心里虚的不行。
视界里的怀疑条自始至终都没有动弹过一下,面对发小这样不染半分阴霾的信任,唐兰汀心里忍不住涌出一股愧疚。
但他已经想好了,系统所谓的攻略目标只说了好感度,并没有限定一定要是爱情。
所以唐兰汀目前的计划,是跟叶皎刷友谊,如果行不通……到时候再想别的办法吧。
就在两个人各怀心思时,反倒是叶皎率先开口了:“兰兰,我要告诉你一件事。”
唐兰汀抬头。
只见叶皎微微笑了一下,眼眸如蓝宝石般熠熠生辉,他打开自己的手机屏幕递到唐兰汀面前:“你好像是失忆了,现在已经是21年了。”
“而且……”他轻轻握住了唐兰汀的手,深深地抬眸凝视他:
“虽然你忘记了,但我们已经在一起一年多了。”
唐兰汀:…………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