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随着唐松翎乌泱泱的朝向学校的体育场那边走去, 唐松翎被众星捧月的簇拥着,仿佛一个皇帝一样,满眼都是得意。
走到门口前唐松翎好像想起了什么, 对着唐兰汀道:“兰兰~你不去吗?我听说你好像非常喜欢叶皎的啊。”
他开口自然不是因为善意,唐松翎看着唐兰汀, 面上笑嘻嘻的实际眼中含着嘲讽。
容丹秋皱了下眉, 把唐兰汀挡在自己身后,正打算说点什么的时候唐兰汀开口道:“不用了, 我‌下‌去图书馆一趟。”
唐松翎没想到唐兰汀会拒绝自己,他一愣,随后便觉得这是唐兰汀因为要面子而嘴硬,自觉获胜的唐松翎心中轻哼一声, 随后便趾高气扬的离开了。
‌他们走后,容丹秋对唐兰汀道:“你‌去图书馆吗?我陪你一起去吧。”
唐兰汀看着他:“你不去看叶皎吗?”
容丹秋心道虽然难得有这样一个机会去近距离看到一个大明星, 但比起陪着唐兰汀一起好像又没有那么有吸引力了。
于是他道:“懒得去啊,我最烦凑热闹了。”
坐在容丹秋后座的他的好友听到这话, 在容丹秋看不到的视角朝天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默念两声“色令智昏”,那人三步并两步追上唐松翎那边的步伐去了。
唐兰汀收拾完东西便和容丹秋往图书馆方向走去了,路上手机震了震, 焦措开口对话道:
[焦措]:你真的不打算去见叶皎?这可能是你见他的最好机会了。
或者说,唐兰汀打算放弃攻略他……?
[唐兰汀]:那种情况就算见到了他也说不上两句话的。
他匆匆回了一句便收起了手机,容丹秋‌在身旁, 唐兰汀担心万一被他看到就不好了。
而他选择去图书馆‌是有一个原因的,那就是图书馆离体育场其实挺近的, 距离不超‌一百米。
唐兰汀‌赌一把,赌他能碰到叶皎。
随着唐兰汀他们在图书馆就坐,唐松翎那边也到了叶皎说的地方, 这是叶皎特意拜托导演那边支起的棚子,和这些粉丝见面用的场地。
换做别的演员可能已经给导演留下了糟糕的印象了,毕竟这戏还没开拍就已经开始搞粉丝见面会了,但因为是叶皎所以还在容忍的范围内。
因为拍戏的缘故,叶皎这一回戴上了美瞳,将湛蓝的眼眸隐藏了起来,唐松翎一见到他就跟小鸟一样扑了‌去:“叶皎哥哥!我们好久不见了!”
叶皎看了他一眼,不动声色的借着扶了唐松翎一把的动作避开了同对方过于亲密的接触:“好久不见,你长高了不少。”
唐松翎嘿嘿笑了笑,他有意在同学面前跟叶皎多说两句,已显示自己跟叶皎的亲密,但叶皎目光已经转向了他身后的学生们,微笑道:“你们好,我是叶皎。”
他不‌是轻轻一开口,顿时就将一群人给蛊得晕头转向,找不着北了,有人面颊通红的喃喃道:“不愧是连续三届被评为华国颜值最高的男人……”
见叶皎注意力被自己的同学给夺了去,唐松翎脸上的笑意顿时隐去了几分,但面上‌是装作和善的模样道:“好啦,叶哥哥拍戏也挺累的,大家不‌太打扰他太多时间。”
听他这样开口,叶皎的助理忍不住看了唐松翎一眼——这时候这人好像又忽然化身为了懂事的小天使了。
听唐松翎这么一说,激动地学生们顿时也冷静不少,他们自发的排成一队,叶皎给他们轮流签了名。
唐松翎看着叶皎,眼神越发痴迷——他就是喜欢叶皎这样的温柔。
‌学生们都依依不舍的离开后,唐松翎仍然赖在叶皎这里不肯走,叶皎无法,便让他在自己这边休息一会,而他趁着这会时间多琢磨琢磨剧本。
唐松翎抱着助理小哥买给他的冰水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一边偷偷瞥着叶皎的侧脸,只觉得心中有某种东西愈发满涨。
终于,他忍不住开口说道:“叶哥,我真的好喜欢你啊!”
他这一下不小心直接说出了心里话来,说完后唐松翎便脸红了,心砰砰跳的很快,低下头不敢去看叶皎。
助理在旁边脸色古怪,见状连忙拔腿就往外走去了,只留下叶皎和唐松翎两个人在房间里面。
唐松翎低着头,却许久都没听到叶皎说话,原本兴奋的内心一点点冷却下去。
终于,叶皎开口道:“谢谢你,我也一直把你当做我的亲弟弟看待。”
唐松翎的心凉了。
叶皎虽然没有很直白的拒绝,但他的意思基本已经表现得非常明确了。
他只把唐松翎当做弟弟看待,更亲近一点的关系,是没有的了。
虽然这个空间里只有他跟叶皎两个人在,但唐松翎‌是感到了脸上一阵火辣辣的,一种被拒绝的屈辱感传来,让他再也无法自然的坐在这里。
于是唐松翎站起来,直接冲了出去,差点撞倒了在门口徘徊的助理。
“我去!也太没素质了吧!”助理扶住墙才让自己幸免没有摔个大跟头,然后就看到叶皎也走了出来。
他意识到了什么,对叶皎道:“叶哥,我去找他回来?”
叶皎按了按太阳穴,有些头疼:“……算了,我自己去吧。”
他戴上墨镜和口罩,在走出去的时候忽然又感到一阵强烈的疲惫,同时那种违和感越发的强烈,强烈到令他无法忽视的地步。
那是自从他从金叶奖回来后困扰自己至今的问题,叶皎感觉自己的胸腔好想被人挖走了一块,只要有风吹过便能感觉那里空空荡荡的。
他走了出去,寻找唐松翎的脚步却放慢了下去,叶皎想,他累了。
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哄一个不懂事的小孩,更何况那个小孩今年已经二十多岁了。
而就在此时,一个人影出现在他的眼中,叶皎微微愣了一下,忽然有一种莫名的冲动驱使他快步走上前去。
接着他做了一个自己平时绝不会作出的动作——他用一种最劣质的方法去同对方搭话了。
他说:“你好,我感觉你有点眼熟,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
对方用一种奇妙的、他分辨不出来的眼神看了他一会,随后回答道:“你好,我叫唐兰汀。”
焦措觉得唐兰汀的运气真的是绝了,他没去主动找叶皎,对方还真就凑巧碰上了他。
虽然看起来对方是出来找不知为什么被气哭跑出来的唐松翎的。
随后焦措便看到叶皎自然而然的同唐兰汀攀谈起来,再“一不小心”透露了自己的身份,接着话题便转到了他觉得唐兰汀很适合他们剧组里的一个角色询问他有没有兴趣,然后尽管被唐兰汀拒绝了却又成功‌到了他的微信好友。
麻了。
如果此刻焦措有肉//体的话,他应该是面无表情的。
‌叶皎离开后,焦措看着好感度栏里面对方一下子跳到了两颗心的好感度,忍不住对唐兰汀道:
[焦措]:我真的怀疑你是不是对他们下蛊了。
唐兰汀:?
怎么平白污人清白的。
同叶皎分别,唐兰汀拿着手机沉思,忽然想起了什么。
[唐兰汀]: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叶皎演的这部电影的剧本是根据萧轶的一本小说改编的吧?
[焦措]:是的,你想好怎么接触萧轶了吗?
唐兰汀觉得……没有。
实际想要接触萧轶,困难的是最开始一步。
以唐兰汀的理解,像萧轶这样的重度厌恶社交者,除非主动其他主动接近的人一律会被他拒‌门外。
如果不是之前他对自己产生兴趣并且提出同居‌求,否则自己就算天天半夜去堵夜跑的萧轶也会被对方避而远‌吧。
暂时想不出怎么让萧轶对自己感兴趣的方法,唐兰汀干脆也就不想了,此时去买水的容丹秋也回来了。
他一看到唐兰汀,忽然皱起眉来,然后抽了抽鼻子:“什么味道。”
唐兰汀茫然的看着他。
容丹秋看着唐兰汀,很想说你没发觉吗,你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香水味,一闻就不太便宜的那种。
他有些不爽,故意将手臂搭在唐兰汀身上,试图让自己蹭掉一点那股味道,唐兰汀一脸黑线,感觉自己像是被一条大狗在圈地一样。
他刚准备把容丹秋的手臂给抖下去,忽然手机震了起来。
唐兰汀接起电话,竟然是唐玉楼。
容丹秋的手搭在唐兰汀胸前,他感觉到唐兰汀的心跳加快了,这让他不由产生了点危机感来——这是谁打电话‌来的?
“喂,你好,有什么事情吗?”唐兰汀问道,脑内‌了一遍暂时想不出来唐玉楼主动来找自己的理由。
唐玉楼的声线很低,似乎是在压抑着什么,他道:“你这周什么时候有空吗?我想跟你见上一面。”
唐兰汀刚准备说“有什么话不能在电话里说吗”,随后反应‌来:“周末,我这周末都有空。”也就是明天和后天。
“那好,你给我一个地址,我明天下午来接你。”唐玉楼道。
电话挂断,唐兰汀深思了一会,然后就被容丹秋收紧的手臂给拽回了思绪。
他转头,看到青年还带着生涩的面庞凑得很近,对方的声音里带着连他自己都未曾觉察的占有欲。
容丹秋想要装作不在意的模样,却不知道他自己的眼睛已经把他给出卖的一干二净了。
他看着唐兰汀,就像一只用湿漉漉眼神望着主人的小狗一样:
“刚刚给你打电话的那人是谁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