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女生言情 > 宇宙最高悬赏令 > 125、诸神的致命黄昏(二)


比起那还有不到十分钟便会开始的宇宙争霸赛, 此刻风烛的注意力倒是落在了自己腕间智能所显示的那四则未读消息上。
其实先前风烛休息时就已经察觉到了他的智能收到了新的消息。只不过由于那时候他仍有些疲倦的缘故,所以他选择了继续闭目养神而非第一时间去查看那些消息。
直到此时,风烛才再度睁开了眼。
而当风烛垂眼瞥见了那四则消息的发信人备注名后,他那刚睁眼时残存的些许倦意就骤然消散得差不多了。
那一瞬间,他甚至有些清醒得过分。
事实上这种情况似乎也由不得他不清醒。
因为那四个发信人他实在再熟悉不过了。
或者说,那些家伙根本就是同一个人。
这四则信息的发信时间按从早到晚的顺序排列的话, 它们分别来自于死神、酒神、疯神、东王。
念此,风烛在浏览完信息内容之后,下意识地瞥了下这四则信息的具体发信时间。
嗯,这四条信息发信时间前后算起来不超过一个小时。
也就是说,那位命运之神的四个人格在宇宙争霸赛即将开赛之际,似乎先暗自较劲了起来。就在那不足一个小时的时间里, 他们竟然将那四个人格都给切换了个遍。
且不说这些家伙压根就见不到对方的面、也没办法和对方直接对话, 却依旧彼此间相互厌恶的事。这四个人格较劲归较劲,每个人格都发个信息给他是什么意思?
况且那四则信息还一言难尽得很。
只见那四则信息的内容分别是这样的:
[你知道我在哪。]
[有趣么?]
[小崽子,你等着!]
[活下去。]
以上四则信息分别出自于夜荒、重泉、焚天和东霆。
说实话, 哪怕风烛不看这四则信息的发信人, 他也知道它们分别出自于谁的手笔。
他当然知道宇宙争霸赛开赛后夜荒会出现在哪。
这位死神看着阴鸷冷漠, 但每次争霸赛开始后他无论身处何种场景,他都会毫不在意地直接前往虚拟空间的最中心处。
因为夜荒压根就无所谓环境变化、众人强弱。
那是一种无可救药的强大。
他的阴鸷冷漠之下, 未尝没有一种近乎睥睨的肆意疯狂。
至于那个有趣与否的提问显然是重泉的口吻。
那位傲慢到极点的家伙很清楚无论那位命运之神的躯壳究竟由哪个人格来主导,于争霸赛里他都不太可能主动去找他。
更别说是去什么虚拟空间的最中心处找他。
毕竟风烛还打算在争霸赛上低调一些,他一点也不想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又成了活靶子。
而深知这一点的重泉既未像夜荒那般说出自己在争霸赛上会待的位置,并且这家伙仿佛早就料到了焚天和东霆会说的话一般, 并未像他们那样对他放狠话亦或是对他嘱咐什么。
这位神明自始至终就只是问了他一句看似毫无意义的“有趣么”。
或许即便是这个问题,重泉也没想过是否会收到他的回复。
与其说重泉发这则信息是在问他什么,还不如说重泉这是在问他自己。
对于命运之神存在着四个人格的事,重泉明明也是那四个人格之一,但他却依旧嘲弄般地看待着这件事。甚至于这个男人还以此来询问他,似是在漫不经心地任由着他人评价。
所以风烛才觉得这家伙实在是傲慢过头了。
一时之间,风烛还真想象不出来什么情况下这家伙才会没那么游刃有余。
看完重泉的信息后,风烛的目光直接落在了焚天发来的那句话上。
其实有那么一瞬间,他是真的有些想叹气了。
毕竟焚天的难以捉摸程度某些时候说不定能和重泉不相上下。
至少这种或许都不该用幼稚来形容的、看着基本没什么实质意义的话也就只有那位疯神能够发出来了。
比起那三位主神来说,东霆倒是难得说了句人话。
只不过偏偏说出这句人话的家伙压根就不是人。
如果再结合一下东霆先前整合了第十宇宙四大星域的事的话……
风烛忽然觉得当他在争霸赛上活下去后,还真有可能在第十宇宙里被那位东王给找到踪迹。
但现在不是想这种事的时候。反正就像东霆所说的那样——他会活下去。
特别是看了这些信息后,风烛更觉得自己应该在争霸赛上低调做人、然后好好活下去了。
毕竟看现在这情况,即便命运之神的四个人格真的全都在争霸赛上依次露面了,风烛都全然不觉得奇怪。
不过此刻风烛倒是有些想知道最先在这届争霸赛上露面的究竟是那位命运之神的哪个人格。
因为不同情况下他有着不同的计划。
于是风烛直接点开了自己的智能,同时拨打起了三主神和东霆的语音通讯。
对此,风烛其实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随意一试罢了。
没想到最后还真有一则通讯被对方给接通了。
也不知该说是意料之外还是意料之中,此时接通通讯的死神夜荒。
风烛还记得第一宇宙今年参赛者名单的第一位写得正是死神的名字。
所以如果是死神最先出场的话,其他宇宙的家伙发现三主神和东霆是同一个人这件事的时间或许也会因此而略微晚上一些。
即便这届争霸赛中其他八大宇宙真的打算针对第一宇宙、针对夜荒,它们的成功率似乎也算不上有多高。
考虑到第一宇宙和第十宇宙的盟约,夜荒最先出场对于第十宇宙来说姑且也能算是有利。
想到这里,风烛的神色也稍稍缓和了一些。
显然。此时此刻夜荒连他那四个人格之事是否被人知晓都全然不在乎,所以风烛现在也已经不指望那位命运之神不出幺蛾子了。
事实上在之后的宇宙争霸赛上,只要命运之神的四个人格能稍微安稳一点,风烛就已经觉得足够了。
原本通讯接通之后风烛准备直接挂断的。
而他对于自己的这种做法也半点都不感到尴尬。
毕竟某种意义上来说,之前他接连收到的那四条信息比起骚扰亦或是恐吓而言,似乎也差不了多少了吧?
那位神明的四个人格暗中较劲或许还没什么。
但他们仅仅只是自己和自己较劲不行么?这些家伙能不能别再发那些信息给他了?
别跟他说那是命运之神的四个人格分别发的。
反正不管怎么说那四位确实都是同一个人。
所以既然那位神明做这些事的时候都没尴尬过,如今他只是挂个通讯而已,他又有什么好尴尬的?
而就在风烛即将挂断通讯的前一秒,夜荒那低哑的嗓音倒是恰好响了起来:
“你和酒神手下的那两个一级神明似乎还挺熟的?”
“争霸赛开始后你如果有事可以找他们,你想找其他的那些神明也行。他们不会对你动手。”
“风烛,你知道我在哪。”
风烛在听到夜荒的第一句话时,他就已经意识到夜荒话里的一级神明指的是谁了。
夜荒指的是酒神麾下的爱情之神和谎言之神,即梵妮和姬玛。
而当风烛听完夜荒的那句话之后,那一刹那他的脑子里想的却是——不瞒你说,其实不仅是酒神麾下有我熟悉的神明,事实上三主神麾下全都有我熟悉的存在。
原本在第一宇宙这届争霸赛参赛者名单上写着的,应该是夜荒和他麾下的那群一级神明。
然而大概是因为在那场诸神聚会里夜荒和重泉都出现过的缘故,又或者是因为在第一宇宙的争霸赛名单公布之前,焚天便隐约意识到了三主神是同一个人这件事、以至于他忽然打算参赛的原因。
反正第一宇宙这一届的争霸赛参赛者名单和往常不太一样。
虽然这个宇宙除夜荒外参赛的依旧都是一级神明,但那些一级神明却并非全都隶属于夜荒麾下。
事实上三主神麾下各有一些神明出现在了那张名单上。
夜荒刚才的话使得风烛挂断通讯的动作微微顿了一下,但下一秒他便像先前打算的那样、直接挂断了这则通讯。
风烛清楚夜荒第一句话的意思,他自然也清楚这个男人最后那句话的意思。
这家伙是在说,如果他有什么事他也可以直接去那里找他。
或者说,这位死神真正想说的其实就只是那最后一句而已。
毕竟夜荒说前面那些话时的语气和说最后一句话的语气截然不同。
自认还算了解夜荒的风烛理所当然地听出了其中的差别,他也因此知晓了究竟哪句话才是夜荒真正想说的。
知道归知道,此刻风烛还是打算在争霸赛里尽量低调从而活到最后。然后在此前提下,他也会尽力尝试着提升第十宇宙的排名。
而如果他和夜荒提前遇上了的话,他先前的计划很可能就直接报废了。
所以即便风烛知道夜荒在哪,这一刻他也没想过去找对方。
就在风烛挂断通讯、整理着自己的思路时,中域11月24号零点就这么悄无声息地到来了。
这一届的宇宙争霸赛也在此刻正式开场。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小天使们的雷和营养液,么么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