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女生言情 > 宇宙最高悬赏令 > 20、死神的告死鸟(二十)


――他是死神的告死鸟,他宣告着死神的死亡。
正是因为意识到了这一点,风烛刚才的脸色才会如此难看。
他向来擅长察言观色,但这一次他却完全摸不透夜荒的想法了。
[语音弹幕里夜荒说的那四句神语是什么意思?]
早在之前风烛提及神明弱点时,红蛇就已经敛去了所有的调侃之色,难得严肃起来。
因为如果风烛当真是夜荒的既定弱点的话,那么他本就艰难的处境很可能会变得更加惨淡。
别说那些夜荒的仇家,光是夜荒本身便已然足够危险。
它一点也不想风烛因此而丧命。
“你想知道这个?其实那四句话也没什么,翻译过来大概是――”
“我的肋骨(le mie costole)。”
“我的祭品(il mio sacrificio)。”
“我的小小鸟(il mio uccellino)。”
“你终将无处可逃(non puoi scappare)。”
这些年来风烛一直将红蛇当成了自己的半个长辈,而它也是他唯一能信任的交流对象。如今遇上想不通的事,风烛倒也确实想听听看红蛇的意见。
然而他却没等到红蛇的回应。
直到一分钟后,那条红蛇才语调微妙地说道:[我或许知道当初夜荒为什么没杀你了……]
“为什么?”风烛下意识地开口追问了一句。
他知道红蛇不会在这种时候无的放矢。
[在回答你之前,我更想知道你当初到底说了什么才从夜荒那里成功辞职的?]
“……我什么都没说。”风烛没想到红蛇会突然问这种问题,他皱了下眉还是给出了答案。
“你知道的,因为【天命】的存在,我能预见三分钟未来。在那三分钟未来里,我曾找了无数个理由来辞职,结果无一不以死亡告终。”
“以至于到最后我干脆破罐破摔地看着夜荒,从头到尾一个字也没说。”
“偏偏那一次,他放我走了。”
而这也是当初风烛怀疑自己推论错误的原因之一。
如果他真的是夜荒既定的死亡,那个家伙不当场杀了他也就算了,为什么还会连个理由都不要的放他离开中域?
但现在一切的怀疑一切的否定都已然不成立了。
因为迄今为止的无数个细节都在印证着,他的的确确就是夜荒的弱点。
这样的事实也使得风烛愈发疑惑夜荒究竟在想什么。
[很好……现在我可以告诉你夜荒为什么没杀你了。]
红蛇沙哑的声线唤回了风烛稍稍飘远的思绪。下一秒,只听它似笑非笑地说道:
[因为他爱你。]
[他爱你。毋庸置疑,无可否认。]
这不是红蛇第一次向风烛提出夜荒爱上他这件事,但这却是它唯一没被风烛开口反驳的一次。
“……其实我也想过这种可能。”
许久许久,风烛才哑着嗓子回应起了红蛇的这番话。
“虽然我母胎单身到现在,但我自认还没迟钝到察觉不到别人感情的地步。”
“唯独夜荒……”说到这里风烛的声音微微顿了顿,似乎在斟酌着语言一般。
“唯独夜荒,我实在没办法将他和‘爱’这种字眼联系到一起,我本身也不想这么做。”
“说真的,我甚至觉得把那家伙和‘爱’放在一起是对他的羞辱。”
“夜荒是那种纵使地老天荒,他依旧如常的那种类型。”
“你可以说他是噩梦,是灾难,是无人能逃脱的最终审判,你甚至可以用世间最阴暗的词汇去赞美亦或是抵制他。但你如果说夜荒会因爱犹豫、因爱软弱……”
“――我当真觉得你看低了他。”
[我怎么敢看低死神。]
红蛇闻言嗤笑了一声,它终于知道风烛为什么会一再否认夜荒爱上他这个事实了。
因为这小崽子一直都憧憬着力量,而那位作为无数纪元最强者的死神,姑且也算得上是他崇拜的对象。
所以他不知不觉间将死神看得太高了。
他以为那个男人会永远残忍下去,无论在何种境地都绝不会动摇半分。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样的认知也没错。
死神对别的家伙确实都是如此,万年来他一直都是心硬如铁毫无动容的模样。
但这个毫无动容的范围内,却绝不包括风烛。
[爱,能使人抛却本能。]
即使死神生即为恶,即使死神骨骼血液中皆是难以磨灭的凶性,但爱能让他抛却本能,甚至愿为你低下头颅、去拥抱他所厌弃的死亡。
他的暴戾凶狠、他的阴鸷残忍、他高高在上的傲慢和冷酷、他难以言喻的隐忍与渴求,统统都被你无知无觉地搅得天翻地覆。
他爱你。远胜生命,远超死亡。
“他、不、是、人!”
风烛一字一顿地吐出了这句话,然后便面色阴沉地坐在沙发上思索着什么。
[自欺欺人有意思么?]
红蛇的反问终于使得风烛烦躁了起来。
“你一再让我承认这一点,是不是因为你觉得夜荒爱上我,对我和他来说都是最好的结局?”
“你认为从此以后,我既能靠着他的力量成神,又能再无任何性命之忧。”
“小红,身为弱肉强食的野兽,你怎么比我还要天真?”
“对我来说,夜荒爱上我反而是最恐怖的事情。”
“因为他从来就不是什么正常人。”
“他如果真的爱我胜过骨骼、胜过血液、胜过死亡本身,那么他只会想将我融进他的骨血里,亦或是将我囚禁在他亲手构建的牢笼之中。”
“接下来等待我的确实是寿命悠久、衣食无忧,但我也成了独属于他一人的笼中鸟。从此日日歌唱,夜夜不休。”
“很多人无法在生命和自由中做出选择。可我向来很贪心,所以我全都想要。”
“因此,我绝不可能在这种时候去考虑死神爱上我这件事。”
“那会让我这些年的隐忍与算计都成了一场笑话。”
他步步筹谋拼死拼活地走了这么久,到头来要是因为这种意料之外的感情落得一个被囚禁的下场,风烛光是想想就觉得这太过可笑。
况且比起接受死神爱上他这种荒谬过头的假设,风烛终究更倾向于那个男人之所以放他走,是因为对方压根就看不起那所谓的宿命弱点。
他自信自己绝不会因此死亡。
[……那你就这么放弃成神了?]
红蛇不知道风烛是穿越者的事,更不知道地球对风烛的重要性。
它只知道风烛可以借由成神解决掉那个莫名其妙的死亡倒计时。现在这条路堵死了,红蛇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总不能就这么看着风烛去死吧?
“放弃成神?别开玩笑了。小红,你要知道……”
“nessunoquesto mondo non vogliono essere dio。”
“nessuno。”
[什么意思?身为人类你突然说什么神语,直接说人话行不行?]
“所以我才让你好好学神语。等你哪天学会了,你就知道我刚才说的究竟是什么了。”
风烛说着微微笑了笑,眼底划过了些许意味不明的情绪。
如若红蛇当真能够听懂第一宇宙的神语的话,它便会知道风烛刚才说的是:
――这世上无人不想成神。
――无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