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女生言情 > 宇宙最高悬赏令 > 15、死神的告死鸟(十五)


风烛说完后便打开了自己的称号面板。
他选定了那个名为【奇迹】的特殊称号,然后将其设置为仅东王可见。
【奇迹】(特殊称号):
等阶:s级
简介:所谓不可能之事,便是奇迹。而完成不可能之事的人,便为奇迹的化身。自此之后,无论是枯木逢春、绝处逢生,只要你想,奇迹终将实现。
称号效果:身体素质全方位提升100%,个人幸运值提升100%。
特殊能力:使用此称号后,你会明白你所渴望的奇迹究竟该如何实现。
冷却时间:当上一个奇迹达成时,你才能拥有第二次渴求奇迹降临的机会。
评价:得到这个能力后你想做什么?你该不会想用它来买张彩票、然后体验一夜暴富的感觉吧?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你也能算作是一个奇迹了――无数宇宙中蠢到极限的那种奇迹。
风烛从来没考虑过东王拒绝让他成为第四骑士的可能性。
因为这个称号有着和它名称相同的奇迹般的魅力。但凡是一个有野心的王者,看到这个称号后都会明白它的战略价值究竟有多大。
它是奇迹。
能够实现任何人、任何梦想的奇迹。
“……有意思。”东王扫了一眼【奇迹】的相关介绍,本已渐熄的兴致似乎又被再度点燃。
“你没用它?”只见他垂着那猩红的眼,意味不明地看向了风烛。
“不,我已经用了,并且我所祈求的短时间内无法实现。”
风烛回答得干脆利落,但这份回答下所暗藏的深意只有他和东王心里清楚。
因为依常理来看,这个称号若是已经被用来渴求某个无法实现的愿望,它基本上就算是废了。可风烛却依然堂而皇之地将它展现了出来,显然,这背后另有缘由。
那份缘由就是东王登上王位时所获的s级特殊称号――【暴君】。
【暴君】(特殊称号):
等阶:s级
简介:你是东域之王,以暴戾作为权杖。
称号效果:身体素质全方位提升100%,个人意志力提升100%。
特殊能力:你能使用麾下四骑士的特殊称号,每位骑士的特殊称号你仅能选择一个使用。
冷却时间:一年(与四骑士特殊称号的原有冷却时间相叠加)。
评价:横征暴敛是暴君的特权。然而暴君亦是君王,一样需要合格的骑士来辅佐。这个称号最终究竟是强是弱,还得取决于你的骑士们都是些什么样的家伙。
风烛敢在【奇迹】称号还在冷却中的情况下将它展示给东王看,就说明他隐约猜到了东王那个【暴君】称号带来的特殊能力。
这场看似普普通通的问答之下,是两人心知肚明的交锋与博弈。
“呵……狼崽子。”
最后的最后,东霆无意识地舔了下微微发干的薄唇,低笑着吐出了上面这句话。
他面上原有的烦躁与暴戾化作了一种更深沉晦暗的神色。
显然,风烛刚才那暗含挑衅的称号展示完完全全挑起了他的兴致。
他蛰伏在压抑与隐忍之下的残暴欲,已然在自我束缚的囚笼边缘跃跃欲试。
“你就这么想要第四骑士这个位子?”
原本问完上一个问题后,这场面试就该宣告结束了的。然而此刻,无论是东霆还是风烛,都默契地无视了所谓的面试流程,开始了面试之外的问答。
自己的第四骑士在全宇宙究竟是什么样的地位,东霆心里倒也还有点数。那玩意儿不过是个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罢了。
而风烛却为了这么一个毫无实权的位置,如此的费尽心思百般筹谋,甚至冒着被他折断手脚送进东域第一监狱的风险也不愿退却。
对此,即便是不怎么喜欢追根究底的东霆,都难免起了些凡人皆有的好奇心。
“不。应该说,我所渴求的,自始至终都只是成为您的第四骑士。”
“除了您,旁人都不行。”
许是风烛说这话时太过认真,又许是这句话实在太过悦耳,东霆搭在王座上的手蓦然一顿。
他垂着眼居高临下地看着风烛,暗沉的瞳孔背后恍若是岩浆在静静翻腾。
只听站在台阶下的风烛以一种低缓而缱绻的声音继续说道:
“因为啊……”
“您是人类的庇护所,亦是最后的理想乡。”
他话音落下的那一刹那,沸腾不息的岩浆终是悄无声息地爆发了。
“你还真敢说啊……”
许久许久,东霆哑着嗓子低叹道。
这句话已经是他今天说得第二遍了。而第一遍,是在上午风烛说要写下他姓名的时候。
这般想来,今天他说的话真的太多了。
“所以我才厌恶长得太好的脸。”
因为一个人如若仅仅只是长得好看倒也没什么。
但如果那家伙不仅是长得好看,连灵魂都一样特别的话,便太容易让人心生动荡。
而风烛偏偏就是这一种人。
那种偏执与隐忍并存、冷淡与憧憬交织的情态,就这么轻而易举地撩动着他心底的隐秘欲望。
东霆不是一个喜欢为难自己的人,但他多少还留存着人类固有的底线。所以纵然他生性暴戾,却也一直在勉强克制着自己。
可风烛的出现,却让他隐隐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失控。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回想起了当年自己在贫民窟时那段非生即死、为所欲为的昏暗岁月。
那些他所抛却的残忍,他所压抑的疯狂,以一种出人意料的方式,再度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这份莫名其妙涌出的兴致,使得东霆破天荒地起了犹豫之心。
他在犹豫,究竟该不该放任台阶下的人成为他的第四骑士。
而就在东霆微微走神时,风烛从空间装置里掏出了一把匕首。
没有人阻止他的动作。
因为风烛的匕首是对着他自己的脸挥下的。
不过转瞬之间,一道狭长的血痕从他的眉骨一直蔓延到嘴角。
悄然蔓延的血腥味使得东霆反射性地为之侧目。
最后映入他瞳孔中的,便是风烛随意舔去唇边鲜血、无所谓地甩掉匕首上血渍的模样。
“既然您厌恶我这张脸,我毁了它便是。您不必在意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
风烛的话惹得东霆的呼吸微微一窒。
东霆神色不明地凝视着风烛面上那艳丽过头的鲜血,搭在王座的右手不经意间又收紧了几分。
他知道风烛是因为他那句“厌恶长得太好的脸”才做出自毁容颜的举动。
但风烛不知道的是,他那张苍白冷淡的脸染上了色调浓重的血液之后,反而显得愈发旖旎。
而他那份对自己都如此残忍的利落与果决,也在一再撩拨着他一低再低的底线。
真是够了。
东王靠在王座上闭了闭眼,再睁眼时他已然面色如常。
至于那瞳孔深处藏匿的暗潮汹涌与诡谲情绪,唯有他自己才能稍稍窥见一星半点。
“收起你的匕首,去医务室治好你的脸。”
“明天是第四骑士的册封礼,我不想见到一个脸上缠着绷带的骑士。”
东王说完后便起身离开了宫殿。
而另一边的多洛莉丝闻言直接关掉了直播,然后带着风烛走向了设在东王宫侧殿的医务室。
这场面试已经没有直播的必要了。
因为就在刚才,他们的东王已然钦定了他的第四骑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