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科幻灵异 > 码农修真 > 第五百五十七章 求卦

李尚元立即的跟上,他身后的几个亲传弟子见此,对视了一眼,也悄然的跟上。
黄老速度并不快,或者说很悠闲,李尚元落后黄老半个身位,看着黄老道:
“不知道黄老这次来命运意外谷所谓何事,可需要用到属下的地方,属下修为和这灵药山虽然不入眼,但是胜在对这地方熟悉,端茶倒水、跑跑腿还是没问题的。”
黄老身形不停,偏头看了李尚元一眼,没头没尾的道:“好好的李家弟子不做,非要跑出来开宗立派,如今知道艰难了?”
李尚元露出了个憨笑,道:“您老人家教训的是,是属下不着调,一天的瞎折腾!”
黄老摇了摇头,没在这上面纠缠,道:“你也别跟着了该干啥干啥去吧,我这次来是找命运意外谷里面那位的!”
李尚元闻言微愣,随即诧异的道:“黄老你要找命老阮淳之求卦?如果是这样的话,这恐怕是不行的!”
黄老闻言,停下了身形,偏头看着李尚元。不待他问为何,李尚元就主动开口道:
“因为这量劫的原因,不少算修都封卦了,这命运意外谷本就和传统算修的路子大为不同,更是如此了。他们已经封卦几十年了,如今处于半封山阶段。
别说对外接单了,就是门下弟子都被严禁起卦,禁止算当前局势相关的任何人、事、物。但凡出宗,或者算宗外相关事宜的地址,那都是要提前报备的。
这还是低阶弟子,高阶弟子几乎全部封卦了,不在起任何一卦,出山办事都要经过一系列的审批才行。”
黄老闻言,直接转身,重新飘身向前,道:“别说某不是来求卦的,就算是,某真要求卦,这阮淳之的卦,也得重起的。老道的人情,可不是随便欠的。”
李尚元闻言眼中光芒一闪,道:“那弟子让人先去提前通知一下?免得到时我等到了,还要在谷口干等着!”
黄老再次回头瞧了李尚元一眼,笑道:“你这滑头,狐假虎威的借势都借到老道头上来了,你这掌教倒是越做越会打算了!”
李尚元也不否认,反而再次憨笑,大方的承认道:“呵呵,这不是弟子一个人撑着这谷,实在有些难么。
就如刚才黄老你说的,弟子和李家已经没啥关系了,如今着灵药山就是个散修创的小宗门呢,不能让谁都看轻去吧!”
“想通知就通知吧,你要想跟着······”黄老笑着摇了摇头,言语间,回头看了看身后的李尚元和一众弟子道:
“那就跟着吧,但是来两个就是了,这么乌压压的一大群跟着是要干嘛,这是要去意外谷踢馆呢,还是去蹭吃蹭喝啊?茶水都不够你们喝的!”
“好勒!弟子明白了!”李尚元见黄老没反感,甚至同意了,大喜间,回头挥了挥手,一众亲传弟子中,大部分都对着黄老一礼,悄然的散去。
只留下了灵药山的大师兄,还有二师兄,静静等跟着,算是随身伺候。
黄老瞧瞧散去的弟子,道:“虽然你这草台班子确实有些拉胯,比不得李家那般大家业显赫。但是眼光还是有的,想法也是有的。
咱们联盟,除去从当初寻道城初开启,送了大一波‘共生种’福利外,这些年零零散散幸运儿也算不少。
但是拥有稀有福利的,不到万数,你这一山就抓了将近一半,还是最早那一批。
如今虽然看着,全是太极弟子。说是草台班子都是夸奖了,有些上不来台面。
但是坚持下去,不消千年,你这灵药山绝对能响彻鸿蒙。别说成四九上门了,就是福地洞天都是有资格争取的!”
要知道,共生种虽然比不得子程序系统。但是有资源就能突破,没有什么瓶颈已经算超级强大的外挂了。
有着这么几千的弟子,黄老说的这些,可不是画什么大饼,这是必然的趋势!
李尚元闻言,憨笑间没有客气的道:“黄老你也这么想么!属下也是这么想的,咱们灵药山如今不过是龙潜在渊,腾飞前的必然困顿罢了!
所以我才苦点累点都咬牙的供着,就等着这群傻小子长大了,好生的孝顺我,让我也想想清福呢!”
黄老笑了笑,道:“这潜力确实很大,坚持下去将后劲充足。”
就这样,黄老背着手,在前面悠然的飞着,李尚元落后半步的和黄老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身后两个亲传弟子,默默的跟着,全程不插一言。
······
众人一行,虽然没摆什么大架势,但是也没隐形逆踪的悄悄前行。
当他们才飘出灵药山范围不久,还有一段距离才到命运意外谷谷口时,众人就是一顿,齐齐看向了前方。
只见远处,命老阮淳之带着一大群的人,乌压压一大片,匆匆迎了上来。显然是李尚元吩咐的人去通知的。
黄老见此,带着微笑飘身上前,见礼道:“见过阮道友!”
“见过黄道友!”命老阮淳之同样微笑着回礼道。
“见过前辈,欢迎前辈来我宗做客!”随着阮淳之见礼,身后一众弟子齐齐恭迎道。
黄老下意识的瞄了其身后一众弟子一眼,特别是最跟前那个首徒。
阮淳之这时开口道:“黄道友来也不提前两天通知一声,让老道有个准备也好啊!
如今这么匆匆忙忙的,没个准备,其它倒是没啥,就怕轻慢了道友!”
黄老笑了笑,道:“什么轻慢不轻慢的,老道就闲云野鹤一个,随意惯了,不讲究那些!”
“道友你随和是道友你大度,我宗招待不周可就说不过去了呢!我等散修本就不让人正眼的瞧,自己间还相互轻视就真起不来了!”命老阮淳之回道。
黄老笑着瞄了阮淳之一眼,道:“道友你这说的,老道都不知道如何回了!”
“你看我这,光顾着说话了,道友里面请!”阮淳之微笑间,瞄了一眼黄老和其身后的李尚元三人,立即领着黄老往谷里飘去。
身后乌压压一片人,齐齐的跟着,这不小的阵仗,老早就惊动了意外镇上的人,这会已经有不少人来瞧稀奇了,在这么下去,得围上。
一行人,阮淳之领着黄老在前面,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后面的弟子默默跟着,两拨人都没谁有半点的交流。
······
良久,命运意外谷主殿中,黄老和命老阮淳之说笑交谈间,气氛渐渐融洽。
周围随行的弟子全都在外面候着,身旁伺候的弟子,随着茶水齐备后,一个个也退了下去。
“说起来,老道这还是第一次和黄道友亲自见面吧!”阮淳之微笑的道。
黄老也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嗯,上次那意外见面的情况,某也没法亲自到场啊!”
“呵呵,上次那事,确实是我那不成器的弟子不懂事,走了命运一道,一天天还想着贪便宜,迟早要栽大跟头!”阮淳之接话道。
“也算因缘际会、命运使然吧,不然还认识不上道友呢!”黄老看着阮淳之,喝了一口茶,回答道。
“哈哈,说的也对。确实是机缘巧合!”阮淳之大笑间,看着黄老,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道:
“对了,还不知道黄道友在何处仙宗修行呢?恕老道孤陋寡闻,见识浅薄,这些年,老道虽然听到过道友的点滴传闻。
但是全都真假难辨不说,还异常神秘,至于跟脚,老道真是半点也不知的!”
黄老端着茶杯的动作轻轻一停,随即微笑不变,用茶杯盖子,轻轻的荡着茶水,随即小酌了一口,才道:
“倒不是道友孤陋寡闻,是某的问题,某因为山门的一些问题,封山遁世了许多年了。
也就最近这些年,才有着些重新复出的趋势,所以才开始重新接触鸿蒙众修。”
言到这,黄老话头立即一转,道:“倒是阮道友,你‘起卦窥天运,落卦可改命’的传言,某可是不仅早有耳闻,更是常常如雷贯耳呢!”
黄老明显转移话题的动作,让阮淳之眼中光芒一闪,他没有继续的追问,而是顺着话口笑道:
“嗨,不过是道上的人谣传罢了,和天机阁比起来,我这走偏门的命算道,还真是上不得台面。”
‘嗯?和天机三老作比???这是······高级凡么?真是够自信来着!’
黄老看了一眼阮淳之,笑了笑道:“传统算道窥视命运,和道友这以意外起手改变命运,没有什么偏正之分,各有所长罢了。
不管什么手段,达到目的就是好道路不是。况且这命运一道,鸿蒙除了浅语老祖外,也就道友有些个名气了,可见一斑。”
普通人这么吹捧两句倒没什么,但是这话要是出自黄老这等明显的惊世大修口中,效果显然是不同的。
没见阮淳之的脸上,笑容都抑制不住了么!
两人又闲聊了片刻,阮淳之主动进入了正题道:“道友这次是来求卦的么?”
不待张德明回话,他又立即补充道:“道友你放心,虽然老道如今确实封卦了,但是当初承诺过你一卦,就绝不会食言,再危险老道也会起一次。”
当初他弟子捡便宜,企图买器借运时被张德明发现,和黄老罩面时,未避免大冲突,承诺为他算一卦做补偿。如今黄老上门,他理所应当以为是求卦。
黄老闻言,伸手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看着表情严肃了不少的阮淳之,笑道:
“某这次来并不是求卦的,再说了,道友既然封卦了,没啥生死攸关的大事,某还求什么卦呢!”
阮淳之招手给黄老参茶间,神情微动,道:“那道友这次来是······?”
黄老笑了笑,道:“某认识的算修也不算少,但是大多都是传统的路子,以心算开局,天衍万物,窥得一点真实那种正统。”
阮淳之挥手放下了茶壶,道:“这个倒是正常,算修、算修,不算难修。这算道如今本就以算为根基,以天衍为正统,老道这样走命运的,本就是旁门左道。”
黄老摇了摇头,道:“千篇一律、走前人之路谁不会,可有几个出了头?
这新式术法的时代,还是要走自己的路,找到适合自己的道,才有六合登仙可能的,道友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么!”
阮淳之闻言,脸上的笑意又多了几分。黄老却没继续和其吹捧纠缠,而是开口道:
“某因为一些个事情,需要找算修求教,但是着传统算修这路吧,并不太对口。而奇门路子的算修本就不多,某认识的大修就更就是屈指可数了。
某思来想去,最后只想到了道友这里,所以今日就只能厚颜上门求教了。”
“黄道友可别如此说,道友能想到老朽,那是老朽的荣幸。证明老朽这几千年的光阴也不算白混的!”阮淳之客气的回道:“不知道道友要问何事?”
黄老重新端起了茶杯,没有立即的言语,似乎在措辞如何开口。阮淳之也轻轻的喝着茶,等着黄老的话语。
片刻,黄老突然没头没尾的开口道:“前些天,某偶然看见一个很有意思的话本,嗯,是新出的关于三大神祖系列的。
故事中,有一少年,偶然落入一秘境,见得上古神庭的神祖姜太虚······”
黄老将房梁幽泉界的事情做了一些修改,隐藏了许多的东西,包括姜太虚其实已经死了之类的,慢慢的道了出来。
“就这样,那少年莫名其妙的出了秘境,话本到这里,就告一段落了,想来是那书修还未写完。
某看的着实着急,阮道友你说,这故事中的少年这么莫名其妙的在秘境兜了一圈,就被主动送出,对那姜太虚意义何在?”
阮淳之愣然了一下,随即眼神闪烁。
‘这是想问什么?怎么扯到上古三祖去了?’
‘等等,难道是想问因果道算修的事情,以神祖隐喻,是怕老道借机演算这具体何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