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签到天师宫,下山已无敌 > 474、签到莽荒之墟,奖励一颗莽荒珠

“仓——”
剑光炸裂,冰寒的剑意,竟是比那些玄冰所化的妖兽还要寒冷。
一头头妖兽在剑光之下,只能充满惊惧的碎裂开来。
徐成此时双目之中无悲无喜。
来祖界这么久,他从未真正施展过自身的剑术。
这让他都以为,自己不是个修剑的了。
“咻——”
长剑脱手而出,剑光飞旋,背后,是一条潋滟流光。
一根锁链连在长剑的剑柄上,将所有被斩杀的玄冰妖兽的神魂锁拿。
“吼——”
玄冰巨龙狂吼,飞身而起,一口冰寒至极的吐息直接将身前万丈虚空笼罩。
这吐息,连一线天机都封锁住。
天际之境,出手必然封堵天机。
不能有打破天机的力量,在这一击之下,只能饮恨。
明显,徐成虽然战力强横,但还不是天机境。
天机之下,皆是蝼蚁。
一口吐息之下,玄冰巨龙忽然抬头。
它看向身前的冰风。
“你是来寻冰夷之墓的吗?”
冰夷!
冰风浑身一颤,双目之中透出精光。
万冰之祖!
世间最早掌控冰寒之力的存在!
“你知道冰夷之墓?”
冰风身上,紫色的寒气化为一片虚幻的灵光,直接将身周空间冻结。
身为冰系神兽,冰风对掌控冰寒之力有着天生的渴望。
而冰夷的神力,对冰风来说,甚至比自己的血脉始祖凤凰还要有用。
要是能得到冰夷的力量,冰风说不定能化身冰寒之祖,成为寒冰一系的王者。
“此人对我玄冰一族不敬,只要你不出手助他,我告诉你冰夷之墓的消息。”
玄冰巨龙瞟一眼下方已经被它的吐息罩住的徐成,沉声开口。
不去救援徐成?
冰风看向下方,目中闪过一丝笑意。
“好。”
若说生死境能与天机境一战,那是在说神话。
可偏偏,这世上有一种人,就是能说神话!
那就是,徐成这样的。
听到冰风回应,玄冰巨龙咧嘴一笑,低头看向下方的徐成。
此人,必死!
吐息已经冻结。
只要再凝实,那片世界就会直接化为凝固的空间。
与其他的玄冰世界没有不同了。
一个凡人,敢挑战玄冰一族的威严?
下方,徐成双目之中,全是剑意缭绕。
从未有一刻,他身上的剑意庞大厚重到这种程度。
“嗡——”
似乎被他的剑意感染,羽落轻轻震鸣。
“我们已经多久没有这般征战过了?”
轻轻抓住羽落剑柄,徐成低语。
他的双目缓缓闭上。
他身上的气息,瞬间收敛。
仿佛,世间,没有他这个人!
“轰——”
一刹那之间,天地震动!
原本锁定的那些天机,全都凌乱。
玄冰巨龙瞪大眼睛,看着被寒冰笼罩的徐成。
明明人还在,可在天机封锁之中,却失去了目标。
“遮蔽天地之机?”
“怎么可能……”
世上天机境,能在天机锁定的情况下逃脱的,少之又少,何况,面前之人,分明就是个生死境的蝼蚁而已!
这怎么可能!
此时,不管那吐息如何压制,却似乎寻不到徐成。
如果光凭借这寒冰,便是再寒几分,也不能对徐成造成任何伤害。
“哼!便是你有什么手段,我不信你能以生死境逆天。”
一声低吼,玄冰巨龙一爪拍下。
只要冰风不出手,它要杀徐成,不过轻而易举。
“嘭——”
寒冰炸裂。
就在这瞬间!
寒冰炸裂的瞬间,徐成的身形消失在那冰寒之中!
不好!
玄冰巨龙脑海中泛出一个惊慌的念头。
它想退。
它的身形毫不犹豫的后退。
千分之一息,他已经飞退万丈。
“仓——”
直到此时,剑吟声,方才响起。
“呵呵,太慢了……”
玄冰巨龙的声音从开始的欣喜,慢慢化为惊惧。
那声音,才响起的原因,不是因为出剑速度太慢,而是,太快!
剑光快到声音都无法传递。
快到,连这天地,都没有反应过来!
冰风眯起眼睛,双目之中,透着淡淡的忌惮之色。
倒不是真的会怕徐成的剑,而是觉得,以徐成的成长速度,若是到他因果境,战力会到什么程度?
不敢想。
“轰——”
“轰——”
直到此时,整个天地,方才有无尽的剑光闪耀,有震动天地的呼啸声音响起。
声音之巨,让周围的那些玄冰妖兽身躯直接震碎!
剑,就抵在玄冰巨龙的额头。
剑锋入鳞甲三寸。
冰寒的杀意,仿佛要将玄冰巨龙的识海与脑域冻结!
玄冰巨龙双目瞪着,不敢有丝毫的意动。
刚才,那剑意,已经在它的脑海之中转一圈。
若是要斩杀它,它的神魂,已经被绞杀。
“你,你为何不杀我……”
玄冰巨龙低语。
它没想到,自己还能活。
“我对杀你没兴趣,不过,如果你没有能让我感兴趣的东西的话,我不介意将剑插进你的脑子里。”
徐成面上没有丝毫的波澜,似乎面前的不是一尊天机境的大修,而是一位凡人蝼蚁。
“咦,你好恶心啊,我才不要插进它的脑子里。”羽落的声音在徐成识海之中响起。
徐成手中,剑锋往下探了一分。
“轰——”
玄冰巨龙的识海之中,一道清冷剑锋直接探入。
“我,我愿降,愿降……”
玄冰巨龙低呼出声,颤巍巍开口。
识海已破,它的生死,就在徐成的一念之间。
此时,它已经没有了与徐成讨价还价的资格。
“嗡——”
长剑一震,玄冰巨龙身上,道道金色的锁链将其锁住。
一根锈迹斑斑的铁链探入玄冰巨龙的身躯,在其惊骇的目光之中,穿入识海,然后留下一道虚幻的印记。
镇魂锁链的印记,往后,这天机境的玄冰巨龙在徐成面前已经宛如土狗。
“我可是没有出手啊。”
冰风的声音响起。
一身白衣的冰风一步上前,落在徐成身侧。
“真看出来,你的剑道修为,竟是强到这等程度。”
目光在徐成身上扫过,冰风小舌头轻舔一下:“真想与你打一场呢。”
打一场?
徐成抬手握住她白皙的下巴,轻笑道:“怎么打?”
冰风面上一红,伸手将徐成的手打开,然后看向已经被镇魂锁链锁住,化为一尊三丈长小蛇模样的玄冰巨龙。
“说吧,冰夷之墓,怎么回事?”
……
玄冰巨龙不敢不说。
在镇魂锁链印记压在识海时候,它已经只能听命于徐成。
原来,这九原寒谷的深处,就是上古寒冰之祖的灵柩埋葬处所在。
上古冰神冰夷,就是葬在九原寒谷的最深处。
“九重冰谷,其实不过是幌子。”
“真正的冰神墓,在天外某处虚空。”
玄冰巨龙面上闪过一丝遗憾,又有一丝期待。
他告诉徐成和冰风,在他们来之前,已经有几波人踏入那虚空世界。
一队已经能化为人形的妖兽,个个都是修为深厚,连天机境的玄冰巨龙都不敢上前阻拦。
第二波,就是人族。
那是寒狱狱主,带着一队强者,踏入冰原。
这队人在冰原之中斩杀了许多玄冰一族,这才让玄冰巨龙对人族充满愤慨。
至于其他几波势力,连玄冰巨龙都说不清楚。
“我玄冰一族的老祖也去了那冰夷之墓。”
顿了顿,玄冰巨龙低声道:“毕竟,我们一族,就是冰夷老祖座下的护法兽。”
看来,这九原寒谷之中,还隐藏着不少的秘密。
“那冰夷之墓中危机不小,要不,我独自前去吧。”
冰风转过头看向徐成。
不管是寒狱狱主,还是其他势力,没有低于天机境后期的。
这样的高手,对于冰风来说都需要认真对待。
至于徐成,在这样的高手面前,真的有些不够看。
“无妨,我陪你去看一眼。”
徐成摇摇头,看向冰风,轻笑道:“如果事不可为,我会第一时间逃命。”
冰风想要说话,但还是停住。
有些事情,她不需要说。
“走吧,领我们去冰夷之墓所在的位置。”
徐成抬手,灰色的锁链将玄冰巨龙脖颈套住,然后身形一动,已经落在其脊背上。
伸手一招,冰风坐在他身侧。
巨大的冰龙咆哮一声,冲破空间的阻碍,飞身探入虚空中。
这速度,虽然比不上徐成御剑而行,但起码比自己御剑轻松。
有了玄冰巨龙骑乘,一路上少了许多冰寒,也少了许多麻烦。
许多异兽气息在虚空之中一闪而逝,但终究没有上前。
就这般不断前行,虚空世界的冰寒越发强盛。
就连玄冰巨龙身上,都挂满了玉色的冰晶。
徐成身周,冰火祖巫的身形出现,将他围拢住。
而冰风,则是双目闭起,身上有淡淡的冰寒之气,与虚空之中的气息相互交融。
“轰——”
前方,一声轰鸣,天地都跟着震动起来。
漫天的冰寒之气不断涌动,将空间直接冻结。
玄冰巨龙身形冻在空间之中,无法动弹分毫。
“是冰夷之墓的墓穴被打开了!”
冰风站起身,面上露出一丝凝重之色。
徐成手中,一块金色的灵符化为虚无,然后,又有无数灵光闪烁而起。
以阵法与符箓之力,可以遮盖他与冰风的气息。
这样一来,才让他们安然接近了这虚空之中,冰夷之墓前。
“他们选择合作?”
徐成面上闪过一丝异色。
以他的修为,只能感知到前方那数十道身形。
有的是人族,有的是妖族,还有异兽和神兽。
还有,那气息怪异,如同修魔者,却又完全不同的异族。
现在,这些人就一起合作,齐力打开了冰夷之墓的封镇。
“嗯,就不知,他们的合作能进行多久。”
冰风双目之中有灵光闪动,然后低语开口。
徐成点点头。
他们不相信,那些势力能一直合作下去。
“轰——”
前方,忽然一道黑色的云团直接炸裂。
“宣云,你这是在找死!”
一声爆喝,然后又有道道灵光闪烁。
“寒狱狱主,你大夏已经无力支撑,你还要来寻冰夷之墓干什么?”
“我劝你,还是趁早去界外,安安稳稳做个不问世事的散修吧!”
“屁话,我大夏神庭,岂是你们这些禽兽能指摘!”
“轰——”
各种声响混在一起,然后在那黑色的云团之中交织。
徐成抬手,在冰风身上划出几道灵纹,然后身形一动,已经冲入前方的云团中。
“轰——”
徐成身上有剑光轰击出去。
冰风轻笑,身形化为冰寒的流光,射入那云团中。
……
徐成落在云团,手中长剑收起,然后,一枚玉色的龟甲出现。
河图洛书,可都是世间寻道的好东西。
手中玉色龟甲上几道灵纹闪烁,徐成立刻知道自己该如何前行。
趋吉避凶,镇压天机,他背后,镇世大鼎的虚影浮现。
这一刻,他将自身能动用的超凡之力都发挥出来。
丝毫不犹豫,他化为流光,直接冲向前方。
这里,反而没有了冰寒。
深吸一口气,徐成只觉得浑身筋骨都扎疼。
这才是真正的莽荒气息!
这里,才是世界最荒凉古老存在。
“叮!恭喜宿主踏入莽荒之墟,奖励一颗莽荒珠。”
一颗灰色珠子出现在徐成的识海。
莽荒珠,运转莽荒之力的灵珠。
以此珠子,可将自身修行力量化为混沌状态,还原世间最原始的力量。
世间最原始之力!
徐成浑身一震。
这莽荒珠上传递来的力量,他有过接触。
那就是当初他身后的祖巫虚影凝结聚合时候,所化的道祖虚影。
道祖虚影的力量,与这莽荒珠上传递的力量,别无二致!
原来,道祖,使用的就是莽荒之力,是这世间最原始的力量!
深吸一口气,徐成将自己想要炼化使用这莽荒珠的心思压住。
现在,争分夺秒,不是炼化珠子的时候。
“嗡——”
前方,有道道紫色的灵光交织。
徐成身形落在一处青翠空间中。
这是一片茂密的树林,林子不大,但可见这里的树都是苍莽遒劲,每一株都不知道多少年树龄。
地上,还有各种灵药。
徐成抬眼,已经看到许多数千年,上万年的灵药了。
这些灵药散发的药力之浑厚,比大荒之中那些要强出太多。
伸手将一株三花六叶草拔起,徐成面上露出一丝笑意。
这一株药,在自己手上,就能炼制出数十颗仙丹。
还是那种生死境和天机之境都能服用的。
如果再加上些其他灵药,五品以上的仙丹也有可能。
那可是连因果境都能提升修为的仙丹,世间,恐怕寻不出多少这样药力的。
就算是那些先天的灵药,恐怕也难有这样的药力。
如果自己能炼制出这样的仙丹,恐怕,这一次的交易就能震动整个祖界。
“咦,你也认识这药草吗?”
忽然,徐成背后有声音响起。
徐成回过头,看到是背着药篓的青衣身影。
“你……”
徐成瞪大眼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